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298、绝对枪感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14 17:30:5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下午五点的时候,一辆白色丰田埃尔法商务车抵达咸城维也纳酒店。

  来的也并不是周玄鹰的父亲,而是一位陌生的司机。

  学生们不懂车,但田海龙对车是有一些了解的。

  他知道丰田埃尔法现在是很多有钱人的标配,曾经号称市面上能见到的最贵面包车,陆地头等舱……

  这车早些年的时候,加价都要六七十万。

  田海龙诧异的看了周玄鹰一眼,他不是对方的老师与班主任,只是这次带队来咸城才有所接触,却没想到这位学生的家底如此殷实。

  不过这都不重要,学生家底怎么样跟他也没什么关系。

  却见司机下车,对周玄鹰笑着说道:“我这边接到老板消息就赶过来了,没耽误你时间吧。我叫赵亚于,是厂里新来的司机。”

  周玄鹰客气道:“麻烦赵叔今晚还得加班跑一趟,已经很不好意思了。”

  “哪里的话,我拿的就是这个工资嘛,”司机赵亚于笑道:“我的时间不重要,你的时间才重要。。你可是天之骄子,每一分钟都应该用在学习上。”

  周玄鹰给大家介绍道:“这是我爸爸厂里的司机,听说是一名散打运动员,特别厉害。听说咱们这边有危险,就主动过来了。”

  “没有没有,”赵亚于谦虚的说着。

  众人打量过去,这赵亚于一脸的凶悍模样,说他混过社会也有人相信。

  王甲乐、夏小冉等人不在乎对方有没有混过社会,反正有人保护,心里就感觉稍微踏实了一些。

  他们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一直都处在紧张的情绪里,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时间行者的事情,会不会牵连到他们。

  几人上车,夏小冉惊呼道:“这车里还有一个大电视呢?座椅还能躺平!太舒服了!”

  周玄鹰笑道:“没什么,我爸花二十多万专门改的座椅。”

  徐梓墨看了他一眼,忽然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那个不怎么爱说话的,男人一聒噪起来,总感觉有点轻浮。

  “对了田老师,庆尘不跟着我们一起走吗,我看这车是七座的,应该可以带他一起吧,”徐梓墨问道。

  周玄鹰赶忙说道:“咱们几个加起来就是六个人了,如果带上庆尘同学当然没问题,但他姐姐可就没地方坐了。”

  田海龙犹豫了一下:“我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吧,车里随便挤挤也能再做一个人。”

  说着,他打去电话,可是电话铃声就在不远处响起。

  众人诧异的回头一看,却见江雪推着轮椅上的庆尘,已经来到维也纳酒店的门口。

  庆尘虚弱且艰难的笑道:“大家晚上好啊。”

  江雪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是这样,我这边手头还有一些工作,所以想劳烦各位照顾一下庆尘,可以吗?”

  田海龙愣了一下:“可以,当然可以,他是我带出来的学生,我理应照顾他。”

  “咦,你们要走了吗?”江雪看向酒店门口的丰田埃尔法。

  “对,”田海龙说道:“刚刚给庆尘同学打电话,就是想问问他要不要一路同行,可是他现在的状态,能不能经历五小时的舟车劳顿?如果不行的话,我留在咸城照顾他,让其他同学先回去。”

  赵亚于忽然说道:“对,田老师留在这里照顾他比较合适。”

  庆尘艰难道:“没事的,我这边伤口都已经缝合,肠子不会流出来的。”

  其他学生一听就难受了,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  只有徐梓墨没什么反应,她对田海龙说道:“田老师,咱俩把庆尘抬上车吧,轮椅放后备箱里。”

  说着,两人合力将庆尘抬到了商务车的中间座位上,徐梓墨想要帮庆尘系安全带的时候,庆尘挡了一下:“不用的,会勒到伤口。”

  庆尘又跟江雪说道:“江雪阿姨,你去忙吧,同学们会照顾好我的。”

  周玄鹰等人一听这话,心里有点犯嘀咕,谁承诺照顾你了吗?

  只有徐梓墨说道:“嗯,阿姨,我会照顾好他的。”

  江雪听到徐梓墨无意中加重了阿姨连个字,会心一笑后认真的对徐梓墨说道:“麻烦你了。”

  她知道徐梓墨是无心的,只是对方比较在意这两个字,所以才会在这两个字上不知不觉的用了重音。

  至于为何在意,江雪当然很清楚。

  但她不在意。

  车子开动了,商务车汇入咸城热闹的街道,一路朝着西边行驶过去。

  庆尘忽然问道:“司机师傅你好,我想问一下咱们不是要往东边去吗?”

  “对,”赵亚于乐呵呵笑道:“不过出来之前,老板交代我来他一个咸城的朋友这里,带点土特产回去,所以我们先拐一趟。”

  “奥,麻烦您了,”庆尘说道。

  这时,庆尘旁边的徐梓墨低声道:“刚刚那位女……女士,是你阿姨?我看她很年轻啊,看起来就是二十五岁的样子。”

  “确实是看起来比较年轻,不过我叫她阿姨,是因为她十岁大的女儿叫我哥哥,所以我就叫她阿姨了,”庆尘随口解释了一下。

  徐梓墨一听这话,嘴角微微翘了一下,却很快意识到不对,赶紧抿起嘴来不让庆尘发现什么。

  就在此时,商务车忽然停下来了。

  赵亚于笑道:“我装点土特产就走啊。”

  说着,他拉开后备箱,庆尘通过车里的后视镜看去,车子后面有两名沉默的年轻男子,正将一个黑色的箱子抬进后备箱。

  只不过后备箱里放着庆尘的轮椅,以至于那黑色的箱子根本塞不下。

  赵亚于往车里看了一眼,然后趁着没人注意这里,便悄无声息的将轮椅拿出来扔到一边。

  他给两名年轻人使了个眼色,让他们把箱子抬了上去。

  庆尘看了一眼周玄鹰,却发现对方在扣手机,对后方发生的事情似乎一无所知。

  待到后备箱车门关好,赵亚于又换了一副和蔼的笑容上车:“不好意思,耽误了一点时间,咱们这就奔高速去,很快就能到家。”

  商务车行驶的很快,一路飞驰进夜色中。

  徐梓墨问庆尘:“第二题你是怎么做的?”

  “用微积分,”庆尘平静的回答。

  “你也自学到微积分了?”徐梓墨诧异:“你跟我的解题思路一样啊。”

  夏小冉感觉有些奇怪:“你第一题选的什么?”

  “e,答案是六分之五,”庆尘不假思索的回答。

  “第二题呢?”王甲乐又问。

  庆尘:“c,30.”

  “第三题呢?”

  “a,-1。”

  “第五题呢?”

  “c,18.”

  “等等,周玄鹰说你连演草纸都没用啊,”王甲乐震惊道:“怎么全都做出来了?”

  周玄鹰被人戳穿背后说闲话,神情有点不自在:“我只是随口说了一下,担心庆尘同学没考好而已。”

  虽然这么说,但周玄鹰自己心里也在疑惑,他是亲眼看到庆尘‘祈祷式’答题的,他才是最惊讶的那一个。

  不过周玄鹰转瞬便想明白了,下午三点的时候,各个培训机构便已经公布了amc10的考题和答案,庆尘在网络上看过也很正常。

  不然,大家都是重新看了试卷才能想起来第五题是什么,凭什么庆尘能不假思索的回答?

  聊天的过程中,丰田埃尔法商务车已经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一个小时,坐在副驾驶的周玄鹰回头看向庆尘,若无其事的问道:“庆尘同学,你在网上看过题了吧?”

  然而,庆尘却没有理他,而是对司机赵亚于问道:“司机师傅,你刚刚在咸城里面的时候,为什么把我轮椅扔了?”

  赵亚于愣了一下,然后笑起来:“同学,你说什么呢?我没扔你轮椅啊,只是从你这个角度看不见它而已。”

  庆尘虚弱的笑着,却没有纠缠这个问题:“后备箱里装的,也不是什么土特产吧?”

  不得不说,禁忌物ace-005用来装病也是极好用的,只需要让自己显的面色苍白、眼眶深陷、两颊消瘦,不管庆尘做什么表情都看起来很虚弱。

  还不担心穿帮。

  这任谁看一眼,都会觉得庆尘是真的受伤了。

  前排的赵亚于沉默片刻,平静说道:“就是土特产。”

  话音刚落,那后面的黑色箱子里,竟然响起咚咚咚的声响来。

  还有呜呜呜的声音,像是有人被堵住了嘴巴,在发出哀求声。

  车内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  土特产哪里会发出这种声音?

  赵亚于平淡的解释道:“这是有人打了头小野猪,让我帮忙带回洛城,看样子是没有彻底打死。”

  徐梓墨凝声道:“怎么可能是野猪,你在撒谎。”

  庆尘笑了:“你在撒谎,里面是一个人。”

  副驾驶座位上的周玄鹰迟疑了片刻说道:“那箱子里到底是什么?!”

  下一刻,箱子里的人不知怎么挣脱了嘴上的束缚,在箱子里大喊起来:“救命啊!有人绑架!”

  赵亚于看了周玄鹰一眼:“你闭嘴,现在给老板发消息,说出现意外了。”

  赵亚于现在觉得很不对劲,因为坐在他后方的那个伤员,很明显像是知道很多事情,这让他有点慌,想要寻找支援。

  周玄鹰慌张的看了一眼后排的徐梓墨,低声说道:“你们答应过我,不暴露我的身份!”

  “我让你给老板发消息,”赵亚于冷声说道。

  “我不发,”周玄鹰急了:“你们只说让我给我爸打个电话提供车辆就行了,没说还要绑架一个人回洛城啊。”

  赵亚于从腋下掏出一支手枪来,一边单手开车,一边用枪指着周玄鹰冷笑道:“发,就算我现在不打死你,你以为回到里世界就能活命?完不成这个任务,大家都得死。”

  直到这一刻,车里其他同学才意识到,原来周玄鹰也是时间行者。

  周玄鹰看到那黑洞洞的枪口,愣住了:“我家一直在给你们提供境内资金支持,你不能打死我。他们答应过我,只要资金不断,我就可以继续我的生活!”

  “天真,”赵亚于冷笑着:“别废话了,再不发我现在就一枪打死你,免得误事。”

  周玄鹰低头发起消息来,而庆尘在后面则笑吟吟的看着。

  他大概搞清楚来龙去脉了,周玄鹰也是被鹿岛财团控制的时间行者之一,李长青曾说过,18号城市里有鹿岛财团的间谍机构,那么手里控制几个时间行者也能理解。

  长期以来,周玄鹰家一直在给鹿岛控制的时间行者们提供经济支持,毕竟时间行者在表世界活动也需要资金。

  而鹿岛那边,应该是答应周玄鹰能继续按正常人生活,轻易不会启用他。

  今天启用,或许是早有预谋,又或许是因为周玄鹰刚好在洛城,而鹿岛那边则发现自己被跟踪后,选择借这辆毫无关联的车辆,将顶替者悄无声息的送往洛城。

  毕竟,谁会注意到一辆满载着学生的商务车呢?

  那么答案很清楚了,后备箱的那个黑箱子里,装的便是顶替者。

  这赵亚于应该知道庆尘是时间行者,所以才会要求组织内部给予支援,之前对方不想让自己上车,架不住田海龙和徐梓墨两人把他抬上来了。

  而庆尘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,还得感谢昆仑那强大的情报系统,起码比庆尘想象的要强大,连鹿岛这些人的资金来源都查的一清二楚。

  庆尘来坐车之前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只是郑远东提醒了一句,然后他就来了,遇到了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  不得不说,庆尘之前是小看昆仑了,那位郑老板看样子藏的还挺深,深明藏拙的要义。

  此时此刻,鹿岛的人兵分两路前往洛城,另一队鹿岛的人,说不定已经开始遭遇昆仑的截击了。

  徐梓墨看了看赵亚于手里的那支枪,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庆尘。

  令她意外的是,她发现庆尘在笑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徐梓墨觉得这时候庆尘哪怕看起来很虚弱,但那笑容也格外让人安心。

  她想到昨天晚上那只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掌,还有掌心里的温度,突然就镇定了下来,似乎也没什么好怕的。

  “老板说,让我们直接在下一个连霍服务区下高速,那里有人接应,”周玄鹰说道:“你们不会对我同学怎么样吧?”

  赵亚于冷笑道:“安安心心呆在这里,然后看好你后排的同学,他们有任何异动都第一时间告诉我。记住,你现在跟他们不是一伙的了,如果让他们回去把你的事情说出去,你还怎么继续你的正常生活?放心,我们把货物送到地方,可以给你伪造一个车祸现场,他们的死跟你不会有任何关系。”

  庆尘笑道:“他骗你的,其实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让你也活着,你没有经过鹿岛财团的专业训练,所以很容易透露他们的信息。”

  赵亚于听到‘鹿岛’两个字的时候,眉毛都拧起来了。

  这个叫庆尘的时间行者,知道他们是鹿岛的人!

  事情已经严重起来。

  赵亚于看了一眼导航,一脚刹车踩了下去,想要将车子停在路旁。

  庆尘笑着说道:“继续开,开到服务区为止,你有手枪,我也有。你敢猛踩刹车,我发誓会在自己身体摇晃前开枪,到时候你会不会死,就全看天意了。”

  说话间,赵亚于听到背后有拉扯枪膛的声音。

  这少年是真有枪!

  这是小鹰专门送来的枪械,说是昆仑成员都配有的。

  当然,行动结束后还有归库。

  今晚,庆尘确实是昆仑成员。

  徐梓墨在一旁好奇道:“为什么不先停车控制住他?”

  庆尘笑了笑:“没听他说吗,服务区还有人支援呢,除恶务尽。这些人可跟一般的犯罪分子不太一样,这些人是帮外国人做事的。”

  赵亚于重新踩下油门,冷笑道:“我好奇你到底是哪边的人,伤成这样还敢一个人来送死。”

  周玄鹰、王甲乐、夏小冉、田海龙都惊呆了,他们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。

  之前庆尘在酒店里杀人,他们没有亲眼所见,所以对庆尘是时间行者这件事情根本没什么概念。

  后来庆尘重伤出现,看起来又那么惨,怎么也不像是特别厉害的样子。

  特别厉害能伤成这样?

  然而,当他们处在慌乱茫然中,庆尘却在他们面前镇定自若的以枪相抵,控制了前方的司机时,众人才意识到自己这位同学有多么不同寻常。

  庆尘笑着对周玄鹰说道:“同学,把他手里的枪械拿下来递给我。”

  “好……好,”周玄鹰颤抖着,这时候他的大脑已经开始迟钝了,别人说什么他都照做。

  赵亚于暗自思忖着,等到车辆进入服务区,他就立马低头开门逃跑,到时候自己的同伴在外面乱枪扫射,直接把车里所有人都打成筛子。

  然而就在商务车即将进入服务区之前,开始减速的刹那,车里突然想起枪声,子弹干脆利落的从背后击穿了赵亚于的胸口。

  赵亚于怎么也没想到,庆尘竟然还没等他停车就开枪了!

  清脆的枪声,从车里传递到夜幕中,服务区里立马有四人趁着夜色,朝商务车这边包围过来。

  然而庆尘下手更快,还没等他们靠近便已经将手伸出窗外扣动扳机。

  抬手,瞄准,开枪,一气呵成,没有丝毫停顿。

  这一套动作快的,仿佛庆尘省去了瞄准的过程。

  绝对枪感!

  260米外,子弹直接命中歹徒头部一击毙命!

  剩下三名歹徒看着倒下的同伴一阵愕然,一般手枪的精准射程只有50米,杀伤射程在250米。

  也就是说,50米内是可以精准射击的,250米的时候还可以杀敌。

  如果是教官来传授手枪的技巧,一般会告诉学生:使用手枪的要点,在于控制与目标之间的距离,如果你距离他太远,那么最应该做的是拉近距离,这样才能保证你的有效射击数量。

  但这一点在庆尘身上似乎有点不好用,极限射击距离,就是他的精准射击距离。

  这时候,车里的徐梓墨没有去看歹徒,也没有关注对方是否靠近,她只是静静的看着身边的少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……

  万字已更,还给烟哥一更,还欠烟哥两更。

  求月票啊求月票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沉迷码字的我、勤奋的我又回来了!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