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420、尾戒与离开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0-17 18:08:3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“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事情?”庆尘问道。

  艾比说道:“我知道让你承诺是没有用的,所以,我希望在你帮我做完最后一件事情之后,我再将它的收容条件告诉你。”

  庆尘问:“你觉得你有跟我谈判的资格?”

  艾比反问:“你敢自己慢慢试吗?”

  庆尘乐了,他在网上搜索了很久,都没有卡布里手里禁忌物的资料。

  因为这件禁忌物诞生于北美的关系,庆尘也没法回到里世界寻找与它有关的信息,毕竟大陆之间都断绝了,信息也没有互通过。

  所以如果庆尘不想回到国内慢慢摸索的话,就最好在欧洲之行结束前,把这一切给搞清楚。

  慢慢摸索禁忌物这种事情,有时候几代人才能摸索出一点点规则来。

  甚至可能用生命才能试出来。

  知道是谁析出的还好些,一般禁忌物都会在死去超凡者的埋葬之地析出,析出之前还会有一点异象。

  如果知道那是谁的墓地,就可以根据对方生前的喜好来推测。

  例如禁忌物ace-005大福,李叔同说它是一位爱猫之人析出的,那位超凡者总共养了7只猫,还都挺有名,所以第一代持有者花了一个月的时间,就找到了收容条件、使用方法。。

  例如提线木偶,这玩意很早很早便出现了,但是那时候没人知道它是干什么用。

  大家只知道它是个禁忌物,但持续上百年都没人知道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,收容条件又是什么。

  有人用它来当鱼线钓鱼,有人用它来晾衣服,谁能想到它是需要把宿主和敌人的手腕缠在一起?

  gay里gay气的。

  庆尘都想不出,第一代发现它使用方法的宿主,是怎么发现的……

  而且因为它的特性,还特别费宿主。

  提线木偶的完整收容规则是,每个月都要献祭一批人,如果献祭不成的话,下一次献祭数量需要翻倍。

  翻到第九次还没有完成,它就会献祭宿主……

  平均九个月献祭一个宿主这谁受得了,比投胎的速度都快一点。

  有人曾计算过,提线木偶杀掉的宿主都有三十多个,堪称史上最废宿主的禁忌物。

  类似提线木偶这样的禁忌物还有一些。

  例如正确金币,如果问问题之后得到答案,却不给它吃金条,它就会让宿主失明、失聪七天。

  还有禁忌物ace-038“秘密的尽头”,宿主可以说出一个与自己有关,却没人知道的秘密,以此来换取别人的一个秘密。

  但如果宿主对禁忌物说出的秘密,宿主以为所有人都不知道,但其实有人知道,那么就会掉落4999根头发。

  禁忌物ace-038的宿主,历代都是光头。

  所以,禁忌物其实一直都是一柄双刃剑。

  现在,庆尘并不知道尾戒的收容条件是什么,收容失败了又会产生什么后果。

  如果他尝试的时候,不小心触碰到什么反噬的规则,恐怕会有大问题。

  就算艾比、卡布里愿意说出这件禁忌物的作用、收容条件,庆尘都必须找人试一下,才敢自己用。

  比如禁忌裁判所手里的禁忌物ace-089猎杀歌颂者,至今没人知道收容条件到底是什么,只能暂时把他封闭在金属盒子里。

  这玩意一听到歌声,就会把唱歌的人追杀到天涯海角。

  如果卡布里手里的东西类似猎杀歌颂者,结果艾比却告诉庆尘,收容条件就是唱歌,那庆尘怕是要倒大霉了。

  但他需要一个参考方向。

  可能这就是艾比的底气吧,他笃定庆尘是不想慢慢试的,所以才信誓旦旦的提出条件。

  然而,庆尘对此并不担心,只要有一个人愿意开口,事情就很好办了。

  又不是只有艾比一个人知道这枚尾戒的作用与收容条件。

  太多人类都死于一句老话,不患寡而患不均。

  二桃杀三士这种计谋,中国人都用烂了。

  他控制住艾比不让对方说话,然后笑意盈盈的看向卡布里说道:“你不愿意说,但是有人愿意,明明是你的禁忌物,结果他却来跟我提条件,我要是你,我都听不下去了!这你能忍他吗?!这样吧,我给你的条件也一样,告诉我禁忌物的作用,我给你办生前最后一件事情。”

  庆尘笑着看了艾比一眼,这种人都能成为未来在欧洲分部的三号人物,也不知道北美本土的真正掌权者是什么样。

  卡布里察觉到自己的束缚已经松开,他冷冷的看了艾比一眼,然后对庆尘说道:“你帮我把我社交网站的私信内容都删掉,再把我云盘里的东西都删掉,我就告诉你。”

  庆尘:“……”

  艾比:“……”

  庆尘感慨道:“你这真是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啊。生前最后一件事情竟然是拜托我帮忙销毁社死的证据,这种高洁的品格,真是令人感动。”

  一旁的艾比内心感到一阵悲哀,他还在想着怎么利用这件事给庆尘挖坑,让未来组织发现他们的踪迹之后过来营救,结果卡布里一点都不配合,竟然就委托了这么一件小事。

  庆尘笑着说道:“我可以帮你做这件事情,但你得先告诉我收容条件。”

  卡布里摇摇头:“不行,你得先帮我做。”

  庆尘说道:“那我再问问艾比?或许他更愿意跟我完成这场交易。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相信我有信用,这么一件小事情还是愿意帮你做的,毕竟是举手之劳。”

  卡布里愣了一下:“这枚尾戒叫做‘权力’,寓意它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。”

  庆尘也愣了一下:“传送能力?!”

  “不是,”卡布里摇摇头:“是你只要带着它,可以打开任何一扇门,哪怕那扇门有机械锁、密码锁,你只需要拧动把手,它就会帮你解开一切阻碍,把门打开……保险柜也可以。”

  卡布里生怕庆尘觉得这玩意没用,赶忙又补充了一句。

  庆尘没好气道:“就这么一个能力,你给它起这么厉害的一个名字?!还说什么可以去任何地方!”

  这还不如叫万能钥匙呢!

  等等,庆尘忽然想到一件事情,据说禁忌物ace-012蒸汽列车的车厢里满载着金币,如果有人试图偷取金币,就会被蒸汽列车锁上门,硬生生困死在里面。

  那这枚叫做“权力”的尾戒,是不是可以在偷金币之后,把锁死的门重新打开?!

 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用规则对抗规则,用魔法打败魔法吗?

  当然,庆尘也不是真的要去尝试……

  毕竟他也不知道这卡bug的方法好不好使,万一西方的规则到了东方水土不服,尾戒的力量干不过蒸汽列车,那他就要含笑九泉了……

  庆尘看向卡布里:“收容规则是什么?怎么才能成为它的宿主。”

  卡布里解释道:“它的收容条件很简单,宿主每个月必须偷一件东西,偷什么都行,偷到的东西,要在失主没有意识到东西丢失之前,给尾戒吃掉。”

  庆尘心说,这怕不是一位北美盗圣析出的禁忌物吧,竟然还有这种怪癖。

  这要是他回到国内,搞不好还真的没法试出这禁忌物的规则,因为他压根没偷东西的习惯啊。

  一旁的艾比听到卡布里将所有细节都和盘托出,内心里叹了口气。

  堂堂两个c级高手,结果沦落到,要抢夺一个“生前遗愿”的凄惨境况,艾比真是想弄死卡布里的心思都有了。

  这时,庆尘重新控制住卡布里,然后将尾戒带在艾比的小拇指上:“你来试试。”

  艾比说道:“你是想让我来帮你试这尾戒,看看卡布里有没有坑你?可以,但你必须把我的云盘内容也删除。”

  他做出最后的尝试。

  本来艾比可以有更好的计划,但现在他只能祈祷自己留下的某些线索,可以让w想到什么。

  庆尘笑了笑说道:“可以。”

  说着,艾比对庆尘:“我得先偷一件东西,而且失主不能知道,要不我去街上偷个东西?”

  “不用,没那么复杂啊,”庆尘摇摇头,他松开了卡布里的束缚,一手刀便将卡布里击晕过去。

  然后,庆尘对艾比说道:“你把他外套扒下来,这就算是偷走了。放心,他没意识的。”

  艾比当场就震惊了,原来“要在失主没有意识到东西丢失之前,把偷到的东西给尾戒吃掉”,还可以这么操作。

  庆尘看出他的疑惑,认真说道:“确实没有意识了。”

  艾比叹息,他想要去外界传递信息的想法也落空了:“可你这是硬抢吧,根本不算偷啊。”

  “先试试再说,”庆尘不置可否。

  艾比将卡布里的外套扒了下来,然后将尾戒凑到外套旁。

  只见卡布里的外套仿佛燃烧起来了一样,瞬间化为灰烬。

  艾比愣了一下,这也行?!

  ……

  ……

  费雷德里克医院中,w躺在病床上,身上包扎着海量的绷带,宽敞的高级病房里坐着十多名下属。

  据医生所说,他有轻微脑震荡,浑身上下31%烧伤面积,内脏渗血。

  换了一般人挨那一下爆炸,恐怕就算没被当场炸死,这31%的烧伤面积也足以让伤者器官衰竭而死。

  好在w身为b级高手,自愈能力强大。

  w此时冷静说道:“火车站、公路口、高速路口、机场、港口,全都派人盯着,不要让艾比和卡布里有机会离开。入侵网络,锁定他们的银行账号、社交媒体账号……一切账号,从使用痕迹来追踪他们的信息。不要让他们有机会活着离开阿姆斯特丹,不然未来会沦为北美时间行者的笑柄。”

  然而就在此时,一名下属说道:“老板,卡布里的社交媒体账号登陆了!”

  w愣了一下:“他这时候还真敢登陆社交媒体账号?他在干什么?”

  下属盯着电脑说道:“他……在删私信内容。”

  w皱眉,神特么删私信内容。

  这都什么时候了,竟然还删私信内容,这是一个被追杀的人,应该干的事情吗。

  对方这会儿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情?

  “不对,”w眉头紧锁:“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……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会想要删掉自己的私信内容呢。”

  另一名下属说道:“老板,艾比的云盘账号也登陆了,正在删除他的自拍照片和视频。”

  w忽然想起自己某次与艾比开玩笑问,如果生命就剩下五分钟,会干什么。

  艾比的回答是:删掉自己云盘里的东西,以免被人曝光出来名节不保。

  w一下子从床上做了起来,对下属怒吼道:“快查他们登陆地的ip地址,快点查出来!”

  “查到了老板,ip地址就在丹拉克大街b-156号,对方伪造了好几份ip协议,做了三十多个跳板,但都被我们用里世界带回来的解码器破解了,”下属说道。

  “快去,包围那里!”w说道:“艾比……算了,遇到反抗者一律击毙,不要留手,让麦克也去!”

  这时候,w忽然意识到艾比可能要死了,而‘艾比卧底案’似乎也另有隐情。

  但是,不管艾比是真的背叛了未来,还是被人胁迫,w都不希望这件事情再有什么意外。

  15分钟后,麦克已经来到丹拉克大街b-156号门口,他冷冷的看着那扇简陋的门,对身旁一名未来成员问道:“那些账号还有动静吗?”

  那名未来成员说道:“还在删除他们的网络痕迹,没有停。”

  麦克冷笑,他抬起手臂张开五指,红色的激光射线瞬间将b-156号的门给切割的粉碎。

  然而,当大门被割裂后所有人愣住了,因为那屋里并没有人在。

  麦克快步走了进去,却见餐桌上放着一部手机,那手机正在自动删除着艾比、卡布里的所有网络账号信息。

  手机里不断弹出新的app,然后快速删除着一切,连视频网站的会员都给注销了。

  当它将所有网络信息全部删完之后,手机屏幕突然跳出来了一个大富翁的游戏界面,开始了一局新的游戏。

  而就在这部手机旁,有人放了一张扑克牌,倒扣在桌上。

  麦克铁青着面色将扑克牌拿起,那赫然是一张彩色的joker,无声的笑着。

  ……

  今晚dota2的ti国际邀请赛总决赛,所以晚上那一更会很晚很晚了,大家明早看吧,我会在天亮之前写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