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71、从龙之功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9-21 19:24:3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从龙之功。

  这个词听起来格外诱人。

  此时此刻与影子之争有利益相关的大多数人,心里想的就是这四个字。

  一旦有某位影子候选者成功上位,那么整个庆氏内部的权力体系将迎来一次新的洗牌。

  所以与庆尘那边的冷清不同。

  所有庆氏影子候选者的居所里都十分热闹,连年纪幼小的庆一这里都无法例外。

  第三区内,庆一乖巧的坐在自己高层豪宅的沙发上,一遍又一遍的接待客人。

  有庆氏在10号城市里的派系,也有他即将接手的情报三处同僚。

  在联邦中央情报局里,督查是仅次于处长的职务,下面会辖制了36名普通探员。

  所以那些消息灵通的探员们得知自己新上司是谁后,哪怕庆一他们还没走马上任,也都一个个提前过来拜访。。

  美其名曰汇报工作。

  客厅里,庆一将姿态放的很低,一口一个哥哥姐姐的叫着,丝毫没有财团大人物的做派。

  只不过他心里忽然觉得很没意思,有些想念起自己在秋叶别院里修行的那段时光来。

  甚至有些想念庆尘、李恪、李彤雲、南庚辰、李依诺……

  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从小到大在秋叶别院里吃的苦最多,受的委屈最多。

  庆一却觉得那段时光是最无忧无虑的,一开始他还需要伪装,但到了后来与师兄弟们一起修行一起吃午饭,一起结束修行回家,看着半山庄园里傍晚的夕阳。

  想想还挺惬意的。

  让庆一有点失望的是,自从李氏老爷子走了以后,那位教习先生就失踪了,大家也没有理由再聚在一起。

  教习先生也太偏心了,出去云游都只带李恪,之前还口口声声说大家师兄弟一视同仁呢。

  想到这里,庆一忽然想起教习先生第一次给自己灌顶,还是有点想感动的流泪。

  不对,庆一觉得那感动里还夹杂着一丝屈辱,毕竟他这么聪明的一位庆氏影子候选者,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感动?

  他不知道的是,那时候流泪纯粹是因为庆尘的骑士真气太过邪门而已。

  “督查?”一名探员看着走神的庆一忽然试探道。

  庆一回过神来:“嗯?”

  他在内心里懊丧不已,这种收买人心的时候,怎么能跑神?!

  探员们面面相觑,合着大家刚刚拍的马屁都白瞎了。

  一名探员笑着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还是让督查早点休息吧,反正明天督查走马上任,我们相处的时间还长。请督查放心,未来大家一定配合您工作,给您当好这马前卒。”

  庆一乖巧笑道:“那就谢谢哥哥姐姐们了,以后都拜托大家。”

  他亲自将探员们送出门去,待到探员们离开后小声嘀咕道:“那么多影子候选者,为什么咱们摊上年纪最小的一个,你们看他刚才都走神了,明显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”

  另一名老成的探员叹息道:“终究还是年纪太小了,你们记住,明天影子候选者们上任之后,咱们千万别跟其他组产生什么矛盾。反正我看这位庆一也不像能赢的样子,别到时候咱们没捞着从龙之功,未来肃清的时候还跟着他一起倒霉。”

  探员说道:“嗯嗯,是这样的,不过咱们表面上对庆一还是要客客气气的,到时候不干活就行了。”

  “对了,听说情报一处也有人要入职,一进去就是督查,看样子影子又要在情报一处搞事情了吧。”

  “嘿嘿,那群活阎王的事情谁敢管,让他们自己斗去吧。”

  客人走掉之后,庆一一直在客厅的沙发上闭目养神。

  过很久之后,一条信息发到了他手机上,那信息内容,竟是将探员们离开后的讨论一五一十录下。

  发消息的人,是庆一的鹞隼。

  与密谍司这种真正的情报机构相比,联邦中央情报局这种被财团架空的机构还是稍显稚嫩。

  真正的人才,百分之九十都早早被财团吸纳走了。

  庆一听完录音重新闭上眼睛:“无聊。”

  就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,他耳边又回荡起在半山庄园时,师兄弟们结束修行后,回家路上的欢声笑语。

  今晚,庆一、庆诗、庆原、庆无、庆幸、庆闻,这剩下的六名影子候选者家里,几乎同一时间都上演着相同的“汇报工作”场景,只不过每一拨汇报工作的人,心情都不太一样。

  其实也有人想要去找庆尘汇报工作,毕竟他是一位真正的督查,手握一组的任免大权。

  只是让情报一处第七组探员们诧异的是,竟然没人查到自己这位新上司的住址!

  与这些小人物不同的是,这个时候,还有很多庆氏掌握实权的大人物在默默的观望着,等待第三轮影子之争结束,看看谁才是那个有真龙天子气象的人。

  然后再下重注。

  对于他们来说,这一轮要看的已经不仅仅是个人能力了,还要看谁最先将鹞隼整合在一起收归己用,以及看谁最凶狠,脑子最好使。

  到了第四轮,恐怕影子候选者们就要开始正式接手现任影子手里的权力了,那时候才是实权人物们站队的时刻。

  庆尘走在热热闹闹的大街上,马上就要元旦跨年了,所以到处都在张灯结彩。

  在里世界,元旦是一个与春节同等重要的节日。

  与18号城市不同的是,这里还有着一条独具特色的神代风情街。

  整条街里到处都是红色的酒幡,卖寿司、卖天妇罗、卖章鱼烧的比比皆是,居酒屋与合成烤肉店也鳞次栉比的排列在一栋栋高楼大厦一层。

  更有特色的是,穿着和服的女孩跪坐在橱窗里,一个个看起来温柔端庄。

  喝醉酒的男人们勾肩搭背来到这里,然后选中某个女孩后带着走进屋去,忙活完之后会叼着一根老板娘送的棒棒糖。

  其他风俗店的老板娘看见这棒棒糖就知道这是已经完事的男人了,也就不用再多费心思招揽客人。

  庆尘从这里穿过并不是为了光顾生意,而是因为神代风情街是第五区里监控摄像头最少的地方,而且那些飘摇的酒幡与密集的全息霓虹,也能够帮助他隐藏行踪。

  对于庆尘来说,进入10号城市是一个新的开始,他必须格外谨慎。

  当少年经过风情街时,橱窗里穿着和服的女孩忍不住朝他打量过来,一般来光顾这里都是油腻大叔,这种翩翩少年还是很少见的。

  这种干净少年,也需要来这种地方吗?

  只不过,让女孩们失望的是少年并未停留,而是快速消失在了风情街的尽头。

  庆尘回到乌托邦大厦,他先是在周围转了一圈查看是否有pce治安管理委员会的车辆,确认没有后才走进电梯。

  他很担心那位一线明星会报警,虽然他联邦中央情报局的身份足以解决问题,但他不希望自己还没正式去报道,就摊上这种臭名。

  按下112层电梯,那透明的电梯在密闭的电梯井里快速攀升,待到66层的时候,电梯井一下子变成了透明的玻璃墙壁。

  万家灯火与天上飞速驶过的浮空车近在眼前,外面的赛博朋克世界一览无余。

  庆尘就感觉自己像是一下子从深渊里冲上天际,一切都豁然开朗。

  面前有星辰坠落人间。

  来到自己屋外,庆尘只看了一眼门口的痕迹便叹息一声。

  打开房门,满屋子都是茶叶的香味,还有咳嗽声。

  灯光全部关闭了,唯有窗外的霓虹光影映射进来,却照不亮影子先生的面庞。

  庆尘无奈道:“您这也太自来熟了,我都还没来得及买烧水壶呢,您就来喝茶了?”

  庆氏影子笑了笑,指着面前茶几上:“喏,我买了,算是送你的乔迁之喜吧。”

  庆尘想象对方拎着一个烧水壶,从暗影之门走出来的模样,突然感觉十分怪异,又十分接地气。

  “可堂堂庆氏影子送的乔迁之喜,怎么也得是禁忌物这种级别吧,送个热水壶算怎么回事?”庆尘问道。

  庆氏影子转移话题问道:“对闫春米的印象怎么样?”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她在藏拙。”

  “哦?”庆氏影子有些意外的说道:“能观察到这一点倒是让我惊讶了,你觉得她为什么藏拙?”

  “她可能担心我是个嫉贤妒能的老板?又或者担心我用她去冲锋陷阵?”庆尘猜测道。

  庆氏影子笑道:“你对她这种做法怎么看?”

  庆尘说道:“无所谓。”

  “不错嘛,管理者要有心胸,不要去管她怎么想、怎么做,你只需要知道你要的是什么就行了,”庆氏影子赞叹道。

  庆尘忽然觉得,李叔同教他的是如何修行,李修睿教他的是如何保持初心,而这位庆氏影子想教他的,是如何当一位合格的老板。

  可这是为什么呢,对方为什么要教自己这些?

  庆尘对此倒是有一些猜测,可猜测的好几个答案都太过匪夷所思,令人觉得虚幻。

  “你打算怎么用其他的鹞隼,”庆氏影子问道。

  庆尘想了想:“我要说自己还没打算用,您信吗?”

  庆氏影子撇撇嘴:“反正人我是交给你了,用不用是你自己的事情。”

  这时,庆尘突然问道:“老沈的家人是您杀的吗?”

  影子哭笑不得:“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,为了有一个能忠心耿耿的联络员、档案员,就杀人全家?这也太看不起我的人格魅力了吧。还有,老沈坐在地底32年,他进去的时候我也才两岁……奥,你是想试探我的年龄?”

  庆尘有些意外影子竟如此年轻,这也变相的否定了他的一些猜测。

  起码影子不会是里世界‘庆尘’的父亲。

  除非对方15岁就娶妻生子,那也太早了……

  昏暗的屋里,影子打开了镶嵌在墙壁上的投影仪,那投影仪由三个透射口组成,三束灯光在屋里汇聚成全息影像。

  影像上,是庆尘刚刚用枪指过的那位一线明星出演的一部电视剧。

  气氛突然尴尬起来。

  庆尘指着全息影像里的那位明星:“您还追星呢?连人家隐匿的住址都查出来了专门给我下套玩?”

  就在此时,影子挑挑眉头:“你来客人了。”

  却见他不慌不忙的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,然后又丢下一包茶叶说道:“刚让人给你采来的茶叶,虽然能明目但省着点喝,喝多了也容易出事。对了,闫春米说的那个庆卓不是失踪了。如你所料,闫春米之前才是密谍,而庆卓是她的鹞隼。后来因为她发现这个庆卓被一个女人勾了魂,有叛逃倾向,所以就动手清理门户了。这包茶,就是用庆卓种出来的。”

  说完,庆氏影子撑起暗影之门走了进去,仿佛走入了一片虚空。

  庆尘看着那片虚空顿时有点膈应,送茶就送茶吧,还非要临走时恶心人一下,也顺带暗示一下自己,闫春米对自己说的未必都是实话。

  不过他忽然意识到,影子这一趟其实是来送茶叶的。

  难道是对方在002号禁忌之地目睹了老家伙们送果子,所以觉得再不拿出来点什么,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?

  庆尘可是知道,从禁忌之地里的茶叶,明目效果也绝对超出想象。

  他在想,自己先是增持骨骼、听力,现在又喝明目茶,若是某天把禁忌之地有加持作用的东西尝一个遍,会怎么样?

  想到这里,庆尘倒是有些期待叮咚承诺的那场款待了。

  咚咚咚三声,庆尘疑惑起身问道:“谁啊。”

  外面有人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我。”

  庆尘打开门看着李东泽站在门外,对方穿着一身讲究的西装,打着精致的领结,似乎刚刚参加晚宴似的。

  这个男人仿佛永远都在准备着盛装出席一切盛大的仪式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庆尘问道。

  庆尘不意外对方会知道自己的住处,他之前在荒野上就交代胡小牛告知李东泽,自己要前往10号城市的事情。

  他也不意外李东泽在10号城市,因为通过出入境关口隧道的时候,他看见了恒社的车队。

  他意外的是,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间屋里?

  李东泽手里还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,直白问道:“厨房在哪?”

  庆尘怔然的给他指了指方向。

  然后,他便眼睁睁的看着李东泽进屋打开电磁炉,起锅烧水。

  只见李东泽从黑色塑料袋里,取出一袋黑芝麻汤圆来拆开,将里面白滚滚的汤圆一口气丢进锅里。

  默默等待着汤圆煮熟。

  静立如雕塑。

  屋里陷入莫名的沉寂,庆尘怔怔的望着李东泽一身盛装、煮汤圆的身影,而李东泽以沉默对抗着尴尬。

  庆尘奇怪问道:“你到底干嘛来了?”

  李东泽沉默半晌说道:“老板说该到元旦了,应该没人陪你过节,所以让我来一趟。”

  庆尘:“……元旦不煮汤圆,元宵节才煮。”

  李东泽紧紧的皱起了眉头,用七分质疑与三分不确定问道:“是吗?那元旦吃什么?”

  庆尘问道:“师父让你来这一趟,就为了这么点事?关键你目标那么明显,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。”

  “不会的,”李东泽摇摇头:“我来这里是很小心的。老板让我来之前说,你来10号城市以后庆氏影子那老小子肯定天天想办法拉拢你,咱自家人不能比影子做的差。”

  说完,他端着煮好的汤圆放到庆尘面前。

  紧接着也没管庆尘是否同意,便坐到庆尘旁边拍了一张合照,给苏行止发了过去。

  庆尘几乎都能想象到,在不久的将来或许苏行止也会突然跑来10号城市。

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自己怎么就成香饽饽了?

  庆尘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汤圆,好几年了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陪他过元旦。

  尴尬的气氛中,竟然还有一丝温暖。

  他抬头认真说道:“谢谢。”

  李东泽发完消息后,一本正经的看向庆尘说道:“第四区也有恒社的人,虽然恒社在这里不算一家独大,但你有困难的话应该也能帮上点小忙。对了,那个罗万涯是你的人吗?”

  庆尘点点头:“是的。”

  李东泽想了想说道:“他扩张的速度有点太快了,虽然做的很隐晦,但必不可免会找人记恨。”

  “招谁记恨?”庆尘问道。

  李东泽说道:“他从机械神教那里挖走了一个分舵,这会儿机械神教的那群疯子正满世界找他呢。机械神教很邪门,这种组织尽量不要招惹,需要我出面解决一下吗?”

  庆尘摇摇头:“再看看,看他自己能不能解决。”

  这个消息倒是真让庆尘有些意外了,从人家机械神教里直接挖走一个分舵又是个什么操作……

  要知道在里世界机械神教可是正经的宗教信仰组织,罗万涯能从里面挖人,这说明那位洛城地头蛇起码得先摧毁一个分舵的信仰才行!

  有这么邪乎吗。

  “走了,”李东泽看了一眼汤圆:“小老板你还是吃两口意思一下吧……别给苏行止和林小笑提我元旦节送汤圆的事情。”

  “好的,我保密。”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今日万字已更,不算加更,毕竟咸鱼了好些天,给大家支付点利息……

  感谢黑兔子白诺的相公一林、乐三爷成为本书新盟,老板大气,老板中秋节阖家团圆,家庭幸福。

  难得祝福正经一次,鼓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