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519、投名状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2-24 23:46:4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民族英雄zard永垂不朽!”

  “向我开炮!向我开炮!祖国为我骄傲!”

  绿色小恐龙一开始还是喊蹩脚日语,结果就会那么一句,想喊点别的时只能换回中文。

  数以百计的神秘事业部成员对他进行围追堵截,结果哪知道他虽然穿着小恐龙的道具,跑的却如一阵风似的。

  有记者喃喃说道:“这是神经病吗……”

  “好像是……”

  从穿越开始,因为何小小的关系,许多人都将里世界当做了一款大型虚拟现实游戏。

  后来随着大家越来越熟悉里世界,越来越明白那里有多残酷,便渐渐清醒了。

  然而zard至今依旧保持着娱乐至死的跳脱精神,饶是单枪匹马过来砸场子也跟玩一样。

  可偏偏,其他人还抓不到他……

  就在奔逃的时候,这头绿色小恐龙的身影也被场外记者给拍了下来。

  眼见着场外数十名摄像师把镜头对了过去。

  神秘事业部成员不再犹豫,数百人立刻组成防线拦住他的去路,枪械全部打开了保险,开始射击。。

  但奇怪的是,子弹明明击中了那头绿色小恐龙,明明狂暴的金属风暴已经将那小恐龙道具给无情撕裂,打的千疮百孔。

  可绿色小恐龙却跟屁事没有似的继续跑着。

  神秘事业部成员震撼莫名,这世上超凡者虽多,却从未有人听说谁能硬扛枪林弹雨,就算是半神也没有这种硬挨揍的打法啊!

  然而下一刻。

  zard身上的绿色小恐龙就像是一层蜡衣,而这金属风暴就像是一瓢热油,生生将这层蜡衣给“洗”去,露出里面那个正狂奔的年轻人。

  只见年轻人骤然下蹲,双手按向地面:“葬!”

  刹那间,这偌大的大阪市役所外的广场骤然沙化,巨大坑洞凭空塌陷下去,神秘事业部成员全都掉落进去。

  没有烟尘,石头化作砂砾后没有尘,只有沙。

  zard双手按在地上,他面前地面,犹如人类手臂上的青筋,蔓延出无数的裂缝与纹路。

  这神经病褪去了一身的道具,竟宛若天神下凡般施展着难以想象的伟力。

  zard怒吼:“合!”

  在坑洞的边缘,流淌的沙宛如悬挂在天坑边缘的瀑布,转瞬间便将那数百名神秘事业部成员埋葬了。

  地面平整。

  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

 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也太震撼,广场外的记者将这一幕拍摄下来,然后看着那个刚刚以奇诡之力葬送了数百人的年轻人缓缓走来。

  却见zard显露真容,坦然的来到镜头面前,也没等记者们说什么,他已经开口说道:“这一次来岛国呢,主要也是觉得大家在这里玩的很开心、很风光……”

  一贯话唠的zard皱眉卡壳了,他在想,直接表现出自己有点羡慕那些猛人炸神社,是不是显得自己有点跟风了?

  可总得说点什么吧。

  沉默中,记者们瑟瑟发抖的举着摄像机,生怕一个不留神,惹到这个神经病。

  下一刻,zard忽然整了整自己的衣服,面对摄像机说道:“感谢我的爸爸妈妈,感谢导演,感谢制片人给我这个机会……”

  记者:“???”

  摄像师:“???”

  你搁这上台领奖呢!?

  “奥对了,”zard突然对镜头说道:“忘了说正事……记住,这是我的投名状!”

  不远处引擎轰鸣声传来,半径3000米封锁圈内,无数神秘事业部成员都在向这里汇聚着。

  记者心说他们得赶紧躲远点,不然等会儿神秘事业部抓捕这个神经病,肯定会连累到他们。

  但还没等他们跑开,却见那年轻人笑道:“来晚了。”

  说着,他张开双臂直勾勾向后倒去,当他身体与地面接触的瞬间,身体碎成了一地的沙子。

  有记者怒吼摄像师:“拍到刚才的经过没?!他是怎么消失的?!”

  一个人在大阪市役所外广场上,团灭了一波神秘事业部的安保人员,然后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逃脱了?!

  等等,神秘事业部的天选之人呢?为什么没来针对这个神经病。

  正思索间,大阪市役所里也传来密集的枪声。

  建筑内,神秘事业部成员像是下饺子似的,被人从破碎的落地窗处打落下来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新闻发布会现场的杀戮太突然,发布会现场外的绿色小恐龙也出现的太突然。

  这里外两个人同时出手,虽然没有商量过,却意外的形成了默契的配合。

  庆尘在会场内一口云气吹散了包围圈,爆炸响起时,整栋楼都陷入了恐慌,记者们、工作人员们,争先恐后的门外跑去。

  这爆炸声,混杂着刚刚亲眼目睹上百名神秘事业部成员在面前爆出血雾的恐

  .

  -->>

  惧,让所有非战斗人员都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。

  庆尘今日只需要引出骚乱,让事态扩大,逼的神秘事业部将人员从北海道给抽调回来,所以本就没有死磕的打算。

  这栋大楼,本也就不适合死磕。

  若是让封锁圈内的神秘事业部成员全都包围过来,那他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。

  庆尘趁乱混入人群,然而身后还有数支精锐的作战小组锁定着他的衣服与样貌。

  新闻发布会的会场在三楼,那些逃难的记者往楼下跑,而他则在楼梯处与人群分开,朝楼上跑去。

  神秘事业部的作战频道里,响起神代云午的声音:“注意,注意,目标人物没有混在人群中,他朝楼上跑了,所有人进入大楼向上搜索,封锁所有通道!”

  “他已经逃不掉了,检查每一个屋子,每一个角落,哪怕搜索速度慢也不许出现任何纰漏!”

  追逐过程中,神秘事业部不断出现伤亡。

  而庆尘却心有明悟,今天大楼内的这些“安保人员”,都只是普通士兵,连一个基因战士都没有。

  换句话讲,这是神秘事业部在表世界的作战部队,并没有时间行者。

  这是神秘事业部用普通士兵性命做出来的一个陷阱。

  但问题来了,既然是一个陷阱,那自己已经出现,为何神秘事业部的天选之人还没有包围过来?

  他们在等什么?

  从他来到大阪后,很多事情就诡异起来了,神秘事业部的行事作风突然就变了,变的神秘莫测。

  有人不按套路出牌,在织一张网。

  庆尘心中有所明悟,过去神秘事业部内虽然一直有七名天选之人做领导者,那位神代云秀更是高调掌控着所有时间行者。

  可这神代云秀,就像是被人推出来做傀儡似的。

  如今,庆尘已经意识到,自己在与那位真正的掌权者交手,而对方正要借自己杀回大阪的机会,做一件事情。

  “长官,目标突然在8楼消失了!”神代云午在通讯频道里拔高了嗓门“消失了?怎么消失的?!”

  “报告长官……不知道。”

  神代云午声音阴冷:“所有人摘掉作战头盔,每支作战小组给我确认身边同伴身份,另外,继续搜索整栋大楼,看是否有尸体或战斗痕迹!”

  他是怀疑,有人已经混在了他们的人群之中。

  可是,所有作战小组成员摘掉头盔后,也没有发现陌生人混入,搜索全楼,也没有发现多余的尸体。

  庆尘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大阪市役所的顶楼天台上。

  神代空屿站在边缘问道:“如果他直接冲到天台上,那我们是不是要和他直接交手了?”

  神代云秀一身的肌肉贲张着,平静道:“真闯上来了也无所谓,云外镜标记他了吗?”

  神代空屿点点头:“标记了。”

  “好,我们按计划来。”

  .

  _sos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