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02、秋叶别院的秘密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14 23:17:0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先生,我知道你想揍庆一,但是自己碍于身份没法下手,”李恪认真说道:“这些都可以由我这个学生去做。”

  “我可没有这个意思,”庆尘笑道。

  “我懂,”李恪说道。

  庆尘心说,这小子骨子里确实是有正气的,但并不迂腐。

  他心说,或许老叟也是看出了这一点,所以才把对方送到自己身边来。

  只是,李恪知不知道那到底是一条什么路?

  那是一条九死一生的路,没做好准备就不要踏上。

  庆尘并没有答应李恪,也没有拒绝,他只是说:“你想做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事情,愿不愿意教你也是我的事情。”

  说完,他便保持着某种奇怪的呼吸频率,继续躺在躺椅上,沉浸在神秘世界里。

  第一节呼吸术,与狙击枪的训练同时进行,庆尘正飞速的成长着,并体会着成长的喜悦。

  庆尘以前没机会像其他同学那样去玩游戏,而他现在对于修行的感觉,就像玩游戏升级似的,充满了收获感。。

  虽然是冬天,但骑士的皮肤与身体内血液循环已经异于常人,所以他也并不会感到寒冷。

  一旁的李恪见先生不搭理自己了,他也不说话。

  不仅如此,他还专门从冰箱里拿出新鲜的冬桃洗好,放在庆尘旁边的石桌上。

  这才回到厨房里继续摘菜做饭。

  厨房里传来熟练的刀工,而且切菜的频率一听便是老手。

  庆尘没有理会,也并没有什么好意外的。

  很快,李恪做好了四菜一汤端到石桌上来,其中还有那尾龙鱼。

  而就在此时,门外再次响起脚步声。

  庆尘睁开眼,是陌生的脚步。

  咚咚咚,有人在院门外说道:“您好,教习先生在吗?”

  李恪看了一眼庆尘:“先生,我去开门?”

  “去吧,”庆尘点点头。

  只见门外两名仆役,每人左右手都各自拎着一只礼盒,也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。

  那两名仆役看到李恪便是一愣,然后打量着李恪身上的围裙与袖套,又看了一眼石桌上的饭菜,马上就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了。

  对于李氏来说,仆役与仆役之间也有区别,没点眼力劲的进不了半山庄园。

  庄园里的仆役出去面对外面的仆役,也都高人一等。

  虽然大家签的劳务合同内容都一样。

  他们已经意识到,那石桌上的饭菜就是李恪亲手做的!

  可李恪是什么人?那是当下里李氏大房中最受期待的三代子弟,也是那位大房掌权者最喜欢的亲儿子。

  李氏每年除夕都会开祠堂祭祖,去年的祭祖,就是李恪出面代表李氏大房进的祠堂。

  仆役们都知道,能代表一房进祠堂的人,那都是有说法的。

  而现在,就是这么一位有资格代表一房进祠堂的嫡系子弟,竟然跑到这偏僻的小院里,给一个教习先生做饭?

  学堂的教习地位确实高,但也没有高到这种地步吧!

  李恪看了仆役一眼:“你们是二房的吧,我见过你们,来找先生做什么?”

  “啊,”仆役赶忙说道:“我们老板听说讲武堂的教习先生乔迁新居,所以就派我们来送上贺礼。”

  李恪指了指院子的角落:“放那里吧,等会我来帮先生整理。等等,只有四份礼吗,回去给你们那边说,再补四份过来,懂不懂礼数?”

  “哎哎,好的好的,”仆役赶忙说道:“我们现在就回去说。”

  在庆尘面前恭恭敬敬的李恪,面对仆役时却有着天然的上位者气场。

  那时李氏财团与生俱来的优越感,他们从一出生便被捧着。

  只是,此时这位14岁的少年带着袖套,还穿着围裙,庆尘怎么看都觉得与那上位者的气场有些不太相符。

  仆役们走了,庆尘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,全是李恪在处理。

  没过多大一会儿,仆役再回来的时候竟是来了好几个人拎着十二盒礼物,补齐了十六份!

  比刚刚李恪要求的八份,还多了一倍。

  仆役们说道:“不好意思刚才是我们的失误,给您赔个不是。”

  李恪说道:“行了东西放一边去,不要打扰先生的清净了。”

  “明白,”仆役们纷纷退了出去。

  再过了一会儿,李氏其他几房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消息,竟然全都派了人来,每房都送上了十六样礼物。

  不光如此,第一批是仆役来送的,第二批就变成学生亲自来送,第三批变成了家长带着学生来送。

  礼数越来越隆重,哪房都不愿意做的比别人差。

  而这些所有送礼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进入秋叶别院后,目光都会在庆尘与李恪之前来回扫过。

  试图判断庆尘与李恪之间的关系。

  庆尘看着那角落里堆积成小山的礼物,他甚至觉得有些光怪陆离。

  这就是财团里的人情世故吗。

  庆尘在半山庄园以外体会到的世界,和半山庄园里体会到的截然不同。

  待到所有人走后,秋叶别院再次恢复了白天时的宁静。

  “先生,”李恪说道:“我这边统计礼物,您先吃饭吧,不然一会儿菜凉了。”

  “你也来吃,”庆尘平静道。

  “不行,先生吃饭的时候我不能上桌,”李恪说道。

  “过来,”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  “好,”李恪擦了擦手摘下袖套和围裙,坐在石桌边上。

  “你是李氏大房的天之骄子,为何会做饭?”庆尘问道。

  李恪解释道:“我对什么都很好奇,什么都想试一试。其实我现在更想去城市外面的世界看看,可惜父母一直不让,说外面危险。不过依诺姐答应我了,明年春狩的时候会带我出去玩玩。”

  庆尘没想到,除了秋狩还有春狩。

  外面那些里世界的原住民还在苦苦挣扎时,财团子弟早早就过上了遛狗逗鸟看黑拳的日子。

  庆尘问道:“我看你对那些仆役颐指气使,对我却恭恭敬敬,为什么?”

  李恪愣了一下:“一直都是这样,家里人也都是这样,仆役就是工具。”

  “不,他们也是人,地位或许有高低之分,但人格是平等的,”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今天先教你一个道理,能学会面对那些不如你的人保持谦逊,这才是真正的修养。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天条,但摒除一些动物属性,文明才之所以称为文明。”

  李恪沉思起来:“先生说的很有道理,但我还需要慢慢习惯和接受。”

  “吃饭吧,”庆尘点头说道。

  说实话,他在里世界的时间越久,越能感受到表里世界的思维差异,那是财团掌控世界的时间太久所致。

  吃饭的时候,龙鱼就摆在桌子上李恪却一筷子都没动。

  饭后他去洗碗,一边洗一边问道:“先生,您这周都不去学堂了吗?您不在,庆一今天下午就逃课了。主要是他不属于李氏的人,教习先生们也不怎么愿意管他。”

  “你看着办,”庆尘平淡的躺回了躺椅上:“我看厨房是有洗碗机的,你怎么不用。”

  李恪说道:“洗碗机要工作几十分钟才能把这些洗完,我自己上手几分钟就好了。”

  “你真的想学东西?”庆尘问道。

  “想,”李恪站在水池边上点点头。

  “明天早上开始,你早上6点钟去挨家挨户的把那些同学都给我喊起来,然后跑个五公里再去学堂上课,”庆尘说道。

  他没说这是为了什么,反正跑就完事了。

  先看看能不能坚持下来再说。

  另外,可不是每个学生都愿意早上跑操的,李恪能不能把所有人喊出来,也看他自己的本事。

  “对了,这秋叶别院以前是谁的住所?”庆尘问道。

  李恪回答:“是我爷爷留给他恩师的,据说那位恩师教会了他很多人生道理,这秋叶别院已经空了好多年。爷爷每年总会抽个几天,在秋叶别院里住上一晚,悼念恩师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其实庆尘自己不知道秋叶别院,但李氏大部分人都知道。

  这也是他今晚门庭若市的原因之一。

  在这一点上庆尘猜错了,秋叶别院跟李叔同并没有什么关系。

  “先生,再提醒您一下,换洗的衣服可以放在西厢房的衣篓里,您这边要没什么事情的话,我就先回去了,”李恪说道。

  “嗯,回吧,”庆尘说道。

  李恪给庆尘鞠了一躬,然后离开了。

  此时此刻,关于李氏大房那位李恪在教习先生家里当仆役的事情,已经在整个半山庄园传开了。

  在外界看来,李氏是一个庞然大物,可碾压世间绝大多数事物。

  然而在半山庄园里,这不过就是一个复杂的大宅院,里面形形色色的什么人都有,而大家最喜欢的,就是八卦。

  现在八卦最核心的问题就在于,李恪为什么心甘情愿的跑到秋叶别院去,做那些仆役才会做的事情。

  凭什么?

  不过大家都不是傻子,很多事情联系起来看或许就更明确了。

  首先,老爷子送龙鱼这件事情就不简单,毕竟龙鱼有多宝贝大家都知道。

  其次,李恪又是老爷子最喜欢的孙子,那么李恪这么做,背后会不会有老爷子的指点?

  这个关联性太强了,所以很有说服力。

  可问题是,老爷子为何会如此青睐这位外姓教习呢,他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?

  等等,庆尘住的是秋叶别院?

  这些年来,各个别院不停的被分配给各房子弟,但唯独秋叶别院一直留着,谁也没住过。

  所以,秋叶别院在某种程度上,特殊地位与龙鱼是一样的。

  夜晚无人时,庆尘看了一眼李恪统计的礼单,他发现李氏的人出手还挺大方,没有送点无用的东西,全都是黄金首饰,手镯、手链、项链、戒指、脚链、金锁、纯金无事牌、金菩萨、金佛……

  在这里面,还混杂了许多庆尘叫不上名字的神像,估计是里世界中混杂的信仰吧。

 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时代,礼物里全都是能够变现的东西,拒绝华而不实。

  看着这个礼单,庆尘甚至想明天去跟老叟说一声,给自己再换个住处。

  再来一次乔迁之喜。

  咚咚咚。

  “有人在吗?”门外之人带着笑意,是李长青。

  庆尘去打开院门,却见李长青故作幽怨的模样看着自己说道:“至于吗,好歹也是我介绍你去讲武堂的,老爷子给你安排了新住处,你竟然当天就从我那里搬出来了,怎么也得犹豫一下啊。”

  庆尘心说,老叟要真是误会了某些事情,自己再不搬,恐怕会出事吧……

  他笑道:“事情忙完了?”

  “没有,哪能那么容易忙完,”李长青撇去幽怨的模样,转而笑道:“怎么,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  李长青是一个人来的,手里还提着那只用来装基因药剂的黑箱子。

  她将那只箱子塞到庆尘手里:“正好我也忙,以后就不亲自陪着你打基因药剂了,就全都交给你吧。”

  “谢谢,”庆尘诚恳道。

  说起来,李长青算是这里世界少数几个,确实用真心对他的人,要知道这一套基因药剂如果拿出去换成钱,足够很多人挥霍一生。

  而且,这东西也不是金钱能衡量的。

  它足以完整的塑造一个b级高手,连李长青私自调配,都需要向李氏内部出书面报告的。

  庆尘已经想好它的用途了,最终还是要给刘德柱打。

  咸城一战里,虽然刘德柱没有出手战斗过,但是对方的配合度几乎高达百分百,完美的执行了他的调虎离山。

  庆尘很清楚,那时候刘德柱内心是恐惧的,毕竟就算是c级高手,也怕被人放冷枪暗算啊。

  但是,刘德柱还是去了。

  就冲这个,庆尘也需要提升对方的实力。

  b级基因战士 火元素觉醒,在大部分情况下刘德柱都足以胜任护道者的角色了,起码是白昼的护道者之一。

  庆尘看向李长青,再次诚恳说道:“谢谢你,好像一直都没认真说过谢谢,但你对我真的很好。”

  李长青飞了他一眼:“还算你有良心,好啦不多说,我还得再出去一趟呢,有个会议需要开。另外我提醒一下,这秋叶别院对老爷子很重要,你注意一下。对了,虽然你现在被老爷子看重了,但你名义上还是我的保镖啊,我要有事了你得来救我才行。”

  “好,”庆尘认真答应道。

  “走啦,”李长青说走就走。

  庆尘看着女人潇洒转身离去的背影,突然若有所思。

  关上院门之后,庆尘开始在院落里逛了起来。

  确定没有异常后,又开始挨个屋子翻找起来。

  东厢房无异常。

  西厢房无异常。

  直到……他终于在书柜里,抽动了某本书籍。

  卡啦一声,原本严丝合缝的一块地砖,竟是突然向地面陷去,整个屋子里都传来机括的声响。

  那块地砖陷下去之后,变成了一条长长台阶的一部分。

  漫长且幽深的走廊,就在庆尘眼前。

  长盛不息的氚灯,挂在走廊两边,像是甬道里的火把。

  庆尘怔怔的看着这一幕,才终于意识到老叟为什么要将这秋叶别院留给自己。

  原来这秋叶别院里还有其他秘密。

  他有些哭笑不得,当初李叔同离开18号监狱,就是从一条地道里离开,而那座监狱与地道也是李氏所建。

  这李氏的老祖宗,是有多喜欢建造地道?

  庆尘顺着往下走去,长长的甬道像是没有尽头,他感觉到有风声在呼啸,时不时还能看到甬道的上方存在着细细的通风井。

  这条甬道通往哪里?

  李氏的秘密宝库?

  还是李氏的秘密监狱?

  庆尘计算着自己走了大概三公里,甬道里才突然出现一条向上的楼梯。

  他沉默了片刻,才终于走了上去。

  豁然开朗。

  令人意外的是,通道的尽头,只是一间旧旧的屋子,除了格外宽敞以外并无什么异常。

  没有宝藏,也没有秘密监狱。

  庆尘走到窗边望去,赫然发现自己竟是已经走出了半山庄园!

  那秋叶别院本就在庄园的边缘,而这地道竟是直接通向外界!

  “等等,”庆尘怔然道:“难怪老爷子经常到秋叶别院悼念恩师,怕不是老爷子每次都借这个机会偷偷溜出来办事吧。”

  什么恩师传授人生道理,什么悼念恩师,其实那秋叶别院,就是老叟给自己留的密道。

  这数十年间对方都是通过那里,离开半山庄园那座‘囚禁’他的地方。

  就像通俗话本里,皇帝也想微服私访似的,对于荒地来说,皇宫又何尝不是一座囚笼?

  庆尘觉得,每一次老叟在秋叶别院过夜,其实都是偷偷溜出去玩了!

  说不定还会偷偷出去买酒喝,吃回锅肉,享受着18号城市那繁华无边的夜生活。

  果然,财团的大人物们,心眼都多啊!

  老叟这个谎话,一撒就是几十年,而且还撒的所有人都信了,绝!城府太深!

  但不知道为什么,老叟在庆尘眼里的形象突然不正经起来。

  毕竟,正经人谁需要地道来逃出自己家啊?

  不过,老叟将秋叶别院留给自己,或许就是在等待着自己去发现秘密,然后拥有随意进出半山庄园的便利。

  哪怕庆尘以后在18号城市里搞了事情,谁能想到是原本应该在半山庄园里的他呢?

  “还挺够意思的嘛,这么宝贝的秘密都传给我了,”庆尘笑了笑,他在屋里找了一圈,竟然发现了7把车钥匙:“老爷子挺会玩啊!”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今日万字已更,为单身狗们加更,这个时候你们的朋友都在过节。

  只有我,还在真诚的陪伴着各位!你们可能没有爱情,但是你们有我!

  感谢林小白白白白同学成为本书新盟,感谢老板,老板有情人终成眷属!

  求月票!

  s..book3143819583336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夜的命名术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