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75、一座高耸如云的宫殿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1-15 23:47:4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神经元接驳后的夺舍技术,庆尘不是第一次听说了。

  但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用在自己身上。

  这个技术一旦使用,被夺舍者如果没有超过b级,那么对夺舍者的后患还是很多的,因为被夺舍躯体的大脑,会出现不可逆转的伤害。

  也无法继续修行。

  只有b级以上的躯壳,才会被大人物看重。

  所以肯定不是神代云合亲自来完成夺舍,毕竟辛辛苦苦修行至a级,刚刚成为食物链顶端的人物之一,寿命也还有很长。

  这种人,怎么可能会愿意舍弃自己的前程?

  想来,在这里等候着的‘生产者’,就是要夺舍庆尘的人。

  庆尘笑道:“这一路上,让我带伤、光脚走了一天的山路,将我在地上拖了十多公里,都没能击溃我的意识,你们现在还有把握夺舍我吗?”

  神代云合冷笑:“也不用太自信。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对意识的防备有多么厉害,但其实并没有。你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,又有多少精力来应对神经元接驳的意识覆盖?”

  庆尘点点头:“强弩这个词用的不错。。”

  神代云合平静道:“这句话的重点,不是这个。”

  庆尘缓缓推开被他拧断脖颈的那具尸体,艰难的爬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积雪:“那辆柴油越野车,你是给自己准备的吧。你就不怕刚刚我夺车逃走?”

  “太天真了,那辆车需要我的声纹验证,你开不走的,”神代云合说道。

  “嗯,现在你也开不走了,”庆尘说道。

  神代云合:“???”

  神代云合愕然看去,却发现那辆越野车上的方向盘已经被人掰下来了。

  中控台也被某种利器给豁开了一条巨大的口子。

  他在四周寻找了半天,也没发现庆尘到底是用什么做到的这一点。

  某种禁忌物吗?

  可自己在对方身上明明没有找到禁忌物!

  难道是藏在身体之中的?难道对方白天的时候没有拉干净?

  神代云合眯起眼睛看向周围的尸体。

  一个受重伤且虚弱的庆尘都能做到如此程度,如果不是a级亲自来押解,怕是押解的人都会死的不明不白。

  神代云合平静道:“你以为毁坏了车辆,就能破坏我的机动性,拖延到有人发现这里的异常来救你?不用想那么多了,那时候的你,意识已经湮灭在数据之中,被他人所覆盖。动手,带他下去。”

  话音刚落,两名神代的杀手便走到庆尘身边,想要将他架到农庄的屋舍之中的地下室。

  似乎对方早就将神经元接驳设备给运送到这里了。

  只是,当这两名杀手想要对庆尘动手的时候,他们看着周围雪地上同伴的尸体,还有那看起来已经虚弱惨败至极的少年,竟是有些犹豫了。

  他们不清楚这少年是否还有一战之力。

  想到这里,杀手们心中升起羞愧之感,他们竟然对一个受重伤的人产生了如此忌惮的情绪?!

  “还在墨迹什么?”神代云合冷声道。

  两名杀手终于克服恐惧,架起了庆尘的双臂。

  庆尘并未反抗,他很清楚自己如今的处境,反抗是无意义的挣扎。

  刚刚他是趁着神代云合在演戏,假装被困,才找到机会动的手。

  如今自己在对方眼皮子底下没有任何动手的可能。

  不过,他小声对身旁的杀手说道:“神代云合身边本来有六名下属,你猜猜,他们怎么没跟着一起过来?”

  那几名伪装成生产者的神代杀手听闻此话,竟是下意识的看向神代云合。

  庆尘继续说道:“那些人,都被神代云合下毒杀了。等这边事情结束之后,他肯定也会杀你们。”

  神代云合回头看他:“你能不能挑我听不见的时候,再挑拨离间?”

  庆尘笑眯眯的说道:“是挑拨离间吗?原来把你做的事情陈述一遍就是挑拨离间?各位听好了,我要是你们,就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走,不然你们早晚会死。”

  说话间,庆尘突然剧烈咳嗽起来,竟是咳出一口血来。

  只有这一刻,神代云合等人才会重新意识到,这少年受伤真的很重。

  而刚刚的那场战斗,也再次透支了少年的身体。

  “我建议你还是省点力气吧,”神代云合冷笑道:“神代财团的战士不会被你蛊惑,我不希望神经元接驳成功后,得到的是一具尸体。”

  可庆尘依然笑容不改的看向杀手们:“你们谁来夺舍我啊?小心刚夺舍成功,我就死了,那你们可就太倒霉了。”

  神代杀手们沉默了。

  不是因为害怕庆尘所说的结果,而是看着这个嬉笑间已经将生死都看淡的少年。

  神代云合叹息一声:“难怪影子如此看重你。”

  “谢谢夸奖。”

  众人架着庆尘来到地下室,这里早就准备好了两张床铺,还有两台有无数数据线连接的设备。

  庆尘仔细观察着,两台设备都没有联网,这是物理隔绝的独立设备。

  他原本计划着,当意识开始接驳神经元后,尝试着在网络中寻找壹的踪迹,让对方想办法对自己实施救援。

  现在看来也不行了。

  这群人格外的谨慎。

  杀手们将庆尘按在床上,用皮带将他的四肢与脑袋都固定住,以防他挣脱束缚。

  其中一名杀手躺在了另一张床上,任由同伴将一根根透明管子末端的圆片贴在头颅各个部位。

  庆尘看着透明管子里流动着银色的液体:“纳米机器人?”

  没人回答他。

  下一刻,银色液体顺着管子流出,一直蔓延至管子的末端,从他的大脑皮层渗透进大脑的灰质层。

  纳米机器人的单位体积太小了,庆尘甚至没有感受到那些小家伙渗透进身体的过程。

  “神经元接驳同步协调率47%。”

  “神经元接驳同步协调率61%。”

  “神经元接驳同步协调率100%。”

  神代云合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据,愕然看向庆尘:“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同步协调率?为什么身心都被摧残到这种程度,都还有这么高的同步协调率?”

  他又看向自己下属那边,同步协调率到84%便戛然而止了。

  “等等,这不对劲,停止覆盖!”神代云合刚说完。

  刹那间,庆尘的瞳孔骤然收窄,犹如一头凶猛的猫科野兽。

  他看见了一片蓝色的数据海洋,一条条代码在意识中湍流不息,上下排列着。

  很快,那些代码全部褪去,只剩下一条长长的街道,那里挂着日式的白色酒幡,一个小孩子躺在妈妈的怀中,女人坐在街边哼唱着摇篮曲。

  庆尘不愿意接受这段记忆,可是神经元接驳后逆向传输的意识,却在不停的灌输着。

  小孩子在他的脑海里慢慢长大了,庆尘见证着对方从幼童到成年,见证对方高中毕业后进入军方。

  见证对方在联邦军队中取得优异的成绩,见证对方注射下基因药剂,成为神代财团麾下优秀的战士。

  然后又由一名叫做神代靖川的人,选拔进了神代财团的情报机构,最终背负着任务来到中原。

  他们在联邦内战的战火中,悄无声息的通过山路渗透进中原,直到他们来到这里,将生产基地原本的生产者都囚禁在不远处的设备间里,等待着。

  那一个个片段组成的意识疯狂的想要覆盖着庆尘过去的记忆……

  可是,这意识流却忽然发现……

  自己的意识,对于对方而,不过是沧海中的一粟。

  另一边,神代的杀手站在那广阔浩瀚的庆尘意识中,忽然看到了一座宫殿,那是被庆尘命名为记忆宫殿的地方,每一个房间都储存着被庆尘收纳归类的记忆。

  那宫殿高耸如云,上面坐落着一扇扇密密麻麻的门。

  杀手一时间根本分不清,那宫殿之上到底有多少扇门。

  他惊愕着,这跟教官所教的东西完全不同。

  正常情况下覆盖意识后,只会覆盖对方的记忆,也无法知道对方经历过什么,也无法看见对方的意识空间。

  仅仅是一个意识数据覆盖了另一个意识,完成后就会自然醒来。

  而眼前的这一幕,实在太诡异了。

  这时,一扇门骤然打开了,那扇门的背后仿佛有一个黑洞,牵引着他慢慢进入门内。

  杀手的意识挣扎着,却根本抵不过那扇门背后的黑暗。

  最终,他如同在深蓝海洋中遭遇了庞大漩涡般,被吸纳了进去。

  哐的一声。

  门关上了。

  杀手所有的意识,都陷入黑暗之中。

  紧接着那意识被磨盘绞碎了似的,化为看不见的尘埃。

  庆尘的竖瞳渐渐恢复正常,他看向神代云合:“长官,完成了。”

  神代云合冷声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高桥东树,”庆尘回答道。

  “你出生于哪里?”神代云合又问。

  “22号城市,烟花町,”庆尘回答。

  神代云合的目光中,竟出现了一丝诧异:“你明明没有被覆盖意识,却能得到高桥东树的记忆?!为什么,你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?!”

  庆尘疑惑:“长官您在说什么,我是高桥东树啊。”

  神代云合指着仪器:“你的神经元接驳同步协调率远远高于高桥东树,他根本不可能覆盖你的意识!不用装了,你还是庆尘!不用试图狡辩,我不是在诈你!”

  庆尘内心叹息,这些人还真是把神经元接驳夺舍给研究的明明白白啊,话说,神代财团到底经历了多少次实验?

  原本他还想伪装成高桥东树来寻求脱困的机会,结果被科学和临床经验给出卖了。

  不过,庆尘依然没有承认,他只是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长官,我是高桥东树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