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17、家人们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22 17:29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没人能在狙击子弹贯穿脖颈后,继续活下来。

  就算是a级高手也不行。

  庆尘在甬道里行走着,经过氚灯时,他的面庞被光线照亮,再往前走,又走入黑暗。

  此时他连黑狙‘以德服人’都收起来了,因为他自信这甬道里除他以外,绝对没有其他的活人。

  手腕上的提线木偶飞舞着,凡庆尘所经过之处,尸体与血迹纷纷消失不见。

  当庆尘将最后那一具b级高手的尸体献祭,提线木偶因吸食血液而染红丝线,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。

  第二根丝线,一口气增长了十五米。

  庆尘思忖着,一个b级便能增加十五米,那么一个a级呢?是不是可以直接让第二根丝线完全成型?

  不过,a级哪有那么好杀的。

  今晚,他占尽地利之便杀掉一名b级,已然是极大的幸运了,若是再畅想自己杀掉a级的场景,实在有点好高骛远。

  而且,没有无心铜铃的存在,他也没法将战斗的时机把握的那么好。。

  庆尘回忆着那只挂在自己檐角的无心铜铃,以他的记忆力,当然知道那已经不是之前檐角上挂的那只。

  连系绳结的方式都不一样了。

  或许是他在龙湖旁边陪伴老叟的时候,有人偷偷换上的吧。

  看样子,对方只想跟自己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,也不想让自己真的被玩死了。

  既然这样,明天就先不埋怨老爷子了。

  庆尘思索再三,他觉得b级都死在这里,不论是神代还是鹿岛派的人,对方恐怕都会觉得这里可能是个圈套。

  应该不会再有人来。

  那么,是时候解决罗万涯的事情了。

  之前庆尘没有救罗万涯,是因为他想看看那位洛城地头蛇罗总的能力,让子弹飞一会儿。

  说实话,他自己都没想到,这子弹一飞就是三天,飞的时间属实是有点长了……

  也不知道这位罗总能不能顶得住。

  只是,就算要救罗万涯也不能是今天,今天他最强盛的状态,已经在刚刚消耗掉了。

  庆尘需要养精蓄锐。

  他返身走回甬道。

  当庆尘从甬道里回到秋叶别院时,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了。

  这屋里,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。

  只见青丝长发的李长青,正穿着黑色皮衣睡在庆尘的床上,对方一副疲惫的神色,不再像平时那样光彩夺目。

  女人的睫毛微微颤动着,明显是在装睡。

  庆尘看向桌子上,自己那块刻着‘谢客’两个字的牌子,被李长青扔在那里。

  他有些哭笑不得,这位女强人真是一点道理都不讲,自己好不容易给李氏立好的规矩,却没想到在李长青面前根本没用。

  此时,李长青听见动静,缓缓张开眼睛。

  她看着不远处的庆尘,轻笑道:“回来了?”

  “嗯,”庆尘点点头,若无其事的问道:“睡着了吗?”

  李长青也点点头:“你床上的气味很好闻,一沾就倒。最近失眠挺严重的,要不我以后住在你这里吧?”

  庆尘平静道:“你要觉得气味好闻,可以把被子抱走,我明天让李恪再送一套新的过来。”

  “没劲,”李长青横躺在床上,用手臂支起了脑袋,她好奇的打量着庆尘:“我刚才隐约听见枪声,应该是你在密道里杀人了吧?不过,你怎么跟没事人似的,杀手很弱吗。”

  “你知道这条密道的存在吗?”庆尘问道,他没有提杀手之中有b级的事情。

  “今天刚刚知道,”李长青笑了笑:“老爷子告诉我的,让我在微观世界小区外面盯着,看看有没有机会顺藤摸瓜,再揪出点人来,不过你放心,我的人虽然守在微观世界的小区外面,但他们并不知道里面有一条密道。对了,密道里的杀手全死了吗?我还想留点审讯一下呢。”

  庆尘皱眉:“你们要早说,我可以留点活口的。”

  “没关系,”李长青起身,盘膝坐在庆尘的床上笑道:“活口不活口的不重要,你没事就行了。”

  庆尘忽然意识到,面前这女人深夜来秋叶别院并不是偶然,也不是为了跑到他这里治疗失眠。

  对方是知道杀手可能今晚行动,所以专门来秋叶别院保护他!

  只是后来见庆尘并没有危险,所以没出手!

  不得不说,李长青对他确实很好,又是送基因药剂,又是半夜来护他周全,虽然庆尘嘴上不说,但心里却记下了。

  不过,庆尘指了指桌子上的谢客木牌:“你能看懂上面的两个字吧?”

  李长青故作嗔怒道:“喂,还是我把你带进半山庄园的呢,我还对你那么好,难道就不能有点特权?有没有良心了!你知不知道,你檐角上的无心铜铃,还是我亲自帮你系上去的呢!”

  庆尘愣了一下,原来如此。

  “你当然可以有特权,”庆尘叹息道:“不过你好歹把谢客的牌子重新挂回门上啊,万一有其他人来拜访怎么办?”

  “怎么,你担心别人看到我在你这里?”李长青收起了嗔怒,笑意盈盈的问道:“怕什么,身正不怕影子斜嘛……好了好了别生气,我下次会把谢客牌挂好的。”

  “我没生气,”庆尘摇摇头:“如果你确实躺在这里更容易入眠,我也不介意,我可以在外面的躺椅上休息。”

  李长青仔细想了想,其实她说谎了,这床上并没有什么独特的味道,只是洗干净后时常晾晒的干燥气息。

  但她躺在这张床上的时候,确确实实有了一种奇妙的安全感。

  这安全感并非虚无的幻想,似乎在她遇袭时,庆尘拉着她玩命似的冲进大厦时,就有了。

  李长青笑了笑:“那我也不跟你客气,以后再失眠我就来你这里。”

  “我看你很疲惫的样子,最近18号城市发生了很多事情吗?”庆尘问道。

  “嗯,”李长青说道:“神代和鹿岛都不太老实,连庆氏的影子候选者们都在凑热闹,估计这几天就要死上几个。如今18号城市已经是间谍之城了,谁都想从李氏权力交替中获得点什么。昨天,甚至连庆氏的那位影子,都曾出现过。”

  庆尘好奇道:“庆氏影子到底是谁,叫什么名字?”

  李长青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  庆尘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他知道,庆氏那位影子可不是昨天才来到这座城市的,对方早就来了。

  而且,说不定对方这会儿正在洛神大厦132层喝茶呢。

  “这位庆氏影子,来18号城市的目的是什么呢?”庆尘疑惑不解。

  “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,你明知道他来这里是带着目的的,但却猜不到是什么,”李长青皱眉道:“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,什么都不参与,只是在观察。可是,你也不知道他在观察什么。”

  庆尘问道:“你还要忙碌多久?”

  李长青想了想:“很快,或许很快便不用这么忙碌了。”

  庆尘心中一凛,那压在18号城市上空的乌云,似乎终于要落下来了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表世界那些被神代、鹿岛控制的时间行者,应该也要动手了。

  李长青不想再谈及此事,她似笑非笑的看向庆尘:“别让我到了你这里还得聊工作,说说吧,欢喜宗是怎么回事?老爷子把那么多李氏的年青一代佼佼者交给你,你就教他们这种东西?”

  庆尘:“……”

  他就知道,李长青今晚过来一定会问这个事情。

  自己这该死的声誉!

  “算了不跟你开玩笑了,我知道你是正经人,”李长青坐在床上笑意盈盈的说道:“不过你还挺能瞒的嘛,竟然骗我说自己是基因战士。”

  庆尘耐心解释道:“那修行之法是老爷子前几天偷偷给我的,我也是刚刚拿到的。而且那真的是一套正经的修行之法,连我也没想到会有这种转折。”

  “咦?”李长青好奇道:“老爷子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啊。”

  “那你得去问他了,”庆尘说道。

  “你要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子,可早点告诉我啊,”李长青说道。

  庆尘转移话题道:“我看你很疲惫,也要适当的注意休息。”

  “没法休息,”李长青叹息道:“以我的身份,不管走到哪里都要端着架子,不是我想端着,而是我这个位置上的人需要端着,让下属敬畏,让敌人恐惧。这些年,我的车队从半山庄园驶出,就会被人盯上,我甚至都没能好好看看这18号城市的变化,除非哪天我不再是李氏的人了,那时候或许可以肆意洒脱一些。”

  “辛苦了,”庆尘由衷说道。

  这时,李长青忽然眼睛一亮:“明天晚上,你带我从这条甬道出去,到18号城市里玩吧?”

  庆尘赶忙说道:“不行不行,如今18号城市里很危险,我不能由着你做这种任性的事情。”

  说实话,庆尘觉得李长青在这方面挺可怜的,连出去逛逛都得被人盯着,一举一动都会被人过度解读。

  “没良心,”李长青撇撇嘴:“我可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只要不从半山庄园正门出去,谁能想到我是李长青?我就是想以普通人的身份,去18号城市里逛逛,你就当是感谢我这段时间对你的好了!”

  庆尘想了想最终叹息道:“好。”

  李长青眼睛一亮,她从床上跳下来走到庆尘的面前:“一为定啊,明晚我来找你,拉钩!”

  说着,女人伸出了自己纤细的小拇指。

  庆尘犹豫着没有伸手,却见李长青一把拉起他的胳膊,强行勾住他的小拇指:“不许反悔了啊。”

  说完,李长青精神焕发的往外面走去,似乎疲惫也一扫而空:“明天可别躲着我啊,到时候我跟着你,你去哪,我就去哪。”

  她拉开秋叶别院的小门,外面是小鹰等人默默等候着,之前受伤修养的老九,此时也已经归队。

  这时小鹰看着庆尘的目光里,又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钦佩。

  庆尘心说这肯定是听说了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传,才会有这样的眼神吧,现在,小鹰应该更想加入白昼了……

  李长青回头说道:“明天上午可能有家族高层的内部会议,所有有资格进祠堂的李氏成员都要参加,到时候咱俩坐一起啊。”

  庆尘愣了一下:“家族高层的会议,会让我去?”

  “当然,”李长青笑道:“你现在身份地位可是很高的,行了,走啦。”

  女人说完就走,干脆利落。

  不过,庆尘忽然在想一个问题。

  李长青其实并不介意去哪里,她只是想短暂的脱离‘李氏’的身份,享受一下没人时刻盯着她的时光。

  那么,不知道对方介不介意去救一下罗万涯啊。

  之前庆尘还有点担心,软禁罗万涯的人里可能会有高手存在,他一个人很可能搞不定。

  现在,有了李长青这么一位高手,应该就没事了吧……

  秋叶别院再次安静下来,但院子里还留着一阵时有时无的幽香,似乎是李长青身上的香水味道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102室里的姜逸尘,顶着两只黑眼圈偷偷从猫眼里观望着。

  他从午夜一直等到凌晨三点,也没再等到杀手们重新出来。

  加上之前进去的四人,这十六名杀手进屋之后就像是被恐怖的生物给吞噬了似的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姜逸尘不知道屋里有一条密道,也不知道屋里的人到底是谁,他只觉得自己这新家的位置,格外恐怖。

 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?就像是好不容易买了一个房子,结果刚住进去没两天,有人提醒你这房子是个凶宅,前三任主人都上吊自杀了。

  现在,姜逸尘就感觉自己正住在一栋凶宅里,害怕极了。

  此时此刻,罗万涯静静躺在一间小屋的地板上,在他旁边还有六名时间行者一起被困在这里。

  他没有睡。

  也睡不着。

  罗万涯大致算了一下时间,自打他成为时间行者后,被软禁的时间足有一个多月了。

  在这一个多月里,他们这些时间行者除了吃就是睡,每天还要被专门安排的人洗脑,套取他们在表世界的真实信息。

  小屋的窗户都被人钉死了,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景象。

  屋中闷湿的气息,让人格外烦躁。

  这次穿越之前,罗万涯是信心百倍的,毕竟白昼有之前拯救张承泽的战绩,总归比之前的时间行者看起来更厉害一些。

  而且,对方也收下了他送去的两辆车子。

  可是,这都过去三天了,罗万涯连白昼的人影都没见。

  是跟其他时间行者一样,找不到自己被软禁的位置?

  还是说战斗力不足,不敢来救自己?

  这让他不由得担心起来,辗转反侧。

  “老罗,你能别翻身了吗?”一名时间行者抱怨道:“你那体格,翻个身跟地震似的,还让不让其他人睡觉了?”

  罗万涯没有回应,也从没给这些人透露过,自己请人解救的事情。

  道上混了那么多年,他体会最深的便是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,谁知道这些时间行者里有没有人已经主动叛变了的?

  他没被洗脑,但是有人被洗脑了啊。

  就在此时,两名身穿黑色作战服的汉子从门外走进来,其中一人笑容满面的说道:“家人们呐,今天休息的怎么样啊,饭菜方面有没有需要改善的地方?”

  另一人也笑着说道:“大家之前不是一直在问,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自由吗?我们的回答一直是马上,有些家人们可能会有疑惑,我们为什么非要让大家待在这里,其实我们也有苦衷啊,现在的18号城市太危险了,李氏、庆氏一直在城市里大肆搜捕时间行者,你们出去了会很危险的。”

  罗万涯赶忙翻身,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问道:“长官,我能理解你们的苦衷,完全理解。”

  那名看管者十分满意,这段时间以来他们洗脑最成功的案例就是这个罗万涯了,对方不光很配合,甚至还帮忙洗脑其他人。

  只是,他却不知道罗万涯是如何鄙夷他们的洗脑技术。

  这时,一名看管者笑容满面的说道:“家人们呐,现在上面交代了一个任务,表世界的家人们急需一笔行动资金,各位看看是否要主动捐赠一下的?各位,这次机会非常难得,上面说了,主动捐赠的家人才能融入更大的家庭,在组织里拥有更多的升迁机会……”

  罗万涯一脸激动的说道:“我捐!家人们都别跟我抢,现金我那里有很多,都藏在床底下呢,您需要我送去哪里?”

  汉子展开一张小纸条,看了一眼说道:“回归后的第二天午夜,王城大桥下,你到了那里自然会有人与你接洽。”

  罗万涯心中一阵亢奋,这样一来自己是不是可以抓住这群人在表世界的探子了?

  可是,他现在还没恢复人身自由,若是自己在表世界闹了幺蛾子,回来怕是会死的吧。

  那汉子看了罗万涯一眼,然后笑着对其他人说道:“家人们,大家看看罗万涯的觉悟,这才是一家人应该有的态度啊,还有人想要为组织出一份力吗?”

  在罗万涯的带领下,家人们纷纷踊跃捐赠。

  “行了,去睡觉吧,”汉子见收集行动资金的任务完成了,便心满意足的挥挥手:“明天大家就不用睡在地上了,我会在晚上把家人们送去另一个地方,那里更安全,也更舒适。”

  ‘家人们’面面相觑,一个个脸上浮现喜悦的神色。

  罗万涯内心里大叫不好,他本身被软禁的地方就不好找,万一白昼的人刚刚找到一点线索,结果自己却被转移了,那其实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?

  这次罗万涯真的急了!

  白昼的大哥们,你们到底在哪里啊!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晚上11点还有一章,求月票。

  s..book3143819690363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