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71、密谈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1-13 07:43:0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影子身后的下属,一个个上前将行刑架上的囚犯杀掉。

  那都是他从湖畔以庆尘做诱饵,钓来的。

  如今,却失去了寻找这些人背后主使者的兴趣。

  在影子看来,能指挥这些人的人,无非就那么几个。

  既然这些人嘴巴很硬,那就把那些可能是幕后的人,全都假想成敌人好了。

  一个都不用放过。

  不过,这一次庆尘被人抓捕的事情,明显不同。。

  指使周导他们在湖畔杀人的幕后主使,还没有这么大本事。

  影子很清楚,到底谁有在他身边安插内应的这个能力。

  这样的人,有,且只有一个。

  影子在行刑架旁的水池里洗了洗手,将手上的血迹给洗去。

  他身边的下属一个个肃穆着神情。

  他们此时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

  影子轻描淡写的对几位下属说道:“你们几人之中出现了泄密者。”

  下属们神情一滞,他们都很清楚背叛影子的后果有多严重。

  而且,这可是影子。

  影子身边竟然出了内应,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。

  影子继续说道:“不过没关系,我知道你在给谁效力。”

  周导在行刑架上,看着同伴一个又一个的死去,他仓皇说道:“我说,只要您放开我,我现在就把我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您。”

  影子回头看了他一眼:“我现在不想听了。”

  说罢,他竟是撑开了暗影之门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  直到这一刻,周导才明白原来这不是什么刑讯手段,影子是真的不耐烦了!

  下一刻,影子已经来到庆氏位于5号城市的银杏庄园里。

  这位于半山腰上的庄园依旧灯火通明着,像是一座苍穹之上的宫殿群。

  绚烂的蓝与紫色的灯带,将屋檐、檐角、墙壁勾勒的如同梦幻一般。

  影子一路拾阶而上,路上的暗桩与仆从见到是他,纷纷退避开。

  一个个恭敬的垂首低眉,站在道路两侧。

  他们察觉到,那位很少出现在银杏庄园里的影子,突然回来,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了。

  影子一路往最高处走去,那里是一座单独的楼宇。

  整座银杏庄园里,也只有这一座楼宇是灰暗的,没有什么灯光。

  影子来到门前,也没打招呼便推开大殿的门,站在门口。

  楼宇之外的光穿过敞开的门,照射在楼宇内昏暗的环境里。

  此时,正有一位扎着发髻的老者盘坐在蒲团上,他背对着门外,如一座铜钟般一动不动。

  “影子当久了,都不知道规矩了。在庆氏,家主的权力还是要凌驾于影子之上的,所以你进门时,应该先敲敲门,我同意了你再进来,”老人慢吞吞、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  “是您让人泄露了庆尘的情报吧,”影子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  其实,当他接到闫春米电话,得知那些信息的时候,影子就已经很清楚到底是谁在操控这一切。

  在影子看来,能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,给他身边安插内应,且在最关键时刻出卖他的,有且只有一个,那就是庆氏家主。

  影子从未怀疑过庆氏家主以外的人。

  如果其他势力能做到这一点,那他这个影子不用干了,庆氏恐怕也早晚都会被人一口吞掉。

  这是一种自信。

  只有庆氏家主这种,权力完全凌驾于他的人,才可能做到这一点。

  情报系统里的人,有些是忠于影子的,有些是忠于庆氏的,这有很大不同。

  所以他对下属说,我知道泄密者就在你们几人之中,但是没关系。

  因为,如果庆氏一定要选一个人来代表整个家族与财团的话,这个人绝对不是他影子,而是家主。

  为了家主背叛影子有错吗?没有。

  那位老人才是家族真正的决策者,所有人的意志,包括影子的意志,都必须为他服务。

  庆氏家主头都没回的说道:“是我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影子冷声问道。

  庆氏家主反问:“是因为你快要死了,所以临死之前变的仁慈了一些,才会办事如此拖泥带水,对吗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影子问道。

  “你让他去接庆牧回家,以此来收买这个庆氏情报系统的人心,”庆氏家主缓缓说道。

  “没错,这和您的意志,有什么冲突吗,这不是您希望看到的吗?”影子问。

  “没冲突,但你做的太仁慈了,”庆氏家主始终只留给影子一个背影:“只是接庆牧回家,最多不过是收获一些情报人员的感谢、钦佩,但如果你想让他快速接手情报系统,亦或是走到更高的位置上,要做的就得更残酷一点。”

  影子凝声说道:“您是想让他成为第二个庆牧,一个活着回到庆氏,足以统领、震慑所有情报人员的庆牧。”

  影子明白了这位庆氏家主到底想要做什么了。

  影子已经彻底明白了。

  这次动手的人是神代家族。

  庆氏家主竟是不知通过什么渠道,将庆尘的信息给了神代!

  而神代得到庆尘情报后,所要做的就是找一个新的‘庆牧’。

  庆氏既然抓了神代的人,去交易庆牧,那他们就找一个新的替代品。

  神代同样是财团,他们又如何会放任别人挑衅,却始终没有反击?

  庆尘给他们带来的麻烦与折辱,已经足够多了,所以神代这次便以雷霆一击,将这个可能成长起来的巨大威胁彻底扼杀在摇篮之中。

  神代要像对待庆牧一样,给庆尘无尽的屈辱,以此来告诉整个联邦,挑衅神代的结果。

  而在庆氏家主看来。

  一个接庆牧回家的人,不过是一位功臣,大家虽然会钦佩他,但这份资历还不足以让庆尘快速登上更高的位置。

  但如果是一个清醒且活着的‘庆牧’回到南方,那么威望与权柄将完全不同。

  接庆牧回家的人,和‘庆牧’本人,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  “看来,您和我的时间都不多了,所以才要下这一剂狠药,”影子平静说道。

  老者不置可否,没有回答。

  可影子不解:“您就不担心他死在北方?亦或是被人用接驳神经元的方法换一个灵魂?”

  庆氏家主平静说道:“这世上还没人能用这种手段替代他,这件事情,你我十多年前就知道了。神代连庆牧都替代不了,又如何替代他?”

  “但如果他死在北方了呢?”影子沉声问道。

  “你果然变的心软了一些,”庆氏家主平静道:“在我看来这都不是什么问题,现在让我更忧虑的问题是,你们都如此心软,庆氏的基业如果交到你们的手里,会不会倾塌。”

  庆氏家族似乎还有其他的计划。

  影子冷笑起来:“您真的有打算把庆氏交出来吗。好像表面看起来,您是有这个打算,但实际怎么样还真不好说。”

  现在庆氏各派系的人之所以蠢蠢欲动,想要针对影子。

  不过是因为这位家主前些日子随口说了一句“你们觉得这一届影子当家主如何”。

  只是这一句,便激起了千层浪。

  那些各派系的话事人根本无法接受继续被影子掌控,他们不愿意看到影子登上家主之位,所以才有了后来的那些事情。

  只有影子心里清楚,这位老者从来就没打算让他当家主。

  对方说那句话,也不过是知道各派系的人在想什么,这位家主要用那些人,来制衡他。

  影子不再多说什么,转身就走。

  老者问道:“你现在要去救他?”

  影子一不发的顿住身形,冷冷的回头望向这位庆氏家主。

  老者继续慢吞吞的说道:“你如果现在救他,那他今天吃的苦、受的伤,可就都白费了。记住我曾经说过的话,人不要有感情,有感情就会有破绽。他只有成为‘庆牧’的那一刻,才真正有价值。”

  影子冷声说道:“那是您的看法,我不这么想。”

  庆氏家主问道:“你不也为了帮他收服庆一的人心,故意出卖过他的情报吗?我现在所做的,和你做的有什么区别?你还害死了不少无辜之人。”

  影子平静道:“您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,我也从没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。但我已经做好背负罪孽下地狱的准备了,您做好同样的准备了吗。”

  说完,他便转身离开了。

  影子手机上接到了一条信息,是有人将事情的始末完整发了过来。

  其中,包括庆尘死战后失踪的消息,以及李云镜、火塘追查后丢失线索的消息。

  影子打出去一通电话说道:“庆野,第一件事情,给我带人封锁所有前往北方的通道,不要让神代有机会带庆尘离开中原。第二件事情,给我查,到底是哪里的浮空飞艇在负责接应他们。第三件事情,让庆氏作战部队无视火塘。”

  “最后,”影子停顿了一下说道:“把这件事情转告给李长青,她就在战场北方的19号城市,让她一起寻找庆尘的下落。”

  从这一刻起,神代抓捕庆尘之后的举动,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,不知道触动了多少人的神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