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293、奔腾的力量,水下的杀机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10 20:56:4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当那一声基因锁开启的声音,在湖面下响起的瞬间。

  庆尘证明了一件事情。

  那就是骑士在表世界也可以完成挑战,他的未来,将是一片坦途。

  未来,表世界的人类里也可以出现新的骑士,而庆尘要面对的大海,也不再是禁断之海了。

  湖水冰冷,但庆尘却闭着眼睛任由自己向湖底沉去。

  他感受着身体内奔腾的力量,仿佛要把这未央湖也给煮沸,就在这湖面之下,庆尘像是海底深藏的火山,感觉自己随时都要爆发。

  逆呼吸术解除了,原本关闭了的基因锁,因为突破的关系重新解开。

  而且,取而代之的是比以往更加磅礴的力量。

  使用逆呼吸术,会导致基因锁关闭,即便停止的了逆呼吸术,普通人的状态也要保持一个小时。

  如果强行逆转,那么将面临终生都无法继续突破的情况。。

  然而,那说的只是正常状况。

  完成生死关的过程,本身就是贯通基因锁的过程。

  庆尘仿佛又回到了青山绝壁,从一个普通人跃升为超凡者。

  骑士真气从身体深处汩汩涌出,仿佛朝阳正升上天际,无穷的喷薄着。

  如果过去的骑士真气只能灌注双臂,那么现在多出的骑士真气还能灌注双腿。

  d级巅峰,距离c级只差一线了,无限的接近着那条边界。

  庆尘能感受到有人正对着湖面开枪,子弹带着空气从湖面射入水里,将水下拉扯出一条条弹道。

  但他没有动,任由着那些弹道在头顶交错,丝毫不担心这些弹道会伤到自己。

  这片刻,他的身体似乎不需要氧气,也一样能在水下生存。

  因为,庆尘忽然感觉自己内心里仿佛有团火在不断燃烧着,像是要将心脏都给融掉似的。

  基因锁开启后的余波,也在这冰冷的湖水里冷却。

  但是那团火却没有停息。

  庆尘回忆起,当初刘德柱觉醒前兆也是如此。

  那是不是说,所有觉醒者在觉醒的时刻,都是这样?

  慢慢的,那团火平息了。

  可庆尘感觉它并没有消失,只是它还没有积累到真正应该突破的临界点,于是重新蛰伏下来。

  李叔同曾说过,修行便是缓慢挖掘潜力的过程,一旦一个人潜力被挖掘出来,那么就会失去觉醒的机会。

  所以,修行者中没有觉醒者,彼此并不共存。

  可是,这件事情在庆尘身上出现了意外。

  寻常骑士在完成第一项生死关挑战的时候,只是f级,而他却是e级。

  也就是说,按照这个过程,庆尘完成六项生死关就能抵达s级,成为世间少有的半步神明。

  完成第七项就是真正的神明。

  那如果八项生死关全部完成呢?

  李叔同说,一个世界的力量是有上限的,你可以无限接近某个临界点,但无法突破。

  就像是表世界一样,它的规则便是普通人无法成为超凡者。

  必须借助里世界的规则,才能回来继续打破表世界的规则。

  那么,如果说里世界的力量上限便是ss级神明,那么庆尘的潜力该如何释放?那多余的一项生死关所产生的巨大潜力,该何去何从?

  现在想那么多其实也没有用,生命很神奇,它会自己寻找出路。

  庆尘感受着自己突破后的状态,每一个毛孔都像是在基因锁打开后被人激活了似的,正在呼吸着水里的氧气。

  奇怪了,自己也没有觉醒,却有了用皮肤在水下呼吸的能力。

  而皮肤呼吸时候,骑士真气也在快速消耗着。

  是骑士真气在支撑着水下呼吸!

  这是骑士的某种能力吗,为何师父不曾说过?

  是因为里世界的水域太危险,所以骑士不曾下水尝试?还是说……自己虽然未觉醒,但两次觉醒前兆还是给他附加了一些奇特的能力。

  庆尘大概计算了一下真气的消耗速度,却并没有急于离开。

  他默默等待着。

  因为他相信会有人下来送死。

  这时,张三站在已经渐渐平静的湖边:“老板,他跳下去之后一直没有浮起来,生死未知。”

  “派人下去看一眼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”幻羽在蓝牙耳机中平静说道。

  那坐在落地窗前的瘦削身影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那个和自己斗了好几回合的白昼老板,就这么死了?

  那个老君山上杀人干脆利落的庆尘,也死在蹦极塔里了?

  虽然他们死了不少人才换来这样的结果,但幻羽总觉得事情还是太顺利了。

  仿佛他自己也打心底里觉得,对方不会死似的。

  不知何时,幻羽已经产生了一种无论如何也杀不死对方的感觉,所以他要验证,他需要对方的尸体来证明,这位白昼老板是不是真的死了!

  “小心一些,我怀疑他还没死,可能只有几处骨折。”幻羽说道。

  张三迟疑了一下:“就算没死,现在都十分钟过去了,也应该会窒息。”

  “超凡者的神奇之处不用我再复述,”幻羽声音沉了下来:“照做。”

  张三看向身旁,此时,近百名杀手竟然已经只剩下二十多人。

  他点了十人说道:“你们几个下去,带上匕首,如果他没死,就杀死他。杀不死他,就把他拖在水里,耗光他的氧气。如果死了,就把他的尸体捞上来。”

  那十人看了一眼湖水,又看了一眼飘零的雪。

  这个时间点,谁都知道湖水肯定冰冷刺骨,要是现在跳下去,怕是要冻出一场大病。

  然而,他们没有选择。

  十个人咬咬牙将衣服脱了扔在湖边,一个猛子便扎了下去。

  他们朝着湖底游去,却突然发现湖底正有一个黑影快速靠近。

  一名杀手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人锁住脖颈硬生生扭断。

  那黑影未作停留,直接在水中蹬着这具尸体,并借助着一蹬之力,如离弦之箭般冲向另一名杀手。

  还没等杀手抽出腰间匕首,黑影便已经来到他身边,并再次扭断了对方的脖颈。

  黑色的身影借助着尸体,在水下来回穿梭,他每次冲击出去的速度都极快,跟那些划拉着胳膊慢慢游弋的杀手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此时是深夜,湖底可见度极低,直到庆尘杀了五名杀手后,其余杀手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
  他们战栗着看向周围黑漆漆的湖底,黑暗的湖,充满了未知的危险。

  冬季的湖水冰冷刺骨,犹如一柄柄刀子在割着每个人的皮肤。

  那水下的黑影犹如一道代表着恐惧的阴影,不停的收割着生命。

  甚至令杀手想起了某些水怪的传说。

  黑影太快了,根本不像是人类能在水下游出的速度。

  杀手们意识到,黑影便是那名狙击手,对方不仅没死,而且竟然在这湖底待了足足十多分钟也没有窒息缺氧。

  而且,狙击手也没有骨折,在水下游的比谁都快!

  当黑影靠近时,一名杀手挥出匕首想要阻挡,可那黑影随手一拨,杀手只感觉有什么极其锋利的东西从脖颈上滑过。

  紧接着,他脖颈处喷射出的血液,把夜色中本就黑暗的湖水染的越发浓重。

  那是灌注了骑士真气的提线木偶,在水中杀人于无形。

  庆尘不仅将杀手一一杀死,还一一献祭给了提线木偶,以至于那条小蛇仿佛也处在亢奋状态,丝毫不在意自己被当刀用了。

  慢慢的,剩余三名杀手自知不敌,纷纷朝湖面游去。

  可这时想走哪还来得及,刚晋升d级的庆尘有着无穷的力气,却见他在水中将杀手追上,然后用提线木偶缠着他们的脚踝,将两名杀手重新拖入湖底。

  最后一名杀手奋力向湖面游去,他感觉自己几乎看到湖面上泛起的光泽,未央湖公园的灯光照射下,昏黄的鳞波就在眼前了。

  杀手伸出手臂,想要将手掌探出水面。

  可就在这一瞬间,杀手突然感觉到,不知是什么东西缠在了他的脚踝上,硬生生将他重新拖曳回去。

  他伸出去挥舞的手掌,距离湖面只剩下那十多公分,然后杀手绝望的看着自己距离湖面越来越远。

  仿佛要永远沉沦在这漆黑的未央湖底。

  张三在湖边站了许久,他能感觉到水下有动静,可他看不见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湖面一直有大量气泡浮出,但一个重新上来的人都没有。

  五分钟过去,这个时间已经超出正常人的水下憋气极限,十名杀手就算没有找到‘白昼老板’的尸体,也该浮出水面换气了。

  就算被白昼老板杀死,这时候尸体也该漂起来了吧。

  可是,湖面依旧平静,什么也没有出现。

  张三身旁的杀手们恐惧起来,大家只感觉这黑漆漆的未央湖,像是会吃人似的,把他们的十名同伴给全都吞掉了。

  此时此刻,幻羽才终于明白,那位白昼的老板不仅没有死,而且还有余力忍受湖水的寒冷,在水下连杀10名杀手。

  这种恐怖的战斗力,以及战斗中永远无休止的意志,竟是让人隐约中感觉到恐惧。

  幻羽陷入沉思。

  “有点不对劲啊,这未央湖有古怪,咱们走吧!”一名杀手说道。

  张三冷笑道:“古怪?不过是那狙击手没有死而已。”

  “可是,他都下去十多分钟了,也没见他出来换气啊,”一名杀手说道。

  张三沉思片刻:“他做好了准备在这里以跳湖做退路,说不定也会在湖底提前藏好氧气瓶,然后等我们下去寻找尸体的时候痛下杀手。”

  幻羽突然在通讯频道里说道:“不用再做尝试了,撤退。”

  对于幻羽来说,这些初级杀手不过是一种工具而已,只要时间行者还在不断产生,那么他凭借着里世界的身份,自然还能源源不断的制造。

  唯独张三不同,这是实打实的c级觉醒者,而且穿越事件以前就是一名常年混在中东的雇佣兵,某次回家探亲成为了时间行者。

  这种人才非常难得,未来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但是,饶是幻羽将这些杀手当做工具看待,这一战里也让他元气大伤。

  杀手死的实在太多了,好不容易带回来的无人机、枪械,也损失的太多了!

  最关键的是,他损失了这么多,那位白昼的老板竟然还没死!

  幻羽不能再冒险了,巨大的危机感逼迫他必须慎重起来,不能再将今晚这一切当做一场游戏。

  他要为自己保存一些实力。

  张三带着杀手们撤退了,他们向着未央湖公园的门口跑去。

  而在此之前,庆尘杀完十人之后也没有继续停留在湖底,他察觉到自己骑士真气将要耗尽,马上就要面临缺氧的问题,于是朝着未央湖的另一端游去。

  今晚,他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得做。

  因为他今日一战,并不是幻羽想象的那样,提前准备好了一切。

  他是真的在临时应战,只不过他临时做的准备过于充分,才导致对方认为他早有准备。

  但是,准备的充分不代表毫无破绽,他还有补丁要打。

  庆尘是谨慎的,哪怕刚刚晋升的巨大喜悦,也无法冲散他坚韧的心智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张三等人来的时候开了十二辆商务车,每车坐7人,都还坐得满满当当。

  撤离时,他们一人开一辆甚至都人手不够,加上张三也才十一个人,其中还有四个不会开车。

  面对着停放在未央湖公园门口的这些商务车,大家才终于感受到今晚这一战是多么的惨烈。

  好在未央湖公园位于咸城北郊,又是深夜,附近根本没什么游人。

  这些车辆哪怕放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事情。

  “走吧,先开走6辆车,其他车老板会安排人来取,”张三冷声说道,他又点了个人:“你来给我开车。”

  说着,张三谨慎的观察了四周,然后选择了一辆商务车,贴着车辆间的阴影靠近过去。

  而且,他上车后并没有坐在位置上,而是如猎豹般蹲着,从车窗外面根本看不见他的人影。

  杀手们明白,张三这是担心那名狙击手从后面追来!

  那些负责开车的杀手心中惊惧,连张三这种高手都要如此谨慎,他们这些开车的岂不是会被人当靶子打?

  不负责开车的杀手,则一个个有样学样,躲藏在车厢里,甚至还有点庆幸自己不会开车。

  可还没等他们细想,却听夜幕中轰鸣声响起,一辆车子被子弹穿透了油箱,整辆车都化作巨大的火球。

  火焰腾空而起,将车里的三名杀手统统包裹在内。

  车内的杀手并未直接死亡,那爆炸的威力也没有想象中大,只是油箱喷溅的汽油不停燃烧着,带给他们炼狱般的折磨,然后才慢慢死亡。

  寻常子弹是无法打爆车辆油箱的,这是狙击枪的特种燃烧弹!

  张三想到这里便心中一惊,哪怕在中东战场上,使用这种特种子弹的狙击手都很少!

  而且更令他感觉到奇怪的是,子弹分明是从未央湖公园正门对面打来的。

  夜色里,他刚才的余光甚至还看到那枚橙红色子弹,在空中划过如激光般的弹道轨迹。

  可对方不是还在湖底吗,怎么会比他们还提前一步出了未央湖公园,甚至找到了新的狙击点?!

  对方是要把他们这批人赶尽杀绝!

  可是,这位白昼的老板难道都不会累的吗,今晚如此高强度的战斗之后,为何还能保持如此旺盛的精力?

  他还不知道,当庆尘身上的第二层基因锁解开时,这少年已经跟满血复活没什么区别了。

  “开车!快开车,往11点方向开,狙击手就在那里!都给我往那里冲,不冲就是死!对着他冲,他打不到油箱的!”张三怒吼道。

  这个时候想要躲避狙击手已经来不及了,他必须依靠车辆的机动性和数量,赌自己能直接冲到狙击手的附近,然后以近身作战的方式来解决掉这名狙击手!

  不然的话,他们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此时,有车辆跟着张三一起冲,也有车辆掉头就往其他方向逃跑,但不管开去哪里都改变不了他们的结局。

  那些往其他方向逃跑的商务车接连爆炸,张三拉开自己右侧滑动门,随时准备跳车。

  砰的一声,张三所在车辆的司机被子弹贯穿,鲜血溅了他一脸。

  可是他并没有被恐惧侵袭,而是趴在主驾驶与副驾驶之间的缝隙,一只手操控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则按住死去司机的腿,狠狠的踩下油门!

  张三已经察觉到狙击手隐藏的地方了,就在未央湖公园正门对面两百米位置的一颗大树上!

  轰隆一声,商务车狠狠撞在树上,以至于树都开始摇晃起来。

  趁着这一刹那,张三从车辆侧面已经打开的车门处,仰面朝天空跳了出去。

  他很清楚,这个时候盲目逃跑没有意义!

  就在这跳车的一瞬,这位曾在中东出生入死的汉子拔出手枪,在飞跃的空中朝着树冠里面疯狂射击。

  待到他一口气打完弹匣里的子弹,才重重的落在地上。二

  操控车辆、侧门跳车、拔枪、仰面朝树冠射击,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。

  可是,树冠里没有任何动静,似乎他的所有子弹都射在了空气中。

  张三心里一凉。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晚上11点还有一章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