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294、最后一步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11 03:08:0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不在树上。

  张三心中惊异不定,他刚刚上车时,明明看到是这树冠里射出的弹道。

  对方竟然在自己抵达前,先一步离开了。

  可是,对方去了哪里?

  张三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雇佣兵,他自然不会为此困惑太久。

  所以当他背部与地面刚刚接触的刹那间,整个背部肌肉骤然鼓起,身形也莫名弹向远处。

  砰的一声,他原本落地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弹坑,那是藏在树后庆尘伺机开枪所致。

  这一次,连庆尘都没想到,这张三的背部肌肉竟如此恐怖,宛如弹簧一般。

  而且,就在这一瞬间,庆尘循着张三的身影,继续抬手扣动手枪扳机,在这种近距离作战中,手枪远要比狙击枪更加灵活。

  以至于c级高手也无法逃脱他的准星!

  可是,令庆尘意外的是,他这一次击发出的子弹,竟是穿过张三的身体,打在了对方身后的树干上。

  是的,子弹穿透张三身体时,宛如穿透了一片云,子弹的速度丝毫未减。。

  “不对,”庆尘惊呼不好,他突然抬起左手挡住自己的腰肋之间,右手则猛然对准某片空气出连续扣动扳机。

  下一秒,他曾开枪射击的那个‘张三’开始如全息影像般消散,就在他的左侧,另一个张三从空气中浮现出来,一拳捶在了庆尘提前挡在肋骨处的胳膊上。

  轰然一声,庆尘这还是第一次遭受c级高手全力一击,整个人都如同破布袋似的侧飞了出去。

  他只感觉,自己从左手臂到左肩膀,宛如要散架了一般。

  身体的触觉先是麻木,继而左臂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。

  饶是如此,庆尘右手依然紧紧握着手枪,在空中尝试着朝张三射击,以免对方趁自己失去平衡的瞬间继续追击。

  他在沉思,这种以幻影来替代自身的诡异场景,是张三的能力吗?对方是何时制造的幻影,真身又是何时融于空气之中的?

  庆尘在记忆中分析着,却全无线索。

  这种能力,迷惑性实在太强了。

  他刚刚用左臂挡下张三的攻击,也不是提前发现了对方的行踪,而是他知道如果对方选择行动轨迹与打击目标,那么击中自己的软肋会是最佳选择。

  庆尘只是判断出对方的最优解,做出抵挡而已。

  他甚至还有些庆幸,幸亏他吃了三条龙鱼,又突破至d级巅峰,不然挨这一下肯定要左臂骨折的。

  就在此时,侧飞在空中的庆尘,手里的枪械已经将弹匣打尽,他随手将枪械扔向张三,自己落地后则摇晃着重新往未央湖公园里跑去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全盛的c级高手,那宛如实质的压迫感让庆尘选择暂避锋芒。

  张三伸手将飞向面门的枪械拍掉,就在他手掌与枪械碰撞的瞬间,手心竟被某种锐器给割破了。

  他有些惊疑不定,那柄枪械明明没什么异常,那自己是被什么给割伤的?

  “老板,我已经重伤了他,但他现在重新往未央湖公园里跑去,我还追不追,这位白昼老板有一些古怪,似乎还有其他的底牌,”张三一边朝公园追去,一边问道。

  幻羽在蓝牙耳机里说道:“这个由你自己判断会不会是陷阱,如果你觉得他在未央湖公园里还留有陷阱,那你可以现在就撤离,我不会怪你。对于组织来说,你比一次成败得失重要。但如果你追上去杀了他,我承诺你,半年内为你找到一件禁忌物。”

  张三思索了一秒钟,拔腿朝庆尘追了上去。

  他不知道幻羽说的是不是真话,但他知道的是,刚刚那短暂的交手中,已经让他探明了这位白昼老板的虚实。

  对方的实力必然不低,不然刚刚他那一拳已经足以捶的这位白昼老板骨断筋折。

  说实话张三都有些意外,首先,白昼老板是如何预判到自己的攻击呢,是因为自己使用能力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破绽吗,可他曾跟其他c级高手对练过,也没有被人发现过什么破绽。

  其次,这位白昼老板明明力量与速度都只是接近c级而已,还未到c级,但为什么身体如此耐揍?

  但不论如何,张三认真思索后都认为,白昼老板的底牌已经尽出。

  对方却还不太了解自己的攻击手段与底牌,从胜面上来讲,是他更大一些。

  而且,幻羽虽然把所有人都当工具来用,但这位老板的承诺还从来都没食过

  夜色中,庆尘已经踉跄着重新进入未央湖公园,张三紧随其后。

  没人知道,就在公园门外的某个角落里还站着一个年轻人,他的耳朵上也带着一只蓝牙耳机:“老板,我看见张三确实追进去了。”

  “从你的视角,判断一下这位白昼老板的实力,”依然稳坐在落地窗前的幻羽,轻声说道。

  “级别应该d级巅峰与c级之间,”年轻人说道。

  “没法判断具体级别吗?”幻羽问道。

  “这就是他的奇怪之处了,”年轻人平静道:“如果说他是c级,他的速度还差点,说他是d级巅峰,那也太巅峰了……不过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使用狙击枪的能力确实很强,您是没看他六秒内击落12架无人机的时候有多变态,啧啧。”

  年轻人继续说道:“而且,已经可以确定那杆狙击枪不是实物了,不知道是能力还是禁忌物,总之不是真实存在的。你是不知道,那狙击枪都不用换子弹的,太他娘的邪门了!”

  “你既然都近距离观察了,为何不出手?”幻羽凝声道。

  “我要是出手我刚才就死了,”年轻人耐心解释道:“您也要给我一些成长的空间嘛,您知道我能力很强的,现在级别还有点低。”

  “继续说,”幻羽说道。

  “老板,这个人在400米内拥有绝对枪感,所以你真要杀他的话,就近身吧,别让他有使用枪械的能力,”年轻人说道:“在战场上,大家其实都不愿意遇到这种枪械高手的,摩萨德那边有一份名单,会专门将这些拥有绝对枪感的人都列为最危险的人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绝对枪感的背后意味着无数个小时的训练,还有数不清的人命,前者代表的是坚韧的意志,后者则是摒弃杂念的能力,”年轻人信口胡诌道:“总之很玄啦。”

  “你觉得张三能不能杀掉他?”幻羽问道。

  “不好说,看他还有没有其他底牌了,”年轻人说着也朝未央湖公园里走去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先不说了啊老板,我进去看看热闹。”

  “注意安全。”

  “好嘞!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庆尘没有去其他地方,而是直奔蹦极塔,这个他曾杀掉数十名杀手的地方。

  张三有点疑惑,他不清楚这位白昼老板为何要往这里逃,难道真的还有什么底牌?

  只是,不管蹦极塔里是否还有庆尘的底牌,张三都不能让庆尘回到那里去,常年混迹战场的人都很清楚一点:敌人最想做的事情,不论你能不能想明白为何,都不要让他达成目的。

  张三与庆尘之间的距离,因为彼此级别的差异,越拉越近。

  这是最直观的实力体现,没有任何取巧方法。

  就在庆尘距离蹦极塔还有五十米的时候。

  张三再次骤然提速,他在短短两秒之内便追平了彼此间三十多米的距离,来到庆尘身后奋起挥拳。

  这一次,庆尘竟不管不顾,仿佛丝毫不打算防备似的,硬接下这一拳。

  然而,张三那一拳从庆尘身体中穿过,根本没有对庆尘造成任何伤害。

  又是幻影。

  张三原本是想逼庆尘回身防御,减缓速度,却没想到庆尘根本没搭理他。

  “这少年为何又看破了我的幻影?明明脚步声都没有破绽啊,”张三内心惊异着,他这虚拟幻影的能力,是虚拟一切声、形、色、味的,根本没有破绽!

  庆尘内心里无比平静,他只管往前跑着,只有进入蹦极塔他才有一线生机。

  他之所以没有回身防御,只因为刚刚张三骤然提速时的速度,已经超过了c级的极限。

  庆尘不相信对方能短暂突破到b级!

  所以,这虚拟幻影也要讲究真实度,如果虚拟的太过夸张,对于庆尘这种熟知很多数据的人来说,也根本没有可信度!

  也正是张三这次失败的尝试,给了庆尘跑过这最后五十米的机会!

  庆尘钻入蹦极塔里,沿着旋转楼梯一路向上攀爬。

  楼梯上,因为之前杀手们死去而流出的血迹淌下来,导致楼梯变的格外滑泞。

  他左侧手臂与肩膀渐渐恢复知觉,酸疼、肿胀,一股脑全都涌入意识之中,与神经元传递出去的意志交织混杂在一处。

  但对于庆尘来说,恢复知觉就是好事,哪怕伴随着疼痛。

  他来到蹦极塔顶,张三也紧随其后。

  然而就在张三经过某具‘尸体’的瞬间,却见那尸体竟猝不及防的一跃而起,将手中一柄匕首狠狠扎进了他的腹部。

  好在张三心中本身警惕,不然这匕首便要扎进他脾脏里了。

  “是庆尘,庆尘还没有死,”张三惊惧间说着,话音也从蓝牙耳机传到了幻羽那边。

  幻羽迷惑了,之前通讯频道里,不是有人说开枪射中了庆尘吗,而且后面也有人说庆尘已经倒下。

  这怎么会没死呢?

  当时太过混乱了,杀手们一窝蜂的冲上蹦极台想要杀死狙击手。

  庆尘控制着‘傀儡’中枪后直接倒下,不过是他已经做好准备,不需要再用傀儡拖延时间罢了。

  但那时候傀儡并没有死亡,只是腹部大肠中枪而已,这种地方中枪后,继续活个六小时都有可能。

  那时候,杀手们的目标是将要跳下蹦极台的真身,傀儡不过是个拦路的而已,所以也没人去弯腰检查傀儡是否真的死了。

  那些杀手见傀儡倒下便没有深究,他们也没想到自己最后连检查战场的机会都没有,就全部死在水中与车里。

  而这一刻,庆尘跑回蹦极塔便是为了这具假死的傀儡!

  这无心之处留下的伏笔。

  他之前解开过傀儡手腕上的提线木偶,而刚刚上楼时之所以争分夺秒,就是为了抢一两秒钟重新将提线木偶缠上。

  这可怜的傀儡一直休克着,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人操控了两次。

  但是,提线木偶太邪性了,它才不管傀儡是休克了还是醒着,只要还活着,还有一口气,它就可以继续操控!

  此时,张三看着腰腹间插着的匕首,他当然知道庆尘有扎人脾脏的癖好,但凡他稍微慢上一点,脾脏上挨一刀必死无疑。

  盛怒之下,他一脚将傀儡踹到楼梯间的墙壁上,转身便继续朝蹦极台追去。

  可是这一次,庆尘没有再跑,他只是在蹦极台上稍微停顿了刹那,便返身冲回楼梯!

  张三看到这一幕倍感诧异,这位白昼老板废了半边肩膀,凭什么冲回来与自己厮杀?!

  而庆尘也有些诧异,当他返身冲回的时候,那张三上楼时不知从何处捡起了一支手枪,对准庆尘扣动了扳机!

  砰!砰!

  两声枪响!

  枪械打空了。

  很多人以为张三是莽夫,但其实他在当雇佣兵时,最擅长的是近距离手枪射击!

  这些雇佣兵在那种特殊的环境里,手枪才是他们傍身保命的东西!

  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,只见那两枪打在庆尘脸上,只是将少年的脸庞击打的向后仰去,可子弹并没有穿透那张脸,而是迸射出了火星!

  禁忌物ace-005!大福!

  庆尘忍着大脑的眩晕,奋不顾身的一跃而起。

  只不过,他扑的并不是张三,而是旋转楼梯中间的空处。

  当庆尘与张三错身而过的刹那,庆尘向旋转楼梯中间空旷处坠落的瞬间。

  庆尘一抖手腕,他与张三、傀儡三人成为一条直线上的三个点,而某条透明的丝线则轻巧的缠在了张三的脖颈上。

  张三侧身一拳捶向庆尘的胸口,那拳头上喷张的血管跳动着。

  庆尘猝不及防下,一口鲜血喷出。

  然而,张三的世界仿佛慢了下来。

  他眼睁睁的看着,庆尘的那口殷红鲜血飞溅到空中,竟好像被什么透明的线给切割开来,一分为二。

  那是什么?是什么将血液切割开来?张三内心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。

  来不及让他想明白了。

  顷刻间,一根连接着傀儡与庆尘手腕的透明丝线,骤然绷紧!

  那丝线,不知何时变成了锋利的刀!

  嘶的一声,张三脖颈处被丝线切割出细密的血痕来,血色也渐渐布满了他的眼球。

  庆尘单手缠着提线木偶,晃晃悠悠的悬在旋转楼梯之间的半空中,剧烈喘息着。

  这一战,未必是他人生中最难的一战,但绝对是最激烈的一战。

  硬生生逼的他底牌尽出!

  狙击枪用了,绝对枪感用了,提线木偶与骑士真气的组合技也用了。

  甚至连禁忌物ace-005用脸接枪这一招都用出来了,庆尘感到一阵后怕,他怕那一刻,万一禁忌物挡不住子弹怎么办,万一子弹没有打在脸上怎么办,万一大福生气了怎么办……

  这是庆尘自己开发出来的用法,但他其实也不是特别确定这样行不行,李叔同也没说过。

  当然,这不怪李叔同,主要是也没几个人能把这位半神逼到以脸接枪的地步。

  庆尘忍着脑袋里的眩晕,抓着旋转楼梯的扶手,一点一点重新爬回楼梯上,仰面躺在一具冰冷的尸体上喘息着。

  随之而来的,是呼吸术带来的巨大安抚感。

  少年感觉自己无比镇定。

  他缓缓起身,默默的看了张三一样,捡起对方耳朵上的蓝牙耳机,用呼吸术模拟着陌生的声线说道:“他死了。”

  这一次,幻羽没有再笑,而是长久的沉默着。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白昼向各位问好。”

  说完,他捏碎了蓝牙耳机,背起傀儡往楼下走去。

  这是他要做的最后一步。

  蹦极塔外,那名一直在旁观着的年轻人说道:“老板,白昼的老板背着庆尘走出来了,浑身都是血,跟血人一样。庆尘应该受了很重的伤,看着有点够呛了,头都抬不起来。”

  “庆尘死了没有,”幻羽平静问道。

  这时,庆尘背后的傀儡,虚弱的抬手拍了拍庆尘的肩膀,仿佛是在表示感谢似的。

  年轻人说道:“应该没死,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跟小强似的,据我判断,他现在是大肠处挨了一枪,然后又被张三给踢了一脚,这都没死……牛批!”

  幻羽冷声道:“没工夫听你聒噪,你判断一下,是否有杀了他的可能?”

  年轻人躲在树林后面的阴影里,压低了声音用夸张的语气说道:“不是吧老板,我实力如此低微,你让我现在去杀这么一位变态?你算过他今天晚上到底干翻我们多少人没,我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呢!”

  “不敢就躲好点,别被他发现了,”幻羽没好气道。

  “好嘞!”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万字已更,不好意思晚了几分钟,还企鹅老板一更利息,老板的欠账已经还完,明天还其他老板的。

  感谢戏里戏外都是人成为本书新盟,感谢老板,老板抽烟不咳嗽。

  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