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38、秦书礼历险记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0-28 02:16:2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穿越。

  这是一件很多文艺作品里,无数次幻想过的事情。

  有人想穿越到洪荒时代,以己身证道。

  有人想穿越到过去二十年,掌握时代的财富密码。

  穿越二字,其实代表着一段新人生的开始,大家厌倦了现在的生活,又或者是屡屡受挫,所以想要凭借这一切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  如今穿越已成现实,但有人穿越后过的更好,有人穿越后更糟。

  例如那些去10号监狱寻找刘德柱的富二代们,心情就很复杂。。

  而秦书礼,则更加复杂。

  他坐在自己的房间里,看着自己原本的手臂,已经被机械肢体取而代之。

  “胳膊没了,”秦书礼喃喃道,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四十多平米的卧室里科技感十足:“似乎并不是穿越到一个穷人身上?”

  按照表世界的房屋规制来看,四十多平米的卧室绝对算很大了。

  而且这里还是里世界。

  秦书礼在网络上恶补过有关里世界的知识,他知道这里寸土寸金,很多人一家三代就住在15平米的单间里,晚上睡觉都得六七口人大通铺。

  看样子,自己的开局还不错。

  那还要不要打电话给罗万涯?

  在即将穿越之前,白昼集体回到洛城,罗万涯让人给他送去了一张纸条,上面是家长会里一位金色家人的电话。

  送纸条的白昼安保人员交代他,一进入里世界便立刻拨打电话,这样才能保证他的安全。

  那时候秦书礼有些受宠若惊,毕竟他都已经快要放弃了,却没想到罗万涯竟然还能记得自己。

  要知道,他可没那么多钱可以支付给白昼。

  不过,这一刻秦书礼忽然有些犹豫了,如果自己在里世界生活还算富足,那还需要跟罗万涯扯上关系、听命于人吗?

  而且,万一罗万涯要求他提供钱财该怎么办?

  秦书礼坐在房间里沉思许久,终于还是拨打了电话。

  他得活着回去,不然的话老婆孩子就无依无靠了。

  稳妥起见。

  “喂您好,我是秦书礼,”他客气说道。

  “我知道,黑色家人交代过,”电话对面说道:“我现在跟你手机开位置共享,然后派人去接你,先带你熟悉一下18号城市。”

  黑色家人?是罗万涯吗。

 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……

  秦书礼的手机上,跳出一个接入位置共享的请求,他想了想,最终还是点了同意。

  点的瞬间他有点后悔,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  电话对面看了他的位置共享后,轻咦了一声:“离得很近啊。”

  就在此时,门外竟传来敲门声:“秦执事,主教唤你过去。”

  电话里,有人又轻咦了一声。

  秦书礼愣了一下,他低头看了一眼电话,发现共享位置还开着,但电话已经挂断。

  他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,原来自己并非在自己家中,而是在一个组织内部。

  不好。

  刚开局还没有来得及熟悉环境,就要去面对陌生人,还是他的上级。

  等等,执事、主教……

  难道自己是机械神教的成员吗?听说这个组织很暴虐啊。

  如果自己露馅了,可能会死吧。

  秦书礼有点紧张,他很庆幸自己刚刚打了那个电话……可他现在不太确定,对方是否还会来接自己。

  他给那个电话号码又拨了过去,结果那边提示电话正在通话中。

  门外的声音催促道:“秦执事?你已经睡了吗?请快点起来,不然主教会生气的。”

  “好的来了,”秦书礼硬着头皮起身。

  门外是一名年轻人在恭敬等候,待到秦书礼开门后,便转身领着他走出去。

  两人绕过长长的走廊,这走廊的墙壁上挂着各种机械零件做装饰,走廊的尽头,还有一具完整的机械肢体挂在墙壁上,犹如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。

  秦书礼不敢多看,生怕被人发现自己好奇的目光。

  拐了三四个弯,来到一扇硕大的门前,那年轻人敲敲门:“主教,秦执事来了。”

  “进来。”

  秦书礼瞳孔收缩了一下,因为那声音根本不像是人类发出来的,低沉中还有金属共鸣着,就像是电影里的变形金刚。

  门打开了,他赫然看到一位全身上下都已经改装成机械的‘人类’,坐在高高的座椅上。

  红衣主教的脸,一半是人,一半是机械。

  主教身上披着厚重的红披风,敞开的胸襟里,是一枚正发着光亮的蓝色三角,像是传说中的能量核心。

  能量核心周围,已经不再是人类皮肤了,而是机械组成的零件,环绕这蓝色的能量核心不停转动、咬合着。

  一条红毯从门口铺到座椅面前,犹如通往王座的血腥之路。

  那王座下正匍匐着几名女性,她们匍匐着跪在地上,后颈脊椎处有电缆插着,一根根电缆通向了红衣主教的腹部。

  秦书礼甚至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。

  他看了一眼主教,走到对方面前低声说道:“主教,您找我有什么事情。”

  主教并未说话,王座下的女人们忽然身体颤抖起来。

  “退下吧,”主教对女人们说道。

  女人们低声说道:“血肉苦弱,机械飞升。”

  说完,便倒退着离开如宫殿一般的房间。

  秦书礼这会儿害怕极了,这一切诡异的场景,都给他内心制造出极大的恐惧来。

  身体也开始轻微的颤抖。

  红衣主教居高临下的看着秦书礼说道:“还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黑色家人吗?”

  秦书礼愣了一下,这特么都什么跟什么,罗万涯是黑色家人,你要找黑色家人……

  他硬着头皮说道:“主教,还没有找到。”

  红衣主教那机械的声音冷笑起来:“我看你是不想得到了完整的机械之身了,来到18号城市这么多天,你竟然一无所获。”

  秦书礼低声说道:“请您再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  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白昼的人到底会不会来接应自己?!如果自己被发现成为了时间行者,怕是分分钟就要暴毙!

  红衣主教说道:“你去联系pce的教众,让他们查一下罗万涯是否还在18号城市,我现在怀疑他很可能已经离开了这里。”

  秦书礼心说,时间行者穿越过来想扮演一个人实在太难了,难怪那么多人都露馅。

  现在红衣主教让他找pce的教众,他都不知道找谁。

  不过,他只能先答应下来:“好的主教,我现在就去联系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秦书礼有样学样的低声道:“血肉苦弱,机械飞升。”

  刚刚几个女人离开时,异口同声说了这八个字,秦书礼猜测,这是机械神教内部的一种规则。

  然而,红衣主教看着他慢慢后退出去的身影,突然说道:“站住。”

  说话间,那红衣主教的机械臂竟如同怪物般伸展出来,硬生生捏着秦书礼的脖颈提起来:“你被时间行者顶替了吗?”

  秦书礼吓的魂都没了,对方是怎么知道的?一定是刚刚那句话露出了什么马脚!

  他挣扎着说道:“主教,您误会了吧。”

  秦书礼的脸都憋的通红。

  红衣主教冷笑起来:“你身为红衣执事,应该说的是‘光荣’这两个字,而不是像教众一样说那八个字。”

  说着,红衣主教将他一甩,砸在了旁边的墙上。

  秦书礼剧烈的咳嗽起来,感觉浑身都散架了似的。

  白昼的人怎么还没到啊!

  不对,这种情况,恐怕白昼也很难救下自己吧。

  毕竟那只是一些穿越了几个月的时间行者,哪里能对这种红衣主教有什么办法?

  秦书礼的内心渐渐绝望。

  他没想到,里世界原来比想象中的危险多了。

  红衣主教在红毯上来回踱步,他笑着说道:“你走运了,我准备向教宗汇报此事,并将你进行完全改造,再以神经元接驳的技术,将另一位里世界人的思维,注入你的大脑里。到时候,你就会成为机械神教在表世界的先驱。当然,那时候你已经不是你了。”

  秦书礼感到恐惧。

  如果自己的意识被人夺走,而自己老婆孩子却不知情,这该多么恐怖。

  他在内里里呐喊着,白昼你们在哪啊!

  秦书礼没有别的选择了,现在只有白昼能够救他,但白昼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。

  可就在此时,门外竟传来厮杀声、呐喊声。

  有人给秦书礼打了个电话,赫然是刚才的电话号码。

  他把心一横豁出去了,当着红衣主教的面接起电话。

  红衣主教愣了一下:“你现在还有心情接电话?”

  却听电话里有人问道:“你在哪呢?”

  秦书礼:“我在红衣主教的房间……”

  电话对面的人又问道:“那孙子也在吗?”

  秦书礼:“……也在。”

  红衣主教:“???”

  这是谁?!

  秦书礼在给谁打电话?

  一时间,红衣主教心里冒出许多问号。

  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,这房间本来关着的大门,竟被人从外面一下子轰开了。

  有人从门外丢了两枚造型奇特的圆盘,黑色圆盘之上有蓝光不停闪烁着,越来越快。

  轰隆一声,紧接着滋啦啦的电流声。

  没有想象中的爆炸,只有电流。

  这是专门用来对付机械战士的emp手雷!

  手雷爆炸后会释放巨大的电磁脉冲,摧毁方圆数十米的一切电子元器件!

  然而,红衣主教看着这一切冷笑。

  十多人冲进屋来,却发现红衣主教完好无损,有人高呼一声:“大事不好了家人们,这孙子的机械肢体有防电流脉冲的纳米涂层!快去后面喊人!”

  秦书礼被这一幕给震撼了,他甚至都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!

  下一刻,红衣主教的双臂前端向内收拢,转瞬间变成了两柄散发着蓝色毫光的高分子长刀。

  却见那些打进来的家人们,一个个跟猴子一样在巨大的房间里辗转腾挪,奋力躲避着红衣主教的追杀。

  在机械神教里,红衣主教已经是级别极高的人物了,再往上便只有那几位长老和教宗。

  所以,红衣主教这一身机械肢体极为恐怖,堪比c级高手。

  如果不是财团禁止机械神教在自己身上装载重火力武器,更加恐怖。

  当然,这是属于财团的时代,财团可以容忍机械神教为他们攫取利益,但无法容忍它成为更大的威胁。

  加以限制也很正常。

  所以,红衣主教这种级别,对财团的真正高手来说还是不入流,甚至都不如联邦集团军的战争机器。

  但在民间却已经极为可怕了。

  不过,那些家人们似乎也早就制定好对策了,却见这当先进来的十多人上蹿下跳着,一个个狼狈躲闪着红衣主教的攻击。

  后面,还有源源不断的家人们冲进屋里。

  然后犹如蚁群般,五六人拉扯住红衣主教的左臂,再有五六人拉扯住右臂。

  后面进来的抱住双腿。

  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,这房间里竟是挤满了人,将那位红衣主教给硬生生的箍在半空中动弹不得。

  这分明就是一群并没有怎么经历过战斗的乌合之众。

  然而数量多、勇猛。

  家人们全靠着一腔血勇和对家长会的忠诚,前仆后继的冲进房间。

  凭蛮力将c级红衣主教制服了……

  这时,竟然还有人抽空喊道:“赶紧给这孙子的机械之心扣下来,不然小心他自爆。”

  红衣主教还没反应过来呢,便有一位金色家人跳到他被平举着的躯体上,熟练的将他胸前的机械之心给撬了下来……

  熟练的,像是演练过好几百遍一样。

  机械之心是机械战士的战斗力根源所在。

  被扣掉之后,城市里云流塔的无线充电,已经不足以支撑红衣主教的战斗了,只能让他‘醒着’。

  毕竟云流塔的电流量是供给生活用电的,战斗所需的能量太高了。

  红衣主教愤怒着,他感觉这屋里的每一个‘家人’都有e级,此时房间里最少聚集了五六十名‘家人’,外面可能更多,少说也有一百多个。

  他就想不明白了,这家长会的发展速度为什么这么快?

  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,竟然能拥有如此多的修行者?

  虽然e级并不高,但这数量也太多了!

  家人们几乎是顷刻间就瓦解了这临时总部的防卫力量。

  而且,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这临时总部的?

  这时,家人们将红衣主教用黑色的胶条捆了一圈又一圈,就像是一只粽子。

  待到做完这一切,一名家人看向缩在一旁的秦书礼,笑着说道:“没想到你竟然帮我们找到了这孙子的老巢,正好趁着他防卫空虚的时候,把他给一锅端了。咱们先离开这里,机械神教的人应该很快就会回来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家人们喜气洋洋的像是过年了似的,一个个对秦书礼说道:“感谢家人啊!”

  秦书礼始终是懵的。

  他到现在都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
  在他记忆里,就是先听到喊杀声,然后‘家人’就像是蚂蚁一样源源不断的冲进来,将那位看起来凶猛无比的红衣主教给捆成了粽子。

  在此期间,家人们勇猛异常,一个个竟是悍不畏死似的,没有一个往后面逃跑的!

  而且,这些人的动作也太快了,看起来……好像都是网友们所说的修行者?!

  白昼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啊……

  此时,机械神教的人都撒出去满城市寻找着‘黑色家人’罗万涯,却没想到竟是被家长会给端了老家。

  金色家人与秦书礼共享地址的时候,还不知道这里是红衣主教来到18号城市的临时总部。

  但电话里,突然有人说“秦执事,主教唤你过去”的时候,这位有勇有谋的金色家人敏锐的发现了细节。

  他在瞬间做出判断,这将是一个报复机械神教的好时机,毕竟机械神教的人都撒在外面,只要他们的战斗足够迅速,就能俘虏那位红衣主教!

  金色家人给罗万涯打去电话汇报了这件事情,罗万涯当机立断:“干他一票!”

  不得不说,家长会的执行力之强,堪称罕见。

  罗万涯这边刚做出决定,被窝里的家人们就全都冒着寒风跑出来集结了。

  所有e级以上的参与战斗,没达到e级的则留在外面放风,其中,还有几位修行速度极快的d级金色家人带队。

  有组织,有纪律,有计划,有勇气,有信仰……

  秦书礼懵懵懂懂的跟着家人们一起撤离,期间还有家人们不停的对他道谢,亲切极了。

  慢慢的,大家谢着谢着,他还腼腆起来了:“不用客气,都是我应该做的……”

  不这么说,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了……

  就在机械神教教众赶回来支援之前,家人们哗啦啦如同潮水般退去了,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

  该睡觉的睡觉,该玩游戏的回去玩游戏。

  都跟没事人一样。

  只剩下少数紫色家人,跟着金色家人们,挟持着无助的红衣主教,乘坐准备好的车辆,前往家长会在18号城市的秘密据点……

  路上,一位金色家人还看向红衣主教:“那个……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家长会啊,我们不会嫌弃你的,你可以从白色家人做起,慢慢救赎自己。”

  红衣主教:“……”

  神特么救赎自己!

  老子在机械神教都已经贵为红衣主教了,到你们家长会还得从白色家人做起?!

  秦书礼咽了口唾沫:“额,冒昧的问一句,你们是罗万涯的人吗?”

  负责当司机的一位紫色家人笑道:“对的,你放心,既然接到你了就不会再有什么危险。你身份敏感,咱们对你培训一下说不定还能回机械神教当个卧底来着。对了,黑色家人刚刚交代,你这次立了大功,破格升你为蓝色家人,这一下子就越过了白色和绿色,算是咱们这边起步最高的家人了。”

  “啊这!”秦书礼有些意外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表示一下感谢。

  这时,一名金色家人说道:“对了,黑色家人还发来了一些资料,说要我们学习一下,学好了可以接受灌顶呢。”

  车里的家人们眼睛一亮:“要学什么?”

  红衣主教安静了下来,不再愤怒的叫骂。

  这恐怕是他探听家长会秘密的最好机会了,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听了能干嘛……

  金色家人用手机打开罗万涯发来的资料,默默的看了一会儿。

  却见他看资料的时候,从起初的疑惑,到后来的莫名振奋。

  金色家人忍不住念出声来:“知识,改变命运……”

  “这个世界上,最高贵的职业就是工人……”

  “愿联邦的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

 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:我便是唯一的光。倘若有了炬火,出了太阳,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。不但毫无不平,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;因为他照了人类,连我都在内。”

  车内沉默了片刻,开车的紫色家人问道:“这是黑色家人让我们学习的东西吗?”

  “不是,”金色家人说道:“黑色家人说,这是家长让我们学的东西。”

  “家长?”

  “家长?!”

  秦书礼忽然发现,这车里的家人们,神色突然肃穆而虔诚起来。

  “家长是谁?”他心中充满了疑惑。

  与他同样疑惑的,还有那位红衣主教。

  ……

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