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75、鹞隼们有点急了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9-22 23:51:5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lw.!无广告!

  在很久以前,情报一处还是一个整体。

  虽然有很多组,但大家都是协同办案,抓的人也全都关在一起。

  现在不同了,情报一处很久没有出现过协同办案的事情,连各自抓捕的囚犯,都关押在各自行动组的秘密监狱里,禁止其他组的探员靠近。

  杨旭阳从七组的秘密监狱里,将出入境管理局官员李孟林提了出来。

  那胖胖的中年人,战战兢兢的跟着杨旭阳来到督查办公室门口,当办公室打开的瞬间,李孟林看见里面的那位少年便噗通一声跪下了。

  他记的很清楚,前几天这少年跟在荒野猎人的车队里,悄悄的进入了10号城市。

  当初他看见对方pca联邦中央情报局的身份时,就立马跑过去拍马屁了,却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落到了对方手里!

  是因为自己在关口的时候想要克扣孙楚辞他们赏金吗?

  李孟林不确定。

  以前他对情报一处的印象都是道听途说,只有自己跪在这里,才明白这种地方有多么恐怖。

  此时,杨旭阳像是庆尘最忠诚的狗腿子一般,看向办公室里:“老板,这个就是李孟林,关于走私的事情他已经全招了。”

  庆尘点点头看向李孟林笑道:“我们认识,对吗,第七支队长。。”

  杨旭阳这还是第一次见庆尘笑,他很意外,自打庆尘走进情报一处之后就没笑过,仿佛永远都不会笑呢。

  庆尘看向杨旭阳:“你先休息一会儿吧,吃口饭,然后跟其他人换班,我跟这位支队长聊聊。”

  “哎,好嘞,”杨旭阳把李孟林提进了办公室里,然后转身出去把门关严。

  不过杨旭阳并没有去吃饭,而是守在门口,以免有人汇报工作的时候不小心撞见李孟林与老板的密谈。

  庆尘看向李孟林:“起来说话吧,老跪着也不是事,放心,今天抓你过来确实是临时有人把你咬出来了,不是找你寻仇。”

  李孟林趴在地上颤颤巍巍的,还是不敢起身。

  庆尘笑道:“要找你寻仇,情报一处也不用这么麻烦的找什么证据,你确实是被误伤。”

  这句话似乎有着特殊的魅力,明明是很吓人的一句话,却一下子就说服了李孟林。

  是啊,情报一处想整他们这些小官员,哪还需要证据?

  他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:“您有什么吩咐?”

  庆尘笑眯眯的说道:“不过,你自己招供这么快,也是我没想到的。”

  说完,李孟林又默默的跪了下去:“请长官饶我一命!”

  “起来起来,”庆尘开门见山道:“李队长的口供,证据,我这边暂时先封存着,你也不用过于惊慌。”

  李孟林抬起头来:“长官,您想要什么?”

  他不傻,一听庆尘开口,便知道对方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。

  庆尘笑着说道:“我需要从今天开始,往后每一天财团车队进入10号城市的人数、车辆信息,还有车牌号。这一点对你来说不难吧,只需要站在那里拿个小本子记下就行了。另外,有时候我要放点人进来,肯定需要李队长通融一下。”

  李孟林赶忙拍着胸脯保证:“没有问题!这个绝对没有问题!”

  做这种事情就能换回一条小命,简直太划算了!

  “好,你去喊门外的杨旭阳,”庆尘说道。

  杨旭阳进来后,庆尘说道:“给李队长一个线人的身份,然后放他回去吧,这是咱们第七组的好朋友,不要把他吓坏了。”

  杨旭阳愣了一下:“好!您放心!”

  庆尘默默的坐在办公室里。

  来到10号城市之后,鹞隼是影子先生给的,情报一处第七组是庆氏的,李云取那边是李云寿给的。

  此时此刻在这10号城市里,严格意义上讲李孟林才是他发展的,第一个自己的线人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庆尘让庆桦将所有嫌疑犯名录给拿了过来,他要做的不是找出这些人的破绽,然后将他们斩尽杀绝。

  而是拥有更多的污点线人。

  进了情报一处,命就是情报一处的。

  这就是活阎王这个外号的由来之一。

  庆桦坐在办公桌对面,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这位新老板,而新老板则低头认真的研究着嫌疑犯的名录。

  庆尘说道:“林念安,何金沙,这两个人的口供和证据封存起来,放了。包括那个李孟林,这三人全都归你管,他们汇报了什么重要情报,记得告诉我。”

  林念安是一名pce治安管理委员会的女探员,何金沙则是一名荒野猎人。

  庆桦已经意识到这位新老板要做什么了,对方要借情报一处的权力,交织出一副属于自己的10号城市情报网络来。

  然而,对方在交织这张情报网络的时候,却将那些污点线人全都交给自己管理?庆桦在想,这是决定信任自己了吗?

  信任自己这个昨天还想要给对方下马威的人?

  庆桦心中一时间情绪复杂,却又有点感激。

  他看向庆尘说道:“老板,我这边一定管理好他们,不会让您失望的。”

  庆尘看着庆桦,丝毫没有提到下马威的意思,只是笑着说道:“好好做事,庆氏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功臣。另外,等会儿去把联邦彩票中心的陈全、范宇两个人抓回来,他们的证据就在编号1022219卷宗里,我在电子版上标注出来了。”

  庆桦愣了一下:“联邦彩票中心?”

  庆尘笑了笑:“我发现这是两头肥羊,有一套固定的操作流程来偷取奖池现金,抓的时候带点兄弟们去,该过年了,大家也不能白忙活一场。”

  庆桦这下震惊了。

  对方先是把污点线人交给自己,以示看重。

  这个举动的意思,就是给他一个台阶下,让他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,往后大家通力合作不要出什么差错。

  紧接着,庆尘亲手抓出两头肥羊来抄家过年,这是给兄弟们的好处。

  但同时庆尘也用这件事告诉庆桦:你们过去的那点摸脏钱的小把戏,我都知道了。

  恩威并施,转瞬间将庆桦拿捏在手中。

  庆桦怔怔的看着这位新老板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  这真的是一位少年吗?为何手段竟如此厉害,他们这些情报一处的活阎王,竟是被对方拿捏的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  庆桦带了一个班的人马,趁着夜色直奔陈全、范宇这两个人的家庭住址。

  为了装赃款,他甚至还让人开了两辆空置的商务车。

  按照庆桦所想,两辆车应该就够装了,底下的兄弟们全都能过个好年。

  然而,当他们闯进陈宇家里开始搜查的时候,愕然发现陈宇家中一整面墙壁背后,竟然都用墙板封满了现金钞票!

  不止如此,车库地下,还用混凝土封着海量的现钞。

  在如今这个数字货币的时代,恐怕银行里都很难找到如此数量的现钞了,也不知道陈全、范宇这俩人,到底从彩票奖池里掏了多少钱出来!

  庆桦看着这一幕才知道,自己带两辆空车来,还是带少了……

  这才只是陈全一家,就装不下了……

  庆桦从傍晚忙活到深夜,待到他回情报一处大楼的时候,大楼依然灯火通明着。

  不仅是七组在加班,连带着其他几组为了应对七组制造出来的危机,也被迫加班了。

  神代那边的探员们枯坐在办公室里,他们在想办法从七组那里,把自己要的人给捞回来。

  但是,七组今天的行事太凶狠了,以至于他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  庆桦回到大办公室后,探员们一个个眼神疲惫看着他,这是真有点扛不住了。

  然而这时,庆尘走出办公室来。

  那些一个个神情疲惫的探员,见老板走出来,顿时又全体起立。

  庆尘笑着看向庆桦:“直接告诉大家吧。”

  庆桦说道:“我们刚才又去抓了两个联邦彩票中心的官员,督查这边给大家准备了一些加班费,犒劳大家。这次加班之后,所有人开车回家前去地库里找我领。”

  说话间,庆桦有意无意的伸出一根手指来,探员们知道,那是十万的意思。

  顿时间,所有探员眼睛囧囧有神起来,那先前的疲惫神色竟一扫而空。

  加班几天就有这么多的加班费,也算值得了!

  直到这一刻,庆尘才算是真正完成了恩威并施的最后环节。

  要想马儿跑,就得给马儿吃草,这是自古以来最大的道理。

  庆桦瘫坐在自己的办公位上,庆准(z混)正啃着食堂送来的晚饭肉包子笑道:“你的脸色有点不太好啊。”

  庆桦叹息道:“踏踏实实干活吧,什么都别想了,不知道你怎么想,反正我服了。”

  “我也服啊,我早就服了,”庆准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我不服,”闫春米坐在午夜的小酒吧里,端着一杯鸡尾酒叹息道。

  酒吧是上三区里出名的私人会员制酒吧,除了少数社会名流以外,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。

  距离她与那位新老板第一次见面,已经过去了足足三天时间。

  所有鹞(yao)隼(sun)都在等着检视他们的新老板,看看新老板能力怎么样。

  结果,这位新老板倒好,进情报一处之后竟然不出来了。

  鹞隼们当然知道,自家新老板并没有闲着。

  在此期间,情报一处抓了一批又一批的人,放了一批又一批。

  庆尘让整个情报一处连轴转,困了就轮流睡在大楼里的临时值班宿舍,醒了就继续突击审讯嫌疑犯。

  庆尘也让杨旭阳去帮忙买了洗漱用品、睡袋、换洗衣服,吃住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。

  连督查都这样,下面哪个人敢走?

  更何况,督查又不是不给加班费?!

  这两天,有人私下里问庆桦,加班费到底是不是十万。

  结果庆桦说,小了,格局小了。

  直到这一刻,他们才真正意识到新老板有多么大方!

  这才是“过个好年”的真正含义啊!

  但是,庆尘住在情报一处之后,就再也没有跟闫春米联系过。

  就像是根本用不上鹞隼了似的。

  闫春米坐在酒吧卡座里,耳朵上还带着一支蓝牙耳机,她低声说道:“老板这是知道咱们等着检视他够不够格,所以直接就不跟我们这群鹞隼玩了,懂吗?”

  不止是情报一处第七组想要给新上司下马威,心高气傲的鹞隼们也是一样。

  大家倒不是非要跟新老板对着干,纯粹就是想看看这位新老板够不够格领导他们。

  但现在就很尴尬了,新老板这边领着情报一处搞的如火如荼,他们这些更加厉害的鹞隼却被弃之一旁。

  对方用实力阐述了一个事实:鹞隼是密谍的工具,但密谍并不一定要依靠鹞隼。

  这样一来不再是鹞隼们检视新老板了。

  而是鹞隼要向新老板证明自己确实比其他人强,只有这样,新老板才会重新启用鹞隼们。

  闫春米在蓝牙耳机里说道:“想当年我入职密谍司的时候,为了让鹞隼们信任我,只能硬接下他们给的下马威,手忙脚乱的处理两个月,大家才信任我。这可好,新老板不止不接我们的下马威,还反过来给我们了一个下马威。”

  这一次,闫春米降为鹞隼辅佐庆尘,她都想好了要怎么给新老板搞下马威呢,当年她吃过的苦,得让庆尘这位新老板也尝尝才行。

  每次想到这里,她就会内心窃笑。

  如今她笑不出来了。

  闫春米之前说不服,不是不服庆尘。

  而是她在想一个问题,为什么她当密谍、当鹞隼,接下马威的那个总是她?!

  电话里有人问道:“那咱们现在怎么办,除了你,我们都没权限联系新老板啊,他在情报一处里面咱们也没机会接触他,想表现都没地方表现。”

  电话里还有其他人冷静说道:“鹞隼闲置半年以上,就会被裁撤。现在看来,那位新老板确实不需要我们也能做的很好,我这边已经发现,情报一处抓了许多人后,又放出来了一批,这可能就是新老板自己在编织的情报网络。如果他编织成之后我们还没有作为,那鹞隼就名存实亡了。”

  闫春米想了想说道:“先做好准备吧,新老板现在只是晾着我们,也未必真的会对我们弃之不理,等他回来找我们的时候,我们就服个软。”

  女人挂了电话心说这叫什么事啊,她是真没想到那位新老板的手段,竟如此强势。

  倒不是说新老板逼他们做了什么,而是那种宛如实质的压迫感,就算彼此没见面都能隔空感受到。

  原本她去剧组试镜通过还挺开心的,现在也开心不起来了。

  ……

  今日九千字已更,还是支付利息。

  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