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37、秧秧最高票当选理事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0-25 23:47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昆仑分发的材料到每个人手上就一页纸,上面是合计240人的网络id,没有真名。

  每一位时间行者拿到材料后,只需要在上面勾选自己想投票的人就可以了,最多可以勾选9位。

  然后票数最多的九个人上台拉票。

  庆尘看了一眼,赫然发现自己和秧秧、刘德柱、南庚辰的名字都在其中,这是为了方便白昼选一个人当理事吗?

  一旁的秧秧看向庆尘,不乐意道:“为什么选我做白昼的代表啊,我也不想当这个理事。”

  庆尘问道:“刚才谁幸灾乐祸来着,你不是白昼成员吗?不是你刚才说老板让你干什么,你就干什么吗?”

  “我那不是为了抬高老板的地位嘛,”秧秧苦着脸。

  庆尘默默的看着人群,低声说道:“没事,你上台拉票的时候,故意不拉票就行了,我需要的只是你和庆原站在一起的时候,记住他身上的力场。之后,我要想办法找到他。。”

  秧秧愣了一下:“原来如此,难怪你让昆仑把庆原也列成候选理事,是为了让他主动现身,好让我标记他。”

  “嗯,”庆尘点点头:“来的可能依旧不是庆原本尊,但我只需要他出现过,让我知道哪个是他的傀儡就可以。”

  按照昆仑的规则,所有人哪怕拉票的时候都可以带着面具、穿着史莱姆的服装。

  所以,以庆原的行为习惯,对方大概率不会本人来参加,换做是庆尘有这个能力肯定也不会。

  但是,目前庆尘连相关的线索都没有,总要先找到一个线头再说。

  秧秧的到来,似乎为庆尘增加了一些揪出对方的线索。

  那感知力场、标记别人的能力,是寻常人难以做到的。

  而且,这里投的可是网络id,庆尘要知道庆原的id到底是不是冠绝。

  秧秧好奇的看向庆尘:“你不怕昆仑发现什么吗?”

  庆尘笑道:“郑老板那么聪明,肯定已经发现了,继续遮掩只会显得自己很蠢。不过,我也知道郑老板的里世界身份了。”

  白昼成员们在表格上,纷纷将秧秧、zard、幻羽、冠绝勾选上。

  秧秧徒劳的勾选了一下‘冰眼’,做着最后的挣扎。

  庆尘有点好奇:“这种自由勾选、公开唱票的方式,昆仑该如何把控结果呢?”

  他看向会场之中,眼睛睁与闭之间回忆着刚刚发生的细节,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规律。

  真正有希望成为理事的组织,都是由路远亲自去发表格的。

  还有一批人带着口罩,则是由倪二狗统一发放表格。

  庆尘明白了,这会场里近千人里,竟有二百多个都是昆仑自己的人。

  之前,很多人都说昆仑藏着一支队伍,应对王芸父母通缉刘德柱的时候出现过,应对神代、鹿岛的时候也出现过。

  但很快又消失不见。

  想来这群人又在倪二狗的安排下来到会场,装作散人的模样,按照昆仑的指示勾选着昆仑想要的名单。

  寻常组织,就算是红叶也才来了二十多人,如何跟这二百多人相比?

  那还不是想选谁就选谁?

  作弊啊!

  紧接着便是唱票环节,秧秧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以379的第一高票当选理事候选人,不仅仅是昆仑的二百多人投了她,还有矩阵、红叶,以及各种被她惊艳到的时间行者们。

  九人分别是zard、秧秧、小染、海城吴彦祖、见手青、冠绝、山城辣子鸡、路远、虞成。

  最后这两位是实名的,一个归属昆仑,一个归属九州。

  那么主席和副主席的人选也能想到了,主席郑远东,副主席何今秋。

  联合会开到这里,算是终于进入了正题,也即将到达尾声。

  zard第一个上台拉票。

  他套着一身史莱姆的装扮挪到台上:“大家好,我是白昼的代表……好像哪里不对。奥抱歉,我是幻羽先生的代表!”

  台下,藏在皮卡丘里的幻羽面无表情,他默默看着自己这个不靠谱的下属,感觉自己早晚要死在对方手里。

  zard看向所有人说道:“从小的时候,我妈妈就告诉我,如果班里要选班干部的话,你就一定要积极主动一些……”

  吧啦吧啦,说了十来分钟。

  就在大家以为差不多的时候,zard说道:“初中的时候,我爸爸告诉我……”

  zard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帮大家认识了他的全家亲朋好友。

  会场之中的气氛,一度非常惨烈。

  秧秧倒是乐得他多说一点,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晚点上台。

  在所有人的崩溃中,zard硬生生把拉票玩成了排除法。

  一开始大家其实也不是很坚定的要选谁,zard拉完票之后,大家终于知道不选谁了。

  不管谁当理事,别是zard就行。

  秧秧突然有了紧迫感。

  庆尘好奇的看向她:“怎么感觉你有点紧张?”

  秧秧认真说道:“我得赶紧上去,不然再被排除一个,我就真的当选了。”

  庆尘哭笑不得,合着这姑娘还想着怎么才能落选呢?

  待到秧秧上台,简简单单一句话:“大家好,我是秧秧,但我不想当这个理事,请大家不要选我。”

  说完,她就下台了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庆尘突然鼓起掌来:“我们就需要这种话少的理事,选她选她选她!”

  就这一句话,庆尘便激起了所有人的共鸣。

  秧秧看向庆尘:“……”

  这一刻她意识到,这理事她是非当不可了。

  再往后,所有人拉票时的发都格外简单,zard一个人说了1小时49分钟,后面八位总共说了40分钟。

  还不够zard的一个零头。

  唯一能提起庆尘兴趣的是,‘冠绝’真的来了,这是昆仑官方认证的庆原,虽然未必是本尊,但秧秧已经表示记住了对方的力场。

  庆尘看向秧秧:“如果下次再见到这个人,是否能认出来?”

  秧秧说道:“只要他没烧成灰,那就一定能认出来。”

  “他是什么级别?”

  “d级。”

  “那看来并不是本尊,”庆尘思索着,如果是庆原本尊的话,实力级别应该会更高才对。

  目前看来,庆原制造傀儡需要很多条件才对,就像提线木偶一样。

  不然的话,对方肯定会想办法将更厉害的人制造成傀儡才对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联合会结束了。

  秧秧以最高票当选理事。

  时间行者们依依不舍的告别。

  与白昼的紧张激烈不同,大家在这里交到了许多朋友。

  红伞伞组织的负责人见手青,甚至泪洒当场,邀请他熟悉的时间行者去昆城吃菌子。

  场面相当感人。

  庆尘看着这一幕忽然觉得,好像大家都是来交朋友的,只有白昼是来搞事情的。

  南庚辰站在他旁边好奇问道:“尘哥,咱们这就走了?”

  “嗯,”庆尘点点头:“马上就要下一次穿越了,回洛城好好修整,以防又是穿越一个月。”

  这一次穿越,他有很多事情。

  寻找庆原。

  帮助家长会在10号城市站稳脚跟。

  交换庆牧。

  挖掘庆幸那个禁忌物的线索。

  不过,庆尘并没有感觉到疲惫。

  不知道为何,相比表世界的欢乐,他感觉自己更加喜欢里世界的紧张与刺激。

  白昼确确实实离开了,秧秧也跟着去了洛城,想要参观一下白昼的新基地。

  她表示自己好歹也是白昼的正式成员,总得认认家门才行。

  就在白昼踏上归途的时候,一名年轻男子站在高铁站外有些疑惑:“真的走了?难道针对我的不是白昼?那会是谁呢,庆幸吗。”

  高铁上,秧秧有些好奇的看向庆尘:“你既然知道那个人跟踪我们到高铁站,为什么不动手?”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因为我暂时还没把握把他的本体找出来,所以如果杀不干净的话,还是尽量别引祸到整个白昼身上。让他先怀疑别人,也是一种策略。万一他真的跟庆幸撕起来呢,就算不撕庆幸,撕一撕其他影子候选者也不错。而且,反正你在里世界已经抵达10号城市了嘛,想找这具傀儡还是能找到的,我们在暗中观察一下他控制傀儡的日常,好像也不错。他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,结果都在我们监视之下,这不是挺好的吗。”

  秧秧小声嘀咕道:“玩战术的心都脏。”

  ……

  额,抱歉了大家今天就这么多。

  最近一个比较意外的事情出现了,任小粟的弟弟或者妹妹要来到这个世界上了。前几天老婆开始出现孕吐反应,怀孕的时候孕妇真的太辛苦了,情绪也不是很稳定,家里兵荒马乱的,所以我要多抽点时间陪陪她。

  如果是女孩的话,不出意外会叫任小棉,如果还是男孩的话……我还没想好如果是男孩的话叫什么,目前比较抗拒,但愿不是男孩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