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299、表世界的李东泽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14 17:30:5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50米,是手枪的有效射程。

  260米,是自动步枪的有效射程。

  然而在大家都没有自动步枪的时候,有人拿手枪就打出了自动步枪的效果,局面便会变成碾压的态势。

  庆尘稳稳当当的缩在赵亚于的尸体后面,没有被任何子弹击中。

  他原本想把徐梓墨的脑袋按下去,让她小心被流弹击中。

  但是想到自己伸手,可能会让胳膊暴露在流弹的危险下,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。

  只是提醒了一声:“低头。”

  徐梓墨这才醒过神来,躲在周玄鹰的背后。

  夜色中,商务车已经缓缓停下,庆尘在车中冷静射击。

  这些鹿岛的时间行者明显接受过专业训练,他们无法判断庆尘第一枪是碰巧,还是真的很准,但全都在第一时间趴在了地上,以此来减少自己的受击打面积。。

  这是最实用的战术动作之一,不少人因此曾在战场中存活。

  战场上,大家的枪法都没有那么准,纯粹是看见人就开枪,有人曾统计过,战争中大概250枚至500枚子弹才能杀死一名敌军。

  这是真实的数据。

  所以,减少自己的中弹面积,是最明智的。

  而且,万一刚刚是蒙的呢?260米的距离用手枪爆头,这不跟中彩票一样吗,里世界的教官可不是这么教的!

 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他们面对的人在练枪时,不管多远打的都是硬币大小的标靶。

  下一秒,一名匍(pu)匐(fu)在地上开枪射击的时间行者,骤然脑门中弹,无声的垂下了头颅。

  剩余两名时间行者内心一惊,第一枪绝对不是蒙的!

  对方真的是有这种枪法!

  当他们意识这件事情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。

  之前看似明智的趴在地上,此时却限制了他们的行动力,趴下容易,站起来却太难。

  两名杀手原地打滚,试图躲避弹道。

  结果滚着滚着,人没了。

  短短5秒钟,外面的四名鹿岛时间行者便全部倒在地上。

  那些鹿岛时间行者也曾开枪还击,但最终也只透过车窗,打中了副驾驶位置上周玄鹰的肩膀。

  枪声停歇,只余下车里周玄鹰还在捂着自己的肩膀惨叫。

  学生们悄悄抬起头来打量窗外,他们赫然发现,之前那些持枪的时间行者们,竟已经全部躺在血泊里。

  所有人默默的打量着庆尘。

  对方依然是虚弱的模样,脸颊依然苍白着。

  可就是这个身受重伤的同学,刚刚帮他们解决了一场人生里从未见过的危机。

  田海龙在脑海里仔细回忆着,庆尘刚刚只开了五枪对吧,第一枚子弹打死了赵亚于,剩下四枚杀死了四名杀手!

  这是怎样的枪法?这种人,竟然是特么自己的学生?

  田海龙突然觉得,以前对于庆尘的传说都错了,大家都说庆尘晚上是去打工,现在看来,对方晚上一定是去当特工练枪了……

  这时,王甲乐惊魂未定的问道:“庆尘同学,没事了吗?”

  “还不确定,你们先缩好,不要动,”庆尘平静回答。

  夏小冉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对不起,之前错怪你了。”

  她想到小鹰曾说过:他在做你们做不了的事情。

  庆尘没有回应这个道歉,而是谨慎的观察着周围,以防还有其他杀手存在。

  车里其他人都沉默下来,所有人都发现,自己的手都还在颤抖。

  王甲乐低声道:“我浑身抖的有点厉害。”

  庆尘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那是你身体因恐惧开始分泌肾上腺素所致,你的身体用颤抖告诉你,它已经做好准备,这个时候你的感官会开始放大,反应会开始变快,一切外界刺激对你来说都像是装了扩音器一样。它已经准备好了,但你是鼓足勇气去面对恐惧,还是选择认怂,全看你自己。”

  最后这句话,就是每个人天赋与心智的差别。

  车厢里依然传来周玄鹰的惨叫声,从低迷到声嘶力竭。

  庆尘对他说道:“你应该遗憾刚刚没有被这些时间行者打死。”

  周玄鹰额头上的冷汗直冒:“你要对我做什么?”

  “什么都不做,”庆尘瞥了他一眼:“你并不无辜,但我不会杀你。可你要明白,你在里世界的身体还被控制在鹿岛手里,想想这次任务失败后,他们会怎么处罚你吧。”

  周玄鹰已经疼的快要失去理智,饶是如此,他想到自己曾经受过的折磨,依然感觉到战栗。

  “救我,庆尘同学你是昆仑的人吧,麻烦你们昆仑救救我,”周玄鹰说道。

  “抱歉,我虽然不会杀你,但也不会救你,”庆尘回应道:“你现在下车跑去服务区里,那里说不定会有医生。”

  周玄鹰听完,立刻奋力拉开车门,用最后的力气朝着服务区狂奔而去。

  庆尘在车里诚恳的说道:“田老师,同学们,我行动不便,你们帮一下周玄鹰同学吧。同学一场,也不至于真的看着他死了。”

  田海龙反应过来,赶忙带着几名同学跑下车去。

  而庆尘便冷冷的看着。

  从周玄鹰丧失理智下车狂奔开始,就注定他会死亡。

  这也是庆尘想要的结局。

  首先周玄鹰必须死,因为如果这位同学活着回到里世界,那么鹿岛财团一定会先搞清楚一件事情,然后就会知道他庆尘在这件事情里发挥了什么作用。

  白昼尚且幼小,那些成员们还需要时间去成长,所以庆尘不能惹上鹿岛这样庞大的财团。

  那种组织发起疯来,除非他以后不出半山庄园了,不然一定会出事。

  但是,庆尘也不能亲手杀他,因为周玄鹰的父母一定会追究这件事情。

  所以,他需要让动脉破裂的周玄鹰跑起来,失血过多后,服务区一定没有紧急的输血急救能力,从而进入休克状态。

  那枚子弹在打穿玻璃后,停留在了周玄鹰的身体里,伤口不断溢出血来,速度非常快。

  一个人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里失血休克,跟等死没有区别。

  等到救护车赶来这里,人都已经凉透了。

  庆尘默默的看着周玄鹰倒在服务区商店门口,田海龙在门口一边呼救一边打120,徐梓墨倒是很认真的,用她为数不多的急救知识在帮周玄鹰按压着伤口,以免流血更多。

  没一会儿,徐梓墨身上也沾染了许多血迹。

  只是,现在想止血太晚了。

  庆尘知道自己这样做很冷血,看着那些发生在眼前的生命流逝,就像是一个冷静的旁观者。

  但他早就是这样的人了,没法改变,也无意改变。

  他知道该如何去适应这个世界,也知道那些是他该做的,不该做的,永远目标明确。

  虽然没人看着了,但庆尘依然是一副极其虚弱的样子,慢慢扶着车门走下车来,打开了后备箱。

  那黑色箱子里的人似乎已经认命了,也不再有挣扎的动静。

  庆尘将黑色箱子打开,然后看着里面的……李东泽。

  说实话,庆尘还没有用这个视角看过李东泽,也没见过这么怂的李东泽。

  在他印象里,关于李东泽的新闻都是,哪位女明星又对这位社团大亨示好,李东泽又西装革履的参加了什么名流活动登堂入室,李东泽肃清18号城市各大社团。

  要说李东泽本人也很臭美,不管什么时候衣着都非常考究,这一点是林小笑、叶晚他们比不了的……

  这时,黑箱子里的李东泽看着庆尘,惊恐说道:“我不是你们要找的李东泽啊大哥,你们一定是找错人了吧,我不是时间行者!我也不想当时间行者!”

  庆尘叹息,这差别也太大了,如果让这货顶替了里世界的李东泽,师父怕是要愤怒之下去找鹿岛报仇吧。

  所以,他其实能理解里世界原住民的恐惧,活的好好的,一觉醒来人没了,还顶替你继续生活。

  任谁面对这种事情都会感到恐惧的。

  之前庆尘在未央湖公园一战的路上,就看到李东泽被一群人押着走,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,这个人他非救不可。

  不是为他自己救的,而是为师父救。

  如果李东泽都被顶替了,那么接下来会发生很多恶心的事情,鹿岛也会挟持着表世界的李东泽,培养他、训练他,最终给李叔同致命一击。

  庆尘想李东泽说道:“不用担心,知道昆仑吗,我是昆仑的人,刚刚救下你。听到刚才的枪声了吗,我击毙了五名歹徒。你看我这么虚弱,也是为了救你受的伤。”

  说着,庆尘割断了他手脚上的胶带,把他拉出了黑箱子。

  然而这货刚恢复自由就想逃跑,庆尘无奈之下拎着他的领子,把他揪了回来:“自己看。”

  李东泽看向刚刚的战场,虽然隔着两边多米,但他一眼就认出那几个绑架他的时间行者的装束。

  他将信将疑道:“真是你救了我?”

  “废话,”庆尘没好气道:“这样,你跟我走,有些事情必须等我们处理完了,才能重新还你自由,不然你身上还会有其他隐患。”

  他现在必须消除这个风险,不然的话,恐怕早晚还会有人想利用这个人。

  而且,这货万一知道自己是去顶替一名里世界的a级大佬,说不定慌乱之后自己也会跑去洛城,主动寻求顶替的机会!

  这时,江雪的小轿车准时驶入服务区,稳稳的停在庆尘身边。

  “上车,”江雪说道:“这就是你要救的人吗?我看他好像有些眼熟。”

  庆尘拉着李东泽便塞进车里:“对,就是他。江雪阿姨,你继续往前开,咱们在渑(mian)城落脚。”

  渑城是洛城周边的小城市,那里也没有时间行者产生,所以目前是安全的。

  庆尘需要先把李东泽藏在那里。

  “你需要跟同学打个招呼吗?”江雪询问道。

  “不用,”庆尘摇摇头:“等事情结束会有昆仑的其他同事来接他们,他们已经没有安全危险了。”

  “那位女同学?”江雪看向庆尘。

  “只是个女同学而已,”庆尘说道:“开车吧。”

  庆尘一副女同学只会影响我挥刀速度的模样。

  江雪踩了一脚油门,她看了一眼后视镜,又打量了一遍李东泽:“我想起来他是谁了,不过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人,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

  江雪突然感觉这事也挺棘手,杀了这位表世界李东泽吗?不可能,庆尘虽然心狠手辣,但也不会做这种波及无辜的丧心病狂事情。

  可是不杀的话,怎么才能解决这个后患?也不能随时看着他啊。

  庆尘平静回应道:“没事的江雪阿姨,我已经有办法了。”

  江雪有些意外,对方好像总有办法似的。

  她怎么想都想不通,庆尘会如何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。

  李东泽有点缓过劲儿来了,他心想,庆尘和江雪这俩人应该不像是坏人。

  “那个,我能不能问一下,你们打算带我去哪?”李东泽弱弱的问道。

  庆尘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:“昆仑组织设在渑城的安全屋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”李东泽点点头。

  昆仑和九州这两个组织,在舆论媒体上不知道被提过多少次了,在普通人眼里反正比白昼好使。

  而且,他庆尘确实是昆仑成员啊!

  身份多了就有这种好处,关键时刻想用哪个就用哪个!

  “所以,这几天你就好好待在我身边,我来保护你,”庆尘说道:“你千万不要把这个理解为软禁,之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,外面很危险的。”

  庆尘连吓带哄,说谎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  李东泽赶忙点头:“我懂的我懂得,外面很危险,可是这位朋友,你受伤感觉好重啊,真的能保护我吗?你要不要好好休息一下啊。”

  庆尘义正辞道:“保护民众是我昆仑的责任,怎么能因为自己受一点伤就说休息?”

  表世界的李东泽都快感动死了:“昆仑真好啊,能被你们救下来简直太幸运了,谢谢啊!”

  庆尘思索着,也不知道昆仑那边怎么样了。

  郑远东今晚只是给他提供了赵亚于这边的情报,却对另一边只字不提。

  要知道,鹿岛时间行者里可是有非常棘手的存在。

  不对,庆尘回忆起郑远东发的消息里,明确说过这边他可以自行解决。

  那么,其实昆仑一直掌握着鹿岛所有人的行踪,也很清楚最棘手的人会出现在哪边。

  这个信息,倒是让庆尘把昆仑情报系统的看法,又提高了一个等级。

  对了,昆仑负责情报的人是谁?小鹰好像提起过,是一个叫做倪二狗的人。

  这名字听起来……真是一难尽。

  庆尘看了一眼手机,郑远东没有再发来消息,他也不打算再去参和那边的事情。

  说到底,就算他腹部没有受伤,左臂活动不便的情况下,也不应该去参和很危险的事情了。

  救李东泽就是他的唯一目标,达成之后便可以功成身退。

  此时此刻,一身血迹的徐梓墨,慢慢松开了自己按压着周玄鹰伤口的手。

  她能感受到周玄鹰的身体渐渐失温,救不回来了。

  田海龙沮丧的坐在台阶上,抱着脑袋,虽然这一切并不是他的错,但他带队出来却少了个学生。

  这让田海龙身为老师难以接受,不论到底因为什么,他都觉得是自己失职了。

  “田老师别难过了,这事不怪你,”王甲乐安慰道:“周玄鹰的所作所为,我们回去会告诉所有人的,大家都可以帮你作证,是周玄鹰咎由自取。”

  “对啊,这次如果不是庆尘同学,我们都会死的,”夏小冉到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。

  她抬头去寻找庆尘的身影,却意外发现庆尘不见了。

  “咦,庆尘同学呢?”王甲乐愣住了。

  他跑回商务车那边,车上没有,后备箱的黑箱子也被打开了。

  直到现在,他们都不清楚那里面到底装着谁。

  而庆尘,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。

  没打算接受他们的感谢,也没打算跟他们告别,便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。

  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,其实他们的感谢对于庆尘来说并不重要,他们不过是庆尘生命里的路人罢了。

  夏小冉看向一脸茫然的徐梓墨,忽然想起一句话来:“年少时,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。”

  庆尘是否令人感到惊艳呢?夏小冉在想,如果自己虚心下来愿意承认对方的成绩与传说,愿意承认对方在危机中冷静的态度,那么庆尘大概是她人生中见过最惊艳的少年了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徐梓墨低声说道:“不,年少时遇到太惊艳的人,其实是一种幸运。”

  所有人年少时大多虚荣、好胜,夸夸其谈。

  这时你遇到一个永远冷静的少年,没有青春期荷尔蒙泛滥式的冲动,坚韧的意志背后藏着冷酷也藏着底线。

  那才是少年该有的样子。

  遇到这样一个不属于你的人固然可惜,可如果这辈子都遇不到一个呢。

  会不会更可惜。

  想到这里,徐梓墨坐在服务区门口的地上,忽然微笑起来,苍白的脸颊与鲜艳的血色拥有着别样的美感:“拥有不了的也不要去懊丧呀,见过就好了。”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晚上11点还有一章。

  感谢上仙齐天、徐怼怼两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,老板大气,老板身体健康,老板吃嘛嘛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