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300、第一次反向穿越计划落幕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14 17:30:5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何小小群聊里,所有人都在熬夜等待着。

  闯王:“今天到底有没有人在场啊,说说是什么情况呗?那个叫zard的,你昨天晚上就说了一句好戏开场,然后人就他娘的没消息了,这不是存心吊大家胃口?你见我哪次分享信息像你这么磕巴?”

  李四猜测道:“他说的‘好戏开场’,应该是指针对鹿岛时间行者的行动吧,不然我也想不到咸城那边还能发生什么事情了。白昼和幻羽又开战?应该不是,一晚上死了那么多人,幻羽应该也元气大伤。”

  等到凌晨3点的时候,zard终于冒了出来:“我来给你们说说发生了什么,今晚,鹿岛时间行者一行人马趁着夜色,朝连霍高速行驶上去。待到行驶途中,昆仑组织高手突然从路旁冲出,激烈的战斗开始了。”

  闯王疑惑:“这都是你亲眼所见?”

  zard:“我猜的。”

  闯王:“你他娘的……???”

  zard不耐烦道:“你是在跟我搞笑吗,鹿岛这群人上高速之前我就知道,昆仑一定会在路上对他们动手。你不了解昆仑,但我知道他们水深着呢。到时候万一不小心把我当成鹿岛的人怎么办,那荒郊野岭连个藏身的地方都,昆仑的人发现我了,我该怎么说?我说我是梦游过来的,人家信吗?”

  闯王鄙夷道:“那你说个屁的‘好戏开场’,你有看不到。”

  zard:“你想送死你去,反正我不去。。我只知道,这场战斗绝对是昆仑赢了,就在刚刚,昆仑的人已经回到咸城,开始新一轮的抓捕行动,抓那些还藏在城市里的一些小虾米,将他们一网打尽。”

  禁忌物ace-999:“昆仑是否有伤亡?”

  zard:“这才是最细思极恐的地方,就我看到的情况,昆仑只有伤,没有亡,也就说昆仑以零战损团灭了这群鹿岛的时间行者。要知道,这里面还有一位鹿岛派来的天选之人,具体实力不清楚,因为没见过他出手,但在里世界可是个高手了。”

  群里众人心想,既然是高手,那怎么也得是c级以上吧,甚至有可能是b级。

  不然怎么配叫天选之人。

  禁忌物ace-999:“这种人,东方、西方十多万时间行者里不超过十个,当然也有比较低调至今没有现身的。至于普通时间行者,只能用自身的努力来抹平这个起跑的差距。”

  zard试探道:“何老板,你们组织的何小小,应该也是这种天选之人吧,我怀疑你也是。”

  这一次,禁忌物ace-999不说话了。

  一直关注着群里动静的刘德柱忽然在想,自己那位老板应该和自己一样,刚进去也只是位普通的囚犯而已,不是天选之人,反而是地狱难度开局。

  然而对方凭借着自己的努力,不仅拉平了与天选之子的差距,如今还成为整个时间行者圈里,举足轻重的人物了。

  这种人算什么?

  位面之子?

  刘德柱现在也没其他想法,老板牛逼就跟着老板好好混,吃香的喝辣的!

  “对了,都说鹿岛是在执行反向穿越计划,他们想顶替的人到底是谁?”闯王问道。

  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自己看地图嘛,连霍高速一路往东就洛城和郑城,说不定就是这两个城市里的大人物,”zard回应道,大家也分不清他说的是真是假。

  闯王:“那这个人现在在哪?”

  zard:“还用问吗,肯定在昆仑的手里啊,你别再问我了,我妈真的不让我跟傻子玩。”

  闯王在zard的心里,已经从文盲变成了傻子……

  然而这一次,他也没猜对。

  庆尘看着手机,似乎除了昆仑以外,还没人知道鹿岛其实分兵两路,而且顶替者此时也没在昆仑手里,而是在白昼的手中。

  当然在群里看到战斗已经结束,便一直等着郑远东来问自己‘人呢’。

  但是这位昆仑的老板也挺有意思,直到现在竟然一句话都没问过。

  仿佛默认让白昼来处理表世界李东泽似的,不再过问。

  这会儿,庆尘还真有点捉摸不透,郑远东是个什么行事作风了。

  此时,庆尘他们已经抵达渑城的酒店,江雪在隔壁一间大床房,他和表世界李东泽一间单标间双床房。

  这位李东泽已经不知道多久没睡了,沾床就倒。

  庆尘看了他一眼,平躺在床上进入‘以德服人’的神秘世界,继续将标靶从1360米,推移至1460米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在神秘世界里听到窸窸(xi)窣窣(su)的声响,睁眼一看,赫然是那位表世界李东泽正在蹑手蹑脚的往外走去……

  庆尘叹息道:“要杀你的话,我早动手了。我现在是真的在保护你,麻烦你配合一点行不行。”

  “哈哈哈我只是去上厕所而已,”李东泽见自己偷偷溜走的行为被发现,立马尴尬的笑了起来:“你还没睡啊?”

  他内心有点诧异,心说这少年怎么都不用睡觉的啊?

  而庆尘想的是,现在才回归的第三天,自己还得再跟这个表世界的怂货李东泽,斗智斗勇四天……

  想想他都觉得牙疼。

  好在这次回归后,该办的事情已经办完,他有大把的时间跟这货耗着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倒计时10000.

  距离穿越还有最后一个小时。

  表世界的李东泽顶着熊猫眼看向庆尘:“大兄弟,你真的不用睡觉吗?”

  这四天里,他尝试偷跑了不知道多少次,然而只要他有一点风吹草动,庆尘都能及时发现。

  不管多大的动静,多晚的深夜,毫无例外。

  庆尘一开始有点不习惯这种,随时随地准备抓人的感觉。

  但他后来也慢慢习惯了,索性没事就一直待在神秘世界里练习反器材狙击步枪。

  四天时间里,庆尘几乎什么也不干,就是抓李东泽、练枪,狙击枪水准突飞猛进的提高,标靶已经从1460米推移至1800米了。

  这是全等级风速里,庆尘能达到精准射程的距离。

  现在,他就算说自己是狙击手里的神,其实也不算过分。

  庆尘瞥了李东泽一眼:“你要是不乱跑,安安心心的睡觉等待,也不至于黑眼圈这么重。我都答应明天一过就给你自由,事情就过去了,你到底在担心什么?”

  李东泽无力道:“我找你看昆仑的工作证,你也没有,我怎么相信你啊。”

  “你到现在还活着,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,”庆尘没好气道。

  说实话,庆尘怀疑这老小子已经知道,自己是去里世界顶替大人物了,所以在彻底安全后,又动了点其他的心思。

  这人啊,一旦没了切身的威胁,就会开始琢磨怎么给自己捞点好处。

  这四天里,庆尘也陆陆续续搞清楚这货是怎样的情况了。

  表世界的李东泽是一名咸城的企业员工,每天辛辛苦苦工作却搞不过那些只会做ppt吹嘘业绩的,每天9点上班,晚上9点下班,一周六天班,周日还得在家加班。

  标准的996劳苦大众。

  但辛苦也就算了,没有加班费,老板还天天告诉他们这是福报。

  有这样一群员工辛辛苦苦的工作,哪里是员工的福报,分明是老板们的福报啊。

  有时候庆尘都觉得,其实表世界在某些方面,也有一点里世界的趋势了,好在他们这边官家还是在辖制的,不然会更严重。

  这么惨一位李东泽,想到自己能穿越顶替成为里世界的地下世界大佬,他动心不动心?肯定动心。

  就在此时,房间外有人敲门:“尘哥尘哥,我是南庚辰鸭,快开门。”

  庆尘走去开门:“东西都带来了?”

  南庚辰拍了拍自己的背包:“带着呢,一台笔记本,一只u盘。”

  “进来吧,”庆尘说道。

  委屈巴巴坐在床边的表世界李东泽站起身来:“这位是?”

  “奥,我是尘哥在昆仑的同学……同事,”南庚辰说道。

  李东泽痛心疾首道:“你看看,说漏嘴了吧!你们分明还上着学呢,怎么可能是昆仑的人!”

  “昆仑里的人多了去了,谁说不能还在上学,”南庚辰嘀咕道。

  这时,庆尘看了一眼所剩不多的倒计时,然后坐在李东泽的旁边,硬生生按着李东泽与他合影留念。

  “你们干什么?”李东泽愣了一下。

  南庚辰拿着手机:“来,笑一下,说……茄子!”

  咔嚓一声,合影便这么保存下来了。

  李东泽一脸茫然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:“为什么要拍照啊?”

  庆尘看了一眼照片:“不行不行,你都没有笑啊,你这样会让李东泽以为,是我把你绑架了呢。”

  表世界李东泽惊了一下,他这才意识到,原来面前这俩人是跟自己合影,拍给里世界的李东泽看。

  “我不拍!”李东泽往后退缩。

  庆尘掏出手枪来指着他:“配合一点,谢谢。”

  没过一会儿,咔嚓又是一声,起码这次李东泽带上了一些笑意。

  南庚辰打开笔记本电脑,将照片存到u盘里递给庆尘:“行了。”

  “你那里也有转接器,到了里世界你需要把它接上转接器,连通你的手机就行。你在这里看着他,准备穿越了,”庆尘没拿u盘,而是拎着南庚辰的背包来到隔壁江雪的房间里。

  他从背包里取出一支针管,针管里是湛蓝色的液体轻微摇曳着,这是被掉包过的003号基因药剂,如今不过是有点无害颜色的生理盐水罢了。

  江雪好奇道:“小尘,你要给自己注射基因药剂?”

  “不是,”庆尘笑了笑:“这是替换过的。”

  说着,庆尘突然换了一个姿势,手抬的高高的,看起来格外奇怪。

  “这又是干什么?”江雪问道。

  “因为里世界有人在盯着我,所以我穿越后的动作不能有丝毫偏差。”

  江雪怔怔的看着庆尘,她没想到对方在里世界的处境,竟然需要如此谨慎。

  这与她每天学习如何装卸机械肢体、随随便便就能赚不少钱的生活截然不同。

  其实,江雪之所以觉得庆尘像是她弟弟,就是因为庆尘太老成了。

  徐梓墨那些学生或许会把庆尘当做同龄人,但只有江雪、李叔同这样熟悉他的人,才能明白这少年吃了太多的苦,所以在少年躯壳下藏着一颗老去的心。

  江雪回忆着老君山时,庆尘身上所爆发的血性,或许那一刻庆尘才是真正的自己。

  而这一切,被李叔同悄无声息的打开,他带庆尘走的那些路,去002号禁忌之地,去青山绝壁,去拳馆,去学校,都是他想帮自己这位徒弟,慢慢把那颗封锁起来的少年之心给渐渐唤醒。

  徐梓墨那样的女生看见庆尘,看到更多的是惊艳,但只有更亲近的人看到这样的庆尘,会想发自内心的叹息。

  不过,江雪觉得一切都在好起来。

  就像如果放在以前,庆尘恐怕就不走未央湖那一遭。

  庆尘看着自己手臂上的倒计时。

  整个世界的时间,在他的心里像是缓慢了,时间这个无形的物质开始变的粘稠起来。

  在最后一秒的时候,庆尘握着那支针剂向自己腿上落去。

  没有犹豫,没有迟疑。

  不快,也不慢。

  一切都是刚刚好。

  当时间归零的刹那间,表里世界完全重合。

  世界黑暗下去,又重新明亮。

  只有庆尘的眼睛,始终是灿烂的。

  穿越后,庆尘手臂未停,那针管落下的轨迹也与七天之前完全重合了。

  庆尘用自己强大的记忆力,抹平了时间跨度带来的割裂感。

  飞云别院的客厅里,女人依旧穿着黑色的长裙,安静的坐在庆尘对面,眼睛一眨不眨。

  仿佛眨一下眼睛就会错过什么。

  李长青默默的注视着庆尘,直到那一针确确实实落在腿上,她也没有看出半分异样来。

  女人发现,庆尘甚至连表情都从未有过变化。

  原来不是时间行者,李长青内心里想着。

  她见过很多时间行者,她手下的情报机构甚至还专门为穿越机制出过一份报告,所以她很清楚时间行者在这一刹那会有什么变化:

  表情会僵硬,动作也会僵硬,甚至不知所措。

  世界转变的过程里,时间行者们会忘记自己七天之前在干什么、保持着什么姿势。

  所以大多数聪明的时间行者,已经学会在0点的时候躲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或者躲到别人的视角盲区。

  但李长青发现庆尘没有这么做,对方就这么坦然的在自己面前,将那一针扎下,而且下扎的过程中横跨穿越的维度,中间却没有丝毫滞碍。

  李长青就算有千般怀疑,这一刻也打消了。

  她看向庆尘。

  预料中哀嚎的声音并没有出现,只见只是庆尘死死咬着牙关,闭着眼坐在沙发上,脖子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。

  浑身上下都在冒汗。

  “如果疼,你就叫出来吧,整个飞云别院的人都被我撵走了,我知道打基因药剂很疼,没人会笑话你的,”李长青说道。

  她没想到,这少年坚韧到,连基因药剂所产生的疼痛都能克制住。

  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?

  不过,庆尘这克制的模样,反倒符合李长青的认知。

  但是,她知道基因药剂有多么疼。

  所以庆尘越是什么也不说,她就越是心疼。

  “喊出来吧,”李长青心疼的给庆尘擦了擦汗。

  但庆尘不能喊,他还在心里默默的读着秒,并思考自己该如何熬过这五小时。

  这大概是人生中最漫长的五小时了,演起来太累。

  为此,他还专门让南庚辰私下里问了问刘德柱,注射基因药剂到底是个什么反应。

  要不是组织里本身就有这么一个打过基因药剂的,庆尘还真不好演。

  也不知道以后李长青知道他今天是在演,会有什么反应……

  慢慢的,五小时终于过去,李长青一次又一次的去换新毛巾来,也没仆役帮忙,全都是亲手打湿了热水擦在庆尘额头上。

  在李长青的记忆里,她好像从离开李氏学堂后,就没亲手做过这种琐事了。

  庆尘睁开眼睛,虚弱的说道:“好多了,谢谢。”

  李长青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时间,是五个小时没错。

  在此期间,庆尘一次眼睛都没睁开过,也没看过时间。

  她在想,如果庆尘是在装,也不可能装的如此准时啊。

  基因药剂确实是,到了五个小时结束时,便立刻恢复正常,没有丝毫拖泥带水。

  其实,李长青对庆尘还是有防备心的。

  而且,这防备心并非现在才产生。

  对于她这个位置上的人来说,一切突然出现在她视野里的人,她都会思考对方带着什么目的。

  所以当芳心纵火犯在网络上与她聊天时,李长青便留意了,后来见面,她很想看看这位芳心纵火犯想干什么。

  只是,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到庆尘第一眼的时候,就觉得这少年太干净了,干净的有点不像话。

  并不像是鹿岛与神代、陈氏、庆氏家族惯用的间谍。

  后来,在第四区遇袭,庆尘拉着她跑进大厦里,李长青也在猜测这少年说不定是鹿岛的,想把自己骗去大厦了对自己进行斩首。

  只不过她艺高人胆大,仗着自己修行者身份便跟了进去。

  结果没成想,庆尘不是要把她带到陷阱里进行斩首,而是带着自己对鹿岛进行了斩首……

  这太让人意外了。

  再到后来,她带着庆尘回到了李氏半山庄园,这位少年又突然得到了老爷子的青睐,这就更让人意外了。

  中原李氏的当代家主李修睿,那可是外界人称老狐狸的联邦巨擘(bo),老爷子纵横联邦数十载,看人的眼光就像毒蛇一样毒辣,怎么会随随便便送人龙鱼吃?

  李长青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,却又觉得不太合理。

  她对庆尘笑道:“你可终于挺过来了,今晚就在我这里住下吧。你放心,这飞云别院里客卧多的是。”

  “好,”庆尘点头:“谢谢了,宿舍确实有点小。”

  “啊?”李长青愣了一下,而后捂嘴笑道:“有进步嘛。”

  庆尘看了她一眼,这女人也只是个嘴强王者而已,他之前在浮空车后排,越过对方身子去开车门,女人身体的潜意识反应做不了假。

  而他在飞云别院里住下也不是真的嫌宿舍小,而是他在时间行者眼里,腹部应该是有枪伤的,宿舍那边有小鹰,对方肯定会帮昆仑打探情报。

  所以,他索性在飞云别院里住一个星期,避开外面的耳目。

  顺带将自己刚刚得到的呼吸术,教给小彤雲。

  按照那本小册子里所描述,历代佛爷寿命都极高,最早的那些佛爷甚至能活到一百八九,后来的一些佛爷,则是一百出头。

  虽然不如骑士,但已经足够满足小彤雲的需求了。

  而且庆尘在想,后面那几代佛爷命短,可能也是因为组织被‘重创’后,学不到真正的第四节呼吸术吧……

  ……

  此时此刻,李东泽静静的坐在不落幕会所里。

  原本热闹喧嚣的会所,已经冷清下来。

  会所里的服务生们已经全都换成了恒社的人,因为李东泽喜欢这里,于是把不落幕会所变成了他的私有财产。

  他把酒杯缓缓放在吧台上,皱眉看着手机里,壹刚刚发给他的那张照片。

  那上面,他自己正跟那位小老板坐在不知名酒店的沙发上。

  小老板笑的格外灿烂,而他李东泽“自己”在照片里则笑的比哭还难看。

  李东泽打字问壹:“这就是表世界的我吗?”

  壹:“对的,他被鹿岛控制的时间行者绑架,意图顶替你,是庆尘救下了他,不然你现在可能已经被顶替掉了。”

  李东泽:“我看他笑的那么勉强,怎么感觉是小老板绑架的他……”

  壹:“这么说倒也不是不行,为了防止他逃跑,故意顶替你,所以庆尘就先将他控制了四天时间。”

  “看来,我欠下了一个人情,一条命,”李东泽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小老板为何不在表世界直接杀了他?”

  壹:“他是一个有底线的人,不触碰无辜者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”李东泽点点头:“跟老板当年很像。”

  壹:“不,他对待敌人时,可没有你老板当年那么仁慈,要凶狠的多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……

  提前码完提前更新。

  六千字章节,今天一万一千字更新求月票!

  还烟哥一更,还欠烟哥一更。

  感谢梧桐07成为本书新盟,感谢老板,老板喝凉水不塞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