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92、意外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10-04 03:16:1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第九区,影子候选者庆闻,正静静的伫立在两栋楼宇之间的廊桥上。

  那悬空的廊桥,就像是两栋大楼之间悬挂了一条钢索。

  庆闻每次站在这种地方,俯瞰着一座城市里最荒诞的地方,他总会觉得有种独特的超脱感。

  这里不属于他,他也不属于这里。

  下午3点钟,情报三处72名探员已经进入他右侧的公寓大楼里,按照庆闻麾下鹞隼提供的信息,对大楼进行彻底的封锁。

  大楼里传来枪声,庆闻却面色未变,只是站在这云端看着风景。

  他似乎并没有将这次抓捕行动放在心上,探员们虽然弱,但他麾下鹞隼已经潜藏在大楼里,随时可以出手。。

  那些鹞隼们的实力,远不是探员和杀手能比的。

  没过半个小时,他手下的探员便拷着五名杀手走到了廊桥上报喜:“督查,人都抓到了,只不过这公寓大楼里只有五个。在大楼里战斗时,您麾下的高手及时出手,咱们这边只有三人受了点轻伤。”

  庆闻神情和煦的笑道:“五个就很不错了,时间还有很长。”

  这时,一名探员走到庆闻身旁低声说道:“我在三处的一位朋友说,庆一到现在都没来情报三处上班,庆无在我们离开后没多久也离开了,庆诗还在追星,庆幸捡了一次钱。”

  令人没想到的是,庆闻不仅将庆一的探员收编麾下,连带着那位失踪的庆原麾下探员,也一起给暗中收买了。

  不过庆闻行动时并没有带上庆原的人,而是留他们在情报三处充当眼线,监视着其他影子候选者的一举一动。

  庆闻看了探员一眼,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好的,谢谢,我知道了。”

  那探员似乎有意套近乎:“庆一年纪还小、玩心重不足为虑,倒是这庆无突然出门,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?”

  庆闻笑了笑说道:“没关系的,我们只需要再抓到一名杀手就好了。”

  影子的要求是抓到6名及以上的杀手,或者是抓到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林海平。

  而杀手有12名。

  所以,按理说最多有三位影子候选者可以得到下一个任务的优势。

  庆闻当然可以把所有人都抓住,断了其他影子候选者的路,但他觉得没这个必要,时间还很长,可以慢慢玩。

  如今,他已经领先其他影子候选者了,自然不用慌张。

  庆闻笑着说道:“等会回到pca中情局的地下车库,我在那里给大家准备了一些小礼物。”

  探员们愣了一下,转瞬间全都开心起来。

  他们知道庆闻很大方,这是要奖励他们本次行动时出的力。

  这份礼物,值得期待一下。

  回去时,探员只见暗潮汹涌,所有人都想坐上庆闻的那辆车,好跟这位新老板亲近一些,但最终还是三个资历最老的探员挤上了车。

  庆闻也并没有去管这一切,只是默默等着探员们自行决定。

  回到情报三处地下车库,这边早早有庆闻的仆役等待着了。

  总部这里的管理没有情报一处那么严格,庆闻只需要打个电话,他的私人车辆便可以全部开进车库里。

  庆闻的仆役打开两个箱式货车,后备箱里放着满满的72份礼品。

  那是一篮篮的牛肉,鲜红诱人。

  那鲜肉被保险膜封在篮子里,颇像是表世界探望病人时送的果篮,里面厚厚的肉片,被摆成好看的玫瑰形状。

  在里世界中,因为真牛肉极其稀缺,连烤肉店里卖的都是味道相仿的合成牛肉,说起来也不过是更高级一些的合成蛋白质而已。

  所以,在里世界最贵重的礼物,就是鲜肉了。

  首先上三区的市场里才能见到真正的鲜肉,而且一斤都要卖几百块钱,最好的牛肉甚至要数万元。

  探员们看到这一幕眼睛放光,他们大致估量了一下,这一篮子牛肉怕是要有二十斤的样子,足以顶他们一个月工资了。

  这要是拎回去,家里的老婆怕不是要开心坏了?!

  庆闻笑着说道:“这只是我初来乍到给大家准备的一份小小心意,等春节前还有一份厚礼,希望各位近期能继续配合我的工作。”

  探员们兴奋的不行,一个个拎着牛肉篮子,押着五名杀手上楼去了。

  当他们一个个进入大办公室的时候,那些留守的其他探员看到牛肉篮子瞪大了眼睛,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。

  事实上,庆闻选择在这时候发礼品,本身就是想让其他影子候选者手下的探员羡慕,他要做的事情,跟庆尘在七组所做的差不多,只不过礼物的级别稍有差别……

  然而就在此时,情报三处的大门再次被人推开。

  庆闻一转头,赫然看见那位之前来pca联邦中情局总部抓过人的庆桦,出现在门外。

  却见庆桦笑意盈盈的带着数十人闯了进来,然后围绕着那五名被拷住的杀手转了两圈:“这就是袭击神代风情街的杀手吧?”

  庆闻刚想过去和庆桦打招呼,却突然看到庆桦背后走出个少年来,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。

  庆一。

  庆闻的瞳孔一阵收缩,他没想到今天没来上班的庆一竟然会突然出现,还带着情报一处的这么多人马。

  熟悉pca联邦中情局规章制度的老探员们已经反应过来了,庆一这是要利用情报一处的优先权来摘桃子!

  但庆一并没有跟庆闻说话,反而看向他原本麾下的探员们。

  “这是庆闻哥哥送大家的牛肉吧,他一向如此大方,不过肉吃多了,可不太好消化啊,”庆一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我不装了,我摊牌了!

  其实少年庆一最多只是有点早熟,城府并没有他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深。

  所以,此时此刻的庆一内心里已经爽到了极点,并庆幸自己拜了一位护犊子且有实力的师父!

  有庆尘先生在情报一处坐镇,其他影子候选者在官方身份的层面,已经被他给完全碾压了!

  当权者为何要建立社会规则呢,因为他们才是规则的最大受益者。

  一个聪明人杀人,有时候并不需要用武力,用规则就可以了。

  在庆一眼里,自家那位先生就是一位绝顶聪明的人。

  庆一的那些探员们手里还提着牛肉篮子,当他们发现庆一过去都是在扮猪吃老虎的时候,想要丢下牛肉篮子重新站队,却已经是来不及了。

  而且他们也很清楚,有了情报一处撑腰的庆一,根本就不需要他们。

  庆桦在一旁补刀,他看向那些探员冷冷说道:“一点牛肉就把你们给收买了,完全忘了自己顶头上司是谁,真是烂泥扶不上墙。”

  探员们把头压的更低了。

  庆闻面无表情的看向庆一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庆一笑眯眯的说道:“没什么,就是把你刚刚抓到的杀手带走而已。”

  “凭什么?”庆闻冷声道:“这是我抓回来的。”

  庆一转头看向庆桦:“我们能带走吗?”

  庆桦说道:“pca规章制度第三章第四条,情报一处有审讯优先权,其他情报处需要配合情报一处工作,交接嫌疑犯。庆闻督查,你不会连pca的规章制度都没有好好看过吧。”

  若放在以前,庆桦肯定是不愿意得罪一位影子候选者的,但如今不同了,他的腰板特别硬。

  而且庆桦也很清楚,影子之争便是你死我活的局面,想要当墙头草是不会有好下场的。

  你只能押一方,然后赌他能赢。

  既然庆尘那位老板押庆一,那他庆桦就没有选择。

  庆桦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晰,做一位忠诚的副官就是他最好的路。

  “杨旭阳,交接犯人!”庆桦冷声说道。

  庆闻还想说什么,却发现他的那些探员们全都低着头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  这就是完全归心和走狗的区别了,庆尘已经把七组的探员收拾的服服帖帖,一个个心里只有庆尘,而庆闻不过是给了一些小恩小惠进行收买。

  高下立判。

  若是庆闻像庆尘那样彻底收服了探员,恐怕探员就算顶着处罚也要跟庆桦刚一波正面,但庆闻所做的,与庆尘相比还差了很远。

  庆闻面色铁青着一不发,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庆桦将五名杀手全都带走。

  庆一则笑眯眯的看向庆闻:“谢谢你啊,庆闻哥哥。”

  就在此时,情报三处的大门豁然被人踹开。

  只见庆无默默站在门外,手里还提着个生死不知的人。

  庆无皮肤黝黑、面色坚毅,那明显是常年苦修、风吹日晒后留下的痕迹。

  他身上还满是血迹,大家也分不清这是庆无的血,还是别人的。

  庆无也没管庆一等人,只是冷冷说道:“我的探员呢,把人给关到牢里去,这个就是杀手的带队指挥林海平。”

 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,所有人都没想到,这个天天趴在桌子上的闷葫芦,竟是单枪匹马的去找到了林海平,并将对方拎了回来。

  眼瞅着对方拎成年人像拎小鸡似的,这怕不是得有c级以上的实力吧?

  甚至很可能已经有b级了!

  只不过,大办公室里的探员并未动弹,有人幸灾乐祸的想,庆无虽然武力值厉害,但也不过是为庆一做嫁衣啊。

  现在正好,庆无和庆闻的所有努力,都要送给庆一了。

  然而让他们出乎意料的是,庆一见到庆无后,只是乖巧的笑着打了个招呼:“庆无哥哥好,我妈妈前几天还说,下次回去了一定要到我家,她给你炖排骨吃。”

  庆无愣了一下,然后平静说道:“嗯,知道了。”

  说完,庆一竟然就这么带人走了,根本没去抢庆无手里的林海平。

  路上,庆桦看了庆一一眼:“您不打算要林海平吗?”

  庆一笑了笑:“庆无实力很强,咱们加在一起也打不过他。真要把他给惹急了,说不定丢脸的是咱们。放心,我不会让各位跟着我冒这种风险。”

  庆桦疑惑:“庆无是什么级别?”

  庆一想了想说道:“最少也是b级,这是庆氏子弟里出了名的武痴,眼中除了修行就没别的事情了。他也是影子候选者里,唯一一位不带护道者参与影子之争的人,因为护道者最高只能c级,还不如他自己。”

  此时,大办公室里的庆无将犯人交给探员,自己竟是又趴桌子上呼呼大睡去了,丝毫不在意身上的血污。

  仿佛这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一样。

  只不过,当探员接过林海平时才发现,这位杀手主谋竟是已经手脚全断,而且都是粉碎性骨折。

  有人拉开林海平的袖子看了一眼,那上面一个个清晰的指印证明,对方骨头是被庆无给硬生生捏断的!

  庆闻看了庆无一眼,他甚至有点担心庆无此刻兽性大发,把办公室里的影子候选者直接全部杀死。

  这也是一种最直接的影子之争方式啊。

  情报三处的大办公室里没有了往日的活跃气氛,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,这里像是被低气压的漩涡中心笼罩着。

  所有人都在想一个问题,庆一到底是凭借什么,才能让情报一处如此为他撑腰的?

  情报一处最近不是忙着抓人吗,怎么突然也来参与影子之争了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庆桦带着所有探员回到情报一处三楼。

  一进门,却发现大办公室里空空荡荡的,只有庆准一人将二郎腿翘在桌子上,带着耳机听歌。

  庆尘也不见了踪影。

  庆桦问庆准:“老板人呢?”

  庆准笑眯眯的摘下耳机回答:“老板独自出去了,说有事情要办。”

  庆桦愣了一下,他走到庆准旁边拿起耳机听了一下,里面确实有非常响亮的歌声:“你会唇语?以前怎么没发现。”

  “你没发现的事情还多着呢,”庆准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人带回来了吗?”

  “带回来了,”庆桦点点头:“已经关押到了秘密监狱。”

  这时候庆桦忽然在想,刚刚老板交代他们所有探员集体出动去帮庆一抓人,会不会就是想支开他们,好有一个单独出行的机会?

  对方要做什么,竟如此神秘。

  另外,这位新老板怕是还有点信不过七组的探员吧。

  庆桦支开其他探员,低声问庆准:“老板最近都没公开给你安排什么工作,是不是有秘密任务交给你了?”

  “你猜?”庆准笑眯眯的回应着。

  “我猜,老板是要你把七组里面的内奸抓出来,”庆桦低声说道:“对吗?”

  庆准笑道:“保密。”

  庆桦叹息,情报一处内部盘根错节非常复杂,每个情报组在其他情报组里安插内奸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  此时此刻,庆尘不知何时、不知在哪里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。

  他默默的走在街上,亲自勘测侦察着,他心中最适合的交易地点。

  按照他与影子的约定,今晚他就要将交易地点告知影子了。

  傍晚的夕阳正好。

  深冬季节里,阳光穿透林立的高楼洒在身上,暖洋洋的。

  只不过,那红色的残阳照在对面大楼的玻璃上,反射到庆尘眼睛里,让他有些睁不开眼睛。

  街边一位流浪的吉他手正轻轻拨弄着琴弦,他脚下的鞋子已经破洞了,脸颊上也是长时间未刮的胡须。

  歌声很动听,翻唱的恰好是宋袅袅的作品,原本宋袅袅那干净的音色,换成流浪汉吉他手那沧桑的烟熏嗓后,有了另一种味道。

  远处,一辆汽车缓缓驶过前方的十字路口,夕阳反射之下,车辆像是藏在了光辉里。

  庆尘驻足听着,似乎有点享受此刻的宁静,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。

  就在此时,一名行人路过流浪吉他手身边,丢下了一枚硬币。

  只不过那枚一块钱的硬币掉在地上后,并没有安安静静的躺在地面,而是恰好弹起,竖立着向街道滚去。

  流浪吉他手看到这一幕,赶忙抱着吉他去追硬币,这一块钱对他来说已经非常重要了,因为这意味着他今晚可以吃速食合成蛋白质饱腹。

  流浪吉他手并未注意到,就在他冲到街上的时候,那辆汽车已经近在咫尺。

  车里的司机没想到路边会冲出一个人来,急忙打方向的时候,车辆竟是一下子冲到了人行道里,直勾勾的朝着庆尘奔袭而来。

  驻足的庆尘,失控的车辆,弯腰捡钱的流浪吉他手,所有人仿佛并无关系,却又被奇妙的连接在一起。

  轰隆一声,平治牌汽车结结实实的撞在了路旁的路灯杆子上。

  而原本应该在汽车行驶轨迹上的少年,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原地,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一幕。

  汽车里的司机看着自己报废的车辆,对那位流浪吉他手破口大骂:“你特么不长眼啊,跑到路中间干嘛?”

  那流浪吉他手赶忙跑了。

  庆尘忽然看向pca中情局总部的方向,如果那位庆幸同学正点燃禁忌物ace-054火柴,那么一定是从这个角度看着他吧?

  他笑了笑说道:“有趣。”

  按照这辆汽车的车速,如果撞到庆尘,他大概率会双腿尽断,但还不至于会死亡。

  看样子,庆幸已经盯上了他,但也只能制造“伤害事件”,不能制造“杀人事件”。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晚上11点还有一章。

  求十月保底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