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51、朋友与家族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9-08 23:18:2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荒野上,两台战争机器的速度越来越快。

  大地上的土丘与沟壑,都无法让它们的动作稍微迟缓一些。

  庆尘的耳朵里,那精密的机器零件咬合声也越来越大。

  少年不断的扣动扳机,不是为了击中对方,只是希望对方在规避弹道的时候能够稍微减缓一下速度,给自己争取一些时间。

  老人在一旁默默的看着,他忽然觉得这个少年很有意思。

  大家其实都知道,如果没有人来支援的话,那么他们唯一的结果便是被两台战争机器追上,然后轻而易举的杀死。

  这是神代家族最昂贵的虎式-01型战争机器,堪比b级基因战士。。

  他们这一车人,李恪与胡小牛都是普通人,庆尘也才刚刚d级巅峰,老人更是手无缚鸡之力。

  这种情况下,没人能活。

  老人相信庆尘也能想到这些,但即便如此对方依然没有丝毫放弃的打算,似乎就算要死亡,也要在最后一秒都保持着斗志。

  这才是体面的死亡。

  当双方距离被拉近到200米后,庆尘远远便看到那两台人形战争机器平举手臂,它们的手臂上前端的手掌骤然分解,显露手腕上黑洞洞的炮口来。

  胡小牛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整个人都惊了,他再看向庆尘……

  却发现庆尘依然平静着。

  为什么?他想不通庆尘为何还能如此平静。

  轰然一声,一枚微型榴弹炮迸射而出,直奔庆尘他们的越野车而来。

  胡小牛看见战争机器炮口闪烁出火光的刹那,便已心如死灰。

  他没想到自己那么努力的想要在里世界站稳脚跟,可终究还是要死在这里了。

  可是,就在所有人以为越野车会被榴弹炮炸碎的时候,那枚速度快到肉眼难以捕捉的榴弹炮,却在空中突然像是撞到了一股无形的弹力,改变了原本应有的轨迹。

  榴弹炮与越野车擦身而过!

  庆尘微微松了口气。

  他之前那一切拖延时间的举动,在此刻都是值得的!

  就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两台战争机器奔跑过程中,突然一步跨越出去竟是斜斜的飞向天空。

  宛如太空中的宇航员在真空环境一般,仿佛要飞向永无止境的尽头。

  这不是它们的本意,而是在它们身周突然有什么东西好像消失了。

  是地心引力消失了!

  每个人狂奔时,每一步踏出都是极其用力的。

  大家跨出一步,然后被地心引力拉回地面,再跨出下一步。

  但如果某一刻突然没有了地心引力呢?

  一切都会不一样了。

  秧秧来了。

  “开枪!”

  就在两台战争机器斜斜飞上天空的时候,秧秧重重的落在越野车上说道。

  地心引力重新出现,两台战争机器在空中的飞行速度骤然减慢,然后以抛物线向地面坠落。

  此时,两台战争机器在空中的轨迹已经不可能再改变,下落的速度也完全在庆尘可捕捉的范围之内。

  庆尘连续扣动两次扳机,却见那两台战争机器胸口的微型反应堆被狙击枪精准击中。

  在夜空中化作巨大的烟火!

  “卧槽,牛批!”胡小牛兴奋的狂吼道。

  庆尘和秧秧联手解决了最大的危机,但车里少年并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,他冷静的趴在座椅靠背上,一枪接一枪的轰鸣着。

  神代车队发觉情况不秒,竟是调转方向盘分头离开。

  只是他们转弯时,却已经将油箱暴露在了庆尘的射程之内。

  庆尘换上穿甲燃烧弹,平静的扣动扳机。

  一辆辆神代家族的车辆在夜幕中化为炬火,将黑夜都给映红。

  秧秧从敞开的后备箱门那里翻进车里,并笑眯眯的问庆尘:“一直在等我出现对不对?”

  庆尘被说中心思后,也没表现出不好意思,他笑道:“来的正是时候,如果再晚两秒我们就没了。不过,你能同时控制两名b级高手身边的力场吗?这有些太厉害了。”

  秧秧摇头笑道:“或许它们拥有b级力量与速度,但对我来说也就是两百多斤的重物。如果是真正的b级高手就不行了,高手的生命力场会对我的力场进行排斥,我没那么容易影响他们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”庆尘点点头:“对了,你来的路上有看到两名a级之间的战斗吗?”

  “看到了,但我没有敢靠近。而且不是两名a级在战斗啊,是三名,正二打一呢,旁边还有禁忌裁判所的三月在旁观,所以总共是四名a级。”秧秧想了想说道。

  “两个打一个?”庆尘愣了一下:“什么情况,神代还有其他的a级?”

  “不是不是,”秧秧笑眯眯的说道:“是两个人打那个穿岛国武士服的。”

  庆尘骤然看向老人:“您准备的后手挺多啊,竟然还埋伏了另外一个a级?怕不是把李氏的家底都搬出来了?”

  他心说难怪老人全程都如此淡定。

  对方说拿自己当鱼饵时,庆尘以为对方是来钓鱼的,却没想到对方其实是来炸鱼的!

  不过想想也不算特别意外,老人作为整个联邦曾经最有权势的五人之一,亲自出手做陷阱,若是没有足够的a级出现反而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。

  财团的底蕴,远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。

  庆尘看向老人:“您还有后手吗?”

  老人看向庆尘:“我还要喝酒吗?不喝,医生说我这身体不能喝,你们喝吧,死里逃生是该庆祝一下。”

  庆尘观察着老人的表情,也不知道对方是真的被刚才狙击枪声给震的耳背了,还是在这装傻呢。

  秧秧忽然说道:“老爷子,后面还会有危险吗,如果没有危险的话,要不你们去和我们汇合吧,还有好多女同学等着听您讲故事呢。”

  老人:“好啊。”

  胡小牛:“……”

  李恪:“……”

  庆尘:“……”

  这您倒是听的挺清楚!

  老人乐呵呵笑道: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就不耳鸣了哈哈,你看这事闹的。”

  庆尘在一旁想了想说道:“我们就不去重新汇合了,你们最好也小心一些,乌鸦们分两批坐车恐怕暗藏玄机。”

  三月应该是早就猜到庆尘他们这边会与共济会分道扬镳,所以才让小乌鸦们上了共济会的车。

  后来双方真的分开了,对方也只是淡定的坐在车上随便提了一句,并没有呼唤小乌鸦们下车汇合。

  所以,从一开始禁忌裁判所要收容的目标就不止一个。

  共济会也同样会遇到危险。

  老人看了庆尘一眼:“刚经历过大战还能心思这么缜密?禁忌裁判所向来有的放矢,小姑娘,庆尘说的没错,你们继续往南走恐怕会遇见危险。”

  庆尘看向秧秧说道:“我就不去帮忙了,老爷子这身体经不起折腾。”

  单单今天,老爷子就已经短暂的昏迷过三次,而且对方越来越嗜睡,呼吸越来越微弱。

  或许这种变化在别人眼里很难发现,但对于庆尘来说,他只需要稍微比对一下就很清楚,老人今天的状态就比昨天差了许多。

  所以,庆尘虽然知道共济会将遇到危险,也不能赌老人一定熬得住。

  这时,老爷子笑着说道:“人家都来帮你了,你不去帮人家吗?放心,我没事的,我身子硬朗的很。”

  说着,老爷子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,把胸膛拍得砰砰响,然后晕了过去。

  庆尘无奈道:“您要不想去,也不用这样,我已经决定不去了。”

  秧秧说道:“是真的晕厥了,大脑中的力场都已经几乎静止。”

  “等等,你观察力场还能观察到别人的思维波动?”庆尘愣了一下。

  “一个人的力场非常复杂,由许许多多的小力场交融在一起,构成一个完整的大力场,”秧秧说道:“好了,我要赶紧与共济会成员汇合才行,不管你们要去002号禁忌之地做什么,总之一切小心。”

  说完,秧秧重新从后备箱门飞了出去,临走时竟然还帮忙将门关好。

  车内安静下来,老人依然处在昏厥之中。

  他们穿过夜幕,穿过破晓。

  这一夜老人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快速的苏醒,而是昏昏沉沉的醒来又昏厥好几次。

  庆尘明白,恐怕是夜里战斗太过激烈,狙击枪的轰鸣声最终还是影响到了老人的心神。

  而且,12月的寒风凛冽,越野车挡风玻璃都被震碎了,那呼啸灌入的寒风也让老人本就脆弱的身体雪上加霜。

  庆尘取出睡袋,将老人放在其中只露出一张脸来,以免低温再次对老人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
  庆尘一直都知道老人总会有这一刻,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。

  这一趟老人其实是两个心愿在吊着一口心气,一个是去002号禁忌之地,另一个则是帮李云寿解决掉神代桐衫。

  如今神代桐衫必死无疑,老人的生命也像是被命运抽走了一半。

  他们没有时间了,必须尽快赶到002号禁忌之地才行。

  朝阳初升的时候,胡小牛忽然说道:“尘哥,前面有人。”

  庆尘看去,忽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穿着武士服,孤零零的站在朝阳里,和煦的笑着。

  车辆缓缓停下了,庆尘没有去拿枪,而是心有所悟似的下车问道:“您就是老爷子的朋友吗,他现在昏迷着,未必能喊醒他。”

  老人缓缓笑着说道:“不必再见啦,年轻人你帮我转告他,这一生,我都很惭愧自己是因为肮脏的目的才成为他的朋友,如果有来世,希望还能成为朋友,干干净净的朋友。”

  说完,老人面朝北方跪下,以短刀刺入自己的腹部,并面色平静的横向割开。

  帮助老人钓来神代桐衫,这是他对朋友的交代。

  以死谢罪,这是他对家族的交代。

  s..book3143820232791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