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95、雪国的小女孩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1-27 20:44:2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如果只是狙杀二十多个人,当然不足以让神秘事业部紧张。

  但是,一张joker却能让整个神秘事业部如临大敌。

  毕竟上一次joker出现的时候,几乎将西欧的神代根基给拔掉,连带鹿岛财团的时间行者也损失惨重。

  机场发生的一切,因为一开始并未管制舆论的原因,很快便在网络上流传开。

  太多游客用手机拍下视频,甚至连机场的监控录像都外泄了。

  还没等浓飞巴士抵达岐阜县白川乡,连巴士上的其他游客都已经刷到了这条新闻。

  庆尘安静的坐在最后一排,手里的两个魔方的转动速度虽然缓慢下来,但却从未停止过。。

  他听着车上游客讨论杀手为何能用别人的头发杀人,便心说用头发不过是因为这种凶器最好找,而他之所以要从中年人头上薅头发,不过是因为拔别人的头发时,自己不会疼。

  而且,这样也不用像师父一样,研究中年人养生手册。

  巴士驶过长长的山间公路,进入雪国。

  每年冬天,白川乡都会被皑皑大雪覆盖,积雪甚至能达到一米深,整个世界都仿佛沉浸在童话之中。

  这里还有传统的‘合掌造’,所谓合掌造,便是一座座人字顶的茅草屋,数十栋合掌造连成一片,屋顶盖着厚厚的白雪,油画也无法描摹出这里的美丽。

  夏天,重装徒步的游客会从这里出发,穿过整个艰难的‘北阿尔卑斯小环线’。

  秋天,这里会举办浊酒节,白川乡的人们会邀请游客喝一盅混有米饭的白浊酒。

  冬天,滑雪客们会来这里租下家庭温泉旅馆,白天滑雪,晚上泡温泉。

  庆尘背着几乎有一人高的背包下了巴士后,按照地图去寻找自己租下的家庭温泉旅馆。

  这雪国之中,被当地人清理出一条窄窄的石子小路,路旁则是近人高的积雪,仿佛另类的‘曲径通幽’。

  只是当庆尘来到自己所租的温泉旅馆,便愣住了。

  只因为其他温泉旅馆门前的雪都扫干净了,唯独这间小小的温泉旅馆门前还留着厚厚的积雪。

  其实他租下这里的时候,其他旅馆都已经几乎被订光了,唯独这间温泉旅馆无人问津。

  庆尘当时翻看了温泉旅馆的评价,结果几乎全是差评。

  “这家温泉旅馆的老太太不会做饭,饭菜很难吃,难以下咽。”

  “温泉的温度不够。”

  “旅馆里的卫生不太好。”

  诸如这样的差评,有好几条。

  不过庆尘也没在意,毕竟他不是来度假的,这里条件再艰苦也不会比a02秘密军事基地里更艰苦。

  他跨过及腰深的积雪,走上前去敲了敲木门。

  木门很快便打开了,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站在门口打量了一下庆尘。

  庆尘用日语说道:“你好,我是租客。”

  小女孩立马一脸热情的说道:“欧尼酱!你终于来了,快点进来吧!”

  说着,小女孩赶忙给庆尘拿了拖鞋,甚至还拿出一支稻草束成的柔软短扫把,轻轻帮庆尘拍打身上的灰尘。

  这让庆尘感到很奇怪,一家正在营业的温泉旅馆,为什么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在干活?

  成年人去哪里了?

  却见小女孩请庆尘在客厅里坐下后,小心翼翼的从厨房里端出一杯热茶来。

  她递给庆尘后才小心解释道:“欧尼酱,抱歉,因为前几天奶奶病倒了,所以没办法起床扫雪,也没法做这些服务游客的事情……你饿了吗,我给你准备饭菜。”

  庆尘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他看见小女孩搬着一张小椅子进了厨房。

  对方站在小椅子上,吃力的烧火、煎鱼、做厚蛋烧,还有调配出味噌汤。

  干活的手法并不熟练,想来也是刚学没多久。

  那努力的样子,有着与年龄并不相符的坚强。

  庆尘默默的看着,有些出神。

  小女孩很秀气,有着浓密的头发,蓬蓬松松的很可爱。

  她身上的衣服都很旧了,客厅餐桌旁还放着作业本,似乎在庆尘到来之前,对方正在写着作业。

  他听见里面某间卧室里有微弱的呼吸声,时不时还伴随着咳嗽,这应该就是小女孩的奶奶了。

  “你奶奶生的是什么病,”庆尘问道。

  小女孩沉默了一下,然后回头挤出笑脸说道:“欧尼酱,奶奶是肺癌,不传染的,你放心。”

  庆尘没再说话,但他大概明白了什么。

  所以,其实那些游客之前给的差评,都是因为小女孩的奶奶很早以前就身体不好了,以至于无法尽心尽力的经营好这间温泉旅馆。

  而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模样,就像是小时候的庆尘自己。

  犹如一根野草,野蛮却倔强的生长着。

  她努力着表现出热情,然后留住庆尘。

  一般情况下,温泉旅馆的客人都只是租住两三天,难得有自己这样长租一个月的客人,小女孩生怕自己因为怠慢,导致庆尘换了其他温泉旅馆。

  所以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小女孩却用了“欧尼酱”这样更显亲切的称呼。

  这得是很亲近的哥哥,才能得到的称呼。

  庆尘再次拿出两只三阶魔方,缓慢的转动着。

  这已经不是一心二用了,他在‘复原’魔方的时候,还在思考着小女孩与温泉旅馆的处境,其实是一心三用。

  也不知道小女孩的父母去了哪里,以至于对方小小年纪便要学着讨好顾客,承担起对方本不该承担的一切。

  没过一会儿,小女孩端着托盘回到餐桌前。

  她慢慢将托盘放在桌子上,然后试探问道:“欧尼酱,你有没有看到过网上对我们旅馆的评价啊……”

  庆尘点点头:“看到了。”

  小女孩脑袋低了下去:“我们也没什么办法,但是能不能拜托你不要换旅馆,我可以帮你洗衣服,我会洗得很干净的!”

  庆尘摇了摇头:“不用,谢谢。”

  “奥……”

  他端起面前的米饭来,夹了一口煎鱼,咸了。

  格外的咸。

  小女孩眼巴巴的看着庆尘吃饭,生怕庆尘说不好吃。

 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,眼前这位哥哥什么都没说,而且认认真真的将饭菜全部吃完了,一点都没有剩下。

  她见庆尘吃的如此干净,以为是自己这次做的很棒。

  但她又很清楚自己的做饭水平,所以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问道:“欧尼酱,好吃吗……”

  庆尘看了她一眼:“不好吃。”

  小女孩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回应,她总觉得这位哥哥身上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,像是白川乡的天气一样寒冷。

  又像是合掌造茅草屋的人字屋顶上,厚厚的积雪。

  见庆尘吃完饭,她又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碗白浊酒,两只小手捧着碗,看起来格外的可怜。

  神宫寺真纪说道:“欧尼酱,这是我们家的白浊酒,是奶奶挑回来山泉水酿的,比其他家都好喝些。”

  庆尘摇摇头:“抱歉,我不喝酒。”

  他要保持清醒,哪怕一丝酒精也不想碰。

  神宫寺真纪手足无措的站着,白浊酒是用来招待客人的,她压根没想过会被拒绝。

  她低着头,小声说道:“我叫神宫寺真纪,你的房间在左手边,连着后院的温泉,你放心,我和奶奶不会过去的。床铺都已经铺好了,有什么事情随时都可以喊我。”

  说完,这位叫做神宫寺真纪的小女孩,卑微的回到厨房里,从橱柜里拿出一只小小的冰冷饭团,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。

  吃着吃着,眼泪便吧嗒吧嗒的掉下来。

  在她看来,这位刚来的客人,恐怕会和其他游客一样因为这里差劲的服务而离开吧。

  庆尘并没有理会,他吃完饭便回到自己房间,地板上是一条铺好的褥子与被子,洗的还算干净。

  神宫寺真纪抹了抹眼泪,把用过的碗筷收走,在冷水中洗刷着,小手冻的通红。

  其他人家屋外都是有柴油锅炉的,可以产生暖气,也可以用来烧水。

  但她开着暖气是因为,暖气是待客的必须条件。

  用来烧水的话,小女孩却会觉得有些浪费柴油,所以干脆用的冷水。

  这样一来,她们家的柴油烧暖气,起码可以支撑到庆尘的租约到期。

  小女孩收拾好一切后,小声的拉开厨房抽屉取出药来,给奶奶烧了一杯热水端进屋里,小小的温泉旅馆这才恢复宁静。

  屋外飘起大雪,缤纷的像是童话里七个小矮人所居住的世外桃源。

  有人在打雪仗,有人在堆雪人。

  屋里静悄悄的,所有人都早早睡去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第二天清晨。

  神宫寺真纪在奶奶身边醒来,她先是摸了摸奶奶的额头,确定退烧后才松了口气。

  小姑娘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石英钟,忽然呀了一声,赶忙爬起身来出去做饭。

  她起晚了,按照温泉旅馆的约定,她要在早上8点以前给庆尘做好早饭,可现在都8点10分了。

  神宫寺真纪到客厅时便愣住了,因为庆尘所在的房间门已经敞开,里面的被褥被叠的整整齐齐。

  可是,庆尘却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  她神情暗淡下来,心说对方果然已经离开,换到其他温泉旅馆了吗?

  可一转头,小姑娘又看到餐桌上留着一沓钱,还有一张日语写的纸条:我会在晚上8点以前回来,给我留饭,谢谢。钱是预付的全额租金,放心收下。

  神宫寺真纪默默的站在餐桌前。

  在白川乡,大多数时候租费都是在离开时支付的,入住时只需要交纳一个押金就可以。

  她明白,那位哥哥是看出了她的拮据,所以才会提前把租费给了她。

  神宫寺真纪推开门,想要看看庆尘去了哪里,结果一推开门,却看见门前的积雪已经扫干净了,整整齐齐的清理出一条石子小路来。

  和别人家温泉旅馆门前一样,甚至扫的更加干净。

  小姑娘怔了半晌,她回想着昨天晚上庆尘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现。

  心说那位哥哥虽然很冷淡,但是很善良呢。

  ……只是,对方这么早就出门了,会去哪里呢?

  她看了一眼屋里,发现庆尘并没有带滑雪板出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