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502、选择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2-05 16:3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藏入雪山的第二天。

  山上的风速稍缓,庆尘在小女孩震惊的目光中,将山地车扛到了奥穗高岳的山顶。

  直到此时,神宫寺真纪才终于知道庆尘清理山脊,是为了什么。

  “欧尼酱,你要在山脊上骑山地车吗?”小女孩好奇。

  “嗯,要开始训练了,”庆尘点点头:“今天风小,你先在山顶上等我。”

  挑战不是一次就能完成的。

  当初在格陵兰冰冷的黑暗海域挑战成功,前面也有以德服人世界的上百次训练作为铺垫,这一次他什么都没有,只有尚不成熟的技巧与勇气。

  说着,他便骑着山地车,从最高点俯冲而下。。

  神宫寺真纪穿着红色的外套,站在雪山之上,她想要拦住庆尘,却最终没有开口。

  小女孩神思有些恍惚,不知道为什么,她看着那个刀锋上正疾驰速降的背影,忽然觉得无比和谐。

  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生怕自己发出什么声音,导致庆尘分心。

  山地车在山脊之上颠簸着,车轮碾压石子的声音,庆尘自己呼吸的声音,交织在一起。

  只有真正开始在这山脊之上训练的时候,庆尘才知道这一项生死关有多难。

  目光两侧均是深渊,你面前还有一条路。

  你的人生也只有这一条路。

  走过去,才能活的更精彩。

  庆尘疯狂加速着,并在内心中计算,自己多久才能抵达120公里每小时的山脊速降标准。

  这一刻他发现,自己还需要更疯狂一些。

  120公里每小时,就算是开着汽车在高速上,这个速度也足以让许多人心惊肉跳。

  更何况这山脊之下是万丈深渊?

  下一刻,山地车的车轮因为没有掌控好,出现了极其致命的偏移。

  庆尘整个人连同山地车都摔出了山脊,向深渊中坠落。

  神宫寺真纪在山顶发出凄厉的尖叫声,不管不顾的沿着山脊往下跑去,哪怕她自己也有坠落山崖的危险。

  但还没跑多远,她忽然看到前方山脊上伸出一只手来,死死的抓住了山脊的边缘。

  庆尘牙关紧咬,他另一只手抓着差点掉入山崖的山地车,仅靠一条胳膊便重新跃到了山脊之上。

  然而此时轻松,也只是因为他没使用逆呼吸术,而且速度也不够快。

  若是真正挑战之时,这一坠,怕是十死无生了。

  他看着神宫寺真纪,皱起眉头:“谁让你下来了?以后没我陪着,不许独自到山脊上来,必须在山顶平台等我。”

  神宫寺真纪有些手足无措:“好……”

  庆尘想了想:“继续清理山脊。”

  “奥……”

  少年站在山脊的刀锋上眺望远方,这一次生死关比想象中还难一些。

  小女孩看向庆尘的手掌,那里被山石划出了一条口子,她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欧尼酱,你这到底要干什么?”

  庆尘平静回答:“感受生与死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仔细看我怎么做,以后你说不定也要走这条路。”

  “什么路?”

  “人世间所有捷径里,最远的那一条路。”

  庆尘仍旧没有决定,是否让小女孩成为一名骑士。

  但某一刻,他忽然感觉自己像是当初的师父,正看着还稚嫩的自己。

  收李恪为徒,是李恪真的有这个韧劲与天赋,而且师父还要求他必须从李氏选一个骑士传承者。

  胡小牛则是借着表世界的天时地利,就算无法通过问心,也依然可以走骑士之路。

  神宫寺真纪不一样,她的年纪实在太小了,而且庆尘也不知道她是否能承受这骑士之路的苦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夜晚,浑身是伤的庆尘,带着疲惫的小女孩回到滑雪场。

  游客服务中心已经没了白天的热闹。

  庆尘的手机亮了。

  大富翁“你还是人吗?这么可爱单纯的小女孩,你让人家跟你跑冰天雪地里捡了两天的石头,这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吗?!”

  庆尘挑了挑眉毛,打字回复道“说正事。”

  大富翁“……大阪市过来了很多神秘事业部的时间行者,和之前的加起来,总共431人。他们已经抓到了另外两名逃走的潜在时间行者,所以神秘事业部也知道你是为了小女孩才出手的。”

  庆尘思索,他是以陌生人面目与身份出现在这里的,就算对方知道是自己出手,也无法确认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  大富翁“不过有意思的是,神秘事业部在白川乡没找到你,于是认为你可能已经逃去了其他城市,并没有想到你会往雪山跑,所以暂时也没往这边联想。毕竟,这大雪封山的季节,脑子有病的人才会带着一个九岁小女孩往山里跑。”

  大富翁:“所以,他们只是留了几十人准备进山搜寻,剩下的人则前往中津川市。”

  庆尘点点头,这算是个好消息“他们来过滑雪场吗?”

  “来搜查过了,什么也没发现。他们在等总部从大阪市运送专业的登山设备,估计也就一天时间就运到了。”

  庆尘“好的,谢了。”

  大富翁“你给我对小女孩好一点啊!”

  庆尘关掉了手机。

  他倒是有点意外,表世界分壹竟然会如此喜欢神宫寺真纪。

  他甚至有些怀疑,壹是不是对小女孩的特殊身份知道点什么,就像是自己刚刚抵达18号监狱就被关注了一样。

  游客服务中心里黑暗且寂静。

  此时,只剩下隔壁帐篷里,神宫寺真纪的委屈啜泣声,她极力压抑着,但在这么安静的环境里,还是十分突兀。

  “疼吗?”庆尘枕在自己胳膊上,仰面躺在帐篷中问道。

  这已经是他带着神宫寺真纪进山的第二天了,小女孩本就稚嫩的手掌,因为清理山脊上的碎石,五个指肚都已经磨出了水泡。

  “不疼,”神宫寺真纪倔强道。

  “疼是客观存在的感觉,不用去回避它,”庆尘平静说道:“它不会因为你回避,就消失掉。”

  “疼……”神宫寺真纪委屈巴巴的说道。

  “心里有抱怨我吗?”庆尘问道。

  “一点点,但很快就没有了,”神宫寺真纪低声道。

  “为什么?”庆尘又问。

  神宫寺真纪声音很小很小的说道:“虽然很累很疼,但是也会担心欧尼酱一个在山脊上出什么事情。一个人在山脊上清理碎石一定很无聊吧,之前几天欧尼酱应该都是一个人待在那里的,因为感到无聊,所以才会想让我陪着。”

  庆尘沉默了一会儿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,小女孩的想象力,果然不是成年人能揣度的。

  他想了想说道:“来,我给你的水泡挑破,敷点药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  神宫寺真纪赶忙来到庆尘的帐篷门口,但又有点害怕:“会疼吗?”

  “不会,”庆尘摇摇头。

  神宫寺真纪放心的跪坐在帐篷外,小心翼翼的摊开掌心,两只小手上足有十二个水泡。

  “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
  庆尘去游客服务中心里找来医疗急救包,路过一处电视的时候,却见那电视竟然凭空打开了。

  如此黑暗的环境,一台电视突然打开,这简直太恐怖了。

  庆尘面无表情的看着,却见电视上显示出一行字来:“给小姑娘买台手机吧,钱从我报酬里面出。”

  “你喜欢她?”庆尘平静问道。

  “还行。”

  “只是还行的话,我就不给她买手机了,”庆尘淡然回应。

  “很喜欢。”

  “那我给她涂的药钱,也从你那里出,”庆尘说道。

  “你无情,你冷酷,你无理取闹。”

  “你最近在看什么鬼东西……”庆尘又面无表情的离开。

  从他抵达岛国开始,表世界分壹便跟着他来到了这里。

  看样子,分壹是特别喜欢小女孩的,不然也不会大半夜的主动说要给小女孩买台手机。

  庆尘拿了急救包,从里面找到缝合针,然后捏住神宫寺真纪的小手。

  小女孩眼巴巴的看着:“真不疼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下一刻,庆尘挑破水泡时,带动了小女孩的皮肤,她眼泪都快疼出来了:“欧尼酱,你不是说不疼吗?”

  庆尘:“嗯,我不疼。”

  神宫寺真纪:“……”

  庆尘从兜里拿出黑色药膏,这是他从国内带出来的,本来是要留给自己,毕竟骑士生死关挑战的训练时,肯定会受伤。

  结果,现在光是给小姑娘治疗,就用了一大半。

  这钱,肯定得让表世界分壹给出了。

  “欧尼酱,人生下来,为什么要吃这么多苦啊。”小女孩低声道。

  “痛苦、挫折、不幸,是天才的进身之阶,是信徒的洗礼之水,是弱者的无底深渊。命运只是给你选择,怎么选是你自己的事情。”

  “奥。”

  庆尘好不容易将小女孩手掌上的水泡挑完,却发现神宫寺真纪竟然就在他收拢急救包的功夫,抱着他的胳膊睡着了。

  庆尘盘坐着。

  小女孩将脑袋枕在他的膝盖上,浓密的长发如瀑布一样散落了一地,宛如一朵正盛开的黑色彼岸花。

  他尝试着拉开小女孩,却听小女孩在梦里哀求道:“欧尼酱,别走。”

  庆尘叹息了一声,便这么坐了一整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