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28、内卷的胜利者,罗万涯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27 22:11:1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倒计时1620000.

  清晨6点钟。

  当天修行开始以前,刘德柱与张天真两人蹑手蹑脚的来到南庚辰屋外。

  咚咚咚。

  刘德柱低声说道:“南南,起床了吗?”

  南庚辰好奇的打开门:“你们俩要干嘛?”

  张天真小声说道:“我俩来,就是想问问,你为什么能修行的那么快?明明上次穿越前,咱们的进度都差不多,结果这才过去了七天,你连大周天都完成了……”

  南庚辰一听俩人竟然是问这事,顿时脸都红了!

  “说说呗,咱们现在都是好兄弟了,有什么好诀窍分享一下嘛,”刘德柱挤眉弄眼的说道:“大家快速成长起来,白昼不是更强大一些嘛。”

  “我也不是要藏私,”南庚辰诚恳说道:“而且我也希望大家都能修行的进度快一些,只是……算了,我直说吧,是双修。这准提法是密宗修行法门,双修可以提高修行速度!”

  南庚辰豁出去了。

  刘德柱震惊了,他看看南庚辰,又看看张天真。。

  张天真不乐意了:“你这时候看我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

  “不是不是不是,”刘德柱摸着脑门说道:“我只是大受震撼而已……关键是这方法我也没法用啊。”

  “你赶紧去找女朋友不就行了,”张天真说道。

  然而此时,庆尘走出门来说道:“本来是不想让你们知道这捷径的,有我给你们灌顶,也不会比他慢太多。不过既然知道了,倒也无所谓了,只是我要给你们定个规矩,不能为了这种事情去找女朋友,不然你们找的就是一个工具人,而不是感情,希望你们自己斟酌一下,不要做一些注定错误的事情。”

  刘德柱和张天真愣了一下:“明白。”

  庆尘又看了南庚辰一眼:“今天开始你修行第二节呼吸术,我就不给你灌顶了,先把其他人带到大周天圆满再说。”

  “嗯,”南庚辰答应道。

  “走吧,先跑步,跑完回来修行,”庆尘说着往门外走去。

  搬到别墅区之后,早晨的小路上根本看不见人,这倒是方便了白昼的训练。

  此时,除了胡小牛以外,大家都已经成为修行者,跑步对他们身体素质的增长并没有太大意义。

  呼吸术是修行,而有规律的集体跑步,慢慢培养白昼的协调性,则是修心。

  如果白昼没有共同的节奏,那他们哪怕全都成了半神,也还是一盘散沙。

  很有可能会变成‘聚是一坨屎,散是满天星’的情况。

  令白昼意外的是,罗万涯竟然也早早等在门外,坐在门口一辆商务车的后排打盹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?”庆尘问道。

  “我担心您这边随时有事,万一喊我了,我马上就能赶到,”罗万涯解释道。

  “有心了,”庆尘说道。

  小罗见到白昼成员出门,所有人都是一身运动服,便讪笑着问道:“各位是出门跑步吗,能不能带我一个啊?”

  庆尘看了他一眼:“跟上。”

  不过,罗万涯确实年纪大了,长时间缺乏锻炼而且过度肥胖的身躯,让他刚跑两步就气喘吁吁。

  然而,这位洛城地头蛇,真是顶着跑不下来就打算直接猝死的信念,硬生生跟了全程!

  不得不说,单看入队跑步这一点,罗万涯就比张承泽要狠太多了。

  这场罗万涯与张承泽之间的内卷,已经有了结果……

  跑完,庆尘看向罗万涯:“去把旁边那栋空置的别墅买了,你也搬过来住,挑选几个你最信任、最得力的手下,换班站岗,保证没有陌生人接近这两栋别墅。”

  罗万涯听到这句话欣喜若狂,就为了这一句话,他就没白对自己这么狠!

  他赶忙对庆尘说道:“我这边手下有十二个跟了我好些年的兄弟,都是时间行者,我带着他们在旁边别墅里挤一挤,您放心,绝对不会有任何闲杂人等靠近这里!”

  “行,你自己安排,”庆尘说完便带着白昼成员回了别墅。

  罗万涯目送他们离开,他的司机下车问道:“罗……罗万涯,以前让您锻炼身体的时候,您感觉我跟谋财害命一样,今天怎么愿意跑步了?而且,这些人真值得您这么做吗?”

  “你懂个屁,”罗万涯对司机说道:“你没发现吗,这些人……全都是超凡者!连那个小姑娘都是,这是什么概念?算了你不是时间行者,说了你也不懂!”

  另一边,庆尘带着李彤雲、刘德柱、南庚辰、李彤雲入定后,他来到地下室。

  此时此刻,胡小牛正攀爬在墙上,那里钉着一个又一个攀岩的借力点,模拟出所有攀岩技巧所需的地形。

  这是庆尘交代胡小牛重新装修时弄的,地下室挑高4米3,虽然练习起来有点局促,但暂时够用了。

  庆尘看向胡小牛:“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不教你修行吗?”

  胡小牛诚实说道:“好奇,说不好奇肯定是假的。”

  “那为什么不问我,”庆尘说道。

  “因为我不再是什么富二代了,就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白昼成员而已,没有资格去问什么,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,”胡小牛诚恳说道:“庆尘同学,我们认识的时候,可能会让你对我有一些不好的印象,但过去的身份我都放下了,现在就只是白昼胡小牛而已。”

  “坐下吧,”庆尘在胡小牛对面的瑜伽垫上盘膝而坐。

  事实上,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。

  胡小牛性格光明磊落、中正平和,这种人能不能过问心这一关?

  如果对方能过的话,那么这就意味着,对方将拥有更高的天花板。

  原本庆尘并不对此抱以希望。

  但是这段时间观察下来,庆尘想给胡小牛一个试试的机会。

  李叔同告诉他,每一位骑士都有自由收徒的资格,只要你找到合格的人选,就可以带他走这条路。

  庆尘曾好奇问过,万一对方并没有百分百认同骑士的价值观呢?

  李叔同当时并不是很在意的回答:走过青山绝壁那条通天之路的人,挑战过生死关的人,自然会有一样的信仰。

  骑士的信仰不是某个人,而是追求某种人类极限的精神。

  骑士的价值观也从不是靠洗脑和说教来完成的,那一路走过去,攀过一座山,看过一场雪,追过一场梦,自然而然就一样了。

  信念不纯粹的人,过不了生死关,只会死在挑战生死关的路上。

  那时候庆尘便明白一个道理,其实八项生死关本身就是一个筛选的过程,所有骑士都终将走上同一条道路。

  没人指路,那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。

  想到这里,庆尘说道:“伸出手腕。”

  胡小牛好奇的坐在瑜伽垫上,却见庆尘将手指搭上他的脉搏。

  骤然间,骑士真气鼓荡起来,胡小牛的两颊绽放出与庆尘一模一样的火焰纹路。

  痛苦。

  所有与痛苦有关的回忆全部翻涌上来。

  别墅内所有人都听到了胡小牛的呐喊声,却没人敢到地下室看一眼,因为庆尘早就与他们有约定,不能到地下室去。

  胡小牛身上的变故,让庆尘也有些意外,他没想到对方竟是扛不住问心。

  庆尘收回了骑士真气:“是什么痛苦让你过不了这个坎儿?”

  胡小牛喘息着说道:“我母亲在我十岁的时候过世了,刚刚,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下午。夕阳从病房的窗外照射进来,暖暖的,妈妈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,她轻轻的握着我的手说,对不起,小牛,妈妈照顾不了你了。我很想忘记这痛苦,但我担心我把妈妈也给忘掉。”

  庆尘默然。

  原来问心这一关真的很难过,难怪骑士人数这么少。

  他也终于明白,为何李叔同说年纪越大的人,越是迈不过问心这个坎儿。

  不是胡小牛的心性不行,只因为人生本就是一场苦旅,走的路越长,攒下的痛苦便越多。

  而李东泽、叶晚、林小笑等人,或许也是过不去双亲逝世的这个坎儿。

  那些你看似放下的记忆与痛苦,其实一直都留在心里。

  只是,庆尘不知道,李恪能不能过问心?

  如果不能,那么他之前做的再多也都白搭了。

  胡小牛沉默许久后问道:“我是不是没法修行?为什么我修行的路,和其他人差别那么大,天真他们入定的时候,好像并没有伴随痛苦。”

  “不是,”庆尘摇摇头:“就算这条路行不通,依然可以走别的路。”

  胡小牛愣了一下,他心说庆尘同学这里……怎么这么多修行路可以走?

  人家能得到一种正统修行之法,都足够开创一个屹立不倒的修行组织了,庆尘同学到底手握了几种修行之法?

  光看现在就有三种吧?

  胡小牛看着庆尘,就感觉里世界可能真的是一场游戏,而面前这位就是全服最厉害的人民币玩家……

  庆尘没管胡小牛的心理波动,只是静静的思索着:

  胡小牛虽然过不去问心,但只要他完成全部八项挑战,依然可以成为骑士。

  旧时代的骑士,没法半神,但a级依然足够在联邦立足。

  如果白昼有好几个a级骑士、数十、数百个b级准提法修士,那天下哪里去不得?

  没人能够承受这种级别的白昼的怒火。

  那一天或许还很远。

  但庆尘有耐心等到那一天。

  就在此时,庆尘忽然感觉自己腹腔内受伤后的淤血翻涌,竟是将一口深紫色的血液吐了出来。

  胡小牛愣了一下赶忙问道:“庆尘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淤血而已,吐出来就好了,”庆尘说道,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清楚,虽然还在疼痛,但并无大碍。

  胡小牛看着庆尘忽然在想,对方受了伤,竟然还在帮他们修行。

  之前也是,庆尘肋骨断掉了两根,都毫无怨的在寒冬季节领跑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如今每次穿越时间已经固定为7天,所以每次回归都是周六夜晚,第二天都不用上学。

  这种感觉,就像是穿越机制在故意给所有时间行者放一天假似的,好在表世界的周末调整自己疲惫的心态。

  “尘哥,罗万涯之前提供的信息说,他们今晚要在王城大桥下面交接现金,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搞一波事情?”南庚辰好奇道。

  “想多了,”张天真平静说道:“救下罗万涯之后,那些看管他的人尽数死亡,这种情况下傻子都知道事情已经败露。今晚如果还有人去王城大桥下交接,那肯定是埋伏。”

  然而就在此时,庆尘忽然说道:“老板交代过,我们还是要去看一眼。”

  张天真愣了一下:“还要去吗,万一有埋伏……嘶。”

  张天真倒吸一口冷气,他反应过来了,这位庆尘同学就是冲着这埋伏去的啊:“你想埋伏那些准备埋伏我们的人?”

  南庚辰:“禁止套娃。”

  张天真:“……说正事的时候能不能别抖机灵。”

  庆尘看了他们一眼:“我们也不是去死磕,而是这种事情我们不应该置身事外。就像禁忌物ace-在群里说过的,我们如今在里世界最大的依仗,都跟神代、鹿岛是对立关系,如果他们成了战胜方,那么白昼也必须夹着尾巴做人。所以,神代、鹿岛想做什么,我们就要出一份力,让他们做不成。”

  庆尘补充道:“当然,还是量力而行。”

  就在此时,扣着手机的南庚辰忽然说道:“咦,你们看热搜,神代空音将在洛城举办新闻发布会,她将放弃岛国的演艺事业,在中国重新启程?!”

  庆尘愣了一下,他也打开微博热搜查看详情。

  果然如南庚辰所说,新闻发布会就在明天上午九点钟,地点则是在洛城洛龙区泉舜商业中心门前的广场上。

  南庚辰疑惑道:“群里不是说她来国内后突然失踪,正在躲避神代家族的追杀吗。这怎么突然大摇大摆的在国内重新出道了?难道是谣?”

  “她被追杀不是谣,”庆尘摇摇头:“我猜她现在大概率跟九州的人在一起,有人要用她把神代家族的杀手钓出来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是昆仑呢?”南庚辰好奇道。

  庆尘想了想:“因为昆仑不会拿别人当饵,他们没有这种习惯。”

  张天真说道:“如果真是神代空音配合九州这么做,那也太明显了,神代家族控制的时间行者未必会上当。”

  庆尘说道:“这要分两种情况,第一种是神代空音身上有神代家族的修行传承,那么不管这是不是陷阱,他们都要想尽办法杀了神代空音,以免传承外泄。在这种利害关系面前,时间行者的生命不足一提,你们也都知道,里世界的人对生命有多么漠视。这样一来,九州便会很开心了,省去他们很多事情。”

  “第二种情况呢?”

  “第二种情况就是,神代空音身上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秘密,神代家族不愿意为了一个神代空音白白牺牲时间行者,这是神代空音乐意看到的结果,她可以再次站在阳光下,却还没有人敢再去追杀她。”

  庆尘没说的是,那个异乡的女孩,果然还是来了洛城。

  他此时更加确定,群里的青宝就是神代空音了,对方在群里看到自己姓名后,便来了洛城想要确认自己是不是对方认识的那个庆尘。

  一般明星重新出道的发布会都在超一线大城市,神代空音在洛城举办新闻发布会,一定是冲着庆尘来的。

  庆尘想到,今晚的王城大桥之约,还有明天的新闻发布会……

  这次回归后,果然很忙。

  只是,神代、鹿岛家族此时一定已经开始新的反向穿越计划了,那些人是否已经动身?

  这才是本次回归最重要的事情!

  ……

  ……

  g307高铁列车上,第九节车厢空空荡荡的,只有十几名零星的乘客,分散在各处坐着。

  第九排,何今秋笑意盈盈的说道:“如今国内的高铁非常方便,从京城到洛城也不过3个半小时而已,这是岛国无法比拟的。”

  神代空音点点头:“祖国这些年的基础建设,确实走在了世界前列,我爸爸以前经常念叨这件事情来着。”

  女孩坐在靠窗的位置,憧憬的看向窗外。

  这时,一名乘务员推着餐车从第九节车厢经过,一时间,原本悠闲的玩着手机的十多名乘客,竟同一时间将目光投了过去。

  这整节车厢,赫然已经被九州全部包下来了,只为了避免可疑人物接近神代空音。

  何今秋看了乘务员一眼,便收回了目光:“我很好奇,其实这场新闻发布会本可以在京城举办的,那里影响力更大,也方便你以后继续从事影视行业。但是,你为何坚持要到洛城办?”

  “因为我本来就是要去洛城的呀,票都买好了,”神代空音笑着回答。

  何今秋笑着摇摇头:“算了,我不再多问什么,你自然有你的理由。”

  神代空音好奇道:“你觉得,他们这次会去新闻发布会上杀我吗?”

  “会的,毕竟他们有必须杀你的理由,”何今秋淡定道:“不过你放心,九州成员此时有六成都在洛城,昆仑也一样,就等着他们送上门来呢,你与九州配合,让我们尽可能多的找到他们控制着的时间行者,这样你以后才能重新活在阳光下。”

  然而神代空音好像并没有听何今秋说什么,她突然问道:“洛城好玩吗?那里的人都是什么样的啊,好相处吗?”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今日万字已更,还海魂衣一更,还有两更。

  求月票!

  s..book3143820066981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