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69、驰援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1-11 19:15:4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庆尘在追击战的最初,是用过提线木偶的。

  没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,但追击者很确定,一定是某个禁忌物。

  这种可以提升战斗力的禁忌物,是所有人都会垂涎的,所以他刚刚确认庆尘确实失去了战斗能力,便让下属搜寻庆尘身上的禁忌物。

  只不过,他们都很疑惑,庆尘只是一开始使用过,再之后便像是丢弃了似的。

  那么厉害的东西,为何弃之不用呢?

  六名下属提着一只黑色手提箱来到庆尘旁边,里面一套赫然是一整套设备。

  两支皮下喷射式针剂,一支红色,一支蓝色。

  两副黑色特制枷锁,一套指锁,一套腕锁。。

  他们先是搜索了庆尘的全身,却没有发现任何多余的物品,干干净净的。

  下属抬头说道:“长官,没有发现什么禁忌物,身上也没有任何纹身。”

  中年人皱起眉头,他看向庆尘的手掌说道:“按照我得到的信息,他小指上明明应该还有一枚尾戒,但现在连尾戒也不见了。”

  下属低声说道:“可能是战斗中碎裂了?”

  中年人摇摇头:“不会,他是自知不可能逃走,所以在逃亡路上将禁忌物都藏起来了。真是个狠辣且缜密的心思啊,死到临头了竟然还不想便宜对手。”

  他知道,庆尘一定是笃定自己必死无疑了,才会有这种举动。

  寻常人在危机关头,不管有什么助力,都会抓在手里像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。

  但这少年不同,对方很冷静,冷静到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后,先把禁忌物藏在了雪林之中。

  中年人说道:“顺着来路去找,给你们20分钟的时间,必须找到。”

  六名下属,其中四名快速奔向来路,四下搜寻着不想错过一点线索。

  还有两名,蹲在庆尘身边拿出两支针剂来。

  中年人平静道:“打红色的吊住他的命就行,蓝色的就不用了,他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,接下来一个月时间他都未必能痊愈。”

  “明白,”下属点点头,将红色针剂注射进庆尘的脖颈。

  然后又小心谨慎的给庆尘带上了指锁与腕锁。

  他们做这一切的时候非常谨慎,生怕那地上的少年又突然暴起,把他们当场击毙。

  不得不说,刚刚那一战之惨烈,让他们所有人都备受震撼。

  以至于,哪怕面对着昏厥的庆尘时,心中也有莫名的忌惮。

  二十分钟过去,四名下属返回,为难的看向中年人:“抱歉长官,没发现禁忌物的踪迹。”

  中年人面色冷峻了一下,他没想到自己明明顺利完成了任务,却在完成后还被地上躺着的少年恶心了一把。

  “算了,后续让情报人员来找,我们现在就离开,”中年人说道。

  他必须得走了。

  即便他是a级,即便禁忌物的诱惑极大,但他也不能拿命开玩笑。

  联邦里,还没谁敢在南方承受庆氏影子的怒火。

  而且,他们这一路北上运走庆尘,一定会有人设关卡堵截,走的慢了,可能就回不到北方了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另一边,庆一被闫春米提在手中,一路向北跋涉着。

  庆一突然说道:“你就算知道自己去了也没用,也不该继续留下保护我。追杀先生的人,已经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先生身上了,所以我是安全的。”

  闫春米斜睨了庆一一眼说道:“你又打什么主意?”

  庆一说道:“我觉得,你应该丢下我们,以最快的速度抵达065号禁忌之地外的小镇,找到通讯设备,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影子。如果先生死了,他可以将仇人拦截在中原,如果先生没死,他起码也能以最快的速度实施救援。你放心,你就算丢下我,我也不会贸然去救先生的,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。”

  “冷静下来了?”闫春米问道。

  “嗯,”庆一点点头:“冷静了。”

  “那你自己小心,别给自己玩死了,”闫春米说完便将庆一丢在雪中,自己一人朝北方狂奔过去。

  却见她踩在雪上,松软的雪却并未塌陷下去。

  庆一在雪坑里爬起身子,擦了擦脸上的雪迹,竟是突然调转身形。

  一名随从大惊失色:“少爷,您去哪里?”

  庆一平静说道:“去救庆立,我觉得他可能并没有死。”

  一开始大家看见狼群的时候,都以为庆立已经战死,所以狼群才会这么快来追他们。

  但现在庆一冷静下来仔细想想,既然对方的目标是先生,那么庆立那边所面对的压力并不会是最大的。

  说不定庆立还活着。

  重压之下,庆一逼迫自己快速冷静下来,他此时所做的每个判断都是当下最正确的。

  自己不再以身试险去送人头,让闫春米以最快的速度去报信,自己带人回去救庆立。

  这就是他当下所能做的。

  只是,每当他想起庆尘可能被狼群围攻,心口便隐隐的疼痛着。

  庆一对宋袅袅说道:“我们现在要回去救人,如果你怕危险的话,可以继续往北走,如果不怕的话,就跟着我们一起往回走。”

  宋袅袅一不发,但庆一回头的时候,她也从不远处的枯树上掰断一根树枝,跟在后面。

  不论经纪人如何拉扯她,给她使眼色,她都没有搭理。

  胖胖的经纪人叹息一声,也跟了上去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厮杀声。

  庆立等人被留下来的狼群团团围住,饶是狼群的主力已经离去,剩下的野狼仍然足以将他们全部留下。

  不少难民都已经死去了。

  活着也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。

  这个时代,平民在大人物的争斗中,如麦苗一样,一阵狂风吹来便会有不知多少人倒下。

  庆立嘴中有些发苦,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坚持多久。

  一名随从用已经没了弹药的枪支当做武器,挡下了一头野狼的扑咬。

  他一边喘息一边对庆立说道:“长官,咱们怕是活不下去了吧。”

  庆立嗯了一声。

  “那如果少爷那边也被追击,咱们的遗书是不是也带不回去了?”随从问道。

  庆立被气笑了,这一笑便牵动了胸口的伤口,龇牙咧嘴起来:“你小子都特么什么时候了,竟然还在想这种事情?!”

  “我喜欢了芬芬三年,好不容易临死前鼓起勇气给她写封信,结果还送不出去,我命苦啊,”随从感慨道。

  话音刚落,随从分神中竟被一头野狼咬住小腿,扯倒在地。

  那头野狼撕扯着随从的腿,快速拉扯着他,朝防御圈外拉去。

  庆立急了,对方如果被拉入狼群,那就没命了!

  可是,正当他想要去救援的时候,却又有一头野狼拦住了他。

  庆立面色铁青,心中发狠:“一群特么的畜生!”

  然而就在此时,远方忽然传来一阵枪声,似乎有人侧面杀了过来。

  狼群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打出一条缺口来,庆立抬眼看去,赫然发现少爷庆一竟冲在最前面!

  “少爷,不要过来!”庆立愤怒嘶吼着,他现在想把庆一身边的随从都给撕碎,这群废物竟然纵容少爷回来胡闹!

  这里的狼群,就算庆一回来了也一样没用!

  “少爷,不用管我们,快走!”庆立怒吼着。

  “不行,”庆一一边开枪一边继续趟雪前进着:“我不能丢下你们。”

  庆立眼眶红了,他隔着狼群吼道:“少爷你忘了庆氏家训了吗,第三条,功成不必在我!你快走,只要你活着,我们就没有白死!”

  “不行!”庆一的语气更加坚定了。

  可就在眼看着庆一快要杀回战场的时候,远方有汽车引擎轰鸣声传来,只见远方数十辆粗犷的越野车风驰电掣着。

  巨大的轮毂卷动间,积雪被轮毂纷纷扬上了车后的半空中。

  庆立眯眼一看便大惊失色:“火塘?!少爷快走,是火塘人!”

  不对啊,西南大雪山距离这里少说有几千公里,对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中原腹地!?

  这可是火塘极少来的地方,就算是在荒野上,也一样要面对联邦集团军的围剿啊。

  火塘人疯了吗?!

  庆立焦急中看向庆一,想看看庆一逃走了没有。

  可是下一刻他愣住了,这位护道者只看见自家少爷,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,面朝火塘车队方向兴奋的挥舞着手臂。

  仿佛见到了什么老熟人。

  刹那间,那车队中跳下一名少女来,她穿着皮袄在雪地中疾驰,右手还拖曳着一把黑色的长刀。

  刀极黑,犹如能吸收光芒。

  少女眉心还有一朵黑色的火苗,那是火塘中尊贵无比的象征。

  少女速度极快,有狼群分出野狼来迎向她。

  野狼来到近处,可它突然感受到那黑刀上的莫名气息,宛如血脉压制般恐怖。

  就像是猪遇到了宰户手里的杀猪刀。

  鸡遇到了杀鸡户手里的放血刀。

  那黑刀也不知杀过了多少荒野上的生灵,将野狼吓傻在当场。

  却是雪花飞扬间,少女拖刀转身,黑色的刀芒乍现,那扑去的野狼在完全无法躲闪的僵直中,被硬生生一劈为二。

  那英姿飒爽的马尾辫在空中甩动着,小麦的肤色闪闪透亮。

  少女脚步未停,似乎刚刚杀掉的野狼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。

  还未等众人思考,少女便一头杀进了令人望而生畏的狼群之中,将一头头野狼斩杀当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