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52、旧人重逢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1-03 18:02:3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宋袅袅的经纪人说他们不是为了李玉而来。

  但是他们又不愿意说出到底是谁邀请的。

  这种态度,以至于连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也渐渐觉得,或许宋袅袅还真是为了跟李玉制造绯闻,才突然加入了剧组。

  只有宋袅袅心里很清楚,她到底是因为什么来的。

  至于李玉怎么想,她压根就不在乎。

  一旁,团子小声嘀咕道:“学长,你说会不会是那位老板邀请的啊?”

  说着,她目光还瞥向庆尘。

  孙楚辞思索了一下说道:“别乱猜。”

  团子继续嘀咕:“剧组里的财团大人物,可不就他一个嘛,不是他还能是谁?”

  说话间,团子抬头看见庆尘转头对自己微笑,她赶忙闭嘴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觉得对方好像能听见自己说话一样。

  车队一路向北继续行驶,其中还路过了129号、046号、091号禁忌之地。。

  据说这是十几年前刚刚形成的,规模算是所有禁忌之地里最小的那一批了,甚至都还没形成‘边缘’与‘腹地’的区分。

  一般情况下,禁忌之地在形成28年之后,会加快扩大的速度,这时候边缘与腹地的差异也会迅速出现。

  所以一个禁忌之地刚刚形成的时候,是探索规则的最好时机。

  这时候就算触动了规则也未必会死亡,c级高手如果没有被致命的毒虫咬到,能硬扛着逃出来。

  如今129号禁忌之地探索规则的悬赏,就挂在各个黑市里,来探索的人也不在少数。

  刚开始,车队经过129号禁忌之地时。

  剧组工作人员发出一声声‘哇’的惊叹,一副没见过市面的样子……

  所有人都能看到禁忌之地的神奇,那郁郁葱葱的树木就算在冬季也依然茂密,禁忌之地上空,还有硕大的鸟类时起时落。

  傍晚,剧组终于抵达他们第一个取景地,良雾湖泊。

  这里在冬季氤氲(yin、玉n)着薄雾,附近还有不少营地的痕迹和生活垃圾。

  远处,还有麋鹿在湖边喝水,见到人来了也不是很害怕,在抬头好奇的打量着,没一会儿便跑走了。

  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都去欣赏荒野景色了,留下场工们在临时营地里搭帐篷,这种苦活,他们是不会干的。

  令人意外的是,场工们搭建帐篷的时候,宋袅袅竟然跑来凑热闹。

  她一脸好奇的围着帐篷说道:“能让我试试吗?”

  刘利群赶忙说道:“您可别试,万一再伤到了怎么办,这责任我们可担不起。”

  “我不做危险工作就行了啊,”宋袅袅笑着说道。

  刘利群纳闷了:“您图什么呢?”

  宋袅袅笑着说道:“我就想看看场工的工作是不是特别有意思,我邀请别人来工作室当艺人,结果对方都不愿意放弃这个场工的工作。”

  刘利群:“……”

  庆尘:“……”

  这句话摆明了是冲庆尘来的啊。

  关于宋袅袅邀请庆尘的事情,也渐渐在剧组里面传开了,不过大家在意的不是庆尘适不适合演戏,而是在说,宋袅袅是不是对这场工有意思?

  庆尘在想的是,影子假扮他的时候,到底都跟宋袅袅说了什么,以至于对方此时竟然表现的跟他这么熟络……

  其实,庆尘与宋袅袅之间的关系有一点错位。

  庆尘对宋袅袅是压根没什么交情,只是闹过一些误会。

  但宋袅袅明显不这么想。

  事实上,宋袅袅在此之前遇到庆尘,也都是保持距离的,就算庆尘救了对方,对方也并没有贴上来说要感谢之类的。

  大家依旧是陌生的,没有交集的。

  明明没有多熟。

  但是,这一切都在影子假扮庆尘给对方发出邀请后,就变了……

  庆尘都能想象到,影子此时幸灾乐祸的模样。

  所以,影子到底给宋袅袅说了什么?

  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?

  就在此时,李玉的经纪人路过时突然说道:“怎么,为了表示自己不是冲李玉来的,都开始跟场工混在一起了?”

  宋袅袅看了对方一眼,却笑着说道:“场工也比你家李玉干净啊。”

  李玉的经纪人一时间眉头都挑到天上去了。

  宋袅袅对不远处大喊:“姐,来干活了!”

  话音刚落,宋袅袅的那位经纪人便进入状态,冲了过来,而宋袅袅则优哉游哉的回到了自己车里。

  全跟没事人似的,也不生气!

  下一刻,宋袅袅的经纪人和李玉的经纪人再次撕吵起来,恨不得用手抓对方的头发。

  这一幕给庆尘他们都看愣了,原来还有‘代吵架’的?!

  这就是经纪人的工作吗?

  关键是这宋袅袅也有点尿性啊……

  不知道为什么,庆尘总觉得在这宋袅袅身上看到了某种熟悉感……

  另一边,宋袅袅的经纪人骂道:“我家袅袅就算看上场工都看不上你们李玉,别碰瓷了好吗。”

  李玉的经纪人:“找个场工装样子?谁信啊!”

  吵着吵着,两人就走远了。

  “多好的机会啊,”刘利群看着庆尘叹息道。

  庆尘乐呵呵笑道:“行了啊刘头儿,你可都感慨一路了。”

  “你不是来剧组碰机会的吗,怎么机会来了却抓不住呢?”刘利群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,宋袅袅的工作室捧红了多少新人。”

  “我真是来当场工的,并不是为了找个机会啊,”庆尘笑道:“我就想踏踏实实干点苦力活不行吗。”

  刘利群忽然觉得,庆尘此时说自己只想当个场工,是如此的有说服力,因为对方刚刚真的放弃了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  但他就想不明白了,改变自己的人生不好吗,当明星多轻松,非要干苦力?

  然而庆尘只是笑笑没说话,似乎志不在此,依旧跟着所有场工干着苦力活,从不喊苦、也不喊累。

  甚至其他场工偷懒休息的时候,他也依然认认真真的把活干完。

  还把其他人的活也给干了。

  刘利群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感慨:“你小子跟我两三年,准能成为所有剧组都喜欢的工头儿。”

  庆尘哭笑不得。

  孙楚辞和团子他们在旁边听到这番话,更是面面相觑。

  就在此时,李玉那边的工作人员又过来催促道:“我家艺人要住的帐篷还没搭好吗?”

  “快了快了,”刘利群乐呵呵笑道:“你们的帐篷比较大,所以打钉要费点功夫。”

  工作人员骂骂咧咧的继续说道:“赶紧干活,别再让我看到你们在这聊天偷懒啊,我家艺人很累了,需要进帐篷休息。”

  庆尘挑挑眉毛,却也没说什么。

  刘利群笑着给场工们解释道:“娱乐圈就是这样,一个个狗仗人势,你是当红流量的时候,你身边的工作人员就可以横着走。而且那些艺人啊、工作人员啊,可能都没怎么上过学,一朝得势就跟暴发户一样,不用搭理,说不定过一段就塌房了。”

  干完活,庆尘往营地周边走了走。

  他看着那些宿营的痕迹皱眉问道:“怎么好像有很多人来过这里似的,是荒野人常来吗。”

  刘利群说道:“很多剧组都喜欢来这里取景,每年都有十来个吧。”

  庆尘绕着那些宿营痕迹看了一眼,忽然感觉有一处不对劲。

  其他的宿营痕迹都很陈旧了,只剩下被雨水冲刷后的篝火残骸,以及方便食品的包装袋。

  然而他注意到的那一处,却是刚刚废弃没多久的,而且那边丢了一地的动物骨头、鱼骨,湖边还有不久前掉落在岸上的弹壳。

  对方分明是一群小型武装力量。

  庆尘喊来孙楚辞低声说道:“晚上加强戒备,通知一下,所有人都不要脱衣服睡觉,不要睡在睡袋里。另外,安排剧组工作人员跟你们一起放哨,我给你标三个地方,这三个地方必须有人在值守。”

  孙楚辞点点头:“明白……可能会有危险吗?”

  庆尘看了他一眼:“出门在外,小心没大错。”

  孙楚辞去跟王副导交涉了,结果才刚说没两句,那边就吵起来了,又是李玉的经纪人在扯着嗓门喊道:“凭什么连睡袋都不让用?请你们来不就是保护大家安全的吗,你们收的不就是这份钱?”

  孙楚辞耐心道:“我们确实是收了钱来保护各位安全的,但这也不代表我们能解决所有问题,来到荒野上,大家都小心一点没什么错吧?”

  孙楚辞看向张导:“您说呢?”

  然而就在此时,营地外突然传来车辆行驶声。

  孙楚辞一时间如临大敌,他赶忙奔向自己的车辆,从后备箱里取出他们携带的枪械。

  不过,他第一时间并不是把自己给武装起来,而是先把枪械扔给了庆尘……

  刘利群看到这一幕稍微有些狐疑,他又看向庆尘,却见对方也没检查枪械,反倒是拿在手里掂了掂重量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外行。

  奇怪了,刘利群心说这群厉害的荒野猎人,为什么会第一时间先把枪械给他们这些场工啊,总不会以为他们能有什么战斗力吧?

  孙楚辞这时候知道自己这么做会引起别人怀疑,但是命要紧,庆尘手里没枪他心里不踏实……

  车辆声音很快便接近了,浩浩荡荡的。

  庆尘远远便看到车辆上的标志,收起他手里的枪支:“虚惊一场,是联邦集团军的车。”

  孙楚辞对大家喊道:“不用紧张,是联邦集团军。”

  可庆尘突然发现,当张导他们听说是联邦集团军之后,反而更紧张了……

  不是张导他们拍了什么违法的东西,而是,表世界、里世界人对自己国家军队的态度,是截然不同的。

  另外,这里不是战区,神代、鹿岛的军队在更北方,能出现在这里的大概率是李氏、庆氏的部队。

  既然是李氏和庆氏的部队,那他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  眼瞅着宋袅袅的经纪人催促着她说道:“快快快,躲车上去,你目标太大了,万一他们动了心思怎么办。”

  另一边,连李玉的经纪人都在催促着这位男明星上车,可见联邦集团军平日里爱好有多么广泛。

  孙楚辞:“……”

  庆尘:“……”

  孙楚辞等人都懵了,原来里世界人在荒野遇到军队,是这种反应吗。

  怕是荒野人来了都没有这么慌吧。

  他下意识看向庆尘,却见庆尘依然很平静。

  庆尘问刘利群:“刘头儿,我第一次跟剧组来荒野,大家为什么这么害怕联邦集团军啊?他们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?”

  刘利群苦着脸说道:“倒也不是,主要是联邦集团军在荒野上像土皇帝,虽然也不会把艺人真的怎么样,但会要求艺人给他们表演节目。期间有军官动手动脚也在所难免。中原地带还好些,如果是去北方遇到了神代家族的军队,艺人会很惨的,所以现在剧组都不往那边去了。”

  说话间,联邦集团军的无人机集群已经抵达营地上空,隐隐将营地里所有人都笼罩在火力范围内。

  浩浩荡荡的车队停下,却见一名年轻的军官跳下装甲车来,缓步朝营地里走来。

  下一刻,李玉从自己的车里跳了出来,一脸惊喜的看向军官:“李束长官,是我啊,咱们在10号城市一起吃过饭。”

  所有人都明白了,这位李玉竟然还遇到了熟人。

  有见识的都认识军衔,这是一位联邦集团军少校,如此年轻的少校,必然是财团的嫡系子弟了。

  众人放下心来,有熟人就好,李玉跟这位叫做李束的军官说说,对方应该不会继续纠缠剧组。

  只是令人诧异的是,那位李束军官并未搭理李玉,他目光在人群里扫过……

  当他看到庆尘的刹那便愣住了:“先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