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76、执刀人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1-15 23:47:4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高桥东树的躯体已经声息全无。

  生理机能是完全正常的,可他脑海中的意识已经被纳米机器人全部转移,成为了一具没有意识的植物人。

  庆尘很清楚。

  神经元接驳夺舍这件事情,神代财团应该有过许多的临床实验了。

  外界都相传,神代家族的那位家主之所以能够活这么久,也正是因为对方一直在用这种邪恶的技术,不断更换着b级高手的躯壳。

  一个技术敢用在家主身上,说明这个技术一定非常成熟了。

  所以神代云合看到庆尘同步协调率那么高,才会十分肯定的说,庆尘没有被夺舍。

  神代云合这一路上所做的事情,折磨庆尘、羞辱庆尘、击溃他的意志,都是为了降低这个同步协调率。

  明显,神代财团的人知道怎么做,才能降低这个同步协调率。

  但令他意外的是,庆尘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之后,同步协调率依然高达100%。。

  “长官,我真的是高桥东树啊,”庆尘焦急说道:“我是17岁那年入伍的,神代靖川长官选拔我进入‘八岐’组织的,与我一起来到这里的是高桥一郎,赵宽,赵杰……”

  庆氏的密谍司,李氏的红雀,陈氏的执刀人,神代的八岐,鹿岛的孤岛,都算是联邦境内赫赫有名的情报机构了。

  庆尘在这句话里说的每一条信息,都确凿无疑。

  如果庆尘还是庆尘,那庆尘根本没有任何理由知道那些信息。

  所以这里就有个问题……

  临床数据中心,确实从未有‘同步率低’夺舍‘同步率高’的成功案例。

  可是,同样也没有,夺舍失败后,被夺舍者还能掌握夺舍者记忆的情况啊……

  所以,如今呈现在神代云合面前的,是两个都没出现过的情况,他需要选择相信哪个。

  第一种可能,高桥东树的同步率虽然低,但确实夺舍了庆尘。

  第二种可能,庆尘不仅没被夺舍,他还掌握了高桥东树的记忆。

  理论上讲,其实第一种还能解释为机器故障,可能显示数值出现了错误,而第二种则更加匪夷所思一点……

  这就是庆尘死不承认的原因,因为他觉得,对方并不一定能完全确认。

  只要自己硬演下去,总能演得对方怀疑人生。

  眼瞅着这会儿,神代云合都被演的有点不自信了……

  “长官,会不会东树真的已经成功了?”有人小声问道。

  神代云合皱着眉头问道“这个秘密基地的纳米机器人,还够使用几次?”

  一名下属低声说道“长官,两次。”

  神代云合将床上高桥东树的躯体随手推下,然后对另一名下属说道:“赵宽,你躺上去,再次进行神经元接驳夺舍。”

  赵宽愣了一下,他看着高桥东树的躯体,有些紧张:“长官,这庆尘没有达到b级,一次神经元接驳已经对大脑造成一些不可逆的损伤了,如果进行二次接驳,恐怕会损伤的更加严重。”

  神代云合却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放心,最少还能活5年。为家族做事,家族会替你照顾好家人的。但如果你背叛家族群你的家人怎么办呢?”

  赵宽愣住了,他不想躺上去,但是神代云合那阴沉的面目,看起来格外恐怖。

  此时此刻,地下室里的人都忽然想起,庆尘曾说神代云合杀自己人灭口的事情。

  他们信了。

  赵宽内心苦涩的躺在床上,等待同僚将管子贴在他的身上。

  庆尘则开始疯狂挣扎起来,哭喊着“长官,我真的是高桥东树啊,不要覆盖我的意识,我已经完成覆盖了!长官,求你了,不要覆盖我啊!”

  庆尘演的太惨烈了,以至于大家都觉得,这可能真是高桥东树……

  只不过,神代云合没有丝毫感情波动“开始。”

  他默默看着仪器上的同步协调率。

  这一次,庆尘的躯体依旧是100%。

  赵宽则是91%。

  这一次,庆尘看到了赵宽的一生。

  赵宽初中还没毕业后,便加入了南方童子军,然后因优异表现进入了……执刀人组织。

  庆尘愣了一下。

  执刀人?!

  这特么不是陈氏的情报机构吗。

  庆尘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这反向吞噬夺舍者的第二人,竟然还是个双面间谍。

  赵宽在南方长大,接受训练后被悄无声息的派到了北方,参军、被神代选拔进入了八岐。

  刚到北方的时候,年幼的赵宽过的并不好。

  高桥的姓氏在北方几座城市里相对尊贵,就算高桥东树家里很惨,每个月也能领到一些补助金。

  而赵宽这样的华夏姓氏,则在北方处处低人一等,甚至不允许他跟高桥家的姑娘谈恋爱。

  高桥、神代之类的,在北方是大姓,就像中原的赵钱孙李一样。

  庆尘没想到的是,神代在北方竟然公然搞“种姓制度”,以姓氏划分阶级。

  在八岐时,赵宽混的还算不错,不过最终因为接到命令,有意勾搭了某位神代官员的老婆,想要通过这种关系来获得情报。

  被官员发现端倪后,那位官员托人将他调到了南方前线,跟随着这一次渗透中原的计划来送死。

  等等。

  庆尘发现了一个极其关键的信息。

  赵宽在神代云合抵达前,就接到了要配合演戏的任务。

  他已经将消息传递给了陈氏!

  庆尘沉思着,没想到吞噬赵宽的意识,还有这样的意外惊喜。

  只是不知道,陈氏得知神代云合的消息后,对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  这个一直沉寂着的财团……还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。

  另一边。

  赵宽终于知道高桥东树经历过什么了,他看着面前那浩瀚的记忆宫殿,只感觉自己像是那宫殿之下的小蚂蚁。

  所以,高桥东树的意识,是被这庞大的意志给抹杀了对吗。

  赵宽心里对神代云合破口大骂起来。

  这特么怎么覆盖啊?

  啊?

  拿芝麻覆盖西瓜?自己这意识还没人家的籽儿大!

  亏你们特么想的出来!

  神代云合等人看见赵宽的躯体剧烈颤抖起来,可还没颤抖两下,就没了声息。

  所有人目光看向庆尘,却见庆尘睁开眼睛,眼神有些恐惧,声音有些犹豫的说道“长官,完成了……”

  说着,手指还紧张的扣着床铺,

  在庆尘看来,这很符合赵宽的前后反应,表演中还夹杂着一些小细节,非常完美。

  赵宽的记忆,加上庆尘的演技,没有瑕疵。

  神代云合“……”

  他也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。

  现在的情况是,神代云合压根不相信夺舍成功了,但他没有失败的证据!

  而庆尘在思考的是。

  他从未想到,原来别人夺舍自己,竟是能带给自己如此多的信息量。

  要知道,他就像是经历了赵宽与高桥东树的人生一般,虽不完整,但重要的人、事、地点,庆尘都全部了如指掌。

  这两个八情报人员的联络人、朋友、亲属、上下级关系,以及八岐、陈氏童子军、执刀人的内部运作机制,甚至是他们执行过的任务,这次一起来中原的人都有谁,都毫无保留的暴露给了庆尘。

  唯独有点遗憾的是,这两人的层级有点低,庆尘所掌握的虽然有用,但还不够有用。

  最多是他活着出去后,可以顺藤摸瓜捣毁好几个神代、陈氏的据点,抓捕几个相对重要的人。

  如果是神代云合这种级别夺舍自己就好了,庆尘觉得自己如果能掌握这位所知道的信息,估计能把神代在南方的情报机构一锅端掉……

  说实话,庆尘都想着,要不要晋升到b级后去问问神代家主,看对方对自己这躯壳感不感兴趣,自己很健康,吃嘛嘛香,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!

  神代云合恐怕还不知道,他正在苦苦思索对策的时候,庆尘都开始忍不住畅想未来了……

  当然,庆尘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活下来。

  这时,神代云合突然笑了起来,他对下属说道“押着这位庆尘督察,我们去设备间。”

  庆尘心中一沉,立马就反应过来对方要干什么了。

  待到几人将庆尘押过去,打开设备间,显露出里面被捆绑的真正的农业生产者。

  这些人都是生产基地里,真正的生产者,联邦平民。

  神代情报人员渗透过来后,将这些人限制了自由,丢在黑暗寒冷的设备间里。

  最令人发指的是,这些生产者还是以家庭为单位生活在生产基地的,被关押的14名生产者里,还有两个小男孩,两名妇女。

  在赵宽与高桥东树的记忆里,有太多不堪入目的画面。

  某一刻,庆尘在想,小人物在这个时代里,真的如野草一般。

  设备间的门打开时,里面所有人都恐惧的向后退缩着。

  他们嘴被堵上了,只能发出无力的呜咽声。

  神代云合将一支手枪递给庆尘“如果你已经是赵宽了,那就开枪打死他们,你不打死他们,你在21号城市的家人都得死。据我所知,庆尘督查在表世界还是个相对有底线的人,起码白昼的名声还不错。”

  枪械是上膛的,也有子弹,庆尘拿到手上便知道神代云合是真的要杀这些生产者。

  他倒是可以顺势朝神代云合他们开枪,但自己就算不受伤,也不可能在a级面前开枪杀人。

  对方的速度,足以在自己有任何行为之前阻止自己。

  他也可以射杀这些人来继续伪装自己,但他下不去手,他的底线不允许他做这种事情。

  庆尘很清楚利弊,知道什么是最正确的选择,但他无法扣动扳机。

  庆尘沉默几秒。

  “不用费劲了,我是庆尘。”

  神代云合哈哈大笑起来“庆尘督查,倒是让我有点意外,你来里世界这么久了,还没学会财团该如何跟贱民相处吗?他们的命,几万人加一起都不如你的值钱,何必为了几个小人物暴露自己?如果你不主动承认,而是干脆利落的杀掉他们,说不定真的会给我增加些麻烦。”

  庆尘抬头平静的看向神代云合“我曾经迷失过,也觉得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。但最近,各位帮我想起了我到底是谁,该怎么面对这个世界。我与各位禽兽,是不同的。”

  神代云合也不生气,他好奇问道“我很疑惑,为何你无法被夺舍?”

  庆尘思索片刻“我也不知道啊,可能是试的次数太少了吧,要不你再让其他人试试?”

  ……

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