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32、世界的检验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31 16:44:44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楼下无异常了,没再见到杀手。”

  蓝牙耳机里,南庚辰低声说道。

  “楼上也无异常,”张天真也随之说道:“不过我看到18楼某间屋子里有油桶,好像是有人故意放进去的,我怀疑楼下也有。”

  “嗯,我和刘德柱现在下来与你们汇合,天真,你也开始下楼,”庆尘说道。

  南庚辰说道:“尘哥,楼下的火已经很大了,对方好像要活活烧死我们,这时候往下走根本扛不住。”

  “没关系,”庆尘看了刘德柱一眼,然后在蓝牙耳机里说道:“他们不知道我们有c级火系觉醒者在,我们在9楼汇合。”

  火势旺盛时,火苗向上蒸腾着,将一切建筑材料都给燃烧起来。

  这种情况下,火焰一路向上飙升,没人能穿过楼下的火焰。

  这或许就是神代杀手的计划,杀不死狙击手,那就烧死,没人可以活着逃出这栋大楼。

  庆尘面色已经冷漠下来,对方出手太狠了,要知道这博瑞大厦里,还有数千名上班族,那可是数千条生命。。

  对方还还运进来了油桶。

  如果火势得不到阻止,那么这一整楼的人都得死。

  在人群仓皇向楼顶逃生时,唯有白昼在不慌不忙的向下行走,这一幕看起来格外诡异。

  同一条楼梯上的左与右,像是两个泾渭分明的不同世界。

  庆尘来到9楼的时候,这里已经是浓烟滚滚了,黑色的烟雾正在贴着天花板翻涌,像是有无数张黑色的脸在里面嘶吼着。

  他们没有再遇到其他杀手,所有人顺利的来到9楼汇合。

  “尘哥,这烟雾太大了,我们过不去啊,”南庚辰说道。

  刘德柱也看向庆尘:“我能吸收热量,但是这烟雾我顶不住啊。”

  张天真看向庆尘,但他并没有像另外两人一样发问。

  庆尘看向张天真:“你不问点什么吗?”

  “不用问,你让我们下来汇合,肯定是有办法了,”张天真不知道自己为何对庆尘有这一种莫名的信任。

  庆尘对刘德柱说道:“把我让你提着的工具箱打开。”

  刘德柱愣了一下,他打开箱子后,赫然发现里面是八副消防防尘面具,这种东西在浓烟状况下,足以支撑半个小时。

  张天真他们愣了一下:“你早就猜到他们会放火了?还有让刘德柱保护在你旁边扑炸弹,也是你预料到的吗?”

  庆尘纠正道:“老板想到的。”

  可是,这一次张天真开始怀疑了。

  也不是因为别的,实在是庆尘表现的太淡定了。

  只有真正运筹帷幄的人,才会表现的如此淡定。

  这时,庆尘看了他们一眼说道:“在厮杀开始之前,没人能预料到杀手到底会做什么、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,所以多做一手准备绝对没错。”

  他又说道:“这个世界从来不检验你准备了什么,而是没准备什么。”

  没准备,可能就是死。

  说完,庆尘带上了防烟雾面具,带着众人朝火中走去。

  刘德柱走在最前方,忽然间,所有热量都开始向他身上汇聚,只见那一处处火焰竟像是活了一样,如长龙般钻进他火焰构成的身体里。

  所过之处,火焰竟是快速熄灭了,只留下地面焦黑的痕迹。

  后方三人看着这一幕,连庆尘都觉得神奇。

  如果说修行者天生便是为了战斗的存在,那么觉醒者则是天生给人惊奇的存在。

  觉醒者的能力太过古怪与新奇,以至于让人忍不住的羡慕。

  白昼成员下楼时,火势刚刚烧到6层。

  刘德柱不辞辛苦的不断将火焰吸入身体,硬生生用了二十多分钟,将火焰全部熄灭。

  而且,燃烧处的热量被吸纳走了之后,连这大厦里的温度,都降低了许多。

  令人感觉到寒冷。

  庆尘忽然在想,所谓火系觉醒者,本质上是不是对能量的运用?而不是单纯的只能操纵火焰?

  之前他一直被里世界‘火系觉醒者’的称呼给误导了,也没多想,现在才觉得这种称呼方式错的离谱。

  燃烧只是物体的一种激烈的氧化还原反应,火焰则是燃烧的表现方式,能量才是本质。

  只因为释放能量的现象大多与火焰有关,而觉醒者自身释放能力的方式也是用火焰最方便,所以,大家把这种觉醒者称之为‘火系觉醒者’。

  可这种称呼并不科学啊,起码没有直指本质。

  庆尘开始较真起来。

  其实,刚刚刘德柱在扑炸弹的时候,庆尘就在想,爆炸的本质是物体爆发出大量能量,而刘德柱吸入体内的其实也是能量。

  想到这里,庆尘看向刘德柱问道:“平时你是否感觉自己有操控能量的能力,比如电磁能、机械能什么的。”

  “不能,只能将身体内的某种能量转化成热量释放出去,吸收的话也是热量。刚才能扑炸弹,也是因为在炸药还没充分燃烧前我就将热量给吸到了身体里,但是在它燃烧起来之前,我对它的感应很微弱,”刘德柱说道。

  庆尘又问:“柱子你吸收热量进身体,会有突破的感觉吗?”

  刘德柱一边吸纳周围的能量,一边说道:“没有,就感觉憋的慌,有点想吐……”

  看样子,实力级别的上限就是刘德柱吸纳、释放能量的上限,释放多了会力竭,吸多了会想喷火……

  庆尘说道:“忍耐一下,等找个没人的地方再吐。”

  “好……”刘德柱回应道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路远等人赶到的时候,博瑞大厦里的大火已经完全熄灭。

  灭的甚至有些不正常。

  大厦里,有人发现火已经熄灭,赶忙下楼逃生。

  路远拉住一个人问道:“楼上有没有发生过激烈冲突?”

  有人回应道:“16楼的楼梯,还有17楼的会议室里都有尸体!我们都没敢靠近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  “谢了,”路远带人往上冲去。

  当他们抵达16楼时,路远发现了杀手们横倒在安全通道里的尸体。

  再到17楼会议室时,这里只剩下几具尸体,还有被捆绑着的“活口”。

  路远迈腿从那活口身上越过,看向地面上的爆炸痕迹,还有会议桌上摆放的枪械。

  他拿起枪械看了一眼,枪身上还有编号。

  路远说道:“这是昆仑之前给庆尘的枪械,白昼专门把枪送还回来了。”

  所以不用再多想了,这次神代杀手确实是冲着白昼来的,而白昼再一次自行解决了问题。

  不过,白昼这次来的应该不止一个人。

  小鹰看向路远:“路队,能看出来发生了什么吗?”

  “很简单,”路远平静说道:“神代杀手想围猎白昼那位老板,结果却是进了白昼的埋伏,白昼料到神代会来了,楼下的火也应该是他们灭的。”

  路远心想,原来他们一开始就搞错了猎人与猎物的身份。

  这场厮杀中,白昼才是猎人,他的那些担忧,算是多虑了。

  而且,这次又是事了拂身去,深藏功与名。

  白昼不仅猎杀了神代家族的杀手,甚至还专门给昆仑留下了枪与活口。

  这让路远感觉有些不自在,仿佛他们要做的、想做的,全都被算准了似的。

  对方算准了神代杀手会来。

  算准了他们会过来支援。

  算准了他们会找到17楼会议室。

  算准了这支枪不会被人拿走。

  万一这枪被别人捡走了怎么办?以后有人要拿这支枪杀无辜之人,那对比弹道,账可就落在白昼头上了啊。

  可是,偏偏还真没人过来捡枪,所有逃难者看到这门口的一地尸体,就望而却步了。

  其实路远不知道的是。

  这世上哪有真正的算无遗策。

  就像庆尘所说,这个世界从来不检验你做了什么准备,而是没做什么准备。

  而庆尘的性格,向来就是将自己能准备的事情,全都准备好,然后去面对这个世界。

  路远不会知道,少年手臂上第一次出现倒计时的时候,甚至还专门拜了菩萨。

  这时,小鹰看了一眼手机说道:“路队,老板回来了,让咱们回总部呢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丽景门深处的昆仑总部内,郑远东与何今秋一人坐了一张太师椅,一个人喝茶,一个人喝咖啡。

  何今秋赞叹道:“昆仑的待客之道有进步,知道我喜欢喝咖啡提神,就专门准备了咖啡,只不过,这咖啡的档次不是太高,如果不是速溶的,换成手磨的会更好。”

  郑远东端起茶杯淡然说道:“你想多了,这些咖啡只是昆仑成员上次去咸城出差住酒店,从酒店里带回来的免费速溶咖啡,不光是咖啡,还有免费的洗发水、沐浴露、香皂。”

  何今秋愕然:“你们这么勤俭持家的吗?昆仑也没有穷到这个份上吧,我可是知道昆仑有不少资金来源呢,怎么,都花在倪二狗的情报系统上了?”

  “这就不劳操心了,说吧,这次来找我又有什么事情?”郑远东依旧穿着他的中山装,永远的平静如水。

  “没什么别的事情,”何今秋说道:“只是这次九州在境内活动,希望老班长不要太介意,毕竟这些人是神代、鹿岛控制的时间行者,本身也确实该归我们九州管。”

  “多虑了,”郑远东平静说道:“这次神代和鹿岛有孤注一掷之势,多一分力量,便可以让百姓多一分安全,国家利益面前,不用分你我。我们现在面对的不是权力之争,而是正在被人挑战底线。”

  何今秋放下咖啡起身:“老班长能这样想是最好的,那我就不打扰了,至于情报,会由唐可可与倪二狗进行交接,这种时候两个组织就共享情报吧。对了,麻烦老班长跟路远说一声,别老是缠着可可,那是我们九州的人。”

  门外,刚好路远赶了回来,他听到这话,人还没进院子就嚷嚷道:“何老板你这管的也太宽了吧,恋爱自由知不知道?”

  何今秋笑了笑:“勇气可嘉。行了,走了。”

  说完,他也不理会路远,上了门口的商务车。

  路远嘀咕道:“这九州确实阔绰啊,商务车都挑好的买,老板,九州的钱来路不正吧?”

  “不要胡乱猜疑,”郑远东说道:“他们在境外赚钱,那是他们的本事,只要不祸祸我们自己的公民就行了。”

  事实上,九州从穿越事件开始以来,就没少在境外圈钱,而且是不择手段的圈钱。

  时间行者相比那些普通的雇佣兵来说,简直就像是成年人吊打小朋友一样,除了美丽国那边的时间行者,没人拿他们有什么办法。

  不过,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,昆仑是境内的组织,没法像九州一样为所欲为。

  所以来钱慢了些。

  这时,郑远东放下茶杯:“说正事,其他人先退出去。小鹰、路远,你们两个留下。”

  待到所有昆仑成员离开后。

  郑远东说道:“小鹰,你再把李长青遇袭那天晚上的事情重新给我说一遍。”

  小鹰认真回忆着,然后斟酌着将所有细节说了一遍。

  然而,令人意外的是,郑远东在听完所有事情经过后突然说道:“确定了,庆尘就是白昼的老板。”

  “啊?”小鹰愣了一下:“为什么啊老板,他那天晚上根本就没出过半山庄园啊,李长青给我新的身份级别后,我立刻去查询的,那出入记录上确实没有他的名字。那天晚上,他在抱朴楼里待着呢。”

  郑远东想了想说道:“我问你,抱朴楼是什么地方?”

  “李氏家主的住宅,”小鹰说道:“全联邦都知道啊。”

  “对,关键点就在这里了,”郑远东说道:“虽然很难以置信,但庆尘现在确实有了进出抱朴楼的资格,甚至可以和李氏二代一样参与家族会议,甚至有一定的话语权。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,但他确实做到了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小鹰纳闷道。

  郑远东回答:“问题就在抱朴楼这里,一个在李氏老爷子病危的时候还能进出抱朴楼的人,难道不能修改自己的出入记录吗?换句话讲,难道抱朴楼就不能为他撒谎吗?从这一点里,我不是非要说他改过自己的出入记录,而是出入记录已经不能再作为他的不在场证明了。”

  “可是,您又为什么如此笃定,他就是那位狙击手、也就是白昼的老板呢?”路远疑惑。

  路远以前是刑侦口的,但每次终究还是需要郑远东来为他们抽丝剥茧,不是路远笨,而是关于白昼的真相一直隐藏的很深,庆尘一再给自己穿马甲套身份,给外界看的眼花缭乱,根本看不到真相。

  但是,路远还是不明白,自家老板为何笃定庆尘就是那个狙击手呢?

  郑远东说道:“首先,庆尘拥有绝对枪感,当然,拥有400米绝对枪感的人虽然不多,但也不少,起码我和何今秋都能做到。但这起码是一个佐证,证明庆尘的枪械基础。过去我们总在猜想,白昼老板会不会是某位军中退役的狙击高手,毕竟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在短短两个月里就把自己训练到那个程度。”

  “但是,庆尘向我们证明了,真就有人不需要那么久,就能掌握绝对枪感。这种特殊之人,能够短时间内拥有400米绝对枪感,我就愿意相信他还能更厉害。”

  郑远东继续说道:“其次,我相信女人的直觉。”

  路远:“???”

  小鹰:“???”

  他们正打算听推理呢,结果老板突然跟他们扯玄学?

  “我是认真的,”郑远东问道:“是你们了解庆尘,还是李长青更了解庆尘?她与庆尘朝夕相处过,肯定是她更了解。”

  “是你们知道的关于庆尘的秘密多,还是李长青知道的多?肯定是李长青知道的多。”

  “所以,当事发后李长青第一时间去了秋叶别院,这就足以说明,在她心里,那天晚上出现在金茂大厦的狙击手只可能是庆尘,起码她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  “最后,如果我们假设庆尘就是那位白昼的老板,那么很多事情就能说得通了。”

  小鹰和路远面面相觑,他们没想到自家老板刚出差回来,就做出如此惊人的推测。

  郑远东站起身来:“这次我只坚信自己的判断,再有任何证据证明庆尘与白昼老板不是同一个人,我也不会相信了,那只会是庆尘制造出来的假象。记住,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,是昆仑的最高机密之一。”

  此时此刻,刘德柱他们在胡小牛的接应下,已经回到了12号别墅内。

  只是,这时候他们却发现,庆尘与南庚辰还没回来。

  他们是分别离开现场的。

  胡小牛接应刘德柱后,还专门给他找了个地方喷火来着,喷了老半天才结束,按理说,庆尘和南庚辰应该早就到家了啊。

  “尘哥和南庚辰不会出事了吧?”刘德柱此时也顺着南庚辰对庆尘的称呼,叫起了尘哥。

  “打电话,”张天真说道:“看看能不能打得通。”

  一时间,白昼所有成员都紧张了起来。

  今天是非常危险的一天,万一他们走后,庆尘和南庚辰又遭遇敌人怎么办?

  电话接通了,庆尘说道:“到家了没?”

  刘德柱:“到家了到家了。”

  “喷完火了吗?有什么异常,”庆尘问道。

  “喷完了,没什么异常,就是有点上火,尿有点黄……”刘德柱问道:“尘哥,你们怎么还没回来啊。”

  “奥,我们处理点事情,没事,不用担心,”庆尘说道。

  “好的,”刘德柱安心的挂了电话:“是我们想多了,他们没事。”

  “嗯,没事就好,”胡小牛说道。

  就在挂了电话的这一会,庆尘转头看向面前的交警叔叔。

  却听对方耐心说道:“记住以后骑电动车别带人了啊,还有,骑电动车要带头盔知道吗,这次看你们是学生,只口头教育,下次可就要罚款了。”

  庆尘、南庚辰:“好的交警叔叔……”

  他们俩之所以到现在还没回家,就是因为骑电动车带人、没带头盔,被交警叔叔给扣下教育了……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今日万字已更,还海魂衣一更,还欠一更。

  感谢小白白喵、ll酱at提不起劲、非墨既白、白夜极光、傅仪不是溥仪成为本书新盟。

  感谢大白的我成为本书新白银大盟。

  老板们大气,老板们永远不生病!

  旧债未完,新债又添,痛并快乐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