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29、白昼的协同作战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28 17:47:1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洛城丽景门,昆仑总部的宅院中。

  一群昆仑成员,此时正围坐在小鹰身旁,路远目光炯炯有神的问道:“李长青遇袭的时候,你是不是就在现场?”

  “没错,”小鹰点点头:“当天晚上李长青先是去了庆尘那里准备过夜……”

  “你等会儿!”路远愣住了,他们把原本正出外勤的小鹰喊回来,就是想要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,但他们没想到,这个故事的开端如此匪夷所思。

  路远说道:“我们要听的是,当天晚上的战斗情报,不是这种不正经的东西!”

  一旁某位昆仑成员小声说道:“路队……我们更想先听这个。”

  路远:“……行吧。”

  小鹰眉飞色舞的说道:“之前我就跟你们说过,庆尘是李长青给带进半山庄园的,后来在李长青的安排下,他又成为了李氏学堂‘知新别院’的讲武堂教习。”

  “嗯,”路远点头。

  小鹰继续说道:“他进了知新别院后,把李氏那群小子给收拾的够呛。再后来,李氏枢密处把半山庄园的秋叶别院安排给了他,据说那是现任家主曾经的老师住的地方。”

  财团在里世界,每个家主都拥有着如同皇帝般的权力,家主的老师,便如同帝师一般。

  未必有什么权力,但地位非常高。。

  路远疑惑道:“庆尘地位攀升为何如此之快?还有,如果他只是擅长格斗的话,应该不至于让李氏子弟正式拜师吧?”

  小鹰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听说……”

  路远一巴掌扇他后脑勺上:“在自家地盘上呢,压低声音营造悬疑气氛怎么的?你给我好好说。”

  “奥”小鹰说道:“我听说,他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正统修行之法,而那些李氏子弟拜他为师,就是要学习这修行之法。”

  路远愣了一下:“等等,他所掌握的修行之法,是骑士组织的吗?”

  路远脑海里有些模糊的线索,但暂时还有些串联不起来。

  然而小鹰想了想说道:“应该跟骑士没什么关系吧,他掌握的是双修之法,现在李氏内部不少人都说他是来自欢喜宗的……”

  “噗!”昆仑成员们震惊了:“什么玩意?”

  此时,庆尘还不知道,自己组织的名誉,在表世界也开始下滑了。

  “真的,”小鹰说道:“那些李氏子弟拜他为师之后,一个个全都去李氏枢密处要求家族赐婚,你们也都懂的,那些子弟原本是逃到军中,躲避婚约的,结果现在有了双修之法,一个个全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结婚了。”

  事实上,李束等人全都签了保密协议,也完全按照协议遵守着。

  所以外界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只能靠猜。

  小鹰说道:“一群从军中回来拜师修行的人,突然要求家族赐婚,你说这不是双修之法是什么……”

  此时,路远听到双修这个词,脑子都是懵的。

  小鹰继续说道:“当天晚上,李长青接到线人密报,说是找到了神代桐吾的踪迹。”

  “神代桐吾,神代家族负责外事情报的人,”路远说道:“我知道这个人。”

  “嗯,”小鹰点点头:“所以李长青夜里从秋叶别院出来,带着一队人马去捕捉神代桐吾,没成想李氏出了内鬼,泄露了李长青的踪迹,包括那天晚上神代桐吾突然现身,其实都是一个陷阱。车队到了长厦门街突然遭遇伏击,连李长青提前安排埋伏好的狙击手,都被神代家族找出来一一杀死,替换成了神代家族的狙击手。”

  小鹰说道:“后面的事情你们应该都听说过了,狙击手出现,把神代家族的计划全都打乱了。”

  狙击手的事情,路远他们都知道的差不多了。

  “比较奇怪的是,”小鹰说道:“狙击手不是李长青安排的,连她也不知道狙击手是谁。后来,她似乎有所猜测,竟是第一时间回半山庄园里,去了秋叶别院找庆尘,结果庆尘并不在秋叶别院。”

  路远皱眉:“庆尘就是那个狙击手?那岂不是说,他就是白昼的老板?”

  “不是,后来证实,庆尘那天晚上其实是被家主秘密邀请去了抱朴楼,所以才不在秋叶别院的,”小鹰说道:“而且,我还专门去查了半山庄园的出入登记,并没有庆尘的名字,你们也知道半山庄园有多么严密,进出之人肯定会留下痕迹的,他没有出过半山庄园。”

  小鹰说道:“狙击手应该就是白昼的那位老板吧,庆尘和李长青关系好,庆尘又是白昼组织内的重要成员,他出手也很正常。”

  刚刚就在某一瞬间,路远都怀疑庆尘就是那位白昼老板了,但他也认可小鹰的说法,庆尘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溜出半山庄园,而且抱朴楼也不可能配合庆尘撒谎。

  “之前白昼那位老板在表世界,展现出来的最远射击距离也就1100米,这一点其实我们的狙击手也能做到,”路远说道:“但这次战斗中,对方展现出来的狙击水平太可怕了,2600米静止目标百发百中,表世界人类历史上都没有这么厉害的狙击手。小鹰,走,咱俩去拜访一下白昼。”

  别墅这边,罗万涯的动作,比想象中还要快一些。

  早上庆尘才刚刚让他买下隔壁那栋别墅,结果下午大家修行的时候,隔壁便传来了热热闹闹的搬家的动静。

  庆尘走出去看了一眼,那位洛城地头蛇正指挥着自己手下的施工队安装监控。

  罗万涯见庆尘出来,便立刻乐呵呵的从隔壁跑了过来:“我跟这个别墅区的物业公司打过招呼了,今天就在附近这片区域安装总共12个监控摄像,庆尘你放心,没有一个摄像头是对准你们别墅的,主要是为了监控所有道路,绝对不会影响你们的隐私。”

  罗万涯继续说道:“我在我那个别墅里专门设了一个监控室,每天三班倒的派人盯着监控,绝对不会让任何闲杂人等靠近你们的别墅,想靠近得先在我们这里登记才行。”

  庆尘听着对方这一套一套的,心说这罗万涯现在跟白昼基地的安保主管一样,尽心尽责。

  “有心了,”庆尘说完回去继续给白昼成员灌顶。

  没过多久,路远与小鹰二人驱车前来。

  结果,还没等他们靠近白昼的12号别墅,却见隔壁突然有一群凶神恶煞之人,每人手里拎着一根棍子走了出来。

  其中一人举棍遥指路远他们:“你们来干嘛的?”

  路远:“……”

  小鹰看了这些社会闲散人员一眼,又看了看路远:“路队,白昼真在这里住吗,我怎么感觉像是无意中遇见了一批犯罪团伙?”

  路远也有点懵,他的情报没错啊,白昼确实搬到这里了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白昼隔壁的别墅里,罗万涯冲了出来,气急败坏的吼道:“谁让你们拿棍子的?藏在身上不要亮出来啊,我都说了多少遍了,有人过来就客客气气请人家登记,不要吓唬人家!”

  罗万涯将手下都喝退之后,赶忙来到车旁问道:“请问来这里有什么事情要办吗?”

  路远想了想说道:“我来找庆尘、刘德柱。”

  “你找他们有什么事情,给我说一声,我通报给他们,他们同意见你们了,我才能放行,”罗万涯客气道。

  路远这会儿满脑子的问号。

  白昼现在到底发展成什么了?!

  然而这时,罗万涯又补充道:“不过你们来的有点不凑巧,他们都出门了,要不你们改天再来?麻烦问一下你们叫什么名字,我好告诉他们谁来过。”

  “出去了?”路远怔了一下:“他们去哪了?”

  “保密。”

  路远:“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晚上八点。

  夜幕中。

  罗万涯拉着一只黑色的行李箱,快速的走出别墅。

  他没有带手下,自己一个人便开车往王城大桥驶去。

  洛城当中,一条洛河从整个城市当中穿过,将城市一分为二。

  而王城大桥,便是连接南北城区的交通枢纽。

  罗万涯抵达后,将装满了一箱子现金的行李箱从车上卸下来,然后静静的等着,耳朵上还带着一只蓝牙耳机。

  十分钟。

  二十分钟。

  他等了很久,都始终没有人来与他接头。

  这时间久到,他以为不会有人来了。

  罗万涯低声说道:“老板,对方会不会不来了?”

  “再等等,”蓝牙耳机里一个陌生的声音说道。

  罗万涯一阵激动,自己也算是直接跟老板说过话的人了啊。

  他用目光在四周寻觅,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,罗万涯也分不清哪个是老板、哪个是来接头的,只有刘德柱几个人坐在路旁的饭店里,静静的看着他。

  下午的时候,路远去别墅找庆尘却没找到,正是因为白昼要来这里提前踩点。

  “老板,我们这边没有发现可疑人物,”刘德柱低声说道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蓝牙耳机里的‘老板’忽然说道:“秋雪,开车跟上刚刚过去的那辆奥迪a6。”

  桥洞下,江雪一脚油门踩了下去:“老板,这辆车有问题吗?”

  “有,”老板在蓝牙耳机里说道:“四十分钟内,他已经从这里经过三次了,如果两次是巧合,那三次一定不是,对方没打算取走现金,就是来观察情况的,记住他的车牌号豫c512……”

  包括罗万涯在内的白昼等人,听到这句话均是一愣。

  这条滨河北路上每分钟少说也过经过二三十辆车,那么四十分钟就是近千辆。

  而这位老板,竟然就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记住对方的车牌号,而且连对方经过几次都能记住。

  这是什么脑子?

  那些过来观察情况的人也挺倒霉,他们已经足够谨慎了,路过这里的时候甚至都不敢减速一下,却没想到遇见了一个记忆力如此恐怖的观察者。

  江雪跟上去后,胡小牛他们也分别开着罗万涯赠送的两辆奔驰迈巴赫s级轿车,追了出去。

  老板则在耳机里时不时的提醒:“秋雪,你超车过去左拐,小牛的车辆继续跟着,记住交叉跟踪原则,所有车辆不要在对方视野里停留五分钟以上。”

  江雪:“收到。”

  小牛:“收到。”

  此时,庆尘正骑着共享电动车,带着南庚辰自如的穿梭在慢车道中。

  八点是洛城的晚高峰,所有车辆行驶的速度都不会有电动车快。

  但对方肯定想不到,白昼的老板竟然就在一辆电动车上指挥着全局。

  那辆黑色奥迪a6没有再绕回王城大桥,而是一路往北,经过了芳林路、凯旋路、中州路,朝着北方驶去。

  南庚辰坐在电动车后面,关了蓝牙耳机的通话键问道:“尘哥,你说这些给神代、鹿岛工作的时间行者,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。”

  庆尘平静道:“不要思考这些问题,敌对关系里,你去怜悯敌人是没有意义的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“而且,这些人并不需要我们去处理,”庆尘说道:“你给路远发条消息,让他带人过来,这是他们的职责。”

  眼看着奥迪a6在路旁停下,车上下来两男两女走进一家饭店里,庆尘在蓝牙耳机里说道:“小牛、天真,你们把车停远点,冰眼和一只小鸭子去饭店里吃饭,等昆仑的人过来。”

  说话间,庆尘与南庚辰跟没事人似的走进去,一人点了一份炒面,坐的位置与那两男两女相隔好几米。

  就在庆尘坐下的一瞬间,他的听小骨便已经活跃起来了。

  这就是他要进这家饭店的原因!

  却听那四名时间行者中,一名男性说道:“我这边跟上级回复过了,有人携带现金过来,但附近并没有看到可疑人物。”

  另一名男性说道:“上级会不会太谨慎了,要知道那箱子里可是装着两百万现金呢,而且旁边根本就没见人跟着。”

  “上级说了,那队人在第四区全都被人打死了,那个胖子被救后还来赴约,肯定是有问题的,咱们就别想那么多了,”一个女孩说道。

  “嗯,吃饭吧,明天还要去神代空音的发布会,上级要求我们在发布会开始的时候,准时打开广场上的音乐喷泉来掩护行动,”最先开口的那名男性说道。

  女人担忧道:“我觉得会是个陷阱。”

  “没办法,是陷阱也得去。”

  庆尘吃了一口炒面,心说钓鱼执法这一招,还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好使。

  只不过,神代空音身上到底还带着什么秘密,以至于对方明知道是陷阱,也要去杀她?

  半个小时过后,四人吃完饭出门,却被藏在门外的路远和小鹰等十多名昆仑成员一拥而上,按在了地上。

  路远没有管这些人,而是转头冲进了饭店里寻觅着庆尘的身影。

  可是,原本应该坐在那里吃炒面的庆尘与南庚辰,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  “事了拂身去,深藏功与名?”路远哭笑不得:“这白昼有点意思了啊。”

  他忽然发觉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个白昼组织就有点让人看不懂了。

  这次,庆尘将这些时间行者的信息给昆仑,也不是白给的。

  白昼要求昆仑共享这一次神代、鹿岛的反向穿越计划,其中包括对方来洛城的时间、地点、人数。

  这是一次平等的利益交换,白昼已经下意识将自己放在与昆仑对等的位置上了。

  虽然他们依然还很弱小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洛城的亚丁半岛酒店,行政套房里。

  神代空音的房间中坐满了九州的特勤人员,他们将一张巨大的地图摆放在餐桌上,一名叫做唐可可的女孩平静说道:“布防工作要在今天晚上就完成,如果等到明天就有点晚了,泉舜广场方圆800米内,有7栋大楼要注意,这些地方的保安都要换成我们的人,这样有狙击手进去,我们也能及时发现,毕竟狙击枪的体积很大,瞒不过我们的眼睛。”

  一名叫做虞成的年轻男子说道:“我同意可可的计划,她以前也没失误过。虽然那些人大概率没法搞到狙击枪,没法带着这种东西过安检,但防一手准没错。”

  “对了,之前幻羽不是在何小小的群里说过,白昼那位老板的狙击枪是禁忌物,可以收进体内?”有人说道。

  这时,一旁喝着咖啡的何今秋说道:“没关系,这个目前看来是友军,不用担心他。”

  “好的,”唐可可继续说道:“神代空音明天的新闻发布会要在上午9点准时开始,到时候1组穿便衣混在人群里,2组在外围戒严。如果我发现通讯频道被人入侵,会在频道里说‘一切正常’四个字,所有人接到这个指令后,立刻切换备用通讯频道。”

  这时,神代空音趴在沙发的靠背上发呆。

  仿佛屋里的事情跟她没有什么关系似的。

  因为要注意安全的缘故,房间的窗帘被拉上了,以免有人偷窥或者狙击。

  她看着窗帘,心中在想:“不知道那个少年听说她要办新闻发布会,会不会来现场看看?不过,18号监狱不是被神明权杖摧毁了吗,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呢?”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晚上11点还有一更

  s..book3143820081665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