夜的命名术 341、看戏的乐趣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2-01-06 23:44:34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之前他们有说过要离开18号城市避避风头,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动身,”庆尘皱眉说道。

  而且,出入境关口那里的数十辆车,应该都是共济会的。

  只见那群学生们在等待通关的时候,好些人神情轻松的下车交谈着,就像是出去参加一场郊游。

  庆尘在想,其实这也没什么问题,如果队伍里有高手保驾护航的话,只要不进入002号禁忌之地,理论上确实不会特别危险。

  洛一高的学生,都是洛城学生里的精英,算是智商最拔尖的那群人。

  这些人凑在一起,不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,他们肯定会做好准备的。

  庆尘大概计算了一下。

  一辆车里就算只坐两个人,那也快赶上财团秋狩的人数了,恐怕,洛一高所有精英学生们都在车队里面。

  庆尘看向胡小牛问道:“我看他们前天还找你和天真聊天来着,有表现出什么目的吗?”

  自打王甲乐把关于庆尘的事情,透露给齐铎与张澜津后,这两位就若有若无的跟庆尘身边的人不停接触。

  庆尘注意到这个事情了,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很清楚对方是在接近自己。。

  但问题就在于,这俩人鸡贼的很,也不给庆尘敬而远之的机会,看样子是打算先跟胡小牛、张天真搞好关系再说。

  这时,胡小牛坐在车上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主要他不确定车上的老人和李恪是什么身份,知不知道他们是时间行者,知不知道他们的身份。

  庆尘看了胡小牛一眼:“这都是自己人,什么都可以说。”

  老人:“对,都是自己人,你说吧。”

  庆尘:“……”

  老人对庆尘在表世界的生活,还是非常好奇的,他意识到胡小牛就是庆尘在表世界的同伴,所以打算挖掘点什么出来。

  胡小牛确认庆尘是认真的,便松了口气说道:“我后来倒是跟齐铎和张澜津聊过几次,没感觉到他们有什么明显的野心,只是想建立一个洛城中学生时间行者联盟,当然,他们现在也不是谁都吸纳了,而是吸纳每个中学最优秀的时间行者,对了,咱们学校的那个姜逸尘也加入了共济会,要跟他们一起去荒野。”

  庆尘愣了一下,姜逸尘?

  他曾猜测过,姜逸尘可能就是何小小群里的陆压,按照时间线来说,姜逸尘来洛城的时间和陆压来洛城的时间,是重合的。

  先做这个假设后,那么姜逸尘想要混在共济会车队里离开18号城市避风头,也就合理了。

  毕竟,‘陆压’抢走了庆钟的禁忌物,正面临庆氏的追杀。

  不过,如果姜逸尘真是陆压,而且真的抢了庆钟的禁忌物,那这群人跑到荒野上恐怕也不安全。

  虽然那位影子先生看起来很淡薄似的,但对方怎么可能真的舍弃一个禁忌物不管?

  禁忌物肯定是要追回的。

  “隔壁通道那些车辆,是你们在表世界的中学同学?”老人好奇的拍了拍胡小牛的肩膀问道:“小伙子,庆尘在表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人?谈恋爱了吗,有没有仇人?他父母是什么样的人?”

  胡小牛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  庆尘平静道:“老爷子,您要想套话,也起码避着我点吧。”

  老爷子不乐意了:“满足一下老人的好奇心不行吗,而且,我也很想知道表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啊。”

  此时此刻,庆尘一转头看见李恪张大了嘴巴。

  车上唯一一个不知道庆尘是时间行者的人,就是他了。

  年幼的李恪,只觉得这两天里感受到的震撼,比他前十四年感受到的都多。

  足以震撼他一整年!

  “师父,您是时间行者?!而且还在上中学?”李恪好奇问道。

  “嗯,”庆尘点点头。

  似乎所有里世界人知道他还在上中学,都会感觉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李恪又转头看向老人:“爷爷,您早就知道了?”

  老人也点点头。

  李恪:“……”

  好像只有他不知道!

  只有他被蒙在鼓里!

  老人看了自己孙子一样,乐呵呵笑道:“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。”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小牛,车子开快一点,日落之前抵达我在地图上标注的第一个宿营地,按我规划的路线走。我们现在尽量避免和共济会打交道,我现在怀疑他们这群人里有归属于庆氏的时间行者。”

  “好的,”胡小牛点点头踩下了油门。

  庆尘看向老人:“话说,万一我们真的被出入境管理局拦下来了怎么办?”

  “你还真以为我只是在车上贴了个庆氏标志吗,”老人感到好笑:“财团也要避免被人冒充啊,所以那些标志都是管制漆,漆下面都是藏着每个财团各自的电子反馈信号。你还没到关口,出入境管理局的人就知道是财团的车辆到了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”庆尘点点头。

  每个城市的边缘,都被筑起了一圈三米多高的城墙,城墙之上还有电网。

  出入境管理局对走私、偷渡,管理的非常严格。

  就在他们离去的时候。

  关口之内的齐铎看着刚刚那辆驶离的越野车,突然对张澜津说道:“你看到刚才那辆越野车了吗?庆氏的那辆。”

  “看到了啊,怎么了?”张澜津笑着说道:“羡慕人家可以免检出城?”

  “不是,”齐铎摇头说道:“我好像看到胡小牛坐在驾驶位上呢,不过隔着车窗,我不确定看到的到底是不是他。”

  “胡小牛?”张澜津愣住了:“你是说,咱们在洛城外国语学校的同学胡小牛?”

  “嗯,”齐铎点点头:“看起来像是司机……难怪之前问他在里世界是什么身份,他不愿意说,原来是财团的人。”

  两人说话时,一位肤色黝黑的年轻人走了过来:“你们嘀咕啥呢?”

  这年轻人身材匀称,看起来平日里没少户外运动。

  “南宫学长,我们不是上周转学去了洛城外国语学校吗,刚刚好像看见了一位新同学,开着庆氏的越野车出城了,”齐铎说道:“就是我们在群里提到的胡小牛。”

  南宫元语似乎有些意外:“胡小牛?确定是他吗?”

  “不太确定,但八成是他,”齐铎说道:“我们现在的打算就是先跟胡小牛、张天真交朋友,然后慢慢想办法将庆尘给拉进共济会里。”

  “嗯,想法是好的,咱们共济会需要庆尘那样的人才,”南宫元语笑道:“好了上车吧,我看他们是往南走了,咱们的目的地也在南边,说不定咱们还能在荒野上遇到。”

  “等等,他们不会也是去002号禁忌之地那边的吧?”齐铎好奇道。

  南宫元语沉思:“那就更好了。”

  虽然庆尘已经答应加入共济会,但实际上没人觉得他真的加入了……

  而现在,共济会对庆尘非常感兴趣。

  也不因为别的,就因为庆尘amc10数学竞赛拿了满分,共济会需要这种高智商同类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越野车上,老人在车上摘下了自己粘着的胡须:“那些做假胡须的人,什么时候能改良一下技术,让这玩意带起来舒服一点?喂,庆尘小子,要不你把禁忌物ace-005借我用用,等我死了就还给你。”

  老人说起生死来,就跟喝水似的。

  这让庆尘狐疑起来:“您不会是还有一百年寿命,然后专门来骗我禁忌物的吧?”

  “你把我当什么人了?我什么身份还用骗你禁忌物?!”老人怒目相视。

  “您可别装阔气了,咱们离开秋叶别院的时候我都注意到了,我檐角上的无心铜铃都被人给取走了,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小气,就让我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,还想让我守着进出半山庄园的密道,”庆尘撇嘴说道。

  老人怔了一下:“你是怎么发现的,我还专门交代李云镜小心一点呢。”

  “呵呵,”庆尘冷笑。

  胡小牛感觉这两人仿佛抬杠抬上瘾了似的,他的目光在两人之间逡巡着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胡小牛的目光无意间从老人脸上扫过,瞬间便认出了对方的身份!

  李氏家主,李修睿!

  “小牛,专心开车,别冲到马路下面了,”庆尘提醒道。

  胡小牛回过神来,心中掀起巨大的波涛,他感觉车里像是有一只手捏住了自己的脖子,让他有些喘不上气来。

  要知道这两天,整个联邦的媒体都在报道着老人死亡的新闻,对方的照片随处可见。

  之前对方贴着满脸的胡须,根本认不出来,但现在摘掉胡须后,胡小牛立刻便震惊了。

  “您……您不是……”胡小牛有点想不通,已经死掉的老人为何会在这辆车上,而且,李氏家主为何会和庆尘同学那么熟悉?!

  看双方开玩笑的样子,分明关系非常亲近啊!

  现如今,有哪个时间行者能和财团家主做朋友?这也太夸张了吧!

  ‘财团家主假死后,与时间行者同行前往002号禁忌之地’,这种事情想想都觉得离谱。

  胡小牛看着后视镜里的庆尘,忽然陷入了沉思。

  他之前还好奇庆尘是怎么易容的,现在得知真相,心说原来是禁忌物的作用。

  如今,时间行者里拥有禁忌物的人可太少了,几万人里恐怕也就那么十来个,甚至可能更少。

  这种人物,真的甘居人下吗?

  如果白昼成员都如此厉害了,那白昼老板得厉害成什么样?

  傍晚,庆尘他们终于抵达地图上标注的宿营地点。

  这里是庆尘第一次与秦家人、秦以以相遇的地方。

  只不过,这一次他没有苹果可以吃了,也没有李叔同陪在身边,物是人非。

  也不知道那位愿意将苹果分享给自己的姑娘,现在怎么样了。

  庆尘熟练的生起篝火,然后和老人坐在篝火旁边等待着胡小牛、李恪两人搭帐篷。

  那篝火散发出的温度,让两人浑身都感觉温暖起来,皮肤都像是被温度给烘烤的胀了起来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坐在马扎上的老人缓缓闭上眼睛,身子向一边歪倒过去。

  还好庆尘眼疾手快,才没让对方摔倒在地上。

  庆尘捏着对方的脉搏,已经非常微弱了。

  “老爷子?老爷子你醒醒!”庆尘掐着老人的人中喊道。

  老人缓缓睁开眼睛:“我没事,就是突然有些困了。”

  庆尘知道,这绝不只是困了那么简单。

  这位老人的生命,确实已经走到了尽头,只是全凭一个信念,才能撑着假死出来去看一眼朝阳与树。

  下一秒,老人虚弱道:“你先松开我人中,你手劲儿太大了,给我掐死算了。”

  庆尘哭笑不得:“我这不是担心您半路就没了吗?”

  老人坐正了身子说道:“放心,了却心愿之前,我不会死的。”

  庆尘沉默,老人此时就像天边夕阳的余晖,那光芒与红日,正快速的落入地平线。

  老人突然问道:“你师父曾经带你走过一遍这里是吗,我看附近有篝火的痕迹,虽然都被风雨吹散了,但草皮都还没有长出来。”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我和师父从18号监狱出来,在这里宿营过,那时候徒步走了三天三夜,这次开车一天就抵达了。按照计划,我们将会在6天之后抵达002号禁忌之地边缘。”

  “真羡慕你们,如果我也成为骑士就好了,”老人笑道。

  就在此时,远方传来引擎的轰鸣声。

  庆尘愣了一下,他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来了。

  从18号城市出发,其实是有三条路可以抵达002号禁忌之地的,却没想到共济会选择的路线,刚好与他们一样。

  又或者,对方本就是冲他们来的。

  庆尘看了胡小牛一眼:“把枪械先从车上卸下来给我,等会儿如果对方停下,你来应付。老爷子,把胡须粘上吧,我怕你吓到他们。”

  车队来的很快,对方在庆尘他们营地旁边便停了下来。

  齐铎与张澜津从车上跳了下来,对方一副不认识胡小牛的模样,热情且客气的打招呼:“各位晚上好,天色已经晚了,这里是附近最适合宿营的地方,我们是否可以在旁边宿营?”

  庆尘沉思,这两人为何装作不认识胡小牛呢?

  是了,对方不确定自己这边的身份,也不确定自己这些‘庆氏的大人物’是否知道胡小牛是时间行者,所以才没有贸然相认,这样才能不给胡小牛添麻烦。

  如果对方真是这么想的,那么这些人对胡小牛其实是带着善意的。

  这时,老人乐呵呵笑道:“当然可以,你们随意吧。”

  庆尘诧异的看了老人一眼,低声说道:“万一有什么危险怎么办?”

  “这不是一群中学生吗,能有什么危险,”老人低声回应:“而且,我一直很好奇时间行者是什么样的,以前都是李云易在管,我也没有亲自去跟那些时间行者打交道,现在不是正好?”

  庆尘心中有所明悟:“其实李云镜跟着我们呢,对吧?”

  “没有,”老人摇摇头。

  “我不信,”庆尘分明察觉到老人底气十足,完全不担心有危险似的。

  就在共济会宿营的时候,老人甚至还起身,背着手跑到人家营地里去溜达闲逛,完全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,跟一群年轻的女同学聊得火热。

  眼瞅着女同学们笑的花枝招展,老头的人格魅力不减当年……

  庆尘默默的看着这一切,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。

  他思索着,明天自己是否要换另一条线路,甩开这群人?

  还没一会儿,老人回头对庆尘招手喊道:“大孙子,这些小朋友也是去002号禁忌之地参观的,咱们可以同行啊,人多了热闹!”

  庆尘:“……”

  这都什么跟什么!

  就算有李云镜这位高手藏在暗处保护着,您也不能这么任性吧!

  庆尘感觉,这老人是知道对方是自己同学后,故意找机会同行,然后看自己和对方相处时的反应。

  享受看戏的乐趣。

  而且,他总感觉老人的称呼是在故意找机会骂他!

  庆尘朝共济会的营地走去,对张澜津等人问道:“你们也要去002号禁忌之地吗?”

  张澜津点点头说道:“是的,我们想去参观那颗传说中的参天大树,不过我们就远远的看一下,不进禁忌之地。你们呢,你们是为什么要去那里?”

  庆尘说道:“我们也是去参观的。”

  齐铎看着还在搭帐篷的胡小牛与李恪,忽然问道:“那两位,是你们的仆役吗?”

  庆尘乐了,他此时是zard的模样,所以对方并没有认出自己。

  现在,这些人以为自己是里世界的原住民,竟然还想通过自己来打听胡小牛在表世界的身份!

  他说道:“对,是我们的仆役,怎么,你们认识?”

  “不认识不认识,”齐铎与张澜津相视一眼笑道:“就是随口一问。”

  庆尘忽然也来了兴趣,在一群时间行者面前假装里世界原住民,好像也很不错……

  不过就在此时,他看到人群中的姜逸尘,正遮遮掩掩的躲在人群里,看自己的目光也有些躲闪……

  庆尘开口问道:“咦,这不是邻居吗?”

  姜逸尘面色一变,说实话他是真没想到竟然会在荒野上,遇到对门‘鬼屋’的主人!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万字已更,八月月票榜第一的加更已经全部完成。

  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