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540、星火燎原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2-01-04 23:16:0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夜晚,庆尘带着所有人找了个避风的地方,原地休息。

  李氏、庆氏的战士们在雪里挖好坑,一个个将自己埋进了雪里只露出一个小孔用来呼吸,用雪来抵御寒风。。。

  很多人觉得,这不是更冷了吗?事实上,在最极端艰苦的条件下,这样反而能让体温流失的慢一些。

  而且,这样还可以躲避天空侦察机的红外热感探测。

  庆尘默默的躺在雪坑里,他忽然对李成说道:“老李……”

  “老板,您可别叫我老李,叫我李成就行,”老李躲在庆尘左边的雪窝里谄笑道:“您有什么吩咐。”

  庆尘说道:“接下来,我们要在3天之内徒步跨越159公里,抵达我要去的目标地点。时间绝对不能晚,所以,你们两个人一定要配合好,掉队的战友就用树枝做担架拖他们在雪上走。”

  老李和庆凌听着,他们忽然意识到,这位新老板其实有着非常明确的计划。

  159公里,有零有整,似乎只要到那里,他们便再也不用担心神代的追杀了,仿佛到那里就安全了。

  庆凌问道:“老板,那里有什么?”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现在还不能说,到了就知道了。”

  老李笑道:“老板的智商,咱们比不了,老老实实听安排就行了。”

  庆凌:“你老小子可真能拍马屁。”

  老李在雪坑里怒了:“咱俩要不现在打一架吧?在a02的时候就看你老小子不顺眼了!”

  “来啊!”庆凌说道。

  “我怕你?来就来!”

  “呵呵,你来啊!”

  庆尘哭笑不得,这老李和庆凌两人年纪相仿,谁也不服谁。

  结果俩人挑衅了半天,谁也不愿意钻出雪窝,毕竟那可是好不容易垒好的。

  俩嘴炮选手。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你俩别吵了,要真闲的话,我让神代云直和高桥泉池给你们表演个才艺,怎么样?老李,我让神代云直替庆凌给你磕三个头。庆凌,我让高桥泉池替老李给你磕三个头。这事就过去了,咱们睡觉吧。”

  老李:“……”

  庆凌:“……”

  他们忽然觉得,这位新老板,脑回路怎么好像有点不太对劲的样子?!

  不远处,躺在雪坑里动弹不得的神代云直和高桥泉池听了,顿时内心更加崩溃,他们堂堂神代财团军官,怎么就沦落到这个份上?

  而那些躲在雪里的战士们,虽然寒冷,但听着这无拘无束的聊天声,只觉得痛快极了。

  在a02基地的日子里,连放个屁都要小心翼翼的,哪敢多说什么。

  如今,大家虽然躺在雪地里,但聊什么都很开心。

  这就是自由的意义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庆尘忽然屏气凝息:“噤声。”

  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  过了几分钟,庆尘说道:“天上有引擎声,应该是侦察机刚刚过去了。”

  老李和庆凌愣了一下,侦察机一般的飞行高度都是3000米以上,这都能听到引擎声?开挂了吧!

  只是,他们此时无条件相信庆尘。

  庆凌犹豫了一下,终于问道:“长官,我们真的能躲过那两支野战师吗?南边好像还有一个禁忌之地,我们是不是可以从那个禁忌之地里穿过去?您是打算用这个方法来躲开野战师吗。”

  这时,庆尘说出一句让两人震惊的话:“不用躲。”

  “啊?”老李惊的差点从雪坑里坐起来:“老板,咱们就跟他们死磕吗?”

  “不,”庆尘想起自己曾经对小真纪说的话,顿时笑道:“我有师父啊。”

  “啊?”老李和庆凌更懵了。

  李叔同曾对庆尘说,要带他走一条人世间所有捷径里,最远的路。

  但是这位师父当时没说,这条路从不孤独。

  庆尘忽然问道:“脱困之后,你们想不想跟着我做一件事?”

  老李和庆凌都沉默了一下,他们不知道这位老板是什么意思。

  这怎么还没脱困,就开始思考脱困之后的事了……

  庆凌问道:“老板,你想做什么事?”

  庆尘笑道:“星火燎原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黑暗里,与野战师军营相隔60公里之外的138号禁忌之地中,正有人一边往深处走去,一边往身上涂抹着风隽花的花粉。

  这风隽花是火塘的独家秘方,很少有人知道涂抹上它,进入禁忌之地后只要不触犯规则,就不会遭遇野兽、昆虫、植物袭击。

  大长老一边禁忌之地深处走,一边嘀咕道:“我特么就是个来帮忙的,结果现在李叔同老小子不知道去了哪里,让我在这里当苦力!还有没有天理!”

  “以后再有骑士来火塘,休想喝到我们火塘的青稞酒!一滴都不许喝!”

  “还有,也别想见到我们火塘的神女!”

  .

  -->>

  大长老一边嘀咕着,一边悄悄观望。

  隔着树林,他看到一群皮毛冰蓝的夔(kui)牛正窝在地上休憩。

  若有人论起对禁忌之地的熟悉程度,火塘说自己是第三,绝对没有人敢说是第二,连胡氏情报机构也不行。

  至于第一,当然是李叔同……

  大长老心里这点数还是有的。

  此时,大长老躲在一旁默默的数着:“一头、两头……一百四十头,也不知道够不够啊。”

  说话间,突然有一头夔牛睁开铜锅一般大小的眼睛,朝大长老看来。

  却见大长老忽然从自己斜跨的棕色小包里,忽然掏出一个小小的瓶子,然后将瓶子里的发情期母神牛尿液倒在了地上。

  下一刻,原本还安安静静的夔牛全都沸腾了。

  它们紧紧盯着大长老,喘起了粗气。

  大长老转身举着瓶子就跑:“老子真是上辈子到底是干了什么坏事,这辈子才会被神明惩罚遇见骑士!”

  只见大长老越跑越快,丝毫不敢停顿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距离庆尘等人南方230公里处,一支野战师刚刚在这里建立前进基地,以此来搭建他们继续向北纵深的补给线。

  基地中灯火通明,守备森严。

  上百条机械猎犬游弋在军营四周,按照设定好的路径来完成守夜巡逻。

  忽然间,上风向的雪原上,飘来若有若无的气味,像是尿骚味,一闪而过。

  机械猎犬纷纷停下脚步,站在原地嗅着什么。

  只是那气味并没有攻击性,也并非它们程序之中需要警戒的气味序列,很快,机械猎犬再次恢复常态。

  指挥营帐中,野战师作战参谋忙碌的整理着资料:全息地形沙盘、舰群遇袭复盘、青山隼战斗力评测,制定针对青山隼的作战体系。

  一场战争是复杂的,成体系的。

  野战师接到的命令是,围歼北方雪原上一切活着的人类,一开始他们以为是a02基地潜逃出来的那些囚犯,现在看来上面还有所保留,根本没有告诉他们实情。

  不然,青山隼这种东西怎么会跑到这里?!

  可就在此时,雪原里忽然传来鼓声雷动,铁蹄奔腾。

  指挥营帐里有人皱眉问道:“什么情况?这里为什么会有鼓声!”

  有人到军营边缘查看,大雪中,军营外的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。

  可就在下一刻,忽然有一个糟老头子正举着一个瓶子,速度快的在肉眼中拉出一道残影,直勾勾的奔向野战师军营!

  还有,这糟老头子背后,还有一百四十七头发了疯的夔牛,竟然不知怎么的跑出了禁忌之地!

  负责值夜的军官怒吼:“开火,不要让夔牛冲营!”

  神代的军队不是傻子,他们是精锐正规军!

  这军营里,多功能步兵战车一直处于战备警戒状态,若是这一轮集火打出去,半神也要被打成筛子!

  老蛮头儿看到多功能步兵战车矩阵式炮口已经转向自己,顿时急了,一边继续冲阵一边怒吼道:“动手啊!”

  就在这一瞬,远方山巅之上,林小笑坐在雪里禁闭双眼,叶晚静静的守在他身边:“老板说了,做不到不要勉强。”

  林小笑闭着眼笑道:“你知道吗,我以前也没尝试过这种手段,但想到这些人把庆尘那小子给关到猪圈里,我便止不住的愤怒啊。那少年都已经吃了那么多苦,怎么还不能拥有一帆风顺的命运。”

  说着,他突然用手在脑门上轻轻一抹,竟是被他自己画出一道血口子出来。

  林小笑平静说道:“梦魇!”

  这二字在虚空中如滚滚雷霆。

  只见林小笑的双眼眼角突然流出两行血泪来!

  刹那间,正在冲阵的老蛮头儿看见,他对面军营里刚刚发号施令的军官,双眼一闭陷入沉睡。

  多功能步兵战车的矩阵式炮口转动声停止。

  正在起飞的无人机,因为接驳神经元的控制者突然入睡,掉落在地上。

  林小笑以强行施展梦魇的方法,让整个野战师的近半数士兵睡了一秒钟!

  一秒钟,足以改变很多事情。

  只需要一秒钟!

  下一刻,神代军官惊醒着爬起身来,多功能步兵车里的士兵也惊醒过来,赶忙继续操控。

  可是,火塘大长老已经放声大笑起来:“一秒,够啦!”

  却见他快步奔于雪原之上,探手从腰间拔出黑刀来斜斜举起,下劈!

  “给我开!”大长老怒吼着。

  那黑刀里,骤然催生出一道十多丈的壮阔刀气来,竟生生将军营的防御工事劈开,在地上劈出了一条深一米的裂缝!

  这一刀之霸道,如火塘圣山上的雪突然崩塌,滚滚落下形成大雪崩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北方雪原里,庆尘躺在冰窝里忽然说

  .

  -->>

  道:“我教你们一首歌吧。”

  “啊?”庆凌不知道自己这位新老板要干什么。

  庆尘唱着:“起来,饥寒交迫的奴隶。”

  “起来,全世界受苦的人。”

  “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。”

  “要为真理而斗争。”

  “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。”

  “也不靠神仙皇帝。”

  李成、庆凌突然热泪盈眶,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.

  _sos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