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67、重拾的生与死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1-10 22:50:04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庆一是熟悉庆尘声音的。

  闫春米作为情报人员,还是当过密谍的人,不可能忘记自己顶头上司的声音。

  所以当庆尘用自己的声音一开口,他们便立马意识到,到底是谁在扮演周仓。

  之前,庆一其实也想过一个问题,既然先生都走了,为啥不能带他一起走呢。

  在山坳里的三天时间,眼看着狼群不散,所有人都可能死在这雪原上。

  他也会忍不住想,要是先生在就好了。

  现在庆一才明白,原来先生真的在。

  而且,此时此刻还用命帮他将所有追兵给引走了。

  庆一意识到,狼群、活死人、杀机,全都是冲着庆尘来的。

  但这世上有几个人在面对危险时,愿意不拖累别人?

  恐怕大部分人都恨不得临死前,拉几个垫背的吧?

  庆立。。

  庆尘。

  随从们。

  出身财团的庆一平日里所见的,都是单薄的亲情,相互争斗的血缘。

  父亲常年不怎么回家,母亲天天算计着钱财,亦或是为舅舅们争取一些好处。

  家庭是一个人在面对世界的第一个窗口,少年的庆一曾以为,争斗就是世界的全部了,所以他想让自己有一些城府,参与影子之争。

  而今天,庆一忽然感受到了不曾体会过的……温暖。

  原来,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愿意为自己,坦然选择死亡。

  庆一仿佛又回到了秋叶别院的那个傍晚,先生用温暖的手掌抚过他头顶。

  师兄弟们修行之后,欢声笑语的回家。

  “先生。”

  庆一红着眼眶就像一头野马似的朝着庆尘冲去。

  可还没跑两步,却被闫春米一把抱在怀里,提着向北方疾行:“庆一,老板交代过让我保护你,你现在过去了只能帮倒忙。”

  庆一怒吼道:“你是他的下属,为什么不去救他?”

  数百头野狼,还有未知的敌人,庆尘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活下来。

  闫春米一边走一边平静说道:“这次……你我都没资格插手。”

  此时,这位鹞隼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之处了。

  她知道‘周仓’的身份,她知道那是影子的人,因为来的路上影子就交代过,有什么事可以与周仓配合。

  所以,庆尘扮演周仓,连她都不知情,那么追杀庆尘的人又是怎么知道的?

  庆氏有人出手了,这个人很可能是影子。

  在她看来,大概率是影子故意向某个势力透露了信息,导致庆尘被追杀。

  只是闫春米不太清楚,影子为什么这么做。

  但还有一个问题,如果影子对此也不知情,那么这件事情就更加可怕了。

  如果这一切不是影子的安排,那就说明庆氏之内有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,在左右着这一切。

  对方甚至策反了影子身边的人。

  这种情况下,闫春米想不出庆尘有任何活下来的可能,就算她去帮忙也不行。

  能操控数百头野狼的人,最少也是a级。

  a级亲至,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。

  这也是闫春米在山坳里一直隐藏着身份的原因,她更了解超凡者的世界,比其他人更了解这场危机的级别。

  庆一看着他与庆尘越来越远,直至庆尘的背影终于消失在大雪中,渐渐绝望了。

  如果庆尘真的死在雪原上,秋叶别院的师兄弟们又知道他在场,却什么都没做,恐怕会对他很失望吧。

  庆一想到再也见不到那位笑眯眯的先生了,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上,像是被人割了一刀,疼的喘不过气来。

  宋袅袅忽然说道:“可我们总得做点什么吧?”

  闫春米摇摇头:“什么都做不了,你们能做的就是按照他的意志,继续活下去……走吧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喘息。

  雪原上狂奔时消耗的体力,要比想象中还大。

  庆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狼群,却发现那些野狼分工极其明确,轮流破雪。

  队伍最前面的野狼将雪踩实,后面的狼群便能更轻松一些,一旦最前面的野狼疲惫了,后面就会立刻有体力充沛的野狼递补上来。

  狼群分成三队齐头并进,根本没给庆尘一点生的希望。

  庆尘大概估算了一下狼群的速度,还有自己与狼群的距离。

  就算他现在用黑狙来杀狼,最多杀死89头,就会被剩下的野狼追上来围住。

  到时候还剩下112头野狼,他一样会死。

  这一刻,庆尘只感觉自己腰间有两股热流在冬日里骤然蒸腾。

  那是肾上腺素疯狂分泌的感觉。

  生与死。

  这是庆尘许久不曾体会过的事情了,但这一刻,少年甚至有些亢奋。

  他不遗余力的展开呼吸术,胸肺之中滚烫的热气从嘴中喷吐而出,所有意志极尽所能的支配着身体。

  庆尘忽然深刻明白,自己为什么在以德服人的神秘世界里总感觉少点什么了。

  骑士的意志。

  生与死之间的意志!

  骑士的精神是什么?是当个好人吗?是忠诚于自己的领主吗?

  不,那是表世界西方权力阶层对骑士的定义,不是庆尘所归属的骑士组织!

  骑士的精神,只有不屈的意志,以及落子无悔的勇气。

  那是他们面对生死时,所需要的一切。

  这让他们哪怕还是普通人时,也一样可以攀登上青山绝壁。

  庆尘忽然笑了起来。

  这久违的感觉,太亲切了。

  他曾在神秘世界里,将骑士所要面对的未知,变成了一种确定性。

  而如今,他觉得如果自己这次能活下来,一定要踏踏实实去感受真正的生与死。

  师父李叔同曾说过,这是人世间所有捷径里,最远的那一条路。

  走点弯路没什么,庆尘总能走回来。

  但如果这条路注定要在今天断掉,那庆尘不希望自己是狼狈死去的。

  没有狼狈死去的骑士。

  只有力竭而亡。

  庆尘心中畅快极了。

  死亡,这是骑士最熟悉的东西。

  这时,庆尘身后一直缀着的内应忽然听到了他的笑声,心中有些惊疑不定。

  他下意识的向四周看去,看是否有人埋伏着。

  但是,雪原上空旷到寂寥,远处的雪林像是一根根白色的针,扎在大地上。

  这里,根本没有任何人来支援前面的那位庆尘督查。

  可下一秒。

  内应竟然看到庆尘不再往北逃去,反而直勾勾的转身朝自己杀来。

  内应心中一惊。

  他想不明白,对方面对如此浩浩荡荡的追杀,怎么敢孤身一人反杀回来?!

  疯了吗?

  然而当内应看到庆尘的眼神,少年已经恢复了自己本来的容貌。

  就在这旷野上,那暴躁且疯狂的眼神犹如禁忌之地腹地深处冲出来的野兽,要择人而食。

  庆尘抬手举枪。

  还未等庆尘瞄准,这名内应便已经做出了规避动作。

  可是,他马上看清,庆尘手掌之中根本就没有枪械,对方以食指和拇指比作手枪,也只是为了试探自己的极限速度与实力级别!

  只需要这一个规避动作,庆尘心中便已经清楚,这是b级基因战士!

  难怪对方敢先于狼群追杀自己,难怪对方敢在山坳里继续当着内应!

  枪械对于这种级别的战士来说,已经没用。

  但是庆尘不仅没有退缩,反倒神情更加凶猛!

  一瞬间的功夫双方已经短兵相接。

  内应抽出匕首挥去,却发现就在自己抬手的一瞬,少年骤然远离,双方就像是两块拥有斥力的磁铁,根本没有接触便分开了。

  仿佛少年早就通过他衣服的褶皱,预知到了他的动作。

  而且最令他惊诧的是,根据情报资料,这位庆尘督查大概率是d级,小概率则是c级。

  但对方在这一瞬所爆发出来的速度、力量,都已经不是普通c级可以比拟的了。

  自己硬实力虽然依旧高于对方。

  可少年那神乎其技的预判能力,竟是硬生生抹平了彼此之间的察觉!

  内应心中发狠,朝庆尘厮杀过去。

  可还没等他靠近,竟看到对方手中骤然凭空捏出一枚扑克牌来。

  那枚扑克牌夹在庆尘两指之间,划出一个圆弧,直奔内应的心肺。

  内应抬手格挡,却见那纤细的手指突然一弹,扑克牌飞速旋转着从内应格挡的缝隙飞出。

  双方距离太近了,这枚扑克牌犹如被赋予了生命般,硬生生穿过了生命的缝隙。

  仿佛庆尘早就知道内应的行动轨迹一样。

  它在空中将一枚六边形的雪花切成了光滑的两半,在内应脖颈上留下一条细细的血线。

  一滴鲜血被扑克从脖颈上带出,溅在另一枚雪花上,改变了雪花的轨迹,落在了雪地上,像是一枚殷红的朱砂痣。

  内应缓缓跪倒在深厚的积雪上,他看着少年杀死自己后一击即走,继续逃亡。

  速度比刚才更快!

  他想不明白,对方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?

  明明自己是b级基因战士,即便基因战士处在超凡者鄙视链的最底层,也不该被一个c级超凡者碾压!

  明明是一个在被追杀的人,明明是在面对十死无生的情况,那少年为什么敢回头先杀掉自己,再继续逃亡。

  内应忽然明白了,对方这是在向所有追杀者说,对方并不是一个任人拿捏的猎物。

  如果想要对方的命,就要拿命来换。

  太疯狂了!

  只为了表达一个态度,就牺牲这么多逃亡的时间。

  这是何等的疯狂?!

  内应缓缓趴倒在雪地里。

  此时庆尘已经清楚了,这不是影子的人。

  一开始,庆尘在想,会不会是影子为了让他彻底收服庆一的人心,所以才安排了这么一出好戏。

  毕竟,只有影子麾下的人才知道,他正在扮演周仓。

  可现在庆尘确定对方不是了,因为刚刚对方面对死亡时从未打算解释过什么,没人愿意在戏都演完的情况下,还继续保守秘密。

  如果这是影子的人,早就该澄清了。

  而且,对方的行动风格也有着莫名的熟悉感。

  神代的身体术。

  这是神代的人!

  庆尘冷笑起来,事情开始有意思起来了。

  他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雪林,再次让呼吸术的火焰纹燃烧起来,以意志为燃料,加速冲进了雪林之中。

  他身后的狼群终于赶上,紧随着他的身影冲入树林。

  可就在中间那队狼群跟着冲进去的刹那间,树林间一根几乎看不见的透明丝线锋利如刀,竟是硬生生将那些来不及刹住的野狼给切割成了两半。

  只是一弹指的功夫,十多头野狼便殒命当场,鲜红的狼血将积雪都给染红、融化了。

  操控狼群的人似乎一时间有些惊疑不定,但他没有犹豫太久,狼群的队形从长河化作雨滴,分散着朝树林中渗透进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