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33、傀儡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0-23 23:44:1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“下次如果不早点的话,我可能就真死在这里了,”罗万涯扶着电线杆喘息着。

  “下次一定,”刘德柱说完便看向了庆原。

  火焰。

  炽烈的火焰。

  当刘德柱与七名杀手碰撞的顷刻,他所携带的高温一瞬间将几人点成了火球。

  火焰以刘德柱和罗万涯为中心,向外爆裂出去,那几名杀手被滚烫的气浪掀飞。

  c级之后的刘德柱很少有机会全力出手,也不是他偷懒,而是庆尘将一切都安排的太好,不需要他拼尽全力。。

  然而这一刻,c级觉醒者的力量,在郑城的夜晚显露无疑。

  暴躁。

  非常的暴躁。

  跳动的火焰,就像是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。

  因为觉醒会释放身体潜力的缘故,刘德柱修行的速度比其他人都慢一些,不过他依然坚持着。

  不为别的,只因为老板告诉他,如果修行等级能够达到b级,会将他的觉醒等级也给带入b级境界。

  刘德柱听到这句话之后,就像当初老板让他保持愤怒一样,他就真的一直保持着愤怒了。

  但此时,刘德柱看着平日里总是笑眯眯的罗万涯,面色却如此苍白,忽然感觉自己又有些愤怒了。

  上一次如此愤怒的时候,还是他母亲差点丧命的时候。

  ‘庆原’用他仅剩的一只眼睛,仔细打量着刘德柱。

  只不过此时刘德柱浑身都包裹在火焰里,根本看不清面目。

  刘德柱的能力并没有对外暴露过,所以庆原也无法分辨他的身份。

  “看来,是有一支组织有计划的在针对我,”庆原有恃无恐的笑道:“让我猜猜,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某位影子候选者本人就是跟我一样的时间行者,在表世界混的也很不错。另一种是某位影子候选者身边有时间行者辅佐,同样有铲除我的理由。不知道你们是哪一种?你们的老板又是谁?”

  刘德柱没有说话,他打量着四周,那七名杀手的实力不弱,每个都有e级以上的实力,甚至有d级。

  按照老板的猜测,庆原身边一定有大量的基因战士,因为庆氏每年的基因药剂配额,有七分之一都是在庆原父亲手中。

  以时间来推算,穿越事件发生到现在,一个普通人都足以连打三支基因药剂了。

  三支基因药剂,d级。

  庆原的父亲庆宇如果真是时间行者,那他一定会自己儿子,打造一支可以征战两个世界的基因战士部队出来。

  刘德柱有点好奇,罗万涯是怎么在这么一群人围攻之中,还戳瞎了庆原一只眼睛的。

  这时,‘庆原’笑道:“不想说话吗?没有关系,先试试你们这个组织的实力。”

  话音一落,那七名已经翻身而起杀手,同一时间朝着刘德柱厮杀过来。

  刘德柱笑了笑:“庆幸向各位问好。”

  他身体周围跳动的火焰骤然一滞,却见刘德柱怒吼着一拳砸向前方迎来的杀手:“倒!”

  刘德柱这段时间以来接受的所有训练,都在这一刻化作成果。

  脚步为根基,力量从大地传导至拧动的腰,再传导至挥出的手臂。

  却见那裹挟着火焰的一拳后发先至,明明是杀手先动手,可刘德柱却快出好多。

  还没等杀手反应过来,这爆裂的一拳已经硬生生捶在了杀手脸上。

  那杀手脖颈发出一声脆响,整个人扭曲着被捶在了地上。

  刹那间,那无匹的拳头爆发出璀璨的火焰来。

  火焰转瞬间将杀手全身包裹其中。

  流光旋转,火焰裂地!

  草薙京!

  里百八式.大蛇薙!

  下一秒,他身后另一名杀手已经挥刀而至。

  刘德柱头都没回。

  弯腰,左脚向后一撩。

  他竟是一气呵成的以脚尖挑在对方下巴上,愣是将杀手挑上的半空中。

  “起!”刘德柱快速拧腰跳起,一击右勾拳接住了刚刚下落的杀手。

  轰隆一声!

  只见那勾拳中再次爆发出刺目的火光来,硬是将杀手给再次轰上了天空。

  草薙京!

  里百八式.鬼烧!

  罗万涯扶着电线杆都看傻了,这还是白昼别墅里那个,每天只知道傻乐呵着八卦老板的傻子吗?!

  前阵子,庆尘前往欧洲的时候刘德柱也没闲着,他一直在琢磨自己着热能觉醒者的能力该怎么用。

  南庚辰出了个主意让他去学拳皇里的草雉京,别管好用不好用,好看就完事了。

  “小心!”罗万涯出声提醒。

  就在刘德柱从空中落下的档口,竟有两名杀手已经挥刀过来。

  可他们还没砍到刘德柱,不知何处钻出一个身影来,以极快的速度连出两圈击打在两名杀手的喉结上。

  赫然是带着口罩的南庚辰!

  修行之法与基因药剂不同的是,基因药剂注射后,实力便停滞在某个等级里,很难逼近下一个等级的临界点。

  而南庚辰修行的准提法不同,他按部就班的修行着气脉,每修行一条便提升一分,他说自己已经接近c级,那他的实力也会无限接近c级。

  这不是基因战士可以比拟的优势。

  那两名杀手捂住自己被打碎的喉结,缓缓向后退去。

  那碎裂的喉结扎烂了气管,让他们无法喘息,短短十多秒,他们便感觉到了窒息。

  视线里的一切,渐渐黑暗。

  南庚辰默默的看着这一切,他知道自己早晚要经历这一切,不能总被庆尘保护着。

  所以,他死死的盯着,不回避。

  试图让自己尽快接受这种感觉。

  剩余三名杀手也惊疑不定的向后退去,因为他们不知道这里是否还藏有其他高手。

  刘德柱在地面站定,并对庆原说道:“你这具身体应该是傀儡吧,虽然你本体安然无恙,但找到一具好傀儡应该也不容易,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心疼吗。”

  庆原神色依旧很平静,似乎腹部不停流淌着的血液也无法影响到他的意志。

  他微笑着说道:“或许你的战斗力并不持久,所以想聊聊天拖延时间吧?其实不用的,今晚只是短暂的问候,相信我们未来还会再见。”

  说着,庆原竟然捡起一柄地上掉落的短刀,然后轻轻在自己脖颈上一划,歪倒在地。

  刘德柱看到这一幕,头皮都麻了。

  他想象中激烈的战斗并没有发生,但对方旁若无人的抹脖子自杀的一幕,属实惊到了他。

  不为别的,实在是对方自杀的时候太平静了。

  饶是庆尘给他们说过这是一具傀儡,但看到这一幕也会让人感到震撼。

  不远处那三名杀手没有恋战,转身便汇入了人群之中,执行力极强的撤离了战场。

  刘德柱看向南庚辰沉默了几秒钟:“刚才帅不帅?”

  南庚辰赞叹道:“我就说玩火的想帅就得学草雉京吧。”

  “那个,你们俩……来扶我一下,”罗万涯说道。

  直到这一刻,刘德柱才终于有心思观察罗万涯的伤势:“怎么样,我现在送你去医院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,”罗万涯疼的面目都扭曲了还在推辞。

  罗万涯的西装背后,已经被砍的像流浪汉一样破破烂烂了。

  刘德柱和南庚辰心疼极了。

  没想到老罗为了白昼付出这么多。

  可是,刘德柱伸手摸了摸罗万涯后背之后,有点诧异的问道:“等等,你背上怎么没血啊。”

  罗万涯说道:“来郑城之前我就知道这一趟很危险,所以找朋友弄了一件防弹背心穿在里面,冬天的衣服厚,大家也看不出来……”

  刘德柱:“……”

  难怪罗万涯会选择最莽的打法,合着是仗着自己防御高啊!

  这谁想得到啊!

  哪个正经时间行者战斗的时候穿过防弹背心啊!

  估摸着那七名杀手砍罗万涯后背的时候都懵了,这怎么不掉血?!

  刘德柱感慨道:“要说精明,还是你老罗精明啊,那你现在还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干嘛。”

  罗万涯说道:“我腿上挨了两刀……需要简单的缝合一下。不用去医院,我自己就能搞定。”

  刘德柱与南庚辰放下心来,他们大量了一下四周:“走吧,换个地方再说话。”

  “对了,老板呢?”罗万涯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啊。”

  三名杀手分头默默的疾步走在街上。

  他们穿过人群,将手里的刀全都扔进了路旁的垃圾桶里。

  十多分钟,三人重新在福元路、商鼎路交叉口汇合。

  他们若无其事的在路旁站着,仿佛刚刚发生的战斗与他们无关一样。

  很快,一辆黑色商务车行驶到路口,后排的舱门自动打开。

  就在三人准备上车的刹那,一名年轻的路人从三人身后经过,却见这位路人轻飘飘的一探手。

  杀手们只感觉,自己脖颈上仿佛有什么轻若无物的东西轻轻划过。

  他们伸手一抹,再摊开手掌看去的时候,手掌上尽是鲜血。

  杀手惊恐的看向那位路人的挺拔背影,对方渐行渐远,头都没有回。

  商务车的司机此时还在看着车辆前方,他见三人迟迟没有上车便催促道:“上车。”

  没人回应。

  司机再一转头,竟看到那三名杀手已经躺在了车旁,躺在了地上的血泊里。

  司机转头看向远处,那路人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,他笑了起来:“没上当啊。”

  他没有重新启动商务车,而是推门下车后径直离开,走出几十米后他按动了兜里的遥控器。

  轰隆一声,商务车爆炸成一团火球。

  这是庆原的另一具傀儡,他专门告知三名杀手自己来接,就是知道会有人跟着杀手。

  如果对方跟到车辆这里,并试图劫持司机、杀手,审讯出关于‘庆原’的线索。

  那么大家就会一起化作灰烬。

  反正这只是一具傀儡,虽然制造傀儡有些麻烦,但庆原并不心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