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39、夕阳余晖的绚烂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9-02 19:09:14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我骗你什么了?”庆尘在躺椅上静静的躺着,并没有什么剧烈的情绪波动。

  庆尘什么都没有承认,谁知道对方是不是在诈自己。

  “我知道你是时间行者了,”李长青说道。

  庆尘开始装死不说话。

  “我也知道是你在金茂大厦救了我,”李长青说道。

  庆尘开始装死不说话。

  “行了,别装了,”李长青笑意更浓,她坐在他旁边的石桌上,饶有兴致的俯视着这少年的侧脸:“救我的狙击手肯定是你,前两天突然忙起来了没顾上回来问你,今天晚上你得给我说清楚才行。”

  “不是我,是我们组织的老板,”庆尘认真解释道。

  这下,等于是变相承认了自己时间行者的身份,不过这个也确实瞒不住。

  但是,在白昼老板与白昼员工的身份这事上,他还想挣扎一下。。

  却听李长青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如果金茂大厦上面的那位狙击手,只是开枪打掉了对方的狙击手,那我还不能肯定是你,毕竟你拜托别人来做这件事情也可以。”

  这时,李长青话锋一转,目光炯炯的看着庆尘:“但那位狙击手杀掉其他狙击手后也不转移,竟然宁愿冒着生命危险继续放空枪为我震慑战场,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确定是你了。”

  庆尘叹息道:“真不是我。”

  “别挣扎了,就算真不是你,我也认定是你了,”李长青说道:“另外,我听时间行者汇报说,那位表世界的狙击手很神秘,是你的老板。但我仔细一想,谁有资格做你老板呢,你也不是那种甘居人下的人。放心吧,我不会告诉别人的。”

  庆尘叹息:“多少秘密都是在这种承诺之后泄露的。”

  然而李长青郑重起来:“我是认真的,不论咱俩的友谊,你已经是我的救命恩人了,我李长青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。”

  女人今天没有再穿那一身朋克范儿十足的皮夹克,而是穿着一身正装,头发也整整齐齐的盘在脑后。

  庆尘忽然觉得,当这个女人穿上正装的时候,莫名便有种奇特的气场,十分强大。

  庆尘好奇:“按理说,你要知道我是时间行者,早就该知道了,为什么会现在才知道呢?”

  李长青想了想说道:“以前,99%的时间行者都掌握在李云易手里,如今他已经将所有权力交接给我,所以我知道了很多事情,包括你们这次在表世界发生的那些事。”

  原来如此。

  财团内部分工明确,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事情,消息还未必互通。

  但现在不同了,李云易已经卸任,李氏情报大权全在李长青手里,而且这次白昼又在战斗里发挥了作用,如果有时间行者知情,肯定会将狙击手的事情汇报给李长青的。

  李长青就是这样知道庆尘时间行者身份的。

  庆尘忽然问道:“表世界在岛国与高丽国搞事情的,是你们的人吗?”

  虽然他猜到了,但还得确认一下。

  “是的,”李长青点点头:“这是李氏近期最重要的计划之一,由老爷子提议,李云寿主导,李云易执行。庆氏也出了一部分时间行者,但主力还是李氏。这次面对联邦内战,李氏与庆氏将是盟军。”

  “庆氏只出了一部分?”庆尘好奇道。

  “对的,他们一直在保持实力,也不知道有什么打算,”李长青说道:“但这个并不重要,解决神代与鹿岛这边的隐患才重要。”

  “李氏的时间行者,是去完成顶替计划吗?”庆尘好奇道:“成功了没有。”

  “当然成功了,但具体细节就不能告诉你了,”李长青笑眯眯的说道:“这次还要多谢你,据我手下说,九州这次阻止的反向穿越计划里,顶替者也有表世界的我,所以算起来你是救了我两次,我该怎么报答你?”

  庆尘看了对方一眼:“1.2次吧,这次也不过是帮了一点小忙,主要还是九州的功劳。”

  “1.2次……”李长青撇撇嘴:“你倒是挺严谨。”

  这时,庆尘觉得不对劲了:“老爷子既然有心想要夺李云易的权,怎么还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?所以,这个也是演的?”

  “这就是李氏的机密了,虽然你有资格上会议桌,但李氏成员各自的事情各自保密,只对家主和枢密处汇报,彼此都不能交流的,”李长青说道。

  这种回答,本身就是一种肯定了。

  李长青也忽然觉得不对劲了:“别想转移话题,我还有个事情问你,你真是基因战士吗?还是上一次把基因药剂给掉包了,其实打的生理盐水?”

  庆尘内心一惊。

  他之前之所以装死,就是担心对方提到这个话题。

  如果这个也被拆穿,那就不是装死了,是社死!

  要知道,他可是装了五个小时的忍痛模样,对方将这一切全都看在眼里。

  庆尘平静说道:“你既然手下有时间行者了,那你应该知道时间行者只能将东西藏在体内携带离开。”

  “奥,这倒也是,”李长青点点头:“但万一呢,你是时间行者,穿越、回归前后动作根本看不出来端倪,其他时间行者可做不到。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发生在你身上了,再多一件也没什么。”

  庆尘沉思着该如何解释。

  社死这种事情,能避免还是要避免的。

  就像是他在表世界白昼群里,让1帮他发消息一样。

  庆尘忽悠1说,其实大家知不知道自己是老板都无所谓,但事实上,如果大家真的知道了,就会回忆起他一人分饰两角的那些行为……

  所以,庆尘还是给1付了一句一百块钱的价格。

  就在庆尘费尽心思想要撇清嫌疑的时候,门外忽然传来老十九的声音:“老板,老爷子病危了,枢密处让您赶快去抱朴楼,还有庆尘也得去。”

  李长青愣了一下,赶忙往外走去。

  此时此刻,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件重要。

  三人上了门口的车辆,小鹰开车,老十九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回头说道:“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,连许多李氏三代成员都接到了枢密处的通知,以往是没有这种事的,最多通知二代。”

  李长青情绪似乎有些低落:“这次看样子是真的了,他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,这场内战神代与鹿岛已经注定失败,他可以安心了。”

  庆尘平静的坐在车里看向窗外,回想着那个坐在断桥上垂钓的孤寂身影,回想着对方第一次将龙鱼递给自己时的笑容。

  明明只是短暂的相处,大家认识的时间甚至还不到一个月,但彼此好像已经认识很久了一样。

  庆尘在表世界的爷爷也还在世,他还有两个叔叔和两个姑姑,小时候爷爷对他也挺好的,只是后来中风成了植物人,庆国忠又找所有兄弟姐妹借了钱,所以彼此之间就没了往来。

  如今,老叟其实就像是庆尘的爷爷一样,给了他很多,也尝试着用自己生命里的余晖,来教会庆尘一些道理。

  只是,对方没有时间了。

  庆尘忽然觉得,这肃杀的冬季,似乎又寒冷了几分。

  到了抱朴楼,之前将准提法交给庆尘的那位中年人,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,他身旁还有一位中年妇人。

  这两人一个搜查男性,一个搜查女性,所有人进入抱朴楼都要经过搜身这一关,有机械肢体的也必须拆解下来,才能进入抱朴楼。

  抱朴楼很大,但庆尘与李长青到时,里面已经站满了人。

  “刚刚门口那位中年男女是?”庆尘好奇问道。

  “女人是照顾老爷子起居的人,男人是保护老爷子许多年的高手了,叫做李云镜,”李长青说道:“他本名是什么我不知道,李云镜是老爷子赐他的名字,并且给他纳入了家族信托的受益名单,算是李家人了。”

  “什么级别?”庆尘好奇道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”李长青摇摇头:“看不出深浅来。”

  抱朴楼是一栋四方形的建筑,呈‘回’字形,这是典型的天井式建筑。

  在建筑中间是镂空的,抬头还能看见天空。

  地上是青石板,若是下雨天,雨水会顺着屋檐落下,在抱朴楼里连成水帘。

  大家都站在抱朴楼中间的空地上,有人面色凝重,有人掩面而泣,有人靠在柱子上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  李彤雲和李依诺也在。

  这时,李云寿从二楼的一间屋子里走出来,俯瞰着楼下:“长青,老爷子喊你。”

  李长青看了庆尘一眼:“我先上去了,等会儿见。”

  庆尘一个外人孤零零的站在天井里,旁边都是李氏成员,有人好奇的打量着他,心说这位便是那个新来的讲武堂教习吧?

  难道,老爷子临终前也要找他谈话吗?

  庆尘没有管别人,他找了一处椅子坐下,静静等待。

  没过一会儿,李长青也从二楼屋子里走了出来,她眼眶红红的,似乎刚刚哭过。

  李云寿说道:“李彤雲,你爷爷喊你上来。”

  周围众人愣了一下,此时连李氏二代都有好多人没资格进入抱朴楼呢,却没想到李彤雲先进去了。

  小姑娘乖巧的走上楼去,进屋便看见老人虚弱的躺在床上。

  她眼睛一红,豆大的泪珠便掉了下来。

  这一哭是真心实意,穿越以来除了李依诺,就是老爷子对她最好了。

  老人屏退了其他人,虚弱的笑道:“小彤雲,来爷爷旁边。”

  “嗯,”李彤雲乖巧的走了过去,把自己的小手塞进了老人冰冷的手里。

  老爷子说道:“这段时间,你一直在帮助那个叫江雪的女人,对吗?”

  小彤雲愣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帮她?”老爷子说道。

  “因为她是我妈妈,”小彤雲老老实实说道。

  “你从什么时候知道她是你妈妈的,”老人问道。

  “不久前。”

  老人看着天花板,突然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啊小彤雲,当初你妈妈只是李氏的仆役,结果你爸爸和她相恋,非要娶她为妻,但李氏的规矩不容破坏,不然其他仆役也会动歪心思的,所以我只能赶她出去。”

  表世界的母女,在里世界的基因关系自然也是母女。

  李彤雲刚才看似是交代实情,但其实是她想到了这一点,虽然她不确定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,但江雪在里世界肯定也是她的母亲,这个不会有错。

  如今她知道了,原来是仆役与主人相恋的故事,但最终两人未能打破阶级。

  这是一个阶级固化的世界,庆尘固然觉得老叟亲切,但老叟其实也未能超脱出这个时代的桎梏。

  只有圣人才能做到的事情,老叟自然是做不到的。

  或许,这也是李叔同如此迫切想要改变世界的缘故。

  老人叹息道:“一开始我觉得这件事情没做错,但直到你父亲抑郁而终,我才明白自己错了。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之一。”

  按理说,江雪自己应该是知道这件事情的。

  但老人恐怕没想到江雪成为了时间行者,所以母女两人谁也不知情,两个糊涂蛋。

  好在小彤雲聪明,没有说漏什么。

  老人又交代了一些家长里短,然后让小彤雲喊大家进来。

  李氏二代成员纷纷进屋,默默的站在床边。

  老人想了想说道:“该说的,我都说过了,未来的日子希望你们兄弟姐妹还能像现在一样和和睦睦,我这辈子对李氏没什么太大的功绩,唯一值得称赞的就是,没有让你们兄弟姐妹反目成仇。”

  事实上老人谦虚了。

  面对权力谁都会动心,他能临走时让所有人都认可李云寿的地位,并且没有作乱的迹象。

  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,需要大智慧才行。

  外人都以为李氏权力交替会出现乱子,但事实上权力交接格外平稳,而且已经做好与外界开战的准备了。

  这时,老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直到最终声音全无,像是睡过去了一样。

  下一刻,就在许多人以为他已经去世时,老人竟然又重新睁开眼睛,虚弱的笑道:“逗你们的,我就想看看谁没有哭。”

  众人愕然,李云寿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爸,你心电图还波动着呢,装的不像。”

  “是吗?”老人也愕然,最终释怀笑道:“老了,演技不行了啊。”

  说完,他闭上了眼睛。

  心电图彻底归于平静,再无波澜。

  屋里所有人都哭泣起来,连一向平稳如湖的李云寿也不例外。

  楼下的人听见楼上的哭声,也哭了起来。

  庆尘站在这喧嚣中,感觉一切都虚幻起来。

  从深夜到黎明,抱朴楼里的人才终于散去。

  但庆尘没有走,他一直在等。

  待到李云镜与李云寿送走最后一名李氏成员,确定了治丧下葬的日期,抱朴楼便彻底归于平静。

  李云寿看了庆尘一眼:“我也走了,一小时后李氏与庆氏就将和神代、鹿岛开战,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这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庆尘默默的点点头。

  岁值中年的李云寿沉默了片刻说道:“虽然我也不知道爸爸为什么那么信任你,但希望你不要让他失望。”

  “不会的,”庆尘说道。

  “好,”李云寿点点头:“他日重逢,我李云寿欠你一个人情,李氏会是你永远的朋友。”

  “说的我好像不回来了一样,”庆尘笑道。

  说完,李云寿向李云镜点点头,便转身走入了破晓。

  天光渐亮。

  这时,老叟缓缓从屋里走了出来:“都走了吗?”

  庆尘看着老叟笑道:“您这一次玩的有点大吧?”

  老叟笑了笑:“我这一辈子都没怎么任性过,天天要管这个管哪个,就算出去玩也只能在外面待一晚上,喜欢的头牌姑娘都不愿意等我这种容易放鸽子的糟老头子呢……啊,说漏嘴了。”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为何不让我传授您准提法呢,只需要一周的时间,就能延长您21年的寿命。”

  老叟摆摆手:“活够啦……你知道夕阳余晖为什么那么绚烂吗?”

  庆尘想了想回答道:“因为大气折射的缘故使……”

  “打住,无趣,”老叟叹息道:“夕阳余晖、云霞绚烂,那是因为它短暂,如果每分每秒都能看到那种景色,也不会觉得漂亮了。人这一生之所以有重量,就是因为它是有限的。人只有在最后那段时光里完成的心愿,才最无悔。”

  庆尘点点头,然后带着乔装打扮的老叟穿过寂静无声的半山庄园,回到了秋叶别院里。

  李云镜将两人护送到这里,便跪下身子朝老叟深深一拜。

  老叟摸了摸他的脑袋:“云镜啊,你长大了,去外面吧,去找你自己的自由。”

  李云镜泣不成声。

  老叟没再留恋,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半山庄园,便走进了秋叶别院。

  此时,李恪已经等在里面。

  14岁的少年惊愕的看着老叟与老师:“爷爷……您没去世吗?”

  说完,李恪又转头看向庆尘:“先生,咱们这是要干嘛?”

  庆尘笑道:“去002号禁忌之地,你爷爷想去那里看一眼大树与朝阳。”

  这就是几天前,老叟与庆尘的约定。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今日万字已更,为八月月票第一加更,明天还有一更。

  求月票啊求月票!

  s..book3143820148614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