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25、消失的庆尘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26 17:35:2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长街之中,李长青几乎力竭,边厮杀边向后退去。

  此时,围攻她的神代家族高手,已经从八人变成了两人。

  很多人对八卦掌有一种误解,就是这种拳法是以柔克刚的,但实际上八卦掌路子极野,几乎招招都攻人要害,横趟上三路、下三路,如翻花飞叶般轻盈又致命。

  表世界国术对练,大多数最终都打成了王八拳,谁胳膊抡的劲儿大,谁就能赢。

  然而那是对练者自身力量、速度、反应神经都无法与招式匹配的情况,如今这八卦掌在a级的李长青手里使出,已经是另一番模样。

  或许这才是八卦掌本身的风采。

  胡氏情报机构是一个中立的情报组织,而他们之所以能在财团的夹缝中生存,靠的便是正统的修行之法。

  只是,没人能想到,李氏成员李长青,竟然也能成为胡氏情报机构的理事。

  下一刻,一名b级基因战士看出李长青已经力竭,朝她凶狠追杀而来。

  李长青往长街尽头跑去,却在对方即将靠近的刹那,骤然回头。。

  只见她白皙的双手如穿线缝针似的,从那b级基因战士双臂之间穿过,硬生生如捧花般,双掌顶在基因战士的下颌骨上,以寸劲将对方给打飞出去。

  那b级基因战士冲撞之力,与这双掌一顶之力相合,他竟是听到了自己颈骨断裂的声响,人在空中还未落地,就已经死了!

  叶底藏花!

  那原本想要趁虚而入的神代家族a级高手,看到这干脆利落的绝境反杀,竟是一时间犹豫了,不敢上前。

  他担心,李长青那疲惫的神色是一种伪装。

  长街上空的枪声不知道何时停止了。

  李长青疲惫的站在长街上回头看去,神代桐吾的踪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她并不意外,因为这本身就是神代家族设置好的陷阱,对方提前计划好逃离路线也在预料之中。

  不过,神代桐吾就算回到家族,也要受到极重的惩罚。

  如果对方今天晚上真的杀了李长青,那么内战将要爆发的时刻,李氏情报系统临阵换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,甚至可能导致整个情报系统停摆。

  但既然对方没能杀掉李长青,那么所有损失都需要神代桐吾这个执行者来承担。

  李长青又看向两千米外的金茂大厦,她在思索着,那位狙击手是自己离开了,还是遇到了危险?

  她很清楚一点,其实对方解决完所有神代家族狙击手之后,就可以离开的。

  作为一名狙击手,做到这些便已经足够了。

  但是对方没有走,那一发发空枪,都是为了帮她压制敌人。

  可是,这样做,同样会让狙击手自身陷入险境。

  王丙戌不知何时失踪了,这位跟随她多年的b级高手,很有可能便是冲着金茂大厦上狙击手去的。

  想到这里,李长青骤然转头看向那名a级高手:“你的老板跑了,只剩咱们两个,我允许你挑一种死法。”

  只是,这话一出,那名a级高手并没有继续厮杀,而是转身朝远方逃逸离去。

  今晚这一战,李长青和那位神秘的狙击手,竟是把这位a级高手的心理防线给杀溃了。

  “老板,追他吗,我可以开车,”一旁的小鹰说道。

  李长青摇了摇头:“把老十九喊醒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。”

  a级没有那么容易死亡,神代家族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,用了七名b级基因战士加一名a级高手,也没办法短时间内杀死李长青。

  更何况李长青只有一个人,鏖战之后,她根本无力再追杀对方。

  八人对一人,神代家族的那名a级高手,体力保存的要比李长青好了太多。

  如今对方因为计算着081卫戍旅的增援将至,所以才脱身而逃,如果李长青再贸然追击,恐怕反而会阴沟里翻船。

  但这并不是重点。

  李长青现在必须要去金茂大厦,她担心庆尘遇到危险!

  与这件事情相比,连追杀神代桐吾与a级高手,都可以先放一放。

  此时,李长青先前带着的假发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,黑色的皮夹克也因为高强度的战斗,破裂了许多处。

  她索性将皮夹克外套脱掉扔在地上,在寒冬腊月只穿着一件黑色背心也不觉得寒冷。

  这样的李长青,要比以往多了几分英气。

  “咳咳咳咳咳,”老十九再次醒了过来。

  她看向老十九:“有没有事?”

  “应该死不了,”老十九咳嗽着说道:“老板,您……别感冒了。”

  “我先往金茂大厦过去,有什么事情等会儿再说,”李长青说完便朝金茂大厦跑去。

  老十九急了:“081卫戍旅的盾卫营肯定快到了,您就在这里等待救援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  “不行,我先去救人,你们在这里老老实实等着,”李长青说着话便跑远了。

  老十九看着自家老板的背影,心说还有什么事情这么重要,可以让李长青放弃追杀神代桐吾与那名a级高手?

  要知道,盾卫营马上就到了,现在是搜捕神代家族的最好时机。

  若是耽误一段时间,恐怕再想抓捕的时候,神代家族在18号城市的主要人物就已经想办法离境了。

  但是他知道,自家老板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拦。

  李长青来到金茂大厦后,坐着电梯直奔130层。

  她站在李东泽曾站过的地方,只需要一眼便能确认,那位救了自己的狙击手确实遭遇了袭击,而且伤的很重!

  李长青在庆尘以背部撞碎的墙壁对面,还找到了一颗狙击枪的弹孔,这么一对照,她便差不多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可问题是,庆尘呢?地上的血迹又是谁的。

  最让人疑惑的是,地上少的那块地板砖又是怎么回事?!

  如果是战斗中被人打碎了很正常,但一整块都消失了一点也不正常!

  李长青带着疑惑去查看了金茂大厦的监控,却发现存储录像的硬盘早已不知所踪。

  庆尘应该没死,有人救下了他。

  可是,谁救的呢?

  她带着疑惑回到长街。

  此时盾卫营已经赶到,正在对周围进行快速搜索。

  李长青看向小鹰:“你有没有事?”

  “没……没事,”小鹰说道:“我刚才就摇旗呐喊来着,也没人管我,我也不敢管别人……”

  “正常,”李长青说道:“术业有专攻,以后你好好开车就行了,注射剩下几针基因药剂之前,不用你参与战斗。”

  今晚,小鹰虽然在战斗中没有帮上忙,但对方在摆脱困局时的那一甩尾,足以惊艳所有人。

  如果当时他们被困在神代设置的第一个伏击点,那就全完了。

  李长青对小鹰说道:“我们的车还能开吗?”

  “虽然跟他们的越野车撞了,但咱们的车结实,引擎什么的都没事,”小鹰说道。

  “那就行,咱们现在回半山庄园,”李长青说道。

  李长青说着拎起重伤无法动弹的老十九,将他丢进了后排。

  而她自己则坐在副驾驶位置上。

  不过,李长青忽然发觉有些异样:“地上的几具基因战士的尸体呢,怎么少了两个?”

  小鹰在一旁哆嗦着回答:“老板,刚才可吓人了,你正战斗呢,长街上忽然有一扇暗影之门打开了。那黑黢黢(qu)的门里竟然伸出一只手来,拖着尸体的脚踝就拉扯了进去!”

  老九当时已经再次昏迷,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那一刻小鹰害怕极了,来自黑暗里的手拖走了尸体,这事怎么想怎么恐怖啊。

  李长青愣了一下:“暗影之门?别吓自己了,这是禁忌物ace-008的作用。”

  她知道有这么一个禁忌物,历史上曾多次记载,禁忌物ace-008其实是一条项链。

  它最早的时候被一名普通人无意中捡到,那时候超凡者文明刚刚崛起,甚至还没有多少人知道禁忌物到底是什么。

  后来,禁忌物ace-008的作用被开发出来,这名普通人因为被人妒忌拥有禁忌物而惨遭杀害。

  据说这东西相继出现在盗墓者、小偷、杀手手中,现在却不知道被谁掌握着。

  李长青没有头绪,她也不知道是谁偷走了战场里的尸体,只好不再去思索。

  她看向一片狼藉的长街。

  今晚之后,神代在18号城市里的根基,可以预见到将被李长青连根拔起。

  神代如何得知她的行程。

  神代所驾驶的那些车辆来源。

  神代这些高手的居住地、资金来源、入境方式。

  这一切都将成为李长青的线索。

  18号城市是联邦双子星之一,这里汇聚了太多的势力与眼线,然而从今晚开始,神代家族起码十年内无法对这里造成什么影响。

  神代家族的损失已经足够惨重。

  车辆快速离开战场,驶入半山庄园。

  李长青遇袭的事情已经渐渐震惊了整个庄园,但她并没有去枢密处,只是将老十九先送去庄园里的医疗处后,便让小鹰开车去了秋叶别院。

  那小小的宅院门前,谢客牌还静静的挂着。

  李长青一把将门推开,可里面空空荡荡的,什么人影也没有。

  狙击手早就离开战场了,她很清楚这一点。

  所以,庆尘也早就在该回来了。

  除非对方受了重伤,需要躲起来休养生息。

  她拿出手机,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在战斗中被打的稀碎。

  “你手机呢?”李长青看向小鹰。

  小鹰递了过去:“老板,我手机上没有庆尘教习的电话号码。”

  “不用,”李长青凭着记忆输入了一连串数字。

  小鹰震惊了,这位长青老板竟然把庆尘的号码都给背下来了?!

  什么鬼,现在就算是在表世界,也很少有人会闲着没事去背电话号码了啊。

  一时间,白昼在他心里的形象,再次高大起来。

  只是,李长青拨出去电话之后,电话并未被接通。

  女人的脸上凝重起来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洛神大厦132层,庆氏影子坐在餐桌旁边,看着庆尘的电话亮起:“这大半夜的谁闲着没事打电话啊。”

  他压根没有理会电话的意思,甚至没去看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谁。

  屋子里一片漆黑,安安静静的,只有这位影子正在给自己烧水的声音。

  不知道隔了多久,庆尘缓缓苏醒过来,他只觉得自己腹腔里火辣辣的一片,动一下就疼。

  双臂,背脊,全都因为王丙戌那一脚,遭受了巨大的伤害。

  庆尘怔怔的看着自家客厅里,那三具歪歪扭扭躺在地上的尸体:“这是……”

  庆氏影子一边给自己续上一杯茶,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用来给你献祭提线木偶的祭品。”

  “啊?”庆尘是真的没想到,对方竟然会去做这种事情,但他更关心另一个问题:“为什么只有三具?”

  屋内突然陷入沉默。

  隔了很久之后,庆氏影子才缓缓说道:“我不跟你计较如此愚昧的问题,我是一个病人,救你一命,再帮你找来三具祭品,这时候你第一时间应该说的是谢谢,而不是问我剩下的在哪里。”

  “我没问剩下的在哪,”庆尘认真说道。

  庆氏影子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:“但你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庆尘问道:“金茂大厦的电源,是您去弄断的吧。”

  “没错,”庆氏影子点点头。

  “您要不浪费时间去弄断电源,可能再早点过来,我就不用受这个伤了,”庆尘坐在沙发上喘息着说道。

  “我发现你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的要求,还真是挺多啊,”庆氏影子叹息道:“如果不去弄断电源、取走监控,那我的身份就有可能暴露。我的身份是联邦最大的谜题之一,一直困惑着成千上万人,甚至几万、几十万,这么有意思的谜题,怎么能因为救你这种小人物解开?继续困惑着他们难道不是更有意思吗。”

  “为什么救我?”庆尘问道。

  “没有为什么,留你一命才能让影子之争有趣起来,”庆氏影子说道:“不过,你下次对我说话最好客气点。你知不知道,我寿命本来就没多久了,每次出手都会让寿命缩短,这等于是在用我的命,换你的命。”

  “谢谢,”庆尘认真说道。

  不论如何,不管对方想利用他做什么事情,救命之恩都是真的。

  说着,庆尘手腕一抖,便催使着提线木偶将客厅里的三具尸体全部献祭。

  虽然两人都是见惯了生死的,但尸体摆放在客厅总归有些碍眼。

  转瞬间,三具尸体全部化作飞灰,仅这一场战斗,便让提线木偶的第二根丝线彻底成型,达到了50米的长度!

  不止如此,连第三根丝线都生长出了二十多米的长度。

  若不是这丝线比头发还细很多,怕是庆尘手腕上都缠不下了。

  “虽然没给你禁忌物,但这祭品也算是提前给点好处了,别再说我什么都没给了啊,”庆氏影子说道。

  庆尘心想,这位庆氏影子倒是很会做生意,这无本买卖做的简直飞起。

  庆氏影子看向庆尘:“我之前让你来我庆氏密谍司的事情,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  “工作地点在哪啊,”庆尘问道。

  “10号城市,那里才是联邦的政治中心,”庆氏影子说道。

  “危险吗?”庆尘好奇道。

  “当密谍怎么可能不危险,”庆氏影子说道。

  “那我有什么好处?”庆尘问道。

  “只有那些没拥有过权力的人,才会问出如此幼稚的问题,允许你进入密谍司本身就是好处,”庆氏影子叹息道。

  庆氏影子继续说道:“庆氏密谍司拥有专业渗透、暗杀、情报人员,线人不知道有多少。对外侦查敌情、控制舆论,对内监察所有庆氏成员、所控制的联邦集团军所有军官,手持联邦中央情报局证件,当街杀人都可以手持证件得到pce治安管理委员会的豁免,这个权力还不大、好处还不够多?”

  庆尘说道:“我再考虑考虑……”

  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如果答应了,对方或许有一环套一环的计划等着他。

  到时候,恐怕就会被卷进权力的漩涡里,无法脱身了。

  “随你吧,”庆氏影子用淡然的语气问道:“今晚你明明有机会杀掉庆闻和庆钟的,为什么放过他们。你那么喜欢禁忌物,那就应该知道,这两人身上的禁忌物加起来总共有三件,庆闻原本有一件,庆一送给他一件,庆钟身上也有一件。难道这么大的诱惑,还不足以让你动摇?”

  “杀人可以再等等,但救人如果不及时,以后就没机会了,”庆尘说道。

  “妇人之仁,”庆氏影子随口说道。

  “不是妇人之仁,如果连朋友遇到危险了都不救,那需要那么大的权力做什么,”庆尘反问。

  事实上,今晚庆尘放弃的利益是非常巨大的。

  不止是庆氏影子承诺的一条命一个秘密,还有这两人身上的三件禁忌物。

  “今晚,庆闻和庆钟之间的争斗,是您安排的吗?”庆尘问道。

  “当然不是,我怎么会设计如此低级的扣子,”庆氏影子说道:“每次影子之争,都会有这种看起来很热门,实际上却并不怎么聪明的候选者,或者是看起来很厉害,但实际上很冲动很没脑子,很正常。”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晚上11点还有一章

  s..book3143819984989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