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74、神经元接驳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1-14 17:16:1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寒冷。

  自从庆尘成为骑士之后,已经很久没有过如此寒冷的感觉了。

  身上的伤没有那么容易痊愈,如今庆尘的战斗力,或许连个普通的基因战士都不如。

  在路上,庆尘就算想要挣扎着不走,但面对神代云合这样的a级,任何挣扎都不过是徒劳。

  对方单手就能轻松的将他拎起,如果庆尘停滞不前,对方就会拉扯着拴在庆尘腕锁上的麻绳,硬生生将庆尘拖拽在地上行走,并不费力。

  神代云合没有走大路。

  他们所走的路径,像是早就有人规划好了似的。

  精准的从山野之间,向北方穿插而过。

  庆尘看到了山间的小路,有些竟是在峭壁上仅供两三人通行。

  最为关键的是,这都是有人走过的路,庆尘甚至能看到路上植物被压倒、劈砍的痕迹。。

  这是伐木工常走的路。

  庆尘知道,联邦生产基地的薪水很微薄,许多人都是在城市里混不下去了,然后被派到这里进行一些大型机械化作业的农业种植、伐木、采摘、养殖。

  但也有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荒野上,被联邦归化成了生产基地里的农业生产者。

  这些人有自己赚钱的方法,他们会进山采摘草药、珍惜植物。

  荒野猎人的两大交易对象,一个是荒野人,还有一个就是农业生产者们。

  某种程度上讲,有一大半荒野猎人其实并不擅长狩猎,他们更像是一种中间商。

  山路,应该就是这些人走出来的。

  十分隐秘。

  “所以,神代的间谍也已经渗透到了联邦南方的各个角落,他们伪装成生产基地的农业生产者,寻找着崇山峻岭之间可以穿梭的小路,等待战争时使用,”庆尘喘息着说道。

  他的衣服并不保暖,脚下的鞋子也不合脚,冷风在往里面灌着,积雪掉进去会被融化成水,然后冰冷无比。

  神代云合牵着麻绳平静回应道:“要论安插线人的能力,联邦五大财团里庆氏首屈一指,你们祖上就格外注重情报能力,所以影子的权柄才会那么大。所以,你一个庆氏的人,指责神代财团处心积虑的渗透南方,是不是有点可笑了……奥,你是时间行者,可能对庆氏的根基还不是很了解。或许,以后也没机会了解了。”

  神代云合继续说道:“你知道庆牧当年为什么被捕吗,他化名陈仓,在神代财团潜伏了七年之久,发展出了一个庞大的情报网络。最令人钦佩的是,他竟然将神代云出的秘书都策反了。当年的审讯,我曾负责过一年,那时候他还没有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  庆尘冷眼看向对方,却没想到对自己实施抓捕的人,曾经竟然审讯过庆牧。

  说话间,神代云合提起庆牧时,语气中是有钦佩的。

  然而对方越是这样,庆尘就越觉得这个民族虚伪。

  神代云合硬生生牵着麻绳走在山路上,他平静说道:“你不用这么看着我,本就是敌对,你们落在我们手里,遭受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  就在此时,神代云合向前一步跨出十多米,他后面的庆尘被绳索牵扯着一下子摔到了地上,被拖行出了一大截。

  那双不合脚的鞋子,也散落在地上。

  神代云合没有给庆尘穿鞋的机会,继续往前快速走去,庆尘勉强才能挣扎起身,赤脚跟在后面。

  脚下的雪,像是刀子一样,刺着骨头与皮肤。

  神代云合说道:“求饶,就让你穿鞋。”

  庆尘平静的跟了上去,一脚一脚踩在山路之间。

  对方想要在这路上击溃他的意志,但庆尘却觉得这是一场修行。

  直到双脚被冻的青紫,也没有说一句求饶的话。

  “我要上厕所,”庆尘说道。

  神代云合看了他一眼,却突然很人道的答应了。

  庆尘蹲在地上拉了半天,拉完之后用雪里的腐叶擦干净后,立马用积雪将排泄物给掩埋了起来。

  神代云合见状,竟是立马走过去,拿树枝将积雪扒拉开,检视着排泄物里是否有禁忌物。

  可是令他失望了,里面什么也没有。

  庆尘在一旁笑了起来,虽然笑起来便会牵动浑身的伤口,但他依然在笑着:“堂堂神代财团a级高手,在屎里找东西,恐怕传出去会让人当做笑柄吧。”

  神代云合冷冷的看着他:“看来,你是将禁忌物藏在了那片雪林里。没关系,等到风头过去,我自然可以派人去细细搜索,禁忌物没有腿没有脚,跑不掉。”

  说话间,他手腕轻轻抖动,却见他与庆尘之间的绳索快速甩动,宛如一支鞭子似抽在了庆尘的脸颊上,留下一条血印。

  可是,神代云合怔了一下,只因为庆尘挨这一鞭子时,竟连眼睛都没眨的继续盯着他笑。

  “我劝你还是赶紧赶路吧,”庆尘笑着说道:“再不离开中原,你就要被找到了。”

  神代云合深深的看了少年一眼,转身拖着庆尘走上山路,他甚至故意走快了一些,让庆尘在路上被拖行了足足三公里,才在一处峭壁窄路前放缓了速度。

  庆尘说道:“你害怕了。”

  神代云合冷笑:“来自蝼蚁的威胁,你觉得会有什么作用?”

  庆尘平静说道:“你害怕了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整整走了一整天,直到傍晚时,庆尘才远远的看见群山之外的平原上,正有一望无际的农田,一块一块整齐的坐落在大地之上。

  这里竟是一处生产基地。

  只见神代云合牵着绳索,带着身后踉跄的庆尘往生产基地走去,直奔农田尽头的农庄屋舍。

  两人来到生产基地,神代云合趁夜色毁坏了这里的信号基站,然后看向庆尘:“不要试图找人求救,不然整个生产基地的人都会因你而死。”

  庆尘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。

  神代云合见他不说话,也不意外,径直朝农庄里走去。

  有一名中年生产者套着橡胶雨披走了出来,手里还拿着枪械:“谁啊?”

  神代云合从怀里拿出一个证件:“联邦pca中情局探员,负责在荒野上追捕逃犯,经过你们这里需要借宿一晚,征用此生产基地中的柴油车辆。”

  那生产者愣了一下:“别动,把你证件扔过来!”

  神代云合轻飘飘的将证件扔出,恰好落在生产者手里,对方看了看,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,但依旧说道:“不好意思,你们稍等一下,我们需要跟上级核实信息。”

  说话间,他在对讲机里吼了两嗓子,农庄屋舍里又冲出来十来名生产者,每人都持枪对准神代云合。

  屋舍上方,竟然还有人架起了屋顶的两架金属风暴。

  如今荒野人劫掠生产基地的新闻屡见不鲜,生产者都是会使用武器的,如果打不过荒野人,他们的下场会非常惨。

  神代云合见到这阵仗,只是挑挑眉毛,但最终没说什么。

  那位去核实信息的生产者,去而复返:“我们这里现在没有信号,可能是大雪压坏了某个信号基站。这样,我派人去修理信号基站,等确认了你的身份信息,我才能将车辆给你。”

  神代云合皱起眉头冷笑道:“一群贱民也敢拿枪指着pca中情局探员,我看你们是活腻了。”

  “抱歉长官,我们也是按照生产基地安保条例来做事的,如果有冒犯的话请见谅,”生产者诚恳说道。

  神代云合看了一眼房顶的金属风暴,就算a级也不会闲着没事在这么近的距离,去跟重火力纠缠,如果两架金属风暴交叉射击,a级的躯体挨一下也会受伤。

  他想了想说道:“那我们进屋休息一下取暖总没有问题吧?你看,我们身上连枪械都没有带。”

  生产者相视一眼,其中一人说道:“你们可以先进屋,但是不要在枪口面前有什么过激举动,将双手举过头顶,放在我们能看见的位置。”

  神代云合配合的双手举起,只要进了屋舍内没了重火力的威胁,不管这生产者有多少人都得死。

  他牵着庆尘往屋舍里走去。

  十多名生产者分成两批,前后包夹着两人缓缓走向屋舍。

  然而就在神代云合刚刚踏进屋子的瞬间,那屋舍用来抵御荒野人的安全闸门瞬间关闭,将他与后面的庆尘隔绝开来。

  这座用来给生产者抵御荒野人的临时堡垒,突然就成了困住神代云合的囚笼。

  门外,几名生产者快速掩护着庆尘向农庄外跑去。

  其中一人低声对庆尘说道:“庆尘长官,我们是影子先生的线人,早就接到命令准备接应您离开。”

  庆尘愣了一下,这一次的救援倒是比想象中更快。

  此时,那屋舍关闭的安全门里传来激烈的枪声,很快枪声便平息了,而那紧闭的安全闸门里,却传来沉重的轰击声。

  似乎是神代云合正在用蛮力破门,以至于整栋三层楼高的屋舍,都被震的簌簌落下泥土与灰尘,地面都在颤抖。

  屋外是一起向外跑的人群,有人脱掉自己的靴子给庆尘换上,还有人脱掉了身上的防寒服披在庆尘身上。

  农舍不远处便是一辆柴油越野车。

  一名生产者对庆尘低声说道:“长官,他们带您离开,我们其他人留下拖延神代云合的追击,您快走!往北30公里,那里会再次有人接应!”

  庆尘似乎有些被触动到:“你们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屋内,神代云合双臂如雷霆般锤击着安全闸门,任由屋顶的灰尘落下。

  在他身后是六名荷枪实弹的生产者,正默默看着这一切。

  五分钟过去,神代云合想了想说道:“应该差不多了,开门。”

  安全闸门缓缓打开,所有人走出屋舍。

  可下一刻,神代云合他们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  外面的七名生产者,此时已经有五名躺在了雪地里,每个人都是脖颈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,血液如河流般淌出。

  神代云合骤然抬头看向庆尘,只见那少年双手双臂都被镣铐锁着,可他那虚弱且惨败的身体,却爆发着无穷的力量。

  只见少年奋力用没被锁住的手指,牢牢的抓住一名生产者的衣领,快速向最后一名生产者逼近过去。

  刹那间,当双方相撞的一瞬,庆尘丢掉了手里已经断气的生产者,以双臂为环,凶狠的箍住了最后的那名生产者。

  挣扎之间,庆尘与生产者一起跌坐在地上。

  那生产者想要挣脱庆尘的束缚,可少年像是搂抱着他的脖颈一样,坐在雪地里惨笑着看向神代云合:“你们的演技……也太拙劣了吧!”

  说话间,他双臂用力一箍,那生产者的脖颈发出咔的一声,被生生拧断了。

  凄惨的重伤少年,在雪地中杀敌的模样格外酷烈,笑的却格外灿烂。

  这极其矛盾且极其冲突的一幕,莫名的震撼着余下的人。

  那瘦弱的身躯,哪怕被折磨到如今这副模样,依然有着坚硬的意志。

  庆尘剧烈喘息着躺在雪地里,仰望着天空:“想要留我活口,枪械连保险都不敢打开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神代云合面色铁青:“你从哪里看出有问题的。”

  “还用看吗?”庆尘笑着回应道:“你专门规划好的路线,费劲吧啦的逃到这里结果却一点准备都没有,还得被人用枪指着?而且,刚刚那几个人竟然说自己是影子的线人……说是那个鹞隼的线人我信,说是影子的线人,也太侮辱影子了吧。”

  “而且你好歹也是a级,那安全闸门关闭的速度,我如果没受伤都能及时钻出来,你却像傻子一样站在那里等着关闭,”庆尘笑着说道。

  神代云合默默看着那惨烈的少年,自己将对方折磨了这么久,对方竟然还能保持着冷静。

  换了一般人,早就去抓那根救命稻草了。

  他冷笑一声,对身旁几名生产者说道:“把他给我拖进屋里去,现在就进行神经元接驳手术。”

  庆尘平静下来。

  原来对方一路上费尽心思的想要摧毁自己的意志,是为了在这里就对自己进行神经元接驳,用其他人顶替自己。

  到时候,就算自己没有被带到北方,而是被救了下来。

  “庆尘”也已经不再是庆尘了。

  “把设备运到了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,也真是为难你们了,”庆尘冷笑道。

  他曾接触过联邦内战时的资料,是庆准给他的,连情报一处的档案库都没有。

  资料里曾显示,一个多月前联邦内战时,曾有一支神代的精锐部队渗透到南方,结果李氏和庆氏都一直没有找到这些精锐部队的踪迹。

  想来,那时候对方就已经计划用神经元接驳的手段,替换掉某些重要人物。

  ……

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