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24、响指,还有消失的地板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25 22:38:2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三千米外的楼顶上。

  三月拢了拢自己被风吹乱的披风,风太大了,以至于她肩上的乌鸦都有点站不稳了,只能死死的抓住亚麻布料,让自己不被吹歪。

  三月继续说道:“这么大的风,2600米内弹无虚发,这种狙击手出现在这个世界上,禁忌裁判所恐怕要有的忙了。”

  下之意,会有很多超凡者死在狙击枪下。

  李东泽听到这话,忽然问道:“你不会想收容他吧?”

  三月平静的看了他一眼:“禁忌裁判所有自己的原则,我们只收容将老死、已死的超凡者。”

  “这个原则是什么时候定的?”李东泽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是从哪一代,”三月说道:“我觉得这个原则挺好,可以很好的界定我们到底要收容什么,不能收容什么。。如果没有这个原则,那么禁忌裁判所可以随心所欲的收容任何超凡者,你抢我资源,我可以假装正义的收容你,你夺我名利,我也可以假装正义的收容你。”

  “禁忌裁判所为人类存续、抑制禁忌之地生长速度而存在,乌鸦们也心存信念,做着对我们而正确的事情。如果没有这个原则,那么禁忌裁判所就会被世俗的名利沾染,每一位乌鸦的信仰也就不那么纯粹了。”

  世人都将禁忌裁判所成员称为乌鸦,而他们自己也索性接受了这个称谓。

  在禁忌裁判所中,有着非常严格的判定收容条件,老死之人必须由某个禁忌物给出决断,然后接受禁忌裁判所的监视居住,等待自然死亡。

  所以其实乌鸦们收容的,严格来说都是已死之人。

  也正是如此,战场上才会出现两边打仗,禁忌裁判所在其间行走却不受攻击的奇怪景象。

  因为乌鸦们有乌鸦们的原则。

  事实上,如果没有禁忌裁判所的话,可能包括18号城市、1号城市、7号城市在内的十多座城市,早就变成了一座座禁忌之地。

  三月看向李东泽:“看你反应,我总觉得你可能认识这位狙击手。”

  “不认识,”李东泽摇摇头。

  “明白了,你在我面前还是不太会说谎,跟以前一样,放心我会保密的,禁忌裁判所的秘密太多了,也不差保守这一个,”三月淡然说道:“所以,是一个你需要保护身份的人,是骑士的下一代继承者吗?”

  “我都说了不认识,”李东泽挑了挑眉毛,然后从怀里掏出自己的怀表。

  “不用想办法转移话题了,明天有雨,”三月说着,又看向金茂大厦方向,没有再提庆尘的身份之事:“狙击手终究还是有上限的,那些b级基因战士没有狙击手的庇护,应该会学着李长青之前所做的那样,不停的规避弹道。这种情况下,想要打中他们,很有可能误伤李长青,毕竟2000米距离,子弹需要两秒才到,就算再精于计算的人,也无法判断一个b级高手两秒后在哪。”

  之前,神代家族的狙击手之所以能开枪,是因为八名高手将李长青的行动局限在很小的范围里,他们有着一套很默契的配合方式。

  但李长青只有一个人,她没法锁定战圈。

  正如三月所说。

  庆尘在杀死所有狙击手之后,便将枪口瞄向战场。

  他试图继续狙杀b级基因战士,但此时所有b级基因战士都开始规避弹道,高速移动着。

  他们不停的变换着方位,哪怕这样做会错失攻击李长青的机会。

  庆尘想要在不误伤李长青的情况下击中他们,几乎成为了不可能。

  “你觉得他会怎么做?狙击手这时候会很尴尬,他选的距离确实对自己有很大优势,他打得到别人,别人打不到他,但距离太远了就会导致弹道太过漫长,”李东泽平静分析道。

  “我哪知道,我又没当过狙击手,”三月一边给肩膀上的六眼乌鸦捋顺羽毛,一边回答。

  只是这时,庆尘没有再对准战场里面开枪,而是径直将枪口抬起,仿佛要狙击天上的星辰。

  他机械般的一下又一下扣动扳机,任由子弹飞去未知的高空。

  三月看到这一幕,叹息道:“不仅射击精准,而且还聪明,这一次,足以让李长青翻盘了。”

  一名狙击手在战场里未必要枪枪命中才算是威胁,他只需要让敌人知道自己还在,本身便是一种威胁了。

  战场里的所有人,根本没法确定自己是不是下一秒被瞄准的对象,只能不停的高速移动,错失一次又一次的搏杀时机。

  那狙击枪声,像是悬在每一个敌人头上的达莫里斯之剑,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落下。

  而三月之所以用叹息的语气说出这句话,是因为她知道,会有更多的超凡者死在这位狙击手手里。

  以后,小乌鸦们要加班了。

  长街战场里,基因战士们已经折损三名,所有人都在小心提防着李长青的剑矢,但那青玉剑矢自从回到她袖子里后,便再也没有使用过。

  李长青知道,那位隐藏的a级高手,此时应该在等着摧毁她的剑矢。

  狙击枪声还在轰鸣,却没有一枚子弹来到长街。

  所有基因战士都感受着无形的压迫感,面对李长青时越来越拘束。

  所以明明是神代在实力与人数上占尽优势,但看起来反倒像是李长青在压着所有人打。

  这就是狙击手在战场的权柄,没人可以忽视。

  此时,神代家族的高手只剩下五名,却见李长青的身形突然柔韧起来,两只手掌游走之间,每一弹指的时间,都像是在画一个优雅的圆。

  那是李长青自幼学习的八卦掌法,此时因为敌人阵法再也不能成型,于是也有了用武之地。

  那狙击枪轰鸣的声音仿佛是奇妙的鼓点,让李长青战斗的酣畅淋漓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按照狙击手的原则,其实他应该在杀掉其他狙击手后就转移阵地的,”三月说道:“他和李长青关系很好吗,竟然宁愿违背狙击手的原则,也要在这里帮忙压住战场上敌人的气势。”

  “我不认识他,”李东泽说道。

  “如果再不走,他会有麻烦的,”三月说道。

  说着,三月转身朝楼下走去。

  “你去哪?”李东泽问道。

  三月想了想:“剩下的战斗不需要再看了。听说楼下有个不错的小酒吧,可以点一杯鸡尾酒喝掉,然后去收容神代家族超凡者遗体……说不定还要给骑士的继承者收尸。”

  似乎在三月看来,结局已经注定。

  三月看向李东泽:“不来喝一杯吗?”

  可李东泽转身走的比三月更快:“不用了,我还有其他事情。”

  “去救人?”三月好奇道:“不来喝一杯吗?”

  “不喝了,楼下酒吧的酒,都是从我那里进货的,”李东泽说道。

  三月脸上少见的出现了愕然神色。

  此时此刻,庆尘一边扣动扳机,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。

  他自己也很清楚狙击手原则是什么,既然完成了任务,干掉了对方的狙击手,那就应该尽快离开才对。

  神代家族在18号城市里的杀手很多,多到可以同时对付他和李长青两人。

  一个静止不动的狙击手,一定会被人找上门来。

  可是他也知道,李长青那边依旧有很大的压力,他还不能放手。

  刹那间,之前昏迷的老九不知何时已经苏醒。

  他躺在地上眯眼观察了半天,终于找准时机重新起身,用身体撞向其中一人,不要命似的帮李长青减轻了压力。

  老九身上有伤,所以战斗力大减,他只能艰难的抱住那个被他撞倒的基因战士,死活都不松手。

  任由着对方一拳又一拳的击中他肋下。

  原本要改名老十六的老九,这一战之后怕是要变成老十九了。

  这一拳又一拳的伤害,未必就比枪械小。

  却见李长青袖中的剑矢再现,奔雷似的刺入那名被老十九锁住的基因战士眼眶。

  看到这里,庆尘果断的收枪走人。

  丝毫没有拖泥带水。

  他带上卫衣的兜帽,从金茂大厦的安全通道处向下走去。

  这金茂大厦的电源,不知何时被人切断了,整栋大楼都晦暗了下来。

  庆尘他刚刚走进安全通道时,那昏暗的楼梯里便有人影扑来。

  他下意识将双臂挡在自己面前,浑身上下肌肉同时紧绷起来。

  电光火石之间,庆尘避无可避之下,竟是选择用臂骨,硬生生接住了这位不速之客的一脚正蹬。

  少年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沙包,从安全通道门口倒飞了出去,重重的撞在了楼梯间的墙壁上。

  好快!

  来的人竟然是一个b级基因战士!

  庆尘是d级巅峰,在这位b级基因战士面前毫无还手之力,浑身的骨骼都像是散架了似的,五脏六腑内出现了钻心的疼痛。

  一口鲜血喷出,他疼的几乎要晕厥!

  “你就是那个狙击手吧,”b级基因战士平静问道。

  庆尘认出了这个声音。

  王丙戌。

  曾经为秋狩队伍保驾护航的王丙戌!

  狙击枪虽然厉害,可只有这一刻,庆尘才清楚意识到自己与真正高手之间的差距。

  果然,还是要认真修行。

  好在庆尘此时仍旧是zard的模样,对方并没有认出他来?

  王丙戌从安全通道里走了出来,可是就在庆尘咳血的刹那,王丙戌竟看到对方手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一杆巨大的黑色狙击枪,对准自己扣动了扳机。

  仓促之下,王丙戌转身想要避开弹道,可他与庆尘的距离太近了,根本没想到对方会凭空变出一杆狙击枪来。

  轰然声中,王丙戌躲避不及,他的左臂竟是被这一枪打的齐根断掉。

  庆尘心中叹息,面对这种级别的高手,只要对方有防备,自己竟是当面近距离开枪都无法打出致命效果。

  王丙戌心中的疼痛与愤怒燃烧起来,他如猎豹般闪动着身形,一脚踹向庆尘的头颅,硬要将这头颅给嵌进墙壁里去。

  庆尘转动枪口想要跟上王丙戌晃动的身形,却发现对方比他快了太多!

  危险!

  绝境!

  一个响指声。

  从安全通道里传来。

  还有人轻声说着:“多喝了两杯茶,差点就来晚了。”

  金茂大厦里的时间在这一刻仿佛……不,是真的缓慢下来了。

  楼梯间里,一个带着鸭舌帽的身影,从容的拾阶而上。

  对方上楼梯的动作很悠闲,但来的速度却很快。

  王丙戌踹出的脚,像是电影画面一帧一帧慢放似的,缓慢靠近着庆尘的头颅。

  而那带着鸭舌帽的身影,伴随着轻微的咳嗽声从王丙戌身边走过。

  只见他手指轻轻从王丙戌脖颈间抹过,宛如蜻蜓点水般的轻盈与优雅。

  然后,那身影微微将王丙戌踹向庆尘的腿抬高了十公分。

  又一个响指。

  时间的流速骤然恢复正常。

  粘稠的时间犹如泥沼。

  而此时的时间,在响指之后忽然如水库泄洪般,突然开始倾泻。

  王丙戌脖颈间骤然喷出巨量的鲜血,他踹向庆尘的那一脚,也堪堪从庆尘头顶掠过,踹在了空空如也的墙壁上!

  墙壁碎裂,大片的灰尘将庆尘搞的灰头土脸。

  但王丙戌比他惨,这位b级基因战士甚至都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因颈动脉破裂而死。

  庆尘借着昏暗的光线,震惊的看着面前这位熟悉的身形:“影子先生?”

  庆氏影子蹲在庆尘面前,用自己中指、食指的指节,轻轻敲着庆尘的脸蛋,发出了咚咚的声响。

  仿佛敲在了木头上。

  然后,庆氏影子又看向庆尘的手腕。

  却见他抓起庆尘的手腕认真端详着:“提线木偶?骑士组织竟然会把提线木偶传承给你,看来现在的骑士组织杀意很浓啊,连这种尘封的禁忌物都启用了。”

  庆尘面对这位庆氏影子的时候总感觉很无力。

  对方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,又什么都不在乎。

  你不知道他到底是谁,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。

  这种存在,如果你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就无法做出有效的针对。

  “还有禁忌物ace-005,李叔同这位师父很舍得啊,连禁忌物ace-005也给你了,”庆氏影子继续叹息道:“看来,我是不是真该去给你找个禁忌物,才能把你的人心给收买回来?”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倒也不是不行。”

  “咳咳,没想到我会来救你吧,”庆氏影子咳嗽着说道:“五脏六腑错位,看来你得修养几天了……骨骼,咦,你的骨骼竟然没事。”

  庆氏影子捏了捏他的臂骨,却发现原本应该断掉的骨头,竟是连骨裂都没有。

  这时庆尘也发觉了,他刚刚分明用双手臂骨挡住了王丙戌的攻击,虽然那不是对方的全力一脚,但也足够恐怖。

  若放以前,臂骨恐怕早就碎了,但现在吃过九条龙鱼的他,骨头跟没事似的,只是有一些轻微的酸胀。

  这九条龙鱼的功效,竟比想象中还凶猛,难怪自己师父李叔同也要去龙湖偷鱼!

  但是,更令庆尘惊异的是,这位影子先生的能力。

  此时,庆氏影子的面目笼罩在鸭舌帽下的阴影里,走廊本就昏暗,这下子庆尘更是什么都看不清了。

  “行了,你现在安全了,”庆氏影子笑道:“准备离开吧,不然还得……”

  说话间,他笑容慢慢收敛,因为庆尘竟然晕了过去。

  “算了,帮人帮到底吧,”庆氏影子挥手间撑开一片暗影之门,却见他拎着庆尘后背的衣服,轻轻松松的走了进去。

  暗影之门的彼岸是洛神大厦132层,庆尘的住处。

  庆氏影子把庆尘往沙发上一丢,便再次撑开一扇暗影之门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  没过一会儿,庆氏影子回来了,这一次他带回了王丙戌的尸体,丢在了庆尘家客厅地板上。

  庆氏影子又走了,五分钟之后再回来,手上还拎着两名b级基因战士的尸体,像是从长街上偷回来似的。

  他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,然后对昏迷着的庆尘说道:“禁忌物比较难找,但给你先找点祭品并不难,那个a级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,我再等等看。或者,李长青杀不掉他的话,我就亲自出手玩玩?但好像有点冒险。”

  这位庆氏影子,似乎也并不在意庆尘是否能听到他说话,就这么自顾自的说着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金茂大厦里,李东泽正坐着电梯快速攀升着来到130层。

  他缓缓走着,查看着周遭的环境。

  此时,金茂大厦的备用电源已经启动,李东泽发现了安全通道外的战场,只是那里的庆尘与王丙戌都已经消失不见,只余下碎裂的墙壁,还有地上的血迹。

  李东泽冷着面孔,他终究还是来晚了。

  只是,他判断庆尘应该没死,因为按照战斗痕迹来看,倒撞上墙壁的应该是庆尘,而对面那一大滩血迹,应该是偷袭庆尘之人留下的。

  看出血量,必然是大动脉破裂才能形成的喷溅痕迹。

  敌人死了,那庆尘应该还活着。

  是有人救了庆尘,还是庆尘完成了自救?李东泽无法确定。

  他看向墙壁附近,那里也有一小滩血迹。

  李东泽判断,那地板上的血迹应该是庆尘内脏受伤后咳出来的。

  想到这里,他为了不让别人收集到庆尘的dna信息,竟是出手将一整块地板全都撬了起来,扛着走下楼去。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今日万字已更,还海魂衣大盟一更,还有4更。

  感谢辣椒炒着好吃成为本书白银大盟,老板大气,祝老板永远不丢东西。

  旧债未还完,新债又添,真是让人动力十足啊……明天又是努力还债的一天。

  求月票!

  s..book3143819855224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