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72、上任,中情局督查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9-21 19:24:3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清早。

  庆一坐在自己豪宅的餐桌旁,吃着仆役做好的早餐,煎鸡蛋、白粥、咸菜、葱油饼、包子,倒是没有特别豪奢,只是比较精致而已。

  吃完饭后他擦了擦嘴往外面走去,电梯间里已经早早有六名保镖等在那里了,那是他找母亲专门要来的人,个个都是军中精锐。

  事实上庆一的保镖不止这些,电梯里还有两个,每当他乘坐电梯之前甚至都要提前用生命探测仪检查电梯井。

  楼下,还有两人守着车队,以免有人在车辆上动手脚。

  庆一在10号城市第三区里买的房子可不止一套,这一层两户、楼上楼下四户,合计六户全都买了下来,用来给安保人员、仆役居住。

  这是真正的财团核心子弟出行,光安保人员就有整整一个作战班组。。

  庆一坐上了自己行政级座驾,这时手机响了,来电显示是李恪。

  他微微翘起嘴角,又觉得自己有这种反应好像有点不对,于是足足等铃声响了十来下才接起来,然后平静问道:“怎么一大清早就给我打电话啊?”

  在这行政级座驾里,后排与司机之前还有一块隔音板,司机根本听不到后面乘客说过什么。

  想要指挥司机,必须按下座椅旁边的通话键。

  电话对面的李恪也没在意他的语气:“听说你要进行第三轮影子之争了,所以提醒你一下注意安全。你今天要去情报三处报道吧,情报二处是我家的,我跟父亲说过了,你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给我说。”

  庆一说道:“我是庆氏的人,你是李氏的人,哪有庆氏子弟出事找李氏帮忙的道理,看不起谁呢?”

  李恪说道:“小心准没大错,对了,你要想和情报三处手下的探员处好关系,记得收收你那臭脾气,还有不要跟那些探员们炫富,低调一点跟大家打成一片,这样他们才能心甘情愿的给你干活。”

  庆一哭笑不得:“你怎么变的这么婆妈,我和其他几个影子候选者不一样的好吗,年龄太小了,不管做什么都很难服众。反倒不如摆阔装嫩,让其他几个影子候选者轻视我,每个人的策略都不一样,我有我的策略。我不光要摆阔,还要带着保镖去上班,等他们所有人轻视我之后,有他们好受的。”

  也不知道为什么,庆一不由自主的就把计划全都说给李恪听了。

  其实这是不对的,因为影子之争这么重要的机密,他不应该把计划告诉任何人,更何况李恪还是李氏的人。

  但庆一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这俩人的关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变的有些微妙了。

  像是朋友,但大家都没有承认彼此是朋友。

  李恪:“你要自己有想法,我就不说了。等会我把情报二处一名督查的联系方式发给你,你如果有危险记得找他,我拜托父亲专门让枢密处给他打过招呼了的。”

  庆一不耐烦道:“怎么这么多事情啊,喂,我都说不用李氏帮忙了啊!”

  李恪:“已经发你了。”

  庆一:“……对了,先生呢,他不是带你去云游了吗,你都回来了,他人呢?”

  李恪解释道:“先生独自离开李氏,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怎么,你找他有事吗?你如果想念先生了可以给他打电话啊,你不是有他手机号码吗?”

  庆一急了:“我想念他?怎么可能,我就是问问他去哪里了而已。”

  李恪:“好的。”

  庆一无语了,对方分明回答的非常敷衍:“行了我已经到联邦中央情报局了,不跟你说了。”

  李恪说道:“行,明天再电话联系。”

  庆一本来心情很沉郁的,因为他要去联邦中央情报局装傻了,但打完这个电话之后心情明显轻松了许多。

  还有人知道他并不是真傻、真幼稚,而且李恪竟然还去拜托了那位如今已经执掌李氏的父亲,让枢密院出面通知情报二处暗中协助自己。

  或许这就是第二轮影子之争的意义所在了吧,也是他庆一的优势。

  走下车来,庆一甚至专门背上了一个书包,看起来就像是去上学,而不是上班。

  他对自己的安保负责人说道:“把车辆都给我停在pca门口最显眼的位置,让所有人进出的时候都能看到,如果有人问这是谁的车,就告诉他们这是我父母安排给我的车。你们几个辛苦一点,轮班站在车旁守候,回去我给你们补发一些津贴。”

  安保负责人低头说道:“老板您客气了,做这么点小事不用补发津贴。”

  庆一摇摇头:“一码归一码。”

  他进了pca联邦中央情报局后,他逢人便叫哥哥、姐姐,热情的不行。

  来到情报三处,他赫然看见那些昨天拜访过自己的探员,此时正围在庆闻的身边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。

  而庆闻换上pca中情局制服,一脸谦逊的样子,手上那块价值一套上三区房子的手表,也早就摘了下来没有带。

  这次报道,庆闻是情报三处第四组,庆诗是第五组,庆无第六组,庆原第七组,庆一第八组,庆幸第九组。

  此时庆一手下第八组的探员们见自己正牌老板来了,赶忙与庆闻告辞后来到庆一身边。

  他们虽然觉得庆一不可能在影子之争里获胜,但面子上还是要给足的。

  不然庆一的父母如果觉得自己孩子在pca中情局这里受了委屈,他们也一样扛不住。

  对于财团来说,他们不过是艰难求存的蝼蚁罢了。

  一名探员来到庆一身边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我们见庆闻来的早,所以就过去说两句话。”

  庆一笑道:“哥哥姐姐们不用担心的。”

  说完,他径直走到庆闻身边,顶着西瓜头乖巧说道:“庆闻哥哥,恭喜你在18号城市的时候获得了一场胜利。”

  他所说的,就是庆闻杀掉了庆钟的事情,虽然庆钟也并非庆闻亲手所杀,但对于外界来说庆闻确实赢了。

  庆闻看向庆一也面色和善:“听说你到18号城市之后就去了半山庄园?”

  庆一点点头:“嗯,去探望长青姑姑了,她担心我出事,就说既然无心参加影子之争,那不如留在半山庄园里住下。”

  要知道,庆一是最早宣布自己无心影子之争的,他连自己在第一轮获得的禁忌物ace-090不灭胸针,都早早送给了庆闻。

  而他的年龄,也是最容易被人轻视的客观条件。

  这时庆一笑着说道:“庆闻哥哥,我这边也没什么能力完成影子先生给的任务,要不这样吧,你那边要缺人手了,随时都可以从我这里调配人手。”

  说着,庆一看向自己第八组的探员们:“哥哥姐姐们记得呀,如果庆闻哥哥那边有需要帮忙的地方,大家可一定要好好协助啊。”

  探员们内心一喜,这样一来他们虽然没有摊上庆闻这样的大热门候选者做督查,但他们实打实的帮过庆闻,以后庆闻如果上位了肯定也不会忘记他们。

  不过,这庆一看样子是真的没打算参与影子之争啊?

  他们不知道的是,这第八组探员里本身就藏有庆一的鹞隼,昨天探员们之间的聊天,也是鹞隼发给庆一的。

  所以,他巴不得庆闻带着他的第八组出去干活,这样他的鹞隼就能将庆闻的一举一动都汇报过来。

  就在此时,大办公室外面有一个迷茫的声音问道:“这是谁掉的钱包啊?”

  庆一不用看就知道是谁,庆幸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这位庆幸身上从小到大都有一个迷之buff,似乎从7岁开始出门就捡钱,什么好事都仿佛会应验在他身上似的,宛如被命运选中的人一样。

  这事在庆氏内部都传的神了,说他天生就和别人不太一样,被幸运加持过。

  庆幸以前不叫庆幸,而是叫庆崇,后来实在太幸运了,所以父亲给改名叫做庆幸。

  这时,走廊外面有一名探员匆匆赶来对庆幸说道:“您好,这是我的钱包……”

  庆幸淡定的点点头:“那还给你。”

  说完,这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便跟没事人似的离开了,去自己的办公室报道。

  就像是早就习惯了捡钱捡钱包一样。

  慢慢的,所有影子候选者全部抵达。

  不出意外的是,所有影子候选者都打扮的非常朴素,完全放下了自己作为财团核心子弟的架子,尝试着与自己手下探员们打成一片,中午吃饭时也全都在食堂。

  唯独庆一例外,他跟自己手下的探员没什么交集,上班的时候就坐在自己办公位上发呆,到了午饭时间就去门口的行政级座驾上吃,车里摆满了精美而稀缺的食物。

  庆一一边吃,一边给自己的鹞隼发去消息:“为什么没看到情报一处的办公地点?”

  鹞隼回来消息:“情报一处是独立的部门,在隔壁一公里的地方办公。”

  庆一感觉到奇怪:“为什么要独立出去?”

  鹞隼:“各个财团势力都有派精锐情报人员过去,争夺正统的情报权力,所以pca中情局高层为了那群活阎王相互厮杀时不波及其他人,就让情报一处独立办公。”

  庆一放下手机继续吃饭,他觉得自己有机会要去情报一处转转才行,似乎那里才是真正的联邦中央情报局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一公里外。

  庆尘站在一栋破旧的大楼外面默默打量着,与其他高耸入云的高大建筑相比,这栋大楼就像是表世界旧时代的百货商场。

  只有9层,连建筑外面的玻璃结构都破旧了,无人清理。

  唯独一点特别的是,大楼外面还有一圈院子,这里的院墙高达三米,墙上还有整整齐齐的围栏式电网,四周到处都是监控摄像。

  院子的正门,犹如监狱般森严,硕大的铁门下面还有着一扇小门。

  庆尘上前按下门铃,滴的一声,里面一个中年人拉开了小门上的铁窗口,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谁啊?”

  庆尘看了对方一眼平静,亮出自己的报到函说道:“新上任督查。”

  那中年人立马换了一副笑脸:“哎哟,您怎么不早说呢,看这事闹的。”

  卡啦一声,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铁门打开了,中年人引着庆尘往里面走去。

  中年人笑着说道:“您要管辖的第七组就在三楼,一整层楼都是您的,您手下的探员也都在,今天没人外出查案。”

  “嗯,”庆尘点点头。

  来到三楼,中年人吆喝一声:“新督查来了。”

  只是气氛有点古怪,因为座位上的九十多名探员,竟一个起身的都没有,全都面无表情的忙着自己手里的事情。

  中年人一见气氛不对马上开溜,庆尘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其他影子候选者接管的探员都在等着拍马屁,而自己要接管的探员和鹞隼,都在等着检视自己……

  只因为,情报一处里容不得镀金的人来混日子,如果领导太弱,那么一整组的人都要跟着倒霉。

  这时,一名中年人来到庆尘面前伸出手来:“督查您好,我是您来之前的第七组代理负责人,叫做庆桦,见习督查。”

  还有一名三十岁上下的青年起身笑道:“督查您好,我是七组的见习督查,叫做庆准。”

  庆准,是影子先生交代过的人,对方说此人可以信任。

  庆尘打量过去,发现对方面貌俊秀,身材匀称,看起来非常干练。

  情报一处与其他几处的编制都有点不一样,在情报三处,见习督查就可以单独管理36名探员了。

  而情报一处,一组探员96人,还配有正职督查一人、见习督查两人。

  规格就要高出许多。

  庆尘看向庆桦:“我现在需要做什么?”

  庆桦似乎早有准备,他带着庆尘来到督查办公室里说道:“您的身份识别码就是账号密码,可以登陆电子档案库查询pca所有卷宗,七组里只有您、我、庆准三人有这个权限,您先看看过去的卷宗吧,大概了解一下我们之前处理过的案件,好方便您开展工作。”

  庆尘问道:“你们现在正在查办哪些案子?”

  庆桦笑着说道:“您还是先看看信息库再说吧。”

  庆尘点点头干脆果断的坐下。

  他点开那浩如烟海的信息库,忽然意识到这就是下属给他的第一个下马威。

  正常人如果想看完过去的那些资料,怕是要到猴年马月了。

  而在此期间,自己如果想插手七组的事情,对方都可以用“您不了解情况”来搪塞他。

  这大概算是办公室政治里常见的内斗手段,没什么阴谋,但非常好用。

  庆尘也很有耐心,这一坐便是7个小时。

  督查办公室门外,有人低声问庆桦:“这应该是影子先生安排过来的人吧,咱们这样给他下马威,会不会有什么问题?”

  庆桦平静的从所有探员身上扫视而过:“大家都是庆氏在pca的马前卒,如果领导无能大家都没好日子过,如果他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了,我会向家族申请换人,但如果他能力出众,我庆桦可以跪下来给他赔礼道歉认错,跟你们没关系。”

  这样说完之后,探员们便没了意见。

  庆桦有句话没说错,十多年前七组就有过一位非常刚愎自用的督查,结果带着那时的探员掉进鹿岛给他们挖的陷阱里,一组的人死了百分之九十。

  这种事情,谁都不希望重演。

  到了晚上,庆尘接到一条信息后,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,径直的往门外走去。

  探员们在他离去后相视一眼:“这不会是打算下班了吧,一句话都不说,可能是因为那个下马威生气了。”

  “要我看那么多资料,我也会觉得生气。”

  庆桦想了想说道:“再看看。”

  只是他们不知道,庆尘离开大办公室之后并没有离开情报一处的大楼,而是去了7楼的某间审讯室。

  审讯室里的影像录音设备已经全部关闭,正有一名中年人静静的等候着。

  庆尘推门而入,那中年人客气的站起身来:“先生好,李云寿长官让我代他向您问好。”

  庆尘平静说道:“他有什么消息要你带给我吗?”

  中年人客气说道:“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,只是让我与您认识一下,我叫李云取,未来您有什么需要协助的事情都可以告诉我,我会竭尽权力配合。”

  庆尘点点头:“心意领了,不过目前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对了,神代和鹿岛、陈氏的人在几楼?”

  李云取说道:“神代在4楼,鹿岛在5楼,陈氏在2楼,我们李氏在6楼,目前神代与鹿岛那边应该在全力调查今年上半年的某个人口失踪案,那件事情可能与庆氏影子有关,可能是想借此查出与庆氏影子有关的线索吧。”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好的我知道了,李氏这边在调查什么?”

  李云取说道:“在调查机械神教,我们怀疑机械神教背后的金主与神代有关。”

  “好的谢谢,”庆尘点点头: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也可以给我说。”

  说完庆尘转身回了三楼。

  李云取站在审讯室里恭恭敬敬的目送庆尘离开,对于他这种李氏派系的人来说,庆尘是整个财团里为数不多能上议事桌的人。

  这是真正的大人物,如天上云朵般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。

  很多人以为庆尘来情报一处是孤身一人,可能连庆氏影子先生都是这么认为的。

  但并不是。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晚上11点还有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