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09、新房与新家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18 17:08:11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你有没有觉得,咱们这位老板也太神秘了,”张天真坐在餐桌旁边,一边给自己碗里夹菜,一边说道:“那可是正统的修行之法,说弄到就弄到了。以前咱们刚刚成为时间行者的时候,还赞叹说何小小真是高玩,那么快就能搞到那么多攻略,现在想想何小小恐怕也比不上咱们这位老板吧。”

  胡小牛看了他一眼:“少揣测老板,他愿意传授你修行之法是好事,其他的不用多想。”

  “我不是多想,”张天真兴致勃勃的说道:“我是感慨咱们当初这一步真是走对了,那时候王芸、白婉儿都说晚一点观望一下再来洛城,是你非常坚决的办理了转学。咱们要不是最早一批来的,哪有这种好事。”

  “我倒不这么认为,”胡小牛摇摇头说道:“我们来的早固然是好事,但最终能打动老板的,肯定是我们的态度。你看那些纨绔子弟来的也不晚啊,但他们有被老板看中的吗,所以咱们还是要好好做事。”

  “那你说,庆尘跟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张天真好奇道:“为什么老板如此信任他,甚至连正统修行之法都说给就给了?而且这次去咸城,只有庆尘同学一个人守在老板身边,连刘德柱都只是在出站口站了一会儿。”

  胡小牛用筷子敲了敲桌子:“喂,都说了不要随意揣测啊,该咱们知道的时候,老板自然会告诉我们的。”

  “好吧,”张天真嘀咕道:“我也不是随意揣测老板,就是单纯的好奇。。不过我说,庆尘同学也比想象中厉害许多,说实话我是佩服的。”

  正两人确实如李东泽所说,一正一奇,相辅相成。

  张天真心思活络、脸厚心黑,胡小牛中正平和、光明磊落。

  每次胡小牛钻牛角尖的时候,张天真都能及时提醒一下,而张天真升起投机取巧心思的时候,胡小牛也能给按下去。

  他们二人彼此也很清楚这一点。

  正吃饭时,楼下传来货车的喇叭声,胡小牛趴在窗户上看了一眼:“行了别吃了,我家的搬家公司到了,咱们帮江雪阿姨还有庆尘同学收拾东西去。”

  “先吃完饭啊,”张天真在后面喊道。

  “不行,先办正事,”胡小牛说道。

  胡小牛认真落实着‘老板’的每一条命令,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到极好才算安心。

  却见搬家公司拿出一只只收纳箱,并打开胸前的记录仪,确保没工人随意偷东西、毁坏东西。

  他们宛如士兵一般,快速的将每一种物品归类,然后封箱搬上货车。

  庆尘看着这一幕,问胡小牛:“这些人,是之前帮你们搬家的吧,我见过他们。”

  胡小牛有些意外,对方竟然还能记住一些普通的搬家工人?

  事实上这搬家公司可不是随便找的,而是胡氏集团内部的专业搬家公司,前几天便从海城赶过来了。

  搬家的时候,其他人都是几大箱东西,尤其是南庚辰,那些从拼夕夕网购的乱七八糟杂物简直琳琅满目。

  唯独庆尘,只有一个小小的箱子,放着几套换洗衣服和一点生活用品。

  没有相框,没有相册,没有用来纪念过去的物品。

  寻常人都会有一些与父母的合影,或者同学录、信件、被人送的礼物,但庆尘没有。

  就像是搬一个家,连过去都斩断了似的。

  “庆尘同学,你东西呢?”胡小牛好奇道。

  “昨天晚上扔的差不多了,”庆尘平静说道:“走吧。”

  胡小牛在楼道口,看着庆尘走上江雪车子的背影,就像是他曾看过的武侠小说里,某位孑然一身的侠客。

  无牵无挂。

  搬家货车与江雪的车辆驶入‘国宝花园’别墅区,门牌号12。

  李彤与与南庚辰两人,分别趴在窗户上,看着这洛城著名富人区的绿化环境,小彤雲说道:“我听小牛哥哥说,咱们家院子有七百多平米呢,是不是可以散养好几只猫啊。”

  江雪无奈道:“你别只图新鲜,养小动物是要对它们负责的,喂食、铲屎、洗澡、换猫砂,都需要时间。就你平时懒成那样,就别跟我提这个事情了啊。”

  “好吧,”李彤雲眼巴巴的看着窗外,她这辈子都还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。

  这时,南庚辰忽然说道:“尘哥,这里面是不是都住着有钱人,素质都很高?”

  庆尘看了他一眼:“有钱跟有素质,并没有直接关联。”

  就在此时,车辆经过一位正在遛狗的中年男人,庆尘看到了对方,对方也看到了庆尘。

  只是,庆尘面无表情的,悄无声息把头转了过去。

  却见这位中年男人愕然的看着车辆远去,他走到门口问小区保安:“你好,刚刚进去的车辆是?”

  保安看了一眼中年男人,明显对他也是很熟悉了:“秦总啊,那是刚刚搬来的新业主,最里面那栋12号的。”

  国宝花园也有户型、层次之分,这里有198平、268平米的联排别墅,也有418平米的小独栋和720平的大独栋。

  所以,住在这里的业主也会分出三六九等来,而最中间的720平,毫无疑问是最有财力的。

  中年男人怔了半晌,他自己不过是经营一个规模中等的机械加工公司,所以在这、富人区里也只买了一所198平的联排。

  720平的大独栋别墅,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,却根本买不起。

  那些独栋有自己的超大花园,小区里,连前往这些大独栋的道路都是半封闭的,寻常人根本不会往那里去。

  那些大独栋,就像是一座座神秘的城堡。

  这时,中年男人有些不太确定了,自己在那辆车里看到的,到底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少年。

  因为对方没理由会出现在这。

  但他最终想了想,还是拿起手机:“喂,婉芳啊,国宝花园里来了新业主,我看着车子后排坐的,好像是庆尘……嗯,我知道他家的门牌号,可以带你一起去找找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搬家很快便结束了。

  李彤雲与江雪住在第三层,庆尘定下规矩,男性是不允许上去的,大家自觉遵守,违反者退出白昼。

  胡小牛、张天真、刘德柱三人住在第二层,一人一间屋子。

  庆尘与南庚辰住在一层。

  其实这别墅虽然是八个卧室,然而一层那两间却是一个次卧、一个保姆房,非常狭窄,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。

  这是庆尘安排给自己的,他并不是很在意自己居所的大小,有个能睡觉的地方就行。

  胡小牛看了一眼庆尘的屋子,犹豫道:“庆尘同学,还是让我和张天真住在这两间吧,你们俩上去住。”

  “我住这里,是为了应对可能到来的危机,”庆尘解释道:“如果有敌人入侵,那么我一定是最先发现的。”

  张天真突然说道:“庆尘同学,我睡眠浅,还是我住这里吧,如果有人偷偷潜入,肯定会惊醒我。”

  庆尘平静问道:“你醒了有用吗?”

  张天真:“……”

  庆尘看了众人一眼:“我知道各位觉得,以我在组织内的地位,应该住二楼的主卧,但我们还没有强大到,可以让我们虚荣的地步,所以按我说的办。”

  这次分配屋子,也让所有白昼意识到了庆尘的性格。

  这少年太务实了,以至于为此放弃了其他一切虚幻的外在。

  正常情况下,一个组织的地位关系是需要外在体现的,就好比狼群,狼王要独享内脏,而后哪头狼先进食都是秩序的体现。

  但庆尘一点都不在意这些,他只在意最实际的东西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别墅里响起门铃声,庆尘看了一眼南庚辰:“他们没见过你,知道怎么说吧?”

  “嗯,”南庚辰点点头。

  庆尘看向其他人:“胡小牛和张天真一起去应付,让南庚辰说话,把他们打发走。”

  胡小牛和张天真愣了一下,他们甚至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,而面前这位少年似乎已经猜到了很多事情。

  南庚辰打开房门,却见一对中年夫妇牵着一个小孩子站在门外。

  那中年女人打量着南庚辰、胡小牛、张天真,自我介绍道:“你好,我叫张婉芳,也是国宝花园的业主,是这样的,听说你们刚刚搬来,所以拜访一下。”

  南庚辰笑道:“你好,以后就是邻居了。”

  张婉芳的目光,一直越过三人往里面看去,可是并没有她想看到的身影。

  她犹豫再三还是问道:“我想问一下,你们这里有一个叫做庆尘的同学吗?”

  南庚辰愣了一下,他坦然道:“没有啊,您可能是找错了吧,我们这里没有叫庆尘的。”

  中年男人很客气的问道:“可能有些冒昧,请问几位是学生吗?”

  胡小牛笑道:“对,我们是从海城转学过来的,以前在海城上学,刚刚转到洛城,在洛一高念书。”

  洛城外国语学校、洛一高,这完全是两个档次的学校。

  在洛城,庆尘所上的洛城外国语学校不过中等偏下而已,当初他也是因为能免学费才上的那所高中。

  对于庆尘而,他觉得自己在哪里上学不是很重要,横竖都是自习课。

  学费才重要。

  南庚辰其实知道张婉芳就是庆尘的母亲,但他并没有见到好兄弟家长的感觉,反而当他想起庆尘曾经吃过的那些苦,会不由自主的说话有些不客气。

  尤其是当对方看到庆尘身影后,还故意带着新家庭的孩子过来寻找庆尘,这让南庚辰不是太理解。

  不过,对方会出现在这里,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,

  他微笑的看向中年男人:“叔叔,我们是哪里的,跟你们好像没什么关系吧。”

  中年男人想了想:“抱歉,随口一问。”

  张婉芳突然说道:“你好,我们可以进去参观一下吗?”

  可话音刚落,院子外面竟然又有两辆车停在门口,两辆都是奔驰的迈巴赫s级。

  车上跳下来一位胖胖的中年人,却见他一身黑色唐装,手腕上带着一串满天星的小叶紫檀手串。

  他看到胡小牛便乐呵呵笑道:“小牛啊,乔迁新居这种大事,昨天晚上怎么不跟叔叔说一声呢?差点让叔叔失了礼数啊!”

  这位就是张天真提到过的罗万涯,九十年代传销起家的洛城本土豪强,后来公司转型,做过投资担保提前上岸了,做过小额贷款公司也上岸了,现在做着本土的矿产生意、渣土生意、钢铁生意,还开着一家房地产公司。

  算是洛城本地真正的地头蛇,法制社会的漏网之鱼。

  要说这位也算是倒霉了,他是第二批进入里世界的,当他发现自己手臂出现倒计时后,便开始搜罗同样有倒计时的手下,准备大干一场,甚至还准备捡起自己的老本行。

  结果,一进去便因为一口地道的洛城乡音,被人抓住了。

  这段时间以来,罗万涯拼了命的学习普通话,谁跟他说洛城话,他就跟谁急眼……

  可是,光学普通话是救不了命的,他想让里世界的手下去救自己,都找不到他被关押在哪里。

  而且罗万涯也很清楚一点,那边的歹徒是真狠啊,一个个都佩戴枪械,还都是基因战士。

  他那些手下去县城里放高利贷还能吃得开,面对那些软禁他的狠人,就算了吧。

  这两个月以来,他一直在出钱委托时间行者来帮忙解救自己,甚至连昆仑、九州都找了,但大家在里世界底子都还太薄,没人知道他被囚禁在哪里。

  这也不怪昆仑、九州,毕竟那些控制他的人是神代、鹿岛潜伏在洛城的间谍,连李长青都没法把他们全都揪出来,更别说时间行者了。

  前阵子,罗万涯听说了张承泽的事情,忽然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。

  他精准的判断出,这白昼组织里绝对有高人,不然张承泽当时绝对死了!

  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,不然也做不了这地头蛇。

  罗万涯笑眯眯的朝着胡小牛迎了上去:“小牛啊,我也住在这国宝花园里面,你们早说想搬这里嘛,我把我自家的房子腾给你们,哪还需要你们花什么钱!”

  这时,张婉芳身旁的中年男人愣愣的看向罗万涯:“罗总,你好。”

  罗万涯也愣了一下:“你是?”

  他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这对夫妻与胡小牛他们的关系,所以有点不好开口。

  中年男人说道:“我叫秦书礼,之前在政协会议的时候跟您有过一面之缘。”

  “奥奥,小秦啊,”罗万涯眼珠子转了转:“你们这是……认识?”

  秦书礼摇摇头:“不是,就是新邻居入住了,过来拜访一下。”

  罗万涯这下放心了,他笑眯眯的说道:“行了,拜访过了那就回吧,我这边跟小牛他们还有点要紧事说,不好意思啊。”

  说着便挪开他肥胖的身躯,让出了一条道路来,那一身黑色的唐装穿在他身上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
  秦书礼见状,只好牵着秦昊昊的手,与张婉芳一起离开。

  罗万涯笑着让手下拿来一个盒子:“小牛啊,你们来洛城,我也没什么好送的,门口那两辆奔驰给你们先开着,代步买菜用啊。你放心,我这人做事从来不小气,各位如果这件事情能给我办成了,那就是我罗万涯的救命恩人。”

  胡小牛想了想:“进来说吧,我们正好需要找你了解点情况,能不能帮到你,我们也不是很确定,这件事情还挺棘手的。”

  正走出院子秦书礼,听到罗万涯的话,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门口的两辆奔驰迈巴赫s级。

  其实两辆车都不是顶配,但就算如此也需要落地两百多万了。

  而秦书礼,开的是一辆价值20万出头的大众帕萨特,张婉芳都还没买车。

  秦书礼答应过,年底外贸那单如果能签成,就给张婉芳买一辆作为结婚纪念的礼物。

  他想不通。

  这栋别墅里的三个人,明明都是学生,为什么能让罗万涯出手如此阔绰,拿两辆这种级别的车来当见面礼?

  这也太夸张了吧!

  张婉芳看了秦书礼一眼:“你到底有没有在车里看到庆尘?”

  秦书礼回忆着:“我也不太确定,不过看到这家人的情况,我想应该是搞错了吧。”

  他动摇了,因为在他看来,这栋房子和罗万涯这种人,怎么也不应该和庆尘关联在一起。

  张婉芳时不时的回头看向那栋‘城堡’,似乎还是有些不死心。

  当她还能联系上庆尘的时候,总觉得儿子就在行署路,自己随时去找都能找到。

 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她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儿子的联系。

  “走吧,”秦书礼温和说道。

  此时,庆尘坐在屋里,甚至都没有躲在窗帘后面目送这一家三口远去。

  南庚辰回到屋里说道:“尘哥,他们走了,我本来想帮你嘲讽一下他们的,被罗万涯给打断了。”

  “嗯,”庆尘点点头:“其实没有那个必要,而且对于他们来说,生活里的选择没什么错,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,所以没必要去嘲讽什么,彼此相安无事就行了。”

  “奥,好吧,”南庚辰答应道。

  庆尘笑了笑:“先处理罗万涯的事情。”

  南庚辰迟疑了一下说道:“对了,阿姨能找过来,说明她还是……”

  庆尘笑了笑:“她想找我其实也很简单,去学校门口堵我就好了,我又没有退学。只不过,咱们上学的时间,她也需要忙工作罢了。”

  庆尘早已不是懵懂的小孩子了,所以格外的冷静。

  断了就是断了,没什么好说的。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已更,晚上11点还有一章。

  感谢如也儿成为本书新盟,老板大气,老板家小孩不闹人!

  s..book3143819630484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