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13、夜袭与甬道尽头的杀机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20 17:59:0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回归倒计时1510000.

  穿越第一天的傍晚。

  “先生,饭做好了,”李恪走去石桌旁,用抹布将桌子细心擦拭了一遍,这才将饭菜全都端上桌子。

  庆尘面前摆着四菜一汤,而李恪面前则只有一条龙鱼。

  “不要再嚼鱼骨了,真的嚼不动,”庆尘叹息道,他心说,这小子为什么比自己还执拗啊。

  就在昨天晚上,庆尘趁着自己已经脱胎换骨,于是重新取了一只鱼骨来嚼,结果还是嚼不动。

  他自己都嚼不动,那就更别提李恪了。

  却见李恪神色有些黯然,庆尘问道:“你知道湖里总共只剩17条龙鱼,所以担心自己只吃八条,无法脱胎换骨是不是?”

  所以,这位14岁的少年才一直对鱼骨穷追猛咬,想要用鱼骨来填补那最后一条鱼的空缺。

  李恪犹豫了:“先生,我确实是这么想的。”

  “放弃吧,”庆尘说道:“以后有机会了,我带你去010号禁忌之地走一遭,帮你补上最后一条。”

  李恪眼睛一亮:“谢谢先生……对了,之前泄露了先生的秘密,抱歉。。爷爷他说,他把您的秘密告诉了我,我才有机会得此机缘,现在我必须跟他交换一个您的秘密,不然他就要被我气死了。”

  庆尘感慨:“老不修。”

  李恪说道:“不过我也跟爷爷说过了,那是最后一次。”

  “没关系,”庆尘说道:“反正龙鱼都是他的,让他知道吃完是什么效果,也不算什么。你其实很聪明,知道什么能说,什么不能说。”

  李恪低下头。

  “你爷爷有没有告诉你,我到底是做什么的,”庆尘问道。

  “没有,”李恪说道。

  “没关系,你早晚会知道的,”庆尘说道。

  有了先生的承诺,李恪也不再啃鱼骨了。

  庆尘看了一眼李恪的手,已经冻的干裂了。

  他身为骑士,自然不怕天寒地冻,但李恪怕,对方还只是一个普通人,每天又是扫地、拖地、做饭,还帮庆尘洗衣服,手怎么可能没事?

  庆尘交代了一声:“以后用洗衣机洗衣服……手洗真的洗不干净。”

  李恪面色一红:“好的先生。”

  没过一会儿,李恪吃完龙鱼收拾碗筷:“对了先生,您秋叶别院旁边有几颗树死了,我想给您换几颗树,您喜欢什么?”

  庆尘摆了摆手:“都行。”

  说完,他便躺在躺椅上,闭着眼睛一边保持着第一节呼吸术,一边进入神秘世界。

  李恪看着先生开始‘修行’,洗碗时便不由自主的放轻了动作,把水龙头也关小了一些。

  待到洗完碗筷后,他又拿出一些冬桃洗干净,轻轻的放在庆尘身边的石桌上。

  不知何时,先生与学生似乎都习惯了某种相处方式。

  秋叶别院的小四合院里,显得格外和谐。

  此时,庆尘已经将狙击枪的标靶,推移到2550米,就差50米便可以‘毕业’。

  只不过,他心里并没有被喜悦充满,而是在完成这项修行之后,继续开始下一项修行。

  人们总会把人生定义为一个又一个的阶段,比如忙了好一阵子,就需要旅行一下、放松一下,以此来调整自己的人生。

  庆尘之前从未享受过这样的人生,他总像是在与时间赛跑一样,不停的向前追赶着什么。

  灌顶这个能力可以让白昼快速成长,而且它也变相的激励了庆尘想要提升骑士真气的动力。

  入夜了,李恪离去,临走时还将‘谢客’的牌子,认认真真的挂在了秋叶别院的门口。

  庆尘转身走入甬道,准备去罗万涯被困的附近踩踩点,观察一下情况。

  他出门前再次检查枪械。

  可还没等他走出去呢,屋子的门竟是咔哒一声打开了。

  庆尘在屋中的黑暗里默默站着。

  难道是姜逸尘怀疑了自己,索性偷偷开门想要看看自己屋中的情况?

  不对,对方胆子应该没有那么大,要知道这里是上三区,一旦被抓住盗窃就是重罪。

  之前18号监狱里的盗窃犯,90%都是因为偷了上三区的东西。

  只有在这里,pce治安管理委员会的探员们,才会充分的体现了自己的作用,不管哪里有人报警,最多5分钟便能赶到。

  庆尘举枪缓缓退到暗处。

  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,来了多少人,又是什么级别。

  在这狭窄的地形里,以他开枪速射的水平,只要来的没有c级以上高手,对方全都得死。

  到了c级,如果庆尘没能一枪打中对方的致命要害,那么对方一定有能力撑到杀死他的那一刻。

  可问题来了,如果真这么做的话,枪声必然会引起邻居的注意。

  到时候报警,pce的探员来了,结果发现庆尘也不是房主,场面可能就会非常微妙。

  庆尘如果说自己是来见义勇为,pce探员肯定是不会相信的……

  而且,如果后续pce探员对这间屋子进行搜查,说不定还会发现甬道。

  “刚刚生命探测仪已经显示,屋中没有生命特征传出,赶紧找到甬道,”黑暗中,有一人说道:“把枪械都放回去不要走火,引来pce探员封锁现场,就功亏于溃了。”

  事实上,不止是庆尘担心惹来pce探员。

  却见这名黑衣人打开了手电筒,快速的在屋内翻找起来。

  这一次进屋的总共四人,彼此间十分默契,不管如何搜查屋子,每个人都始终处在另一个人的视野范围里。

  “屋里有七部手机,七把车钥匙,”一名黑衣杀手低声说道:“看样子,半山庄园里有人在利用这里进出,车和钥匙都是对方用来隐藏身份的。不过,手机都是特制的,打不开。看样子,车应该也是声纹与虹膜认证。”

  “我们来这里,不是为了求财,”其中一人冷声道。

  “我的意思是,如果有人通过这里进出,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在屋中蹲守,抓一条大鱼?”一名杀手说道:“你们也知道,有能力动用工匠挖出一条通往半山庄园的甬道的人,一定不是小人物。”

  “别想了,”另一人站在餐桌旁,用手擦了一下桌上的浮灰:“这屋子,最少有几年没来过人了。”

  这时,一名黑衣杀手不停的用手电筒手柄处,一点一点敲击着地板。

  直到他敲击在甬道上方的地板,手电筒与地板碰撞后立刻发出空鼓声。

  “就是这里了,在四周寻找机括,”杀手说道。

  没过十分钟,便有人发现了机括所在……书桌上的花瓶。

  此人轻轻将花瓶转动,伴随着咔拉拉的声响,甬道上方的地板凹陷下去,变成了通往甬道的楼梯第一节。

  “下去吗?”一名杀手问道。

  “不要下去,”为首者冷声道:“我们今天过来也只是负责探查情况而已,回去将此事汇报给老板,让他来决定何时潜入半山庄园。”

  然而就在此时,一名杀手将手电的光束扫向餐桌,他愕然发现,那餐桌的另一边还有几条指印。

  刚刚,他用手指扫过桌面,以此来查看灰尘的厚度。

  但他很确定,此时发现的指印,并不是他留下的。

  那指印很新!

  近期还有其他人来过这间屋子!

  “小心!”他低声示警。

  可他这边话音刚落,五六米外的黑暗处,一名同伴的手电筒哐当一声坠落在地上。

  只见那名同伴缓缓跪在地上,向地板上倒去。

  其余三名杀手惊疑之下,将手电筒的光束照了过去,可是他们只看见自己同伴的尸体,还有那汩汩流出的血液。

  并没有看到,到底是谁在杀人!

  诡异!

  格外的诡异!

  这个时候,庆尘早已在手电照射过来前,躲到一旁的黑暗里了。

  甚至没有人在第一时间找到他的身影!

  庆尘这是在利用一种常人的思维惯性:当黑暗里有动静的时候,手持手电筒的人会下意识将光芒打去声响处,从而忽略了其他地方。

  光与暗的交错形成对比,黑暗的地方,会更加黑暗。

  于是,杀手们便感觉自己像是闯进了一间鬼屋,屋里有有一只鬼魅在杀人。

  “不对,”杀手反应迅疾,他们将手电的光束朝一旁扫去。

  可是,待到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

  刹那间,庆尘奋力挥手,三张锐利无匹的扑克牌从庆尘指缝中依次脱出,穿越屋中的光与暗。

  时间仿佛慢放似的,牌面上的黑桃a、红桃a、方片a在不停旋转着。

  三名杀手想探手去腰间拔枪,却不防那三张扑克从他们颈间划过,带出一丝血线来。

  他们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气,在快速的被人抽走。

  思考的能力也在飞速流逝。

  事实上,割破颈动脉所带来的第一伤害,并不是失血,而是缺氧。

  大脑在缺氧的第一秒,就会快速做出反应。

  这与憋气是不同的,一个人深吸口气憋住,但你的肺泡里还有氧气不断注入血液,然后运送去大脑。

  所以,有人可以憋很久。

  然而被人彻底钳住脖颈动脉是完全不同的,且致命的。

  黑暗里,庆尘平静的蹲下身子,在黑暗中摸索着尸体上的物件。

  只不过,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证明对方的身份。

  庆尘总结着今晚这短暂的战斗。

  首先,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高手,光看反射神经就能明白,是战士,但不是高手。

  如果定义身份的话,应该就是先来探路的,想要搞清这屋里的情况再说。

  这个时候谁会想潜入半山庄园呢?神代、鹿岛嫌疑最大。

  整个半山庄园被李氏大房那位长子给整治的滴水不漏,外界根本没有办法得知里面的消息,也不知道李氏那位老爷子到底怎么样了。

  派人潜入进去观察,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,对方冲着甬道而来,说明甬道的秘密已经泄露了啊!

  他心说老叟还能不能靠点谱了,这么隐秘的东西都能泄露出去?对方真就不怕出去浪的时候被人给绑架了吗?

  不对不对,凭什么老叟浪了几十年,这甬道都没被人发现,结果自己刚开始用,就被发现了?

  可别是老叟故意给出去消息,想让自己帮忙守门吧!

  想到这里,庆尘面色有些不好看了。

  其次,这些人吃了一个大亏。

  对方在外面分明是使用过生命体征探测仪的,确认屋里没人才悄悄潜入。

  然而对方没想到,上一分钟还没人的屋子,下一分钟就钻出个庆尘来。

  要说也是巧了,刚好赶在这个点上……

  如果对方早早发现屋里有人,又或者是没使用探测仪,多保留点警惕心,也不至于被庆尘如此轻易的偷袭得手。

  庆尘想到这里,用提线木偶将杀手一一献祭。

  献祭时,连地上的血迹也一同化为灰烬。

  庆尘站在这屋里忽然觉得,提线木偶还真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神器,毁尸灭迹真的是一点痕迹都没留。

  待到提线木偶献祭完,屋里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。

  可庆尘总觉得这也不行啊,这些杀手在外面明显还有同伙,这里貌似是对方潜入半山庄园的唯一一条路了,而自己就睡在这条路上……

  庆尘想了想,转身进了洗手间,用拖布、抹布将屋里好好打扫了一遍,以免有人观察灰尘的痕迹,推测出今晚曾发生过什么。

  做完这一切,他才转身走回甬道。

  不过,庆尘并没有回屋里睡觉,而是直接坐在秋叶别院下面的甬道台阶上,以进入神秘世界修行的方式来闭目养神。

  不是他不想睡,实在是床底下有个这么危险的甬道,他睡不着!

  此时此刻,101室对面的姜逸尘,正透过猫眼默默的观察着对面。

  他是个很小心的人,所以一来这里便在自己屋外装了好几个摄像头。

  四名黑衣杀手进入楼栋的时候,姜逸尘就已经发现了,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来抓他的,后来才发现杀手打开了对面的门,悄悄潜入进去。

  那时候姜逸尘还有点疑惑,难道自己的那位‘好糊弄’的邻居,在外面有仇家?

  可这些人是怎么潜入进来的呢?

  要知道,这里可是一处高端小区,虽然看起来年代久远了一些,有点破旧。

  但里世界原住民对于豪宅的标准,不是有没有电梯、破不破旧,而是空间。

  下六区的房屋普遍都是两部电梯配16户业主,例如洛神大厦就是这样,大家每天上下班、上下学的时候,总会因为抢电梯闹出点纠纷。

  而这个小区,一层才两户,总共才四层,堪称奢侈。

  姜逸尘盯着猫眼看了一整晚,都没等到那四个人重新出来,四名杀手……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  到了早上,他揉了揉酸胀的眼睛,心说自己这位邻居,有点诡异啊!

  姜逸尘想到自己昨晚差点被盯上,顿时打了个寒颤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早晨,庆尘黑着脸往龙湖走去,结果老叟今天压根没来!

  这个时候,庆尘不太确定老叟是在躲他,还是巧合。

  如果是在躲他,那对方的意思就是:你自己想办法解决。

  庆尘十分怀疑,是李氏想利用这条密道,找出潜藏在18号城市里的神代与鹿岛。

  这种方法他自己也用过:如果找不到对方,那就让对方来找自己。

  可问题是,你们要钓鱼执法的话,你们李氏自己派高手过来啊,利用我庆尘干嘛!

  庆尘越想越气,他憋了半天,干脆把小马扎往地上一放,坐在那里用提线木偶钩了一条龙鱼就走。

  18号城市第五区某一处。

  几名身穿黑色作战服杀手,静静的坐在一间小小的公寓里,等待着什么。

  公寓拉着厚重的绒布窗帘,屋外一点光线都渗不进来。

  其中一名坐在沙发上的壮硕汉子问道:“李长青最近在做什么。”

  “她在大肆搜捕间谍,不过抓了一些线人后,就断了线索,”一名杀手回答道。

  壮硕汉子似乎是这群人的领头者,他继续问道:“控制时间行者,待到我们确认李氏那位走了之后,立刻将顶替者送往表世界洛城,开始顶替计划,让李氏和庆氏彻底乱起来。”

  “收到,”杀手回应。

  “对了,昨晚去查看密道的人呢,找到了没?”壮硕汉子问道。

  杀手迟疑了一下:“没有,我们的人去看了,他们的车子还停在‘微观世界’小区门口,但人已经不知所踪,也联系不上……我在想,会不会是那间屋里有人在守着,把他们都杀掉了?”

  壮硕汉子皱起眉头:“有这个可能,但我们的任务不能再拖了,上面让我们进去确认一下,李氏那老头到底怎么样了,这个事情不能耽误。今晚,我跟你们一起走一遭,如果有人镇守在那里,我来解决。”

  杀手愣了一下:“老板,你是b级,贸然进入半山庄园会触动禁忌物ace-020无心铜铃。”

  这群人准备的很充分,不仅找到了密道所在,甚至还知道无心铜铃的触发条件。

  “无妨,”壮硕汉子冷声道:“我只是进去为你们解决屋子里、甬道里可能存在的李氏守卫,不进入半山庄园,应该不会触发无心铜铃。”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晚上11点还有一章。

  s..book3143819668609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