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36、理事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0-25 18:46:34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会场中。

  有劣质版蜘蛛侠、胖版神奇女侠、史莱姆、小恐龙皮卡丘。

  秧秧以这身美少女战士的装扮出现,仿佛在进行一场降维打击。

  就像是七百个小矮人和白雪公主似的。

  太惨烈了。

  有人偷偷看向秧秧,问身旁的人:“那个女孩是谁啊,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?”

  “看矩阵的人跟她打过招呼,可能是海城那边的人吧。”

  此时,一只皮卡丘对旁边的绿色小恐龙说道:“这个女孩疑似b级,我收集过有关她的资料,尤其是里世界的,应该是罕见的力场觉醒者。。如果未来和白昼再遇上,一定要小心她。”

  身旁的小恐龙……歪过脑袋懵逼的看着皮卡丘。

  皮卡丘继续说道:“对了,还有5天就穿越了,你下次去里世界的时候……”

  说话间,他另一边突然有声音说道:“老板老板,这边,我在这边。”

  皮卡丘缓缓转过身去,看着旁边的史莱姆……

  幻羽挑挑眉毛:“你不是穿着小恐龙的衣服吗,怎么又换上史莱姆了?!”

  zard说道:“我觉得史莱姆更好看啊,也跟我的气质更搭,所以我跟别人换了一下。”

  幻羽:“???”

  他看了看面前的史莱姆,又看了看白昼那边的两只史莱姆:“你是打算投奔白昼了吗?”

  “没有没有,”zard说道:“我的心虽然已经去了白昼,但老板你相信我,我的身体会永远跟你在一起。等哪天你被他找到,成了那边的人,我跟着陪嫁过去就好了。”

  幻羽:“……”

  好气啊。

  而矩阵那边的人,看着秧秧站在庆尘身旁,则小声嘀咕道:“她不会就是跟那个少年去度的蜜月吧?!”

  陈岁看向身旁的成员们说道:“那明显是一句玩笑话,她都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,怎么度蜜月。”

  矩阵成员们不说话了。

  秧秧低声对庆尘笑道:“怎么样,没有给白昼丢人吧。”

  庆尘听到这话,转头看了一眼他身边的那两只史莱姆……

  “白昼的尊严,都靠你挽回了,”少年叹息道。

  两只史莱姆羞愧的蜷缩在一起。

  “对了,我今天早上才到的郑城,不过我看群里有人说起昨晚的战斗,怎么回事啊?”秧秧低声问道。

  “没事,遇到了一位很聪明、很谨慎的对手,我在想办法把他揪出来,但他的能力太诡异,不太好揪,”庆尘回应。

  庆原的能力是将别人变成自己的傀儡。

  有了这个能力之后,他想办什么事情都可以由傀儡去办。

  难怪所有影子候选者和鹞隼都找不到他,只因为他根本不用自己抛头露面。

  庆无、庆幸、庆原。

  影子之争到了第三轮,果然棘手的人物全都出现了。

  庆尘这边还没搞清楚庆幸的禁忌物是什么呢,又冒出来了一个如此危险的庆原。

  昨天晚上,如果他但凡贪心一点想要抓走司机,恐怕他现在已经没机会站在这里了。

  不过,庆原也低估了他。

  三个杀手也不分头离开,反而突然汇合站在马路边上等车,稍微带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有问题。

  如果对方的组织真是如此不谨慎,那庆尘反而不担心了。

  庆尘看了看矩阵那边,问秧秧:“刚才看到有人跟你打招呼,你怎么没过去呢。”

  秧秧歪着脑袋看他:“不熟。”

  然而说话间,陈岁竟是带着矩阵成员们走了过来,他看向秧秧笑道: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秧秧看着他:“……你谁啊?奥不是,你带着面具呢,我光听声音确实认不出你是谁。”

  庆尘在一旁心说,这位姑娘倒是也挺会装蒜的,她还用看长相吗?感知力场就能记住一个人的特征了,不管怎么易容都挡不住。

  等等。

  这个能力,好像非常有用。

  庆尘陷入了沉思。

  旁边,陈岁还在跟秧秧自我介绍,甚至都顾不得隐瞒自己身份了:“我是矩阵的陈岁,之前在海城见过一面。就是在李灵的生日派对上,你来给她送完礼物就走了,当时我就站在蛋糕旁边,后来我找李灵要了你的微信,但你没有加我……”

  两只史莱姆相视一眼,心说这货把当时的场景都记得如此清楚,怕不是当时就一眼喜欢秧秧了吧?

  所谓魂萦梦绕的场景,说的就是这种?

  秧秧点点头:“奥……不记得了。”

  矩阵里其中一个女孩看向秧秧,笑着问道:“你身边这位……是白昼组织的老板吗?”

  秧秧笑道:“他不是,老板很神秘的,我都没有见过。”

  “那你身边这位是?”女孩好奇问道。

  秧秧看了一眼沉思中的庆尘,然后对女孩说道:“这是我们的二老板,老板不在的时候都是他做主的。”

  “咦,那你呢?”女孩感到奇怪,秧秧这种高手难道还要听别人的吗?

  秧秧笑眯眯的回应道:“我就是白昼里一个打工的,老板让我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。”

  陈岁忽然说道:“秧秧姑娘你是海城人,矩阵也是海城本土的时间行者组织,我觉得你有空可以来矩阵的总部看看,或许这里更适合你。而且,你也知道我们的发展速度……”

  庆尘的思绪终于回到会场之中,他看向陈岁,这特么怎么还有当面挖墙脚的人呢。

  秧秧作为b级高手确实抢手不假,但你就算挖墙脚,也起码背着人吧?

  就在庆尘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却听秧秧笑道:“不用啦,我觉得白昼就很好啊,这里的人说话又好听,个个都是人才,我超喜欢这里的。”

  陈岁心说……人才?

  他将目光看向旁边的那两只史莱姆……这真的是人才吗。

  庆尘看了秧秧一眼。

  事实是这位女孩其实一直游离在白昼的边缘,她对外人都说自己是白昼的,但她自己有着很清晰的目标。

  而那个目标,和白昼并不一致。

  所以庆尘本身并没有真的把秧秧当做白昼成员,他知道,彼此要做的事情无法捆绑在一起。

  不过,做朋友本身就是求同存异。

  陈岁看着庆尘,问秧秧:“这位半天也不说一句话,看起来似乎脾气不是太好?”

  庆尘愣了一下,这怎么还茶起来了。

  却听秧秧对陈岁认真说道:“你千万别这么说,小心他一生气把你脑袋拧下来。”

  庆尘:“……”

  陈岁:“……”

  秧秧乐不可支的看着庆尘:“笑一笑嘛,多好玩啊。”

  陈岁看着秧秧跟庆尘嬉笑着,对自己就像是‘闲杂人等’一样,心里就是一阵别扭。

  创办矩阵之后,他还是第一次在人际关系上遭遇了滑铁卢。

  这时,昆仑路远先进入会场,他带着人给所有时间行者分发材料。

  陈岁松了口气,昆仑的人再不来,他可就绷不住了。

  秧秧看着陈岁与矩阵成员们离去的背影,笑着对庆尘说道:“我对白昼是不是死心塌地的,让你有些感动?”

  庆尘看了秧秧一眼:“我已经让罗万涯控制家长会,下次穿越的时候他会带着一些学习材料过去,配合你做一些启迪民智的工作。不过,里世界财团的愚民政策太成功了,这种事情要慢慢来。”

  秧秧眼睛一亮,非常认真的说道:“谢谢你!”

  路远走了过来,白昼这边的材料他要亲自发。

  庆尘从路远手里接过材料,可路远忽然捏住材料的一角,低声对庆尘说道:“不要再搞事了啊,昆仑好不容易搞个时间行者联合会,你别再给我们玩砸了!”

  “您瞅您这话说的,跟我有什么关系,”庆尘装傻。

  路远倒是没再继续计较:“这次白昼要出一个人当理事,你自己斟酌着选一个出来。”

  “我们白昼不参与,”庆尘说道。

  路远眯起眼睛:“你真当自己在国内做的所有事情都合理合法吗?能力越大责任越大,少跟我们整虚的啊。你们有人当了理事,下次去欧洲、北美搞事情还有人帮,起码有个半官方的身份,九州横竖都是要想办法接你回家的。”

  一旁的秧秧乐了,其他组织都在商量着怎么抢理事席位呢,结果白昼这边,昆仑为了让白昼出一个人当理事,竟然都用上威逼利诱了。

  所有人都知道,当了主席、副主席、理事,不管昆仑再怎么强调有职务的要服务于大众,但地位就是地位。

  所以,很多组织已经铁了心想要抢了。

  秧秧对庆尘笑道:“想一直当闲云野鹤吗,昆仑是不可能放过你的。”

  路远不乐意了:“小姑娘不要这么说啊,明明是好事。”

  庆尘想了想:“这不是不记名投票吗,昆仑也能想选谁就选谁吗?”

  路远说道:“这个你不用管,总共7名理事,先选出9名,然后所有参选者上台拉票,再进行第二轮投票。”

  庆尘说道:“白昼的秧秧可以成为联合会的理事,但是有一个条件,能不能把光明公社的庆原也选进9名备选者。”

  秧秧:“……”

  路远愣了一下:“这事我得跟老板商量商量,但我警告你啊,联合会期间不准再发生战斗了。”

  ……

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