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37、人间寂寥(求保底月票)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9-01 22:45:01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已是深夜,万家灯火全都熄灭。

  只剩下昏黄的路灯,和狭窄幽深的小路。

  郑远东挡住一人去路。

  对面的中年人问道:“昆仑郑远东?找到我挺不容易的吧。”

  郑远东慢慢朝对方走去,一边走一边好奇道:“我调查过你,在一个月前你还只是表世界的一名维修工人,一个月后便开始死心塌地的为神代卖命,所以,你还是你自己吗?”

  中年人笑了笑:“我是谁重要吗?”

  “让我猜一猜,”郑远东说道:“有人曾说神代家主其实一直都是那一个人,六百年前是他,如今还是他,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调查此事,终于找到了六百年前那位神代家主的书写笔记,字迹确实与如今的一般无二。按理说整个里世界就算是修行者,也不该拥有这么长的寿命,我想,神代家族其实已经掌握了人与人之间的神经元接驳技术,甚至可以用来改写大脑,是吗?”

  所谓神经元接驳技术,最早出现于庆氏,用于控制纳米机器人。

  那些小家伙们被操控后,可以游走于血管之中清除血栓,无创且无痛。

  后来,各个财团的接驳神经元技术都有所突破,于是这项技术又被广泛应用于各个领域,例如控制机械犬、无人机。

  例如连接机械肢体。

  再后来,有人尝试着通过接驳神经元技术,逆向的向网络上传自己的意识,以此来达到机械永生的构思。。

  只不过这项技术失败了,因为大家发现不管如何上传,意识只要出现在网络里便会立刻湮灭。

  有人说是因为网络的数据流太过庞大,会将人类上传的意识快速同化。

  有人说是因为技术还不够成熟。

  但至今没人找到原因。

  只有少数人知道,那是壹的哥哥在猎杀一切网络中的人类意识形态。

  后来,上传意识行不通,便有人进行了更加残忍的实验:将一个人的意识清除后,通过神经元接驳技术,用另一个人的意识进行覆盖。

  从那一刻起,身体成为了短暂的躯壳,而意识则将永存。

  这是变相的反向穿越,虽然里世界人没法过来,但他们的意识可以覆盖时间行者后,让自身成为时间行者。

  这也是李云寿建议老叟使用的方法,只不过老叟自己觉得生命太过漫长也会失去意义,所以拒绝。

  老叟认为,这是人类科技文明发展到今日,最肮脏的一面。

  对面的中年人没有说话。

  郑远东平静说道:“让我再猜一猜,神经元接驳技术覆盖别人的意识,可能会对‘被覆盖者’的要求比较高,我们都知道大脑是人体最脆弱的器官,所以需要坚硬的颅骨来保护。里世界中,很多黑客用自己的大脑当服务器来进行协议入侵,往往三四十岁就会大脑萎缩变成植物人。”

  郑远东继续推测道:“这些有今天没明天的黑客可以不在乎脑萎缩,但想必财团大人物们是在乎的,而且普通人的大脑很可能只能承载一次覆盖,却没法再进行下一次接驳。所以,b级以上的人才能成为合格的载体,对吗?我查了很多与神代家族有关的资料,发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b级高手突然失踪,然后时隔一年又重新出现。”

  中年人笑了起来:“那么多人都没有发现的秘密,你都能发现。既然对神代家族如此感兴趣,不如加入我们?”

  郑远东摇摇头:“山川异域,不共戴天。”

  “那只有让你永远保守这个秘密了,”中年人笑道。

  下一刻,他的瞳孔竟然泛起了银色的毫光。

  郑远东只觉得,周遭的一切都变成了重影。

  仿佛一个近视、散光300度的人,突然摘掉了眼镜。

  路旁昏黄的灯光变成了一圈圈光晕,让人根本看不清世界本来的模样。

  只是,郑远东依旧很平静,他抽出手中的长刀来,将刀鞘扔到一旁。

  然后闭上了双眼。

  中年人好奇道:“你连枪械都没有带吗,虽然你我之间的战斗枪械也没什么用了,但总比这么一柄长刀要强吧。”

  郑远东回答:“大家都睡了,容易吵醒许多人,扰民。”

  “高手之间的战斗,你竟然会担心枪声吵醒居民?”中年人有些愕然:“表世界的冷兵器,砍在b级强者的肌肉上会被卡住,甚至多砍两刀还会卷刃,你拿这种东西与我战斗,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。”

  “够用了,”郑远东说道。

  下一刻,中年人双腿骤然迸发巨力,十多米的距离他一跃而至。

  可是,闭着眼睛的郑远东仿佛什么都看到了似的,挥刀向前劈砍。

  双方一触即分,这一次郑远东主动迎了上去,那长刀在他手中像是飘逸的飞鸟,灵动至极。

  撕拉一声,还未等中年人反应过来,那刀锋竟是顺着他手臂肌肉间的缝隙隔膜划过。

  又是撕拉一声,中年人腿上也同时吃痛,刀锋再次从他大腿‘股直肌’与‘股外侧肌’之间的隔膜划过。

  这长刀在郑远东手里,精准如外科手术刀一般,将两块本该黏连在一起的肌肉分割开了。

  中年人手臂与大腿鲜血直流,他扭身间,一拳朝郑远东砸去。

  可是郑远东的刀仿佛早就等在那里了一样,再次将中年人肱二头肌、肱三头肌之间的隔膜切开。

  这一刀又一刀,宛如庖丁解牛般,像是要生生将中年人肢解。

  刀术即艺术。

  这下中年人有些恐惧了,他没想到自己会在表世界遇到这种境界的高手,与级别关系不大,这是技艺的差别。

  郑远东一边挥刀一边还有余暇问道:“神代想要找到你这种反向穿越的人选也不容易吧,首先需要时间行者顶替一位b级觉醒者或者修行者,然后才能进行神经元接驳的手术。如果杀了你,想必他们会非常心疼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王城大道北方与103国道交汇处。

  那位鹿岛家族的b级高手似乎不愿意舍弃那辆停在路边的油罐车,即便九州成员围攻,即便他需要提防狙击手,即便他知道九州的高手也要马上赶到。

  却依然只是缠斗,丝毫没有逃离的意思。

  出手之间,他闪身从一名九州成员身旁穿过,只见他单手轻松掐住九州成员的脖颈,将这名九州成员提在自己面前当做盾牌。

  矮矮的中年汉子冷声说道:“不问缘由就要开枪杀人?九州行事也太霸道了吧。”

  一名九州成员没有回答,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,对方说这些其实本意也不是要责怪九州,而是要拖延时间。

  远处,有节杖敲击地面的声音传来,何今秋下车后踱步而来,一身的灰色西装考究且整齐:“是在等我吗?”

  下一秒,何今秋袖中一支青玉剑矢飞出,在空气中留下一条白气般的直线,只是一弹指的功夫便穿越数百米距离洞穿了一扇窗户。

  窗户中传来一声惨叫。

  那青玉剑矢并未停止,很快便又飞向另一边,再杀一人。

  何今秋笑眯眯的问道:“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们,不要随意拿狙击枪瞄人,会死。”

  中年汉子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何今秋一出手便杀掉了他们埋伏在居民楼里的两名狙击手。

  感应!

  这是a级才能有的感应能力!

  1000米内有人瞄准,就会立刻被感应到的能力!

  在里世界,曾经有人在很远的地方,用带有恶意的眼神看了某位a级高手一眼,便被那位a级高手从人群里找了出来。

  这种能力,已经接近神明了。

  有人曾说,若是到了s级半神境界,恐怕有人念一声他的名字,哪怕相隔千万里都会被半神有所感应。

  只不过,这一说法并未得到证实。

  只是,中年汉子已经顾不上想这些了,他只震惊于……

  表世界时间行者里竟然有a级修行者!

  而且最关键的是,这位出自胡氏情报机构的常任理事何今秋,不仅得到了胡氏的正统修行之法,而且已经养成了剑矢!

  要知道,连李长青这样的人物,也只是剑矢初成,远未到收发由心的境界。

  何今秋用节杖顿地,然后笑道:“不要这么惊讶嘛,没有一点点实力怎么好意思执掌九州?而且,也得让你们知道时间行者没那么好拿捏嘛。”

  事实上,前段时间何今秋带着一群九州成员纵横整个中东地区,黑吃黑的事情没少做,劫掠美丽国时间行者都不是一次两次了,不然九州也不会如此富有。

  截止目前,境外很少人能拿他有什么办法,只能暂且忍耐着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那原本还在拖延时间的中年汉子转身便跑,竟是一点都没犹豫。

  鹿岛本是打算一石二鸟将何今秋与白昼老板全都引出来杀死的,但是没想到引出来了一个爹!

  这可能是表世界截止目前,唯一一位a级高手了吧!

  何今秋笑着说道:“现在想走有点晚了吧?”

  说话间,那青玉剑矢在黑色的夜幕中画出一条分明的白线,凌空而至!

  不过,令所有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那中年汉子身后的景象突然折叠起来,仿佛有人凭空将世界与空间捏合在了一起。

  原本笔直飞向中年汉子背后的青玉剑矢,在经过这片空间后便不知所踪,只传来叮叮两声,像是青玉剑矢钉入了坚硬之物中。

  何今秋皱眉:“空间能力?不对,是幻象。”

  他朝着中年汉子逃离的方向走去,却见那扭曲的空间渐渐散去,而他的剑矢则穿透了路旁的公交站牌,钉在地面上。

  青玉剑矢的飞行轨迹并未被扭曲过,他们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只是假象而已。

  “原来藏了帮手,有点意思,竟然会变戏法,”何今秋看向十字路口,那驾驶油罐车的中年汉子此时已经不知所踪。

  当然,对方可能并未跑远,只是这幻象让他们看不到对方的身形罢了。

  何今秋仔细的观察着四周,他敏锐的发现光影其实还有些不真实的细微变幻着,与现实有些不同,但很难区分。

  他知道那中年汉子可能还在他五百米之内的某个地方,缓慢移动着,连脚步声都消失了。

  不然,以他a级的感知能力,光听对方的脚步声便能寻声辩位。

  “好像还真拿这种幻术没什么办法啊,”何今秋坦然的感慨道。

  可是话音刚落,这突然安静的夜幕中,响起狙击枪声。

  何今秋豁然回头望去,那枪声的来处似乎就在他身后的700米处,很近!

  这不是神代、鹿岛的狙击手,对方很谨慎的甚至从未看自己一眼。

  等等!

  何今秋豁然又看向中年汉子逃离的方向,却见那空无一物的路灯下,凭空出现一片放射状的血液来。

  “白昼的老板,”何今秋愕然。

  他还以为对方今晚确实没来呢,毕竟一晚上都没见对方开枪。

  没想到的是,对方来了,只不过比较有耐心而已。

  幻术散去,那维持着幻术的人见同伴已死便立刻远遁。

  中年汉子的尸体静静趴在地上,背后是一片巨大的血洞,整个后背与胸口都被狙击枪洞穿了!

  900米的射击距离,对于白昼那位老板的名声而并不算什么。

  可是何今秋不明白,这位白昼老板是怎么看穿幻术的?他这位a级都一时间没什么办法,但那位神秘的狙击手却相隔900米找到了目标。

  这也太神了吧,何今秋皱眉思索着。

  他不知道的是,那位使用幻术的觉醒者虽然厉害,但伪造出来的景象终究与现实有所不同。

  当幻术形成的刹那,幻术前的长街与幻术后的长街,两副画面在庆尘脑海中快速重合,就像是玩大家来找茬似的,他一眼便辨认出不同之处来了。

  幻术是需要用想象力来构建一个看似真实的世界,以假乱真。

  但对于庆尘来说,假的就是假的。

  耳麦里,唐可可问道:“老板,大致能确认对方的开枪位置,我们现在去追捕他吗?”

  何今秋想了想:“本来还想勾引他瞄准我呢,说不定我能立刻找出他来,但是此人太有耐心也太隐忍了,连看都没看我一眼。不用去找了,你们找不到他,他肯定开枪之前就想好了撤离的路线,现在说不定已经跑远。”

  此时此刻,何今秋只觉得那位白昼老板如同一头孤狼,狩猎时的那份冷静让人细思极恐。

  对方现在的真实实力可能还很一般,用狙击枪杀b级也得等目标不动了才行。

  可这种人早晚会成长起来的,谁知道对方成长起来之后会是怎样的光景?

  “老板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唐可可问道。

  “去把油罐车开到偏僻地方去,”何今秋面色冷了下来:“我能感受到里面有七个人,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顶替者了。对方倒是帮我们确认了一个事情,顶替者应该要进入主城区,手臂上才会出现倒计时,不然对方也没必要把油罐车开到这里来,往后再有反向穿越计划,我们就知道如何应对……短期内,他们应该没有能力再搞出这种事情了。”

  唐可可担忧道:“他们已经进入洛城地界,现在手臂上恐怕已经出现了倒计时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

  说完,何今秋重新上了他的那辆商务车,紧紧跟在油罐车后面。

  车子越开越偏,直到四下无人的山野,何今秋才示意虞成去打开油罐车上方的盖子。

  罐子里,七名时间行者胆战心惊的爬了出来,每个人看起来都狼狈至极。

  何今秋仔细的辨认着他们的模样:“李长青、李渝、李堪……”

  他惊愕了。

  李长青的重要性自然不必多说,李渝是李氏的枢密处国策顾问之一,专门制定战略机要,李堪是联邦共和党的党鞭,是他帮助共和党夺回了丢失四年已久的多数党席位。

  所谓党鞭,便是党内的‘纪律委员’,也是党内统一思想的重要人物。

  如果联邦内战爆发,那么这种人物便是财团最重要的政治资源之一。

  神代与鹿岛这次的联手若是成功,怕是李氏要立刻乱作一团了!

  何今秋思忖(),这些人路子这么野的吗,这么多重要人物的顶替者,都被他们找出来了?!

  只不过,何今秋在想一个问题,这么重要的事情李氏都只是跟九州做了一笔交易来解决,那李氏的时间行者此时在干什么?他们到底有什么事情非做不可?

  此时,那些顶替者们见到九州,有惊喜的,也有恐惧的。

  有人说自己是被胁迫的,有人默不作声。

  唐可可看向何今秋:“老板,这些人怎么办?”

  何今秋沉默了两秒之后:“给我一支枪。”

  唐可可默默的从自己枪袋里拔出手枪,递给了他。

  所有人都知道何今秋要做出怎样的选择。

  有人低声说道:“老板,万一真有人是被胁迫的怎么办?”

  何今秋平静道:“我知道有人真的是被胁迫,真的很无辜。但他们手臂上已经出现倒计时了,我们在下次穿越前,不可能满世界去找七支基因药剂阻挡他们穿越,而且,我们也不知道出现倒计时后再打基因药剂到底有没有用。”

  “我没打算找任何借口,诸位,世界本就这么残酷。这次不用你们动手了,如果真有什么罪过,我一个人背着就行,”何今秋说道。

  唐可可说道:“我们是不是可以控制这些顶替者,神代和鹿岛能这么做,我们也可以。”

  何今秋摇了摇头:“这些顶替者要顶替的人太重要了,他们演不来的,九州还没有承受里世界财团怒火的能力。而且,我与李氏的交易已经达成,胡氏情报机构的执行董事席位才是我最需要的。”

  说完,他便扣动了扳机,杀死了面前那七位顶替者。

  何今秋站在夜幕中的山野,寒风呼啸,人间寂寥。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今日万字已更,为8月月票第一加更,明天、后天还有。

  求保底月票!我们距离第一很近了,各位帮我爆他啊!

  s..book3143820138647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