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55、火塘的神女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1-04 18:40:41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庆一点点头:“想,不然也不知道干啥了。”

  “那这次就不能把你保护的太好了,”庆尘思索片刻说道:“因为这条路上你总要面对危险的,所以你得学着怎么去争。你要逼着自己快一点长大,因为我们时间不多了。我可以给你灌顶帮你提升实力,但这个世界实力并不能决定一切。”

  庆一想了想:“明白。”

  “你在这里待几天,然后去065号集镇上打前站,帮我摸清楚那里是个什么情况,”庆尘说道:“我想,神代的人可能已经到了。”

  此时庆尘已经有了决定,他要让庆一在影子之争里活到最后,成为影子。

  或者准确说,是影子的影子。

  现在这一代的影子到底是谁,恐怕没人猜得到。

  很多庆氏大人物以为自己知道,但他们知道的就一定是真相吗?

  庆尘忽然意识到,如果你连影子是谁都不知道,只用着电子信标和装扮来区别,那么影子其实可以有很多人。。

  甚至可以是个组织。

  这一代的影子在隐藏身份信息这方面做的很好,庆尘觉得自己应该学习一下。

  就像孙楚辞现在就是他的“白手套”一样,庆一也可以成为他在庆氏的白手套。

  庆一嗯了一声,他看着篝火突然说道:“也不知道李恪怎么样了,好久没见他。”

  “想他了吗?”庆尘笑道。

  “有点。”

  “总会再见的。”

  庆一坐在篝火旁边,感受着火焰摇曳时飘摇的温度,想到先生就在身边,李恪说不定什么时候也会回归,他就充满了期待。

  可惜了,这里有外人,先生没法给自己灌顶,得等其他人都睡着了才行。

  剧组工作人员没有休息,反而一个个忙碌起来。

  要等的大雪终于来了,他们必须要在雪停之前,将第一组镜头全部拍摄完毕才行。

  宋袅袅开始化妆,男二、女二也进了临时的化妆棚。

  奇怪的是,之前在剧组里众星捧月的李玉,却忽然没人问津。

  张导这会儿头发上落了一些积雪,像是愁白了头发似的。

  李玉他是不敢用了,大佬们实在得罪不起。

  张导觉得,就算他现在拍好了镜头,回去恐怕也播不成。

  他低声对王副导说道:“你赶紧去找李玉说说,让他找正主赔罪,不然谁也不敢用他了。如果大佬没原谅他,咱们以前给他拍的镜头,也都得全部删掉换新的男主角了。”

  王副导愣了一下,转身疾步奔向李玉那边:“这特么荒郊野岭的上哪去找新的男主角啊?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此时此刻,西南的山林里。

  李恪也正坐在篝火旁,而李云镜则像是一株古树似的盘坐在旁边闭目养神。

  就在他闭目养神的时刻,他面前的篝火像是被人用手握住的沙,犹如沙漏般奇妙流淌着,凝练如聚拢的瀑布。

  李恪说道:“镜叔,你修行的什么传承啊?”

  李云镜说道:“老爷子送的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传承。”

  “咦,没听说李氏还有什么完整传承啊,”李恪感到奇怪。

  “因为其他人都修不成,”李云镜依旧闭着眼睛,没有再过多解释。

  然而就在说话间,远处传来沙沙声响,似乎有风声吹动了树叶。

  李云镜突然睁开眼睛。

  那面前的火焰像是骤然被人松开了似的爆裂开来,一瞬间将山林里照的清清楚楚。

  山里之间人影攒动着,不停的靠近。

  李恪说道:“镜叔,是荒野人。”

  那些人脖颈上挂着扎好的人类指骨,脸上涂抹着白色的纹路。

  李云镜纠正道:“是火塘。”

  似乎在李云镜看来,荒野人和火塘并不是同一类的。

  “火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李恪疑惑,一点也没有慌张。

  按理说火塘的狩猎、活动范围并不在这里,所以有点奇怪。

  李云镜说道:“火塘一般只有神子成年礼狩猎的时候才会跑这么远,应该是有人泄露了你的信息,所以招来了火塘的人。”

  神子狩猎,要么去禁忌之地深处猎杀最厉害的猛兽,要么猎杀财团的大人物。

  李恪刚好符合这个条件。

  李云镜看了一眼那些快速靠近的人影,然后看向李恪:“你不怕吗?他们来了很多人。”

  “不怕,有镜叔你在呢,”李恪说道。

  “倒是比你父亲强一些,”李云镜说道

  “不对吧,我听说我爸爸年轻的时候特别勇猛啊,他在南方任职的时候,李氏与陈氏在矿产上争议很大,他和陈氏谈判的时候孤身一人就去了,”李恪说道:“妈妈说那会儿如果不是他孤身一人前去谈判的姿态镇住了对方,说不定联邦内战早就爆发了。”

  李云镜想了想说道:“你父亲厉害的地方就在这里,他其实很害怕,但是他依然去做了。这是老爷子选他做家主最重要的原因,知敬畏、不莽撞、有静气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这两人面对杀机重重的山林与火塘,竟是一点担忧的神色都没有。

  下一秒,李云镜捏起地上的一枚枯树枝丢了出去,却见那树枝洞穿了三颗大树,钉在了一名火塘人的身旁大树上。

  李云镜说道:“你们大长老要是没来,就不用白费功夫了……不要藏了,出来说话吧。”

  李云镜又补充了一句:“如果还有胆量的话。”

  刚刚他这枚枯树枝看似轻松,实则已经震慑到了不少火塘人,他们很清楚这次碰到了狠茬子,绝对是a级高手。

  所以,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撤离。

  不过,火塘人似乎并没有走。

  脚步声传来,一位扎着麻花辫的女孩缓缓走出山林,笑盈盈的坐在了篝火旁边。

  女孩小麦色的皮肤在火光下泛着健康的光泽,眉心处有宛如火苗般的黑色图腾。

  李云镜和李恪都知道,那是火塘‘神明’赐予过力量的标志。

  火塘人身上的图腾一般都在手上、背上、腿上,而图腾出现在面部,说明对方是一位神明眷顾的火塘人。

  这种火塘人,数量极少。

  李云镜打量了一下少女,似乎有点疑惑:“还以为来的是哪位神子,原来是你这位传说中火塘刚刚出现的神女。火塘好不容易出了神女,那位大长老也真舍得让你这么快出来完成成年礼。”

  少女笑了笑:“我叫秦以以,这位大叔可以叫我以以。不过我很好奇,大叔你喊我们过来想要聊什么?”

  李云镜说道:“你倒是胆子大,不怕我杀了你吗?”

  “怕什么,”少女眼波流转、明眸皓齿:“大叔你那么厉害,要杀人的话早就杀了,我们这点人可挡不住你。你吃苹果吗,给你个苹果,放心,没有毒。”

  说着,她从随身携带的小挎包里取出两枚苹果来,扔给李恪与李云镜。

  秦以以自顾自的说着:“这西南的苹果没我家乡的好吃,但也还不错了。”

  少女的语中,没有丝毫的畏惧。

  说话时,火塘人一个个来到少女身旁,眼神戒备的看着李云镜,如临大敌。

  但奇怪的是,他们虽然畏惧、忌惮李云镜的实力,却依然尽着自己的职责,保护着少女。

  李云镜问道:“是谁泄露了李恪的行踪?”

  “这我可不知道,”少女笑道。

  李云镜想了想说道:“李氏其他人我不管,但火塘往后不要再打李恪的主意了。”

  少女也不害怕,她笑眯眯的说道:“好呀。”

  李云镜笑了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这位少女给他一种难的亲切感。

  这种感觉与感情无关,纯粹是对方的性格直率又坦荡,令人提不起防备的心思。

  李云镜说道:“还是那个问题,你必须回答我,到底是谁向火塘泄露了李恪的行踪。”

  秦以以好奇道:“大叔,这种事情我怎么能告诉你,这可是火塘的秘密呀。如果你想知道,总得给我一个告诉你的理由吧。”

  李云镜想了想,突然对树林里喊道:“康巴老爷子,我知道你在。”

  少女眼睛亮闪闪的:“你认识我们大长老啊?”

  “打过交道,”李云镜平静回答。

  下一刻,那位火塘大长老佝偻着背,从山林里慢慢悠悠走了出来,他乐呵呵笑着说道:“泄露李恪秘密的人,也不知道是想坑你,还是想坑我火塘,我要早知道你在这里,就换个猎物了。”

  李云镜看向那位大长老:“神女果然宝贝的紧,连你这个十几年不出雪山的人,都亲自看护着完成成年礼。”

  大长老笑眯眯的拨拉着领口那一串满满当当的指节项链,发出哗啦啦的声响:“你不懂。”

  李云镜认真说道:“我要知道谁想让李恪死。”

  大长老反问:“理由?”

  “他是骑士,”李云镜说道:“你火塘与骑士有盟约在先,如今却被人哄着来杀骑士传承,这件事情你不把泄密者说出来,过不去。”

  大长老愣住了,他转头仔细的打量着李恪:“晦气……”

  然而就在此时,少女秦以以忽然对李恪说道:“等等,你是骑士吗?你师父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