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96、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1-27 20:44:2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此时此刻,庆尘正跋涉在雪山之间,按照既定好的目标,寻找着最适合自己完成生死关的地方。

  生死关的关键之处虽然是体会生与死,但这并不代表骑士们会一点准备工作都不做。

  在挑战之前,规划好挑战的线路,这是每一位骑士都必须做的功课。

  高山飞驒是非常适合滑雪的地方,哪怕在五月时,主峰奥穗高岳也常年积雪。

  奥穂高岳(标高3190米海拔),涸泽岳(标高3103米),北穂高岳(3106米),前穂高岳(3090米),西穂高岳(2909米)。

  这些山峰,被合起来称作穗高连峰,高度虽不如富士山,可因为有太多陡峭至极的崖壁,攀登难度却远远高过了富士山。

  有些山峰远远看去,就像是一柄菜刀被竖起放在山峦中,走在山脊之上,宛如在刀锋之上舞蹈。。

  岛国作家里,许多作品坠崖身亡的故事,都是发生在这里。

  例如井上靖的小说《冰壁》中,鱼津和小坂就是这里摔死的。

  冰壁,似乎是一个非常形象的名字。

  庆尘在皑皑白雪中,沿着供滑雪客们行走的山间小路走着。

  滑雪客很多,但大多在山腰平缓处的滑雪场游玩,涉足更危险地带的人不是很多。

  生死关在滑雪场里是无法完成的,冰之固结这一生死关,对速度的要求极为严格,它要挑战的是滑雪速度的极限!

  于是,庆尘从山腰出发,继续向山峰之上攀登。

  还没多久,便有滑雪场的工作人员,在山腰上对他高声呼喊:“喂,不能再往上走了,这个天气去峰顶会死的!”

  庆尘一扭头间,下一步却在积雪里突然踩空了。

  却见他摇晃了几下身形,才艰难的继续向上跋涉。

  然而庆尘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,他所在的这座山峰上都是‘粉雪’,没人能在粉雪内提速。

  一般形成粉雪的条件很严格,要有大雪天气,温度却不能极低,凝固核还未充分冰冻,就要落在地面。

  将粉雪捧起,它甚至会像流沙般从指缝中滑落。

  高山飞驒虽然常年积雪,但温度很少有零下的时候,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地理环境。

  潮湿温暖的水汽从海洋上吹来,遭遇陆地高海拔冷空气后形成降雪,雪花蓬松的堆积在山体上,滑雪时如果技巧不好,甚至会滑着滑着嵌进雪里……

  如果想要挑战滑雪速度,那么雪层必须已经被压的格外紧实。

  就像是在水泥地奔跑一定会比在泥沙里奔跑更快一样。

  庆尘皱起眉头,继续坚定的向上攀登着。

  这一次恐怕是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,他挑选这里作为生死关挑战之地,是因为人人都说粉雪最好、最适合滑雪,也最奢侈。

  可他因为没有真的滑过,所以没想到,粉雪并不适合挑战生死关。

  此时,许多滑雪客突然在半山腰,抬头看见这山峰之上小小的黑影,缓缓跋涉于山峰之间,全都愣住了。

  这个季节去攀登峰顶,跟找死有什么区别?

  可庆尘不仅没停,反而越走越高,直到消失在风雪中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晚上7点50分。

  白川乡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神宫寺真纪看了一眼屋里的石英钟,然后重新回到窗户旁边,眼巴巴的趴在窗户上等待着。

  此时的世外桃源里,温泉旅馆门前昏黄而又温暖的灯光都亮起来了。

  小女孩为了省电,关掉了家里的灯光,但唯独留下了门口的灯。

  这是因为她担心庆尘回来的晚了,如果旅馆门口的灯也关了的话,对方可能会找不到旅馆。

  滑雪客们已经纷纷返回了白川乡,一个个温泉旅馆早早为他们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,还有干净的温泉可以洗去他们一身的疲惫。

  这是所有滑雪客最惬意的时刻。

  可庆尘还没有回来。

  没有一个正常的游客会在雪场待到这个时候,神宫寺真纪开始担心起来。

  此时,又有一批滑雪客从门前走过。

  小姑娘打开窗户,任由着风雪往窗户里灌去,她朝着远方的滑雪客们招手喊道:“先生,请问滑雪场还有人吗?”

  滑雪客们说道:“没有了,我们是最后一批,出来的时候滑雪场就关闭了。”

  “奥,谢谢……”神宫寺真纪缩回了脑袋,她此时更加担心了,那位哥哥也没带滑雪板,此时山上应该都没人了,对方会去哪里呢?

  千万不要有事呀。

  小女孩时不时的看看墙上的钟表,然后又看看窗外,那么善良的哥哥,应该也是一个守时的人吧?

  虽然没什么关联,但她就是这么坚定的认定着。

  就在7点59分时,神宫寺真纪远远便看到一个瘦削的身影,穿着冲锋衣从风雪背后的黑暗里缓缓走来。

  神宫寺真纪眼睛亮了起来,她赶忙离开窗台,风一般的跑到门口,从鞋柜中拿出拖鞋,然后拉开温泉旅馆的房门对庆尘招手:“欧尼酱!”

  清脆的声音被搅进了风雪中,飘摇了好远好远。

  庆尘抬头看了她一眼,又低头顶着风雪走来。

  神宫寺真纪见庆尘没回应她,也不气馁。

  小女孩欢快的将拖鞋放在地上,然后又一溜烟的跑进厨房里,将做好的饭菜端到桌子上,自己则在一旁开心的吃着饭团。

  饭菜依然是米饭、煎鱼、厚蛋烧、味噌汤。

  神宫寺真纪似乎只会做这些,还做不好。

  庆尘脱掉冲锋衣坐下,认认真真的将饭菜全都吃干净,连一口汤都没剩。

  小女孩期待的问道:“今天的饭菜好吃吗?”

  庆尘摇摇头:“不好吃。”

  小女孩:“……奥。”

  庆尘看向她:“你怎么还在吃饭团,我不是已经预支过租金了吗。”

  神宫寺真纪想了想说道:“奶奶需要药费……饭团就很好吃啦,我今天在里面加了腌黄瓜呢。”

  庆尘沉默了几秒:“你父母呢?”

  神宫寺真纪说道:“爸爸给游客做导游的时候,游客不小心滑倒坠落山崖,他为了救对方,结果被一起拉下去了。妈妈改嫁去了北海道,奶奶让我不要怪她,她也要有自己的生活。”

  “你不难过吗,”庆尘知道这句话会刺伤到小女孩,却还是问了。

  神宫寺真纪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笑起来:“其实跟奶奶生活也很快乐呀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我会像奶奶一样坚强的,她三年前查出肺癌,一边回到旅馆工作赚钱,一边给自己治病,她总会对我说,真纪呀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”

  庆尘知道,小女孩的生活并不会好起来。

  肺癌目前是最难存活的癌症之一,就连里世界的靶向药,也不过是多延长病人的几年生命,而且也无法挽救肺癌晚期。

  想必,小女孩的奶奶,癌细胞已经扩散全身了。

  此时,那位奶奶已经有95%的时间都处在昏迷之中,进食的次数与分量都少之又少,明显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
  如果奶奶离世了,八岁大的小女孩又如何生存?

  神宫寺真纪对庆尘说道:“不要讨论这些啦欧尼酱,我今天花钱请了隔壁的大叔来清理了一下温泉汤池呢,现在温泉的温度最合适啦,你快去泡一会儿吧。”

  “嗯,”庆尘点点头,留下小女孩一个人在客厅里。

  她重新走到窗户边,趴在窗台上,眨着大大的眼睛看向外面,那里有很多小孩正在疯狂打着雪仗,还在一间间温泉旅馆门口堆起了奇形怪状的雪人。

  这时,庆尘重新走出来看到这一幕,神宫寺真纪回头看向他:“欧尼酱,怎么了?”

  庆尘看了看窗外那些堆雪人的身影,然后对神宫寺真纪说道:“铺床。”

  “奥奥,抱歉抱歉,我给忘记了,真是非常不好意思,”神宫寺真纪从隔间里取出被褥。

  温泉旅馆里的被褥,每天都是收在柜子里的,只有夜晚才会拿出来,铺在木地板上。

  神宫寺真纪铺着铺着,忽然注意到了庆尘的手,上面满是冻伤的痕迹。

  她感觉有些奇怪。

  这位哥哥好像处处都与其他人不太一样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清晨。

  今天的神宫寺真纪早早醒来,她心想今天自己可不能再睡懒觉了,要给欧尼酱做早饭的。

  可这才早上7点10分,庆尘屋里却已经没了人。

  如昨天一样,被褥整整齐齐的叠好摆放着。

  还有一张纸条:我会在8点之前回来,给我留饭。

  唯一不同的是,滑雪板这次被带走了。

  神宫寺真纪有些怅然若失,她总感觉,似乎不管自己多努力的表现出热情,都无法融化这位哥哥的冰冷一样。

  她稍微有些气馁的低下头。

  下一刻,她穿好破旧的棉服,拉开温泉旅馆的房门想去白川乡里买点新鲜食材。

  却看到门口,不知道何时已经堆起了一个高高的雪人。

  雪人的脸上,还被人用紫菜贴出了鼻子、眼睛、嘴巴。

  别人温泉旅馆的雪人,都是面朝外的,像是在欢迎来客。

  而这间温泉旅馆的雪人是面朝内的,好像只属于神宫寺真纪一个人,把背影留给了所有路过的人。

  神宫寺真纪缠好奶奶以前给她织的围巾,一蹦一跳的跑了出去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庆尘背负着单板,再次乘坐观光车来到离穂高岳山间,他依然没有去滑雪场,而是再次向上攀登。

  滑雪客们抬头看见那熟悉的身影,昨天晚上还有人担心他死在雪山里,此时却已经麻木了。

  庆尘面色平静的来到顶峰,卡好自己的单板,纵身飞跃而下。

  然后卡进了厚厚的粉雪之中……

  蓬松的粉雪不足以支撑他的体重,他压根就没能滑起来!

  这次算是失误了,可这也足以证明,粉雪确实无法让他完成冰之固结,他必须寻找更寒冷的地方,雪层更坚实的地方。

  庆尘默默的躺在雪地里,遥望着远方的群山。

  离开岛国吗?

  与生死关相比,暗杀神代都算是小事情了,毕竟他要完成晋级,回到a02秘密军事基地,面对更残酷的现实。

  所以,如果这里不合适,庆尘就必须离开,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。

  等等。

  庆尘看着远山上如刀锋般的错落山脊,忽然想到了另一项生死关!

  骑行山脊速降,刀锋之上的舞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