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40、李恪,问心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2-01-06 23:44:34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我很疑惑,三天之后就是您的追悼会了,到时候您还得火化呢,咱们去002号禁忌之地的话少说也得大半个月,甚至更长,”庆尘认真说道:“您可能赶不上回来火化。”

  老叟没好气道:“你这说的是人话吗?我是必须走这个流程怎么的?”

  庆尘说道:“那葬礼上,大家还要跟您的遗体告别呢,您现在如果跑了,到时候大家跟空气告别?肯定会有问题的啊。”

  “不劳你操心,”老叟摆摆手:“如今这科技水平仿造一个一模一样的尸体轻而易举,到时候盖上水晶棺,谁敢掀开检验?”

  “可是,如果骨灰不是您的,那以后李氏子孙在清明节跪拜的,岂不是一个假的李修睿?烧纸您也收不到啊,”庆尘疑惑道。

  “你能想点阳间的事情吗?”老叟说道:“别再跟我扯犊子了啊,赶紧走!”

  李恪在旁边弱弱的站着,完全不明白到底在发生着什么。

  他一会儿看看庆尘,一会儿看看老人。

  一脸的迷茫与慌乱。

  明明刚刚才去世的爷爷,怎么就突然复活了呢。

  大家刚刚哭了四个小时,岂不是白哭了?

  而且。

  他虽然知道自己爷爷跟自家教习先生是认识的,而且是可以给龙鱼的程度,但他也没想到,原来先生跟爷爷的说话可以如此随意。

  而且,爷爷好像也变了个人似的,没有那份往日的威严了,就像是一个邻家瘦巴巴的老头,说话也不再那么严谨与谨慎,就像是闲话家常一般。。

  李恪的爷爷是谁?

  就在几个小时前,这位老人还是李氏的家主,执掌着联邦五分之一的权力,能够决定上亿人的未来。

  平日里,谁见到这位老人不是战战兢兢、恭恭敬敬的?

  老人似笑非笑的看向李恪:“没见过这样的爷爷吧?”

  李恪点点头:“感觉您是个假的。”

  “习惯就好,”老人笑道:“这大半辈子都在被一个身份束缚着,如今才能做回自己,是一种悲哀也是一种幸运,希望你不要重走我的老路。”

  李恪愣了一下,人人都羡慕的家主,竟是并不喜欢那个位置。

  这时,庆尘说道:“先别忙着教育您孙子,我这边还有事情要问。您现在自然可以通过密道出去,但我呢?李恪呢?我俩突然消失也得给外界个说法吧?”

  “净担心点多余的事情,放心,枢密处这边早就准备好文件批准你出去云游,出入记录也会有李云寿帮你伪造,”老人说道。

  庆尘心说,这出入记录还真不靠谱:“那就走吧……我说句实话,您如果不接受准提法灌顶,应该是没机会再回来了。所以,您要不要再看一眼这半山庄园?”

  老人摆摆手:“不用了,看了大半辈子,早看腻了。”

  说完,他走到屋里打开密道,李恪都看懵了,他还不知道这秋叶别院竟是另藏玄机。

  今天对于年幼的李恪来说太魔幻了,短短几个小时,信息量之大简直令他瞠目结舌。

  三个人进入密道,走过漫长的2.7公里甬道,李恪就像是个好奇宝宝,一会儿摸摸这,一会儿摸摸那。

  “爷爷,这密道是您建的吗?”他问道:“您建这个密道做什么……对了,您以前每年来这里说悼念恩师,就是为了从这条密道离开吗,是不是要去外面做很重要的事情,比如跟庆氏或者陈氏的大人物会晤?”

  庆尘刚想说点什么,却听老叟突然咳嗽起来:“嗯咳咳咳,既然都已经假死出来了,过去的那些事情就不要再提!”

  他是在暗示庆尘给自己留点隐私,毕竟李恪是他最疼爱的孙子,有些事情该保留还是要保留的。

  庆尘撇撇嘴,老人出去见的那些个人,大不大不知道,反正不是庆氏与陈氏财团的。

  三人来到甬道尽头,老人选了一把钥匙说道:“就开它吧,我前几天专门让李云镜去保养过,该换的零件都换新的了。”

  “您的车,您自己说了算,”庆尘也没去看过这七辆车到底是什么,主要是,他都没找到微观世界这小区的停车场在哪!

  庆尘自顾自的去打开衣柜,展示出后面暗格里满墙的枪械。

  他从里面选择了三支自动步枪,三支手枪,还有满满三小箱弹药。

  老人皱眉:“你是要去打仗吗?”

  庆尘看了他一眼:“我一开始还以为李云镜会跟着保护您的,结果您直接让他自由了,这我不得准备点保命的手段?一旦有人发现您还没死,您知不知道将会有多么恐怖的人来追杀我们?”

  老人乐呵呵笑道:“我都已经不是家主了,他们杀我一个死人有什么意义?不过看你准备的这么周全,那就拜托了。”

  下一刻,庆尘看向李恪:“在去002号禁忌之地前,还有一件事情要做,李恪,你盘腿坐在地上。”

  老人在一旁说道:“要正式收他为徒了?李恪,给你师父磕头。”

  李恪怔了一下,然后噗通一声跪了下去,认认真真的磕了三个响头,那脑袋撞在地板上发出咚咚咚的声响,听着就疼。

  庆尘看向老人:“我们骑士不兴磕头这种仪式。”

  “没关系,他都给你磕头了,以后他要出什么事,你肯定得帮,”老人说道。

  庆尘:“……”

  然而,李恪听到这段对话豁然抬起头来:“骑士?”

  他内心波涛翻滚着,似乎骑士二字对于李氏子弟来说,有着独特的魅力!

  李恪看向自己爷爷,又看向庆尘。

  在此之前,老人只是说让他拜师,但并未明说庆尘是一位骑士!

  当下发生的这一切,对李恪来说实在太惊喜了!

  “师父,您跟我七叔是什么关系?”李恪好奇道。

  庆尘看向李恪,耐心解释道:“你七叔李叔同是我的师父,从今天开始,你七叔就是你师爷了……”

  老人在旁边听了直挑眉毛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,怎么李叔同突然还跟自己一个辈分了?!

  庆尘看向老人:“这是您自己选的孙子,辈分乱了可跟我没什么关系,按理说,您应该选个重孙才对。”

  老人没好气道:“赶紧开始吧。”

  说完,庆尘捏住李恪的脉搏。

  少年李恪看着对面的庆尘忽然吐气如箭,而他自己则顿时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。

  老人屏气凝息,他上次见到这一幕还是几十年前,李叔同被他那位好友收为徒弟的时候。

  下一刻,李恪脸颊两侧绽放出火焰纹路来,眉头紧蹙成了一个‘川’字。

  庆尘默默的看着,他很担心李恪也熬不过问心。

  胡小牛熬不过,那他可以走另一条路,等到八项生死关全部完成后再一步晋升a级,但李恪如果熬不过的话,骑士这条路对他来说就算是断了。

  问心之中,李恪仿佛又回到了孩童之时。

  6岁,他进入了李氏学堂,成为那里最优秀的学生。

  18岁,他考进了火种军校,成为那里最优秀的学生。

  22岁,他以尉官身份进入联邦集团军。

  26岁便晋升少校。

  再之后,他被家族召回了半山庄园,进入枢密处工作。

  家族给他安排了一个联姻对象,那位姑娘很好看,但是彼此并没有感情。

  他尝试着与对方建立感情,对方也对他百般讨好。

  可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时,那位妻子在梦中喊着别人的名字。

  李恪让情报处查了一下,那是妻子的初恋。

  34岁,他成为了枢密处的理事,开始真正的参与家族大事,外界有媒体开始称呼他为李氏的太子爷。

  但是,他的人生里只剩下一份份文件,他的眼中,也只剩下别人敬畏自己的目光。

  李恪坐在午夜的办公室里,不停的批复文件,然后与各种人打着他才刚刚熟练的官腔。

  待到办公室没了人,他忽然觉得。

  是不是自己剩下的数十年人生,都要这样枯燥的度过。

  48岁,他从父亲手里接过了家主的权柄。

  从此以后,他很少再走出半山庄园,不管走到哪里都遇不见一个对自己说真话的人。

  60岁,李恪开始感觉自己身体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,而是属于病痛。早些年在军中留下的创伤,开始折磨着他的身体与灵魂。

  80岁,他儿孙满堂。

  家里的小孩子们突然拿出一个生日蛋糕,说让他许个心愿。

  但是那一刻,李恪想了很久,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许下却未实现的心愿,到底是什么。

  对了,好像是成为骑士。

  那是他每年都会许下的心愿,但始终都未完成。

  那一刻,李恪的精气神忽然颓唐下来,像是一下子被人抽干了所有力气,做什么好像都兴致缺缺,人生也不再拥有意义。

  90岁的时候,他躺在病床上,察觉自己即将死去。

  某一刻,李恪忽然意识到,再次闭眼的时候,或许自己就将真的死去。

  病床旁,他的孙子轻声问道:“您还有没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。”

  李恪在想,其实自己的心愿从未完成过,他这一生,都不过是在做一个‘别人期待的人’,从未做过自己。

  这样漫长的一生,还真是难熬啊。

  但这时,一位少年从病房外面走进来,迎着窗外的阳光,就站在他的面前。

  那个属于庆尘的声音突然问他,你是否愿意用曾经拥有过的一切,换一个成为骑士的机会?

  你是否愿意放下权力,去攀一座山,看一场雪,追一个梦?

  李恪泪流满面的说了一声愿意。

  直到这一刻,他才想起来自己在问心之中,几十年前进入这里,忘记了问心之外的一切。

  李恪用了几乎一个世纪,才终于找到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心愿。

  昏暗的屋子里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李恪骤然睁开双眼,轻声说道:“师父。”

  庆尘笑了,很开心的笑了:“恭喜你。”

  这就意味着,里世界的骑士传承没有断!

  老人好奇道:“这就算是过了问心吗?”

  “当然,”庆尘点点头。

  “如果过不去呢?”老人问。

  “过不去,就是死,”庆尘说道,他看向李恪:“你在问心里经历了什么?竟然用了这么久?”

  李恪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,竟是已经过去了24小时。

  他看向庆尘问道:“师父,我能不说出来吗?”

  “可以,”庆尘揉了揉他的脑袋:“问心是每个骑士自己的秘密,你可以不说。”

  就像是庆尘也没有跟李叔同提及过,其实他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已经被母亲抛弃过一次。

  “走吧,”庆尘笑着说道:“咱们出发去002号禁忌之地。”

  说完,他变幻了模样往外走去。

  李恪看着庆尘的背影有些出神,他在想,如果自己90岁躺在病床上的时候,那个少年没有推门进来。

  自己是不是就真的死了?

  李恪总觉得,这问心并不是自己迈过去的,而是这位格外年轻的师父,帮自己迈过去的。

  在问心的那场漫长梦境里,对方走入病房的时候,身上像是披着一层光。

  这时,庆尘在门口回头笑着问道:“愣着干嘛呢,走啊。”

  “奥,”李恪回过神来,往门外跑去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微观世界的停车场里。

  庆尘看着面前的硕大越野车,他拉开后备箱检查了一下,两只备用轮胎,四桶柴油,车顶还捆绑着行李箱,里面似乎是荒野上要用到的帐篷与应急物品。

  “您准备的还挺全面嘛,”庆尘赞叹道。

  这可比当初李叔同带他去002号禁忌之地时,准备的充分多了。

  然而,庆尘这时忽然在越野车的车身上,看到了一个银杏树叶的标识。

  他疑惑道:“这不是庆氏的标志吗?”

  “对啊,”老人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  庆尘纳闷:“您一个李氏家主的车上,为什么会有庆氏的银杏树叶标志啊,您这么理直气壮是怎么回事,这明显不正常啊!你这么理直气壮,搞得好像不是您有问题,而是我有问题!”

  老人耐心解释道:“出门在外的有个财团标志会方便许多,而且,万一丢人了也是丢庆氏的人啊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“您就不怕露馅?”庆尘不解。

  老人笑了笑:“谁敢检查财团的车辆?财团出入境连签证那一关都不用过。”

  “您也真是艺高人胆大,”庆尘撇撇嘴:“这要被媒体曝光出来,说‘李氏家主冒用庆氏标志为非作歹’,这可真成全联邦的大新闻了。”

  “怕什么,别被发现就好了!”老人说道。

  “行吧,”庆尘叹息。

  但这个时候,大家又忽然发现了一个很玄妙的问题:谁来开车呢?

  庆尘不会开。

  李恪年纪还小也没学过。

  师徒二人一起将目光转向了老人。

  李修睿挑挑眉毛:“你们两个小兔崽子,该不会是想让我开车吧?我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,只是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,有一段轻松且美好的回忆,你们就这样对我?!”

  庆尘摊手:“可我俩真的不会开车啊,这样吧,您把车子开到第四区,我们在那里再捎上一个人,他来当司机。”

  老人想了想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硕大的全尺寸越野从微观世界小区行驶出去,一路朝第四区飞驰着。

  胡小牛早早便收拾好了东西,当车子停在他面前时,他隔着车窗看着驾驶位上的老人,总觉得有些眼熟,似乎在某些新闻里见过……

  但一时间又有点对不上号。

  此时的老人已经给自己黏上了胡须,异常熟练。

  而且,谁能想到刚刚才死去的老人,这会儿竟还活蹦乱跳的开着一辆朋克十足的越野车,招摇过市?

  庆尘对胡小牛招招手:“小牛上车,你来开。”

  “好的,”胡小牛认出了庆尘。

  这次穿越之前,庆尘还专门让他见过自己要伪装的样子,依旧是zard。

  老人打量着胡小牛,然后问庆尘:“这就是你找的司机?可靠吗?”

  胡小牛心说自己怎么就成司机了,但也没有反驳。

  庆尘说道:“您放一百个心吧,可靠。”

  “尘哥,去哪?”胡小牛问道。

  “从南方出入境关口离开18号城市,去002号禁忌之地,”庆尘说道。

  胡小牛愣了一下,之前庆尘可没给他说过,是要去002号禁忌之地!

  车辆向南行驶,通过出入境关口时,胡小牛突然发现那关口前正停着数十辆越野车,正等待出入境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核验证件。

  胡小牛问道:“尘哥,咱们的文件呢?”

  庆尘:“没有。”

  胡小牛懵了一下:“啊?”

  老人说道:“我们走左边的通道,直接开过去,车上有庆氏的银杏树叶标志,虽然是假的,但肯定没人敢查的。”

  胡小牛有点紧张,他心说老爷子您这么坦然的承认标志是假的,真没什么问题吗?

  眼瞅着那出入境关口处站着数十名荷枪实弹的军人,天空中还有无人机在不断巡视着,这要是被人发现标志有问题,怕不是要被打成筛子?

  不过,胡小牛面色如常,一脚油门踩了下去根本没有停顿。

  关口的闸门打开了,如老爷子所说,真的没人检查!

  就在此时,胡小牛无意中朝旁边那条通道处看了一眼,然后愣住了:“尘哥,我在那个车队里看到齐铎和张澜津了。”

  表世界共济会的那两位成员。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晚上11点还有一章。

  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