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86、抢人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9-29 22:05:2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一百万的会员费是不是有点太贵了?”情报一处第六组的陈氏情报人员问道:“你也知道联邦现在给情报一处的拨款越来越少了,一百万拿出来有点吃紧啊。”

  连情报二组身为督查的李云取都开口质问道:“你们这么做有点太不地道了,难道就不怕犯众怒吗?为了这一百万值得么?”

  庆桦心中冷笑,你们也有装穷的一天?

  现在情报一处除了化验组,谁是靠联邦政府拨款活下来的?不都是靠背后的财团吗。

  一百万对于财团拨付的经费而,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,没人真的把这事当真。

  这些人不是觉得一百万价格太高了,而是觉得给七组交钱有点屈辱,仅此而已。

  此时,不止是第六组的陈氏情报人员在三楼楼梯口,连其他的情报组也来了。

  大家眼瞅着跟庆桦商量不成,便打起了感情牌:“咱们情报一处本来就是一家人,何必相互收钱才共享情报呢?”

  庆桦翻了个白眼,竟是直接回了三楼大办公室,临走前甩下一句话:“情报七组随时欢迎大家来办理会员。”

  其余情报组觉得愤怒,赶忙回到自己楼层召开紧急会议。

  情报六组里面。

  督查陈塞坐在会议桌尽头,冷着面孔说道:“庆氏欺人太甚,那个新来的督查做出这种举动,分明是想要做整个情报一处的老板。联邦中央情报局局长一职还有两个月就要换届了,或许对方就是冲着这个来的。。各位说说看法吧。”

  见习督查陈枕想了想说道:“如今不过是庆氏抓了太多人,所以搞得我们想要知道对方手里到底抓了谁。但我觉得咱们一直这么被动可不行,不如跟上级请示一下,咱们也抓一点庆氏派系的官员,这样一来手上有了筹码,自然有跟他们对等谈判的机会。”

  陈塞想了想:“现在也只能是这样了,大家先停下手头的其他工作,重点照顾一下庆氏派系的官员们。不过咱们收集到了证据之后,也最好不要露头去得罪庆氏,把证据、证物交给其他情报组,怂恿他们搞一下。庆氏派系的官员在不在我们手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让七组低头服软。”

  “这个好像有点难吧,”一名情报人员低声说道:“其他情报组未必愿意冲锋陷阵啊。”

  陈塞摇摇头:“放在以前肯定难,但现在庆氏把神代和鹿岛的同盟撕开,这两家虽然暗地里已经结仇,但他们更烦的肯定还是庆氏,这时候有人把刀递给他们,他们挥刀还是不挥刀,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了。”

  每个情报组背后都有财团,他们想做什么,那得老板说了算。

  如今,神代和鹿岛的情报人员,恐怕都已经接到了老板的指示,准备开展针对庆氏的计划了吧。

  陈氏向来待在联邦南部缓慢发展,谁也不招惹,所以他们这次的策略依然是把刀递给别人,而自己藏在后面。

  虽然他们的破案能力如今不如七组,但其他四家都联合起来,难道还掀不翻一个七组?

  10号城市的各派系官员们或许还不知道,这里已经成为各个财团情报系统角力的主战场了。

  前方战争短暂停息,但后方却打的不可开交。

  而平日里风光无限的他们,已经成为两方谈判桌上的筹码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此时此刻,庆准坐在庆尘的办公桌对面问道:“老板,现在咱们情报七组已经犯众怒了啊,您现在怎么还能这么淡定?”

  庆尘看了庆准一眼:“急也没用啊。”

  “那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庆准问道。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他们现在无非就两条路可走,一条是交会员费,另一条就是找到证据,然后大肆抓捕庆氏派系的官员做筹码,来跟我们谈判。我们能走的也无非就是两条路,一条是继续找到更多的证据,钉死他们的人,另一条则是保护己方的人。”

  庆准迟疑了一下说道:“这年头,联邦可没有真正干净的官员了,如果他们下了死命令找证据,肯定能找到的。”

  庆尘看了庆准一眼:“没关系,尽人事听天命吧。对了,我这里找了一些东西,你去pce治安管理委员会把闫峰给我抓回来,他小舅子账户上那么多不明来路的资金,真是找死。再去一趟食品药物管理局把方夏给我抓回来,联邦战略储备药品都敢偷偷卖掉,嫌命太长了。再去一趟ice税务管理委员会……”

  庆尘一口气报出来了十多个名字,听的庆准越来越惊讶。

  “老板你怎么知道方夏有问题?”庆准问道。

  庆尘看了他一眼:“每天出入库的药品数量,和库存数量对不上。”

  联邦没有什么强大的外敌,荒野人虽然蹦跶,但也并没有真正威胁联邦的能力,最多就是藏在禁忌之地或者西南雪山里躲避清剿。

  所以,pce联邦中央情报局最大的职责,其实是监察百官。

  他们甚至有进入各个其他部门内部系统的权限,按照庆尘认为,他觉得这pce联邦中央情报局就是一个翻版的锦衣卫。

  虽然是财团的打手,但起码职责划分上,确实很像锦衣卫。

  庆准看着庆尘:“老板,每天出入库数量和库存数量,那可是很庞大的数据啊,你……”

  庆尘沉思两秒问道:“入库是多少,出库是多少,还剩下多少,这不就是简单的加减算数题吗。”

  庆准愣了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庆尘这样一说,他忽然觉得那数据好像也不是很庞大了。

  他思索了半晌才突然说道:“可是老板,这可都是咱们庆氏的派系啊,为什么要抓他们?”

  庆尘看了庆准一眼:“陈氏、李氏、神代、鹿岛不是想针对我们吗,我把这些好抓的人都抓回来了,他们还能抓谁?”

  “啊?”庆准哭笑不得,这就是真正的我狠起来连自己人都抓吗?

  不过这好像也是个办法,这些有明显证据会被抓小辫子的官员,与其让他们留在别人手里,倒不如自己先清理一波。

  各个财团的人才储备比想象中雄厚,抓走十几个,后面还有上百个等着替补呢,根本不算什么。

  而且也不光是庆氏派系的官员被抓,没看庆桦那边已经又出去了嘛,七组现在是大网撒下去,不管哪个派系的,全都没打算放过。

  这时,庆尘对庆准说道:“动作一定要快,赶在其他几组抓到他们之前,先把他们抓回来。直接亮明庆氏的身份,让嫌疑犯们不要反抗,乖乖来情报一处。”

  庆准想了想:“但这些只是小鱼小虾,我们这边就算把他们全抓回来,肯定还会有人有把柄落在其他几组手里。”

  “没事,”庆尘平静说道:“尽人事听天命。”

  某一刻庆准都在想,被庆尘扫荡完这一波,10号城市的体制会不会比山间的小溪还清澈……

  似乎这也算是为10号城市居民做好事了。

  庆准离开庆尘办公室之前突然回头问道:“老板,你想借机肃清10号城市的那些祸害官员是吗?这种时候情报系统之间互撕,谁也没权力管你抓了谁。”

  庆尘笑了笑:“肃清?我没那么大的本事,能抓多少就抓多少。”

  “明白了,”庆准回答道。

  半个小时后,庆准带了一半的探员兄弟出去了,他从今天开始便与庆桦有了明确的分工,庆桦抓其他家的人,而他抓自家的人。

  左右开弓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其他情报组也动了起来,神代这边的第三情报组第一个目标,便是庆尘交代过的pce治安管理委员会高级警司闫峰,并拿着确凿的证据。

  然而神代长明带队来到pce治安管理委员会的时候,却被告知闫峰竟然已经被七组给抓走了。

  神代长明在pce的办公大楼里大发雷霆:“什么时候抓走的?怎么这么轻易就让他们把人带走了呢?”

  pce的探员们也不敢招惹他,毕竟情报一处不管哪个组出来都是活阎王,不是他们能招惹的。

  但pce的探员们就想不明白了,这情报一处是怎么了,怎么突然之间就开始抢人大战了呢?!

  不止是神代这边遭遇了这种情况。

  鹿岛那边前往食品药物管理局的路上,刚好与庆准返回情报一处的车队相遇。

  鹿岛李钟宪眼睁睁的看着庆准让人放慢车速,摇下车窗,然后让车里刚刚被抓捕的方夏给他们情报四组的人打招呼。

  方夏坐在车里都快哭了,但是庆准要求了,他也不能不听。

  车里的庆准要求还挺仔细:“要笑,记得露出八颗牙齿,不然笑的不好看、不亲切。”

  情报四组李钟宪坐在车里,面色铁青的看着庆准的车队与他们擦肩而过:“不去食物药品管理局了,改道去ice税务管理委员会!”

  结果就在这时,车里某位探员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老板,我的线人刚刚告诉我,我们要抓的陈缘,也被七组给带走了。”

  李钟宪怔怔的坐在车里,这就是传说中的,走别人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?

  提前抓捕这种事,说起来简单,但做起来很难,因为庆尘的七组要总是比别人快一步、甚至快三步才行。

  神代、鹿岛这边好不容易分别找出三个嫌疑人来,结果庆尘这边早就把这些人揪出来了,这岂不是说七组的破案能力,一个顶他们俩?

  李钟宪说道:“回情报一处,我就不相信一个庆氏派系的官员我都抓不到,我就不信他能把所有有问题的都给抓回去!”

  ……

  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