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20、反向洗脑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23 22:41:0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与老叟在龙湖断桥上的约定,是庆尘与对方的秘密。

  这个秘密太重要了,以至于老叟说的时候,都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声调。

  庆尘手里提着龙鱼往秋叶别院走去,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忽然涌上一股悲戚的情绪,因为他知道,老叟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

  人生前17年里,从未好好感受过亲情的庆尘,对这世间的一切善意与恶意格外敏感。

  如果说李叔同是里世界第一个真心实意对他好的人,那么老叟应该就是第二个。

  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。

  酒足饭饱之后,都要各自离去。

  这一次跟师父李叔同的假死并不相同,因为再无归期。

  回到秋叶别院里,庆尘将龙鱼塞进了冰箱,等着明天给李恪吃。

  他躺在躺椅上,默默的计算着自己还有多久才能将骑士真气灌注全身。。

  这时,李长青无视着门外挂着的谢客牌,推门而入。

  她一边走进秋叶别院,一边还交代门外的老九与小鹰:“天亮前,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扰,知道吗?”

  老九和小鹰赶忙说道:“知道知道。”

  庆尘虽然知道她是担心其他人也发现密道的秘密,但总觉得这句话,稍微有点不对劲。

  他睁眼看去,发现李长青还带着一个背包。

  女人从躺椅旁经过,笑着说道:“等我换身衣服再走,不要偷看啊。”

  庆尘:“……”

  这女人真的是有点奇怪,明明自己也很怂,但嘴上却一定要赢。

  没过一会儿,庆尘身后传来声音:“怎么样,好看吗?”

  少年回头看去,赫然发现李长青换上了一件朋克范儿十足的皮夹克,还给自己带上了一顶短短的黑色假发。

  对方甚至为了搭配这一身装束,还专门给自己化了烟熏妆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原本看起来就很年轻的李长青,此时看起来更加年轻了一些。

  “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?”庆尘纳闷?

  “偷偷出去玩,自然要易容乔装了,不然咱俩在18号城市被人认出来,会被人追杀的,”李长青笑眯眯的说道:“要不要我给你也化个妆?”

  “不用了谢谢,”庆尘说着,脸上的面孔已经瞬间变成了zard的模样,然后又变了回来。

  李长青愣住了。

  她知道禁忌物ace-005在七哥李叔同手里,但不知道作用是什么,所以也无从将眼前的庆尘与李叔同联系起来。

  她愣住是因为,这还是庆尘第一次主动在她面前暴露一个惊人的秘密。

  这代表着,庆尘已经信任她了,愿意将自己的某些秘密与她共享。

  “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对不对,”李长青笑着问道。

  “嗯,”庆尘点点头。

  “真不错!这种好日子,就应该去喝一杯啊,”李长青笑道:“走吧!”

  庆尘当先走进了甬道,后面的李长青低声道:“你走慢点啊,这密道里这么黑,我怕鬼。”

  庆尘心说,这密道里要是真有鬼,你那实力怕不是一掌能把鬼脑子给打出来?

  只是,李长青在庆尘身后,小心翼翼的扯住他衣摆,又不像是假装的。

  庆尘回忆着今天会议上,老人装晕,李云寿假装不知情的怒吼医务人员,他就觉得这一家子人演技都太好了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李长青在密道里忽然喊道:“鬼啊!”

  说着,她就往庆尘身上抓去,只是李长青愕然的发现,她才发音,庆尘就已经跟离弦之箭似的蹿了出去。

  硬生生让她抓了个空。

  李长青在密道里双手插着腰,差点给气笑了:“至于吗?”

  “赶紧的吧,你能自由行动的时间又不多,”庆尘说道。

  “你打算带我去哪里?”李长青忽然问道。

  “没什么打算,”庆尘穿过长长的甬道。

  李长青在他身后,看着少年的背影穿过光与暗。

  她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会计划好什么,然后利用一下我的战斗力或者身份,帮你做点事情呢。”

  庆尘想了想:“那是我原本的打算,但现在不想这么做了。”

  一开始,他是想带着李长青去救罗万涯的。

  可是,这女人对他太好了,又是帮他弄到一套基因药剂,又是亲手弄来无心铜铃给他系上。

  这样一来,他反而不想利用对方了。

  庆尘已经做好准备去凶狠的面对这个世界,但他在想,如果真的那么不择手段,是否违背了初衷?

  那可不是骑士应该做的事情。

  李长青展颜笑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她小跑了两步跟在庆尘身后:“喂,你原本是打算带我去干嘛的呢?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嘛,我不介意你偶尔利用一下我啊,我可以帮你去打架,我很厉害的。”

  “真不用了,”庆尘笑着说道:“我判断了一下对方的实力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就算有问题,刘德柱这个白昼现阶段的底牌,也足够了。

  两个人走出密道,李长青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似的打量着屋子:“老爷子以前就是通过这里,出去浪的吧。”

  “你这么说自己父亲,真的没事吗?”庆尘哭笑不得。

  李长青奇怪的看了他一眼:“这有什么的,老爷子一辈子有11个老婆,财团都这样啊。”

  庆尘愕然,当初老叟在龙湖断桥上说“她还在下面等我呢”,那时候他以为对方应该是非常专情且专一的,心中还钦佩来着。

  现在想来,对方应该说“她们还在下面等我呢”才对啊!

  庆尘纳闷了:“财团不用遵守婚姻法的吗?”

  李长青说道:“谁敢管财团啊?法律在财团面前,形同虚设。”

  这就是里世界与财团。

  即便财团通过自身影响力,用了无数的修改法案把法律变的有利于自己,但他们依然不愿意老老实实遵守法律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李长青的手机忽然响了,她低头看了一眼,忽然心情低落起来。

  “怎么了,”庆尘好奇道。

  李长青说道: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,”庆尘再问。

  “18号城市里有突发事件,庆氏两名影子候选者庆闻与庆钟在第四区发生冲突,其中还有多方参与,今晚怕是要热闹了,”李长青在昏暗的屋子里,笑着看向庆尘:“等下次有机会了,或者某一天我不用再给李氏卖命了,再让你偷偷带我出去玩吧,现在我还不能那么任性。”

  “嗯,那就回去吧,”庆尘轻声嗯了一下:“注意安全。”

  “放心,18号城市里能伤到我的人不存在的,”李长青自信的走回密道。

  庆尘忽然在想,或许这就是财团的无奈。

  或者说,这是时代的无奈。

  庆尘转身朝门外走去,罗万涯估计已经等不及了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此时此刻。

  第四区的某个公寓里。

  包括罗万涯在内的14个人,围成一圈拥挤的坐在客厅里面。

  却见一位看管者眼眶红红的说道:“小时候我父亲总是会带我去7号城市的利马小吃街,给我买好吃的糖葫芦,你们也知道城市里的糖葫芦很贵,生产基地里是没人种植山楂的,都是荒野猎人自己从外面摘野山楂运回来,然后裹上廉价的糖浆就能卖出天价。那时候我还不知道,一串山楂就会给家里增加负担,父亲总是看着我吃,我让他吃,他说他怕酸,也是长大后我才知道,是他不舍得吃。”

  另一位看管者说:“小时候我家里偶尔抓一条鱼回来,我妈妈总是只吃鱼尾巴上的肉,还有鱼眼,我问她怎么不吃鱼肚子上的肉,她总说自己更喜欢吃鱼尾和鱼眼。现在想想,谁会不知道鱼腹肉更好吃呢。”

  一旁的罗万涯清了清嗓子,用低沉的声音说道:“家人们啊,子欲养,而亲不待,树欲静,而风不止……”

  那低沉的声音,就像是葬礼上的司仪,要多悲恸就有多悲恸。

  还没过一会儿,屋里就哭成了一片。

  这时,罗万涯站起身来说道:“家人们,现在每个人都分享了自己的秘密,我们就真的是一家人了。你们信任彼此吗?我们做个小游戏吧。”

  说着,他拉来了一张桌子,然后站了上去:“我就站在这张桌子上面,背对着家人们仰面倒下去,我相信家人们一定能接住我,这就是我对家人们的信任。”

  说完,罗万涯胖胖的身躯向后直挺挺的仰倒下去,而他身后的13名‘家人们’,则齐心协力的将他托住,没让他后脑勺摔在地上。

  罗万涯激动的说道:“看见了吗,这就是家人们之间的信任啊,你们也来试试!”

  所有人在他指挥下,轮流爬上桌子,然后一个个摔进‘家人们’的怀抱,没有一个是摔在地上的。

  待到最后一个人摔下来后,罗万涯激动万分:“看到没有,这就是家人们的力量,家人不会让你的信任落空的,家人们永远都是彼此最坚强的后盾!”

  说完,整个屋子里都开始欢呼起来,似乎在为自己寻找到了新的亲人而高兴。

  连那些看管者也不例外……

  局势,确实是有点控制不住了……

  罗万涯看着这一幕,心说自己要是知道这些看管者心理防线如此好突破,那自己早就得救了。

  然而还没等他高兴,一名看管者兜里的卫星电话响了。

  却见这名汉子接起来电话:“嗯,嗯,家人们都还挺好的……不是,那些时间行者都还在关押中……好的,这就准备将他们进行转移。”

  事实上,短期的心理暗示还有洗脑,最终还是抵不过现实的残酷。

  看管者的组织上层,只需要用一句冰冷的指示,就足以将看管者们重新拉回现实。

  刚刚还沉浸在欢乐与激动氛围中的‘家人们’,像是被三九天里一盆冰水给泼醒了似的,渐渐回归恐惧与悲哀。

  罗万涯心说,这要是再多给自己几天,怕不是就要成功了?

  晚了啊!

  却见看管者们,一个个开始平静的检查枪械,屋里响起一片拉动枪膛的声音,清脆而又冷酷。

  其中一人冷冷的说道:“游戏也玩完了,差点被你们给我绕进去,现在所有人双手背在身后,跟我们下楼。记住,这次组织上的任务就是筹集表世界行动资金,各位回了表世界,把所有钱财都给我送去指定地点,不然等待各位的只有死亡。”

  看管者不再假装家人了,也不再假惺惺的说组织需要‘捐款’,他们放弃了洗脑的计划,开始用他们原本就凶残的面目,直接进行人身威胁。

  当他们发现自己差点被反洗脑的时候,恼羞成怒了。

  然而罗万涯还有点不死心,他耐心说道:“家人们啊……”

  那七名看管者的领头着用枪口顶住他的脑袋:“家你妈啊,你再说一句话老子现在开枪打死你。别怪我们,我们也有真正的家人,要是不小心放跑了你们,我们每家都得死一个人。”

  这时候,看管者们已然恢复理智,他们很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,要做什么。

  罗万涯开始绝望了,这要是被转移走,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得到解救。

  只是,白昼的家人们呢?说好的来救人,怎么到现在都还没见人影啊!

  所有时间行者双手背后,被看管者们用金属指锁钳住了每个人的大拇指,这种东西要比手铐更方便一些,而且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。

  时间行者们被押解着,从安全通道的楼梯往下走去。

  罗万涯还期待着白昼的救援会在这转移的路上展开,可是直到他们抵达地下停车场的时候,依然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这下,罗万涯的眼神也失去了光泽。

  只是,当两辆装满了人的商务车驶出地下车库,来到路面上时。

  罗万涯却看到自己前方的那名司机身上,突然爆出鲜血来。

  一枚子弹从看管者侧方贯穿而入,然后轻松的穿过身体,连车身都给打穿了。

 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远处的两声狙击枪声才缓缓传来。

  “狙击手!”一名看管者怒吼:“快开车!”

  可是,晚了。

  一秒之内,两辆商务车的司机全部死亡,车子像是失控了一般,直直的朝着十字路口冲去。

  当罗万涯听到狙击手三个字的时候,脸上便已忍不住的露出狂喜神色。

  他关注着表世界时间行者的资讯,当然知道白昼的那位老板就是一位狙击手。

  是白昼来了,白昼来救他了!

  这个时候,除了白昼以外,罗万涯也想不到还有谁会来救他!

  没人看见,这时候十字路口处,一名带着口罩的少年躲在暗处,带着蓝牙耳机,并聚精会神的看向商务车里:“老板,前车左侧2、3位是歹徒。后车2、4、7位置是歹徒。可以射击。”

  庆尘在远方的楼顶,一次又一次的扣动扳机,像是午夜中的主宰。

  罗万涯呆呆的坐在车里,满脸是血。

  他一动都不敢动,生怕威力奇大无比的狙击子弹误伤自己。

  然而事实是罗万涯多虑了。

  他赫然发现狙击手射击极有节奏,对方等待着车辆继续向前滑动时,车里目标的射击角度也在不停变换着。

  一枚枚子弹射来,竟是以诡异的角度穿透看管者身躯,却只是跟时间行者们擦身而过。

  罗万涯感觉,自己就像是坐在交错的弹道里,那一条条弹道犹如交织的线,虽然密集,却并未碰触他的身体。

  短短十秒之内,狙击手根本没有给看管者们任何还击的余地,便将那七名看管者全都击毙在车中。

  时间行者们在车内惊恐的喘息着,窗户都被血迹糊上了一层暗红的颜色。

  没事,所有时间行者们都没事!

  大家震惊莫名,这是什么枪法?对方又是如何在那么远的距离,分辨出谁是时间行者,谁是看管者的?

  下一刻,一名带着蓝牙耳机的少年朝车辆走了过来:“老板,目标全部解决了,老板牛批,老板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。”

  蓝牙耳机里庆尘平静说道:“不用拍马屁了,刘德柱,你尽快把这些时间行者带走,小牛、天真,你们两个准备开车过来接应吧。今晚18号城市是危险之地,躲起来就先别露面了。”

  蓝牙耳机里,胡小牛与张天真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收到。”

  这一次,是白昼组织的协同作战。

  饶是庆尘的狙击水平,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立马分清车里的目标。

  在1400米的距离上,他所看到的目标是极为模糊的,能打中是依靠2600米内的绝对枪感与计算,却不代表他本身视力能好到非人的地步。

  所以,这种情况下庆尘想要不误伤时间行者,那他就需要有人来完成近距离中继制导。

  刘德柱一直守在这个路口,他只需要做一件事情,告诉庆尘,车里的看管者坐在哪个位置上。

  时间行者与看管者很好区分,时间行者被迫背着双手,而看管者的眼神则像狼一样观察着四周。

  没人比刘德柱更适合这个近距离精准制导的角色了,就算有人发现刘德柱的存在,这货的c级实力也足以面对绝大多数的危机。

  两辆车里,七名时间行者惊魂未定,他们一动不动的坐在位置上,吓的手脚冰凉。

  哗啦一声车门被拉开了,带着口罩的少年刘德柱笑道:“各位下车吧,我来救各位离开这里。”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今日更新11000字,其中六千字日常更新,四千字还幻羽老板欠债,一千字是利息……(手残党的精打细算)

  幻羽老板的债已还完,身上又轻松了一些。

  另外感谢大家的订阅支持,夜的命名术目前已经91500均订(距离十万均订很近了),24小时追订达到了55000,这是我以前没想到过的成绩,感谢大家,我会继续好好码字。

  感谢参宿一成为本书新盟,老板大气,老板吃肉不长胖!

  s..book3143819706578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