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35、数学竞赛的天花板,庆尘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31 22:22:5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我很好奇,那位影子先生认为,哪位候选者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任影子呢?”何今秋笑着问道。

  “这种事情,影子先生又怎么会告诉我们,”那位年轻女性笑着回应道:“不过,影子之争公平公正,最后谁赢了,自然谁就是下一任影子。”

  何今秋看了看季冠亚,又看了看年轻女性,忽然说道:“两位成为时间行者的时间恐怕还不到两个月,竟然能让里世界的财团如此信任,选你们作为表世界的代人。而且,两位似乎很乐意为里世界的财团效劳。我想知道,你们真的是表世界人类吗……我问的再直白一点,财团已经掌握了真正的反向穿越方法?”

  在过去,反向穿越是指,在表世界找到与财团大人物对应的人,然后将其顶替掉。二

  但何今秋说的明显不是这个意思,而是里世界原住民,反向穿越到表世界!

  其实不怪他怀疑,因为这两人的表现,一点都不像是被控制的样子。

  说话间,何今秋纤细修长的指间,那枚金灿灿的金币翻转的越来越快,就像是跳动着的火焰与光。

  却见季冠亚摇摇头:“何老板多虑了,我是表世界的原住民,只不过在我看来,两个世界或许有夺舍之仇,但能永恒存在的终究还是利益。而且,我并不觉得帮助里世界原住民有什么错,除开神代、鹿岛以外,其他三家财团与我表世界民族属性并无区别。”

  何今秋看向庆氏的那位年轻女性:“你呢?”

  年轻女性笑了笑:“我也是表世界的人,据我所知并没有真正的反向穿越方法,就算有人能用禁忌物携带人类穿越回来,被携带者也会死亡。。”

  “这个我知道,禁忌物ace-038是一口棺材,叫做‘秘密的终点’,拥有者可以把别人放进去,然后让对方忘记拥有者的一个秘密,据我所知,它就掌握在庆氏手中,”何今秋笑着说道:“人们常说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,这个禁忌物真是非常应景了。不过,庆氏是拿这个做过尝试了吗?”

  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”那位年轻女性笑着说道。

  例如ace-038这样的容器型禁忌物,里世界还有一些,这也是某些时间行者能够从里世界带回大型设备的原由。

  但是,何今秋在此之前并不知道,禁忌物只能带死物,不能带活物。

  他还没机会尝试过。

  “对了,这位小姐还没有自我介绍呢,”何今秋笑眯眯的说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下次见面了我也好知道如何称呼。”

  “何老板是想直接调查我的户籍吧,”年轻女性笑道:“没关系的,我叫斯年华。”

  “庆氏有想跟我九州做的交易吗,我们九州来者不拒,”何今秋笑道。

  “没有,”斯年华摇摇头:“还是刚才那句话,庆氏目前没有任何意图。”

  “行,那我就不耽误两位时间了,”何今秋站起身来:“未来如果立场相对,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呀。”

  “我们也不会,”季冠亚笑着回应道。

  此时,三个组织是彼此平衡的,谁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动手做什么,因为应付神代、鹿岛才是最高优先级。

  但是,以后可就说不准了。

  何今秋拿起自己的鹿头手杖,从容的朝小樽料理外面走去。

  待他上了九州的商务车,才从怀里掏出两根100克的金条来。

  正确金币已经在低声嘶吼着。

  正面的麦穗圆环在不停交织,而背面交叉的两柄长剑则发出金铁交鸣之声。

  何今秋将第一根金条熔进禁忌物ace-099正确金币中,以此来检验季冠亚的话是否正确。

  “吾债已偿。”

  最终金币那流淌的波纹重新凝结,变成了麦穗圆环。

  何今秋将另一跟金条也熔了进去,依旧是麦穗圆环。

  这说明两人都没说谎,里世界的原住民,确实没办法反向穿越到表世界来。

  当然,也可能是存在真正的反向穿越,只是这两个人不知道罢了。

  正确金币能够测试的是谎与真话,没法直接测试这世界的真相与规则。

  何今秋静静的坐在商务车后排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洛城外国语学校里。

  数学老师田海龙在黑板上写着数学题。

  这位高二3班的班主任,明显消瘦了许多,似乎周玄鹰死亡的变故,对他带来了不小的影响。

  好在回到洛城后,徐梓墨带着其他几名同学,一起帮他作证,证明周玄鹰的死亡与他无关,这才消除了更多的负面影响。

  此时,南庚辰传了一张小纸条给庆尘:“尘哥,我想到了一个扩张白昼的办法,让罗万涯的那批人去发展成员,每发展4个忠诚的成员,就可以接受一次灌顶,这样一来,很快就能建立起一个金字塔式的组织结构,尘哥你就是金字塔尖……”

  庆尘挑了挑眉毛,他没想到南庚辰竟然还有点搞偏门的天赋。

  可真要这么搞的话,自己这白昼组织身肩‘传销’‘欢喜宗’的名声,怕是真的要遗臭万年了。

  庆尘在纸条上问道:“你认真的吗?”

  南庚辰:“我这不是无聊的时候随便想想嘛……”

  上午放学时,齐铎与张澜津两人便往外走去,王甲乐早早便等在了操场上,三人一起去了校外的小餐馆,一人点了一份盖浇饭。

  张澜津看向王甲乐:“对了,咸城的amc10数学竞赛你也去了吧,代表你们学校参加的?我和齐铎也去了。”

  与洛城外国语学校不同的是,王甲乐他们去的只有五个人,而洛一高则是直接包了四辆大巴车,去了两百多号人,都是有机会入围的。

  这就是两个学校之间的实力差距。

  王甲乐拿勺子挖了一大勺米饭塞进嘴里:“现在是我们学校了,你们现在也是洛城外国语学校的学生。”

  张澜津愣了一下:“一时间有点拗不过来,这也不重要……我记得那次数学竞赛后,你在咱们初中同学群里说,你们学校有一个特别厉害的时间行者?是谁啊?”

  “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称号,”王甲乐看向张澜津:“史上最坚强考生?”

  “听说过,就是那个生病坐轮椅都要去参加考试的学生,”张澜津说道:“那事当时还上新闻了呢。”

  王甲乐用勺子敲了敲自己的盖浇饭盘子:“就是他。”

  “啊?”张澜津和齐铎愣住了。

  “他可不是生病了才坐轮椅,”王甲乐说道:“而是他前一天晚上经历了时间行者之间的战斗,被人用枪械打穿了腹部。当时媒体想采访他来着,结果一直都没找到他的联系方式,据说还去他家堵他了,又听说他刚刚搬家。”

  齐铎与张澜津相视一眼,在他们的观念里,洛一高的共济会应该是全国在校生时间行者组织里的佼佼者了,虽然听说京城四中、人大附中、海城一高也有很厉害的时间行者组织,但也没真的见过。

  想来,大家应该是差不多的吧,那些超级高中的时间行者们可能会更强一些,但毕竟都是学生,强也有限。

  所以,共济会成员是骄傲的,他们来到洛城外国语学校,也带着一种略显矜持的优越感,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,但确实是有的。

  比如,在他们看来,他们是在帮助其他在校生时间行者。

  但是,他们再厉害,也从未参与过热武器级别的冲突,那都是成年人的事情啊。

  王甲乐继续说道:“昆仑你们知道吧?”

  “知道,”齐铎点点头。

  “虽然我也不知道庆尘同学那天晚上到底是做了什么,但我知道是昆仑的人在负责给他善后,”王甲乐看了两人一眼。

  平日里,张澜津时不时便会在初中同学群里晒一下洛一高的生活,比如学生会、社团,比如竞赛……

  像洛城外国语学校,哪里有社团这种东西啊……

  王甲乐那时候就总感觉有些不忿。

  现在,他忽然找到了新的乐趣,他确实比不上张澜津,但他的同学庆尘比得上啊。

  不过,他并没有提到后来返回洛城路上发生的事情,因为田海龙提醒过大家,最好不要将此事扩散出去,不然周玄鹰的父母很可能会找庆尘的麻烦。

  张澜津问道:“那他既然受伤了,为什么还要参加amc10数学竞赛?”

  王甲乐说道:“永不弃的精神你懂不懂!那是我们学校的学神,不是正常人能理解的!”

  “不对,”齐铎说道:“我有个同学当时跟他一个考场来着,他说那个坐轮椅的考生连演草纸都是空白的,根本没有认真答题。”

  王甲乐呼吸一滞,然后说道:“受伤到那种程度,能参加考试就不错了。”

  然而就在此时,张澜津忽然说道:“amc10的成绩,就是今天公布。”

  一般情况下,amc10的成绩公布,就是在考试之后的10-16天左右。

  张澜津说道:“你问一下带队老师,问问这位庆尘同学当时考了多少分?”

  王甲乐有点不乐意:“不都说了吗,他当时受伤了啊,你能指望他考多少分?”

  “问问呗,”张澜津期待的看向王甲乐。

  “行吧,”王甲乐叹息道。

  此时,齐铎与张澜津两人面前的盖浇饭都凉了,但他们一点吃饭的心思都没有。

  却见王甲乐拿出手机给田海龙拨打了电话,询问庆尘的amc10竞赛成绩。

  只是,刚刚过去两秒,他的表情便已经彻底陷入呆滞:“好的老师,我知道了……”

  电话里隐约传来田海龙的声音:“你也不用跟他对比,毕竟他的情况比较特殊……你这次的成绩也很不错了,入围了……”

  王甲乐挂掉电话后,默然无语的盯着自己面前的盖浇饭,突然感觉有些吃不下去了。

  “他得了多少分?”张澜津追问。

  王甲乐缓缓抬头看向两人:“满分。”

  庆尘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,全程以心算的方式拿到了amc10的150分满分!

  通常情况下,amc10的含金量并不高,也没法作为保送、出国申请的决定项,最多是加分项。

  可如果是满分,又完全不同了。

  满分与入围,完全是两个概念!

  恐怕,现在已经有全国各大高校的招生办在给庆尘同学打电话了吧?

  就算现在不能当场录取,也会私下里承诺自主招生、高考加分之类的事情,起码要在庆尘那里先混个眼熟才行。

  他王甲乐能得127分,是因为他只能得127分。

  庆尘能考150分,那是因为卷面就只有150分。

  此时此刻,王甲乐回想起学校里关于庆尘精准控分的传说,终于相信了。

  他在竞赛的小群里发出去消息:“小冉、梓墨,你们知道amc10的成绩了吗,你们猜庆尘考了多少分。”

  只是,群里一个回他的都没有,显然是都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  小餐馆里齐铎与张澜津面面相觑,他们也查询起了自己的成绩,一个121,一个129,与满分之间还隔着一条鸿沟天堑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一整个中午,庆尘都在接电话。

  陌生号码:“喂,你好,请问是庆尘同学吗?”

  庆尘:“对我是。”

  “我这里是复旦大学招生办,想跟你了解一下,是否有意愿参加我们春季自主招生?对对对,因为你在amc10数学竞赛拿了满分,所以我们这边可以酌情给你进行加分。”

  整整一中午,这种电话就没有停下来过。

  到最后,当陌生号码再打过来:“喂,你好,请问是庆尘同学吗?”

  庆尘:“不是。”

  电话对面明显诧异了一下:“这不是庆尘同学的手机号码吗,请问你是?”

  庆尘:“我是奥特曼。”

  对面:“……”

  庆尘暂时没有提前去上大学的打算,或者准确讲,他现在没有离开洛城的打算。

  他是白昼的根基,如果他去了外地,那恐怕其他人都要跟着一起离开,太折腾了。

  下午上课。

  庆尘忽然皱起眉头来。

  一节课里,齐铎扭头看他四十多次,张澜津看他五十多次,他心想这俩人怎么了,难道是谁走漏了什么风声?!

  第一节课间,庆尘坐在位置上一直等着俩人来找自己,结果对方并没有来。

  第二节课时,齐铎回头看了他五十多次,张澜津看了他六十多次,饶是庆尘这种心性的人,也有点被看懵了。

  直到下午放学,庆尘等人收拾东西准备走人的时候,对方才终于过来。

  齐铎看着庆尘诚恳说道:“庆尘同学,我们想邀请你……”

  庆尘:“好的,我加入。”

  齐铎与张澜津都愣住了,他们话都还没说完呢!

  庆尘干脆说道:“我愿意加入你们的共济会,不过我现在还有事先走了,其他的事情等明天再说吧,对了,记得把我拉进你们共济会的群聊里哈。”

  说完,他带着南庚辰等人离开。

  齐铎和张澜津看着几人快速离去的背影,忽然觉得庆尘好像加入了,但又没有完全加入……

  庆尘虽然嘴上说着加入,但齐铎和张澜津却感觉,彼此之间的距离并未拉近。

  他们还不知道的是,庆尘真是什么组织都加入的,昆仑、九州,都有他的份。

  在庆尘看来,简单的答应下来就能获取一些情报,何乐而不为?

  反正这些人也没规定他必须履行什么义务,以后真有人要求他履行组织成员的义务,那他就退出……

  而且,庆尘刚好近期也要去002号禁忌之地一趟,他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  就在白昼等人离开学校一个小时后,路远给小鹰打去电话:“庆尘回白昼别墅了吗?”

  小鹰百无聊赖的坐在车里,座椅已经放平,双脚翘在方向盘上:“没有啊,他们是高中生,晚上还得上晚自习呢。”

  路远说道:“线人说,他们在一个小时前就离开学校了!”

  “啊?”小鹰坐直了身体:“可他们并没有回别墅啊。”

  路远在电话另一边皱起眉头。

  上上次白昼集体消失,就抓住了四名神代家族的时间行者。

  上次白昼集体消失,在博瑞大厦里给神代家族设下了陷阱。

  这一次白昼集体消失,又会发生什么?

  下一秒,旁边传来‘冰糖’的声音:“路队,老板让我们向f6、f7区域的边界处进发,他要求我们1小时内抵达,与另一队特勤组形成钳形攻势,阻止对方进入洛城地界。”

  “好的,知道了,”路远点点头:“倪二狗那边呢?”

  “他们还缀在那批人后面,”冰糖回应道。

  “九州呢?”路远问。

  “我们向北,他们向南,我们在北方阻击神代,他们在南方阻击鹿岛,这应该是两位老板商量好的事情,”冰糖回应道。

  此时,昆仑成员都已经全部换上了土黄色的冲锋衣,趁着夜色,舍弃了大路,向北方的山野中走去。

  昆仑已经将目标区域,标好了战术序号,硕大的山野被分成150块区域,以此来精准的进行定位。

  与此同时。

  南方的山野中。

  “检查枪械,”九州虞成低声说道。

  山野中,响起一片拉枪栓的声音,所有人都认真的将弹匣退下来,又重新装回。

  数百人,以突击队形快速向北方行进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虞成忽然察觉有些异样,他抬头看去,发现月色下11点方位的山坡上,正有人静静的注视着他们。

  他取来望远镜看去,可是下一刻山坡上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。

  虞成心神一凛,那种如若实质的压迫感扑面而来。

  这是一种猎物被猎人盯上的感觉。

  不过他面色如常道:“继续前进。”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今日一万两千字更新,补昨天的,不算加更。

  这个月的月票第一应该是稳了。

  另外,求九月保底月票,后面应该会有一章总结八月的(可看、可不看),另外往后如果哪个月拿了月榜第一,都会加三更欠债,在月初前三天加完,以此向读者老板们表示感谢,感谢大家的订阅与月票!

  s..book3143820126029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