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292、永远少年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09 23:46:3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两位去哪啊?”

  “师傅,未央湖公园,谢谢。”

  蓝牙耳机里,幻羽清楚听到庆尘与出租车司机的对话,一时间怔了半晌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
  还真打车?这么紧张的气氛里,你突然打了一辆出租车跑了?

  这他娘的一点也没有美感啊!

  等幻羽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,那边已经断开连线了。

  不过,刚刚庆尘与出租车司机对话的时候,某个信息被他捕捉到了。

  上车的不止一人,是‘两位’。

  而且,白昼将战场精准的定位在咸城未央湖公园,就仿佛是早就做好的决定一样。

  “白昼里,肯定有来过咸城的人,庆尘身边果然有一个对咸城非常了解的人存在,”幻羽低声分析道。

  毕竟,谁会选择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当做战场呢。

  “谁去过未央湖公园?”幻羽给整个通讯系统切换了频道,并将庆尘有可能掌握的蓝牙耳机剔除出通讯列表:“未央湖公园里有什么?”

  有人回答道:“有未央湖。”

  幻羽挑挑眉毛:“……这句话是谁说的,张三,扇他一耳光。。”

  凤城五路上,张三面无表情的扇了身旁一位年轻人一耳光。

  张三说道:“老板,我去过,那里占地近千亩,整个未央湖有四百多亩。公园里树林不少,依着未央湖而建。”

  幻羽冷笑:“那就去看看,白昼为我们选择的战场,到底有什么古怪之处。”

  张三回应道:“收到,我们现在就过去……对了老板,我们要不要去维也纳酒店,把庆尘的同学给控制住。”

  幻羽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这不符合游戏规则,太下作。”

  张三愣了一下:“老板,今晚昆仑会不会出来插手此事。”

  幻羽笑了起来:“放心,他们忙着去找鹿岛财团的时间行者,没空搭理我们。”

  此时,庆尘正坐在出租车上缓缓喘息着。

  长时间的奔跑,对他的心肺功能造成了极大压力,在这出租车上的片刻,是他难得的休息时间。

  刚刚他与张三的追逐战里,庆尘看似轻松,但实际上他能感受到来自身后的压迫感。

  如果不是他提前规划好了三条线路,怕是已经被对方追上了。

  上一次面对这种压迫感,还是在002号禁忌之地里面对曹巍。

  这是一名c级高手。

  还有可能是一名隐藏的觉醒者。

  窗外雪花在一片一片落下,与地面接触的一瞬间便融化了,让地面看起来湿漉漉的。

  庆尘摸了摸自己的头发,不知不觉间也已经湿了,不止是雪花还是汗水。

  还好,城市里气温较高,他要进行第二项生死关的地方,应该一时半会儿还不会结冰。

  很累,这是庆尘的心里话。

  但是,掌控战场节奏的疲惫之后,巨大的亢奋感却在刺激着他的神经。

  连大脑运转都要快了几分。

  庆尘摸了摸自己的肋骨处,正在隐隐疼痛。

  还好他吃了三条龙鱼,那神奇的暖流将他伤势治愈大半,不然这会儿可能更加严重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庆尘看着出租车窗外,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混在七八个人中间。

  他想喊司机师傅停车,但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。

  “奇怪了,怎么会到这里了?”庆尘纳闷道。

  前排的出租车司机听了,忽然说道:“您可别乱说啊,我一路都是跟着导航走的,没给您绕远路。”

  庆尘:“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十多辆黑色商务车在未央湖公园门口停下。

  近百人跳下车来,还有人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只只箱子。

  总共12只黑色箱子,每一只都有电脑主机大小,箱子上还写着边界-011字样。

  里面装载的,分明就是里世界的边界-011型号无人机组,只是不知道幻羽到底怎么将这么庞大的东西给带回来的。

  张三冷声说道:“带着箱子的人跟我走,其他人分散到公园里寻找白昼的踪迹,通讯频道打开即时通讯。”

  杀手们愣了一下,这种公园地形还要分散寻找目标,跟送死没什么区别。

  而张三说开启即时通讯的意思,就是不用再按键说话,好让他们在被目标杀死前,报出目标的位置。

  就算目标是偷袭,他们也能发出痛苦的哀嚎,这样就找到目标了。

  杀手们看向张三,对方这是要拿人命来换取信息!

  张三平静道:“别忘了你们在里世界身处何地,既然已经决定效忠来换取利益,就要承担相同的风险。”

  杀手们纷纷低下头去,将蓝牙耳机调成了即时通讯的模式,然后纷纷钻入未央湖公园之中。

  然而,目标比想象中更好找一些。

  杀手们才刚刚进入未央湖公园,便听到轰鸣声响起!

  一枚狙击子弹横贯数百米距离,直接将一名杀手打出一蓬血雾来。

  “狙击手,是狙击手!”一名杀手声嘶力竭的喊道。

  话音刚落,这名想要去寻找掩体的杀手,大腿处竟被恐怖的反器材狙击枪子弹打断。

  如果没人及时救援,那他很快便会失血而死。

  杀手们纷纷躲藏在公园里的假山、大树之后,任由这名中枪的杀手哀嚎。

  张三自然知道这名白昼的狙击手有多么精准,之前血染行署路事件发生后,他还专门找来地图分析过弹道。

  对方在一千米内弹无虚发,这时候自然不会失误。

  所以,他们对白昼用的“围点打援”,如今却被对方用在了他们自己身上。

  “不要救他了,”张三平静说道:“我们这里没有专业的医疗设备,救不了。”

  杀手中有些人相信了这句话,但还有一些人很清楚,这时候只要拿皮带扎住伤者的大腿,伤者大概率不会死。

  是张三不愿意为了救人浪费人力。

  张三在通讯频道中说道:“老板,我知道对方为何会选择这里了,整个未央湖公园只有两个制高点,一个是摩天轮,一个是湖边塔吊式的蹦极点,其余地方全都视野开阔一览无余……这里是最好的狙击场所,是一个狙击手能掌控一切的地方。”

  只需要一人,一枪。

  庆尘便在最高处压制住所有人,压制了整个战场!

  这就是狙击手的恐怖之处。

  也是庆尘选择这个战场的意义所在!

  “有意思了,”幻羽轻声笑道:“我说白昼的那位老板怎么会选择这里,只不过我有些好奇,他是怎么把反器材狙击步枪带过来的。”

  如果是开车走高速过来,那么时间来不及,因为这是幻羽精心设计好的时间。

  如果是坐高铁过来,那么反器材狙击步枪是如何通过安检的?

  那么只剩下两种解释,第一种是,这位白昼的老板应该可以将狙击枪收入身体。

  所以,这狙击枪要么是超凡能力的具现化,要么就是禁忌物!

  第二种是,白昼老板早就抵达了咸城。

  不是幻羽选择咸城作为两个组织间的主战场,而是白昼猜到了咸城是幻羽的大本营,所以假意让庆尘来参加数学竞赛。

  其实是白昼要选择这里当做主战场,而且还提前看好了未央湖公园作为最后的决战之地!

  “终于遇到一个有意思的对手了,”幻羽亢奋起来的:“允许你动用无人机组,先别管庆尘了,今晚务必杀了这位白昼的老板。”

  就在这通话间,一枚巴掌长的子弹骤然飞至,打穿了一颗湖边的柳树,也打穿了柳树后的杀手。

  人们总是低估反器材狙击步枪的杀伤力,对它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,只有死亡才会教会他们一个道理:躲在树后没用。

  庆尘此时,用的全是最具穿透力的钨芯穿甲弹。

  张三在躲在树林中的假山后,他默默的看了一眼不远处树上的弹孔,判断出狙击手应该不在摩天轮上,而是在摩天轮对面塔吊式蹦极处。

  “打开边界无人机的箱子,”张三冷声说道:“等会我用无人机掩护,全都给我冲到蹦极点。”

  说着,张三从其中一只箱子里取出全息神经元接驳眼镜,十二架边界无人机同一时间纳入他的意识掌控之中。

  下一刻,庆尘在‘以德服人’的光学瞄准镜中,竟然看到湖边的柳树林中有无人机群腾空而起。

  那熟悉的无人机与机载武器设备,让庆尘皱起眉头。

  边界-011无人机组,这是肖功曾经用过的东西……可是庆尘并没有李叔同那种抬手间用扑克牌击落漫天无人机的本事。

  这是联邦集团军的军用无人机啊,幻羽是怎么带过来的?!

  之前能把里世界的手枪带回来也就算了,这怎么连无人机都能带回来?

  庆尘忽然意识到,幻羽身上恐怕不止一件禁忌物,甚至有某个禁忌物能从里世界携带物品回来,比如箱子类的禁忌物!

  他看着无人机群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。

  与此同时,无人机升空的刹那间,树林中近百名原本被压制的杀手全都冲了出来,分散在不同的方向,尝试着在无人机群掩护下,突破开阔地!

  要知道,他狙击能力确实很高,但军用无人机飞行速度太快了,他必须做出选择,先击落无人机群还是去阻拦地面上靠近的人群。

  庆尘笑了笑,他已经做出决定,并扣动了扳机。

  地面上,一名杀手溅出放射状的血迹。

  再次扣动扳机,又一名杀手的胸口被打出恐怖的血洞来。

  张三用神经元接驳后的无人机群在空中快速逼近,他有些意外,原本还以为这位白昼老板会先解决无人机的,因为无人机群能直接飞上蹦极台,明显威胁更大。

  却没想到,对方竟然决定先击杀地面上的人群。

  难道对方并不惧怕无人机群吗?

  此时,无人机下方的摄像头甚至已经足以放大到看清庆尘的面部:“老板,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男子,长相平平无奇。”

  “杀了,”幻羽平静说道。

  然而就在无人机群毕竟庆尘四百米射程范围内的瞬间,张三通过边界-011无人机视角,赫然看到庆尘调转了枪口。

  张三非常肯定,无人机测距仪显示的确实是400米整的那一刻,对方调转了枪口。

  他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对方能够精准测算距离。

  张三忽然通过边界无人机的视角,看到对方在笑。

  为什么会笑?

  因为400米就是‘以德服人’的直线打击距离,在这个范围内,庆尘甚至都不用去计算抛物线。

  他只需要在准星所到之处,扣动扳机!

  庆尘总觉得今晚好像少了点什么。

  今晚,他辗转十多公里,以一己之力与幻羽的近百名杀手周旋,如此盛大的夜幕,怎么能没有烟花。

  下一刻,那些做着规避动作并快速逼近的边界无人机,一一在空中爆裂开来。

  还没等它们进入自己的100米射击距离,便全都粉身碎骨。

  张三猛然摘掉自己脸上的全息眼镜,怔怔的看向蹦极台:“老板,我们要重新评判这名狙击手的水准,对方只用了六秒时间,便击落了十二架无人机,仿佛不用思考似的。”

  是的,不用思考,那是一种400米内的绝对枪感,宛如与生俱来的狩猎本能。

  幻羽沉默片刻:“那他今晚更得死了。”

  “不过老板放心,我们的人马上就要突破开阔地进入蹦极塔,”张三平静说道:“他应该没想到我们会有这么多人,所以才选择了这么一个没有退路的地方。”

  未央湖公园里的塔吊式蹦极台是一栋孤零零的独立建筑,就像是建筑工地上孤零零的塔吊。

  蹦极台离地70米,下面就是未央湖。

  幻羽笑了起来:“70米高空落水,必死无疑,最轻也是骨骼尽碎。”

  下一刻,十多名最前面的杀手已经冲到了蹦极塔里,有人乘坐电梯,有人走楼梯,还有人干脆攀爬着外部的钢筋直梯。

  他们就像是蚂蚁一样,向上围攻,而蹦极塔上的庆尘,忽然嘀咕道:“怎么有一种被丧尸围攻的既视感。”

  他依然不紧不慢的扣动着扳机,解决那些还未靠近蹦极塔的杀手,没有浪费一枚子弹。

  张三藏在暗处远远看着:“奇怪了,他怎么好像一点也不慌。”

  没错,在张三看着庆尘依然还在平平稳稳的扣动扳机,甚至一次都没失误过。

  “老板,蹦极塔里还有其他人,有人堵在电梯门口,身形很像庆尘,”蓝牙耳机里有人说道。

  此时,乘坐电梯上去的杀手们,刚等到电梯打开,便看到一位带着黑色口罩的年轻人等在门口。

 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年轻人便已经抬起手臂,扣动了手枪的扳机。

  转眼间将一电梯的杀手打死在里面。

  幻羽听着消音手枪的闷响声:“果然,这位才是白昼老板身边最信任的人,上一次在行署路开来大酒店,应该也是他守在楼上。”

  这时,那些走楼梯的杀手们也蜂拥而至。

  ‘庆尘’丢掉了打完子弹的手枪,从腰间拔出一柄匕首来。

  却见他不退反进,竟顶着一具尸体,朝着楼梯下面杀了过去,刀刀都割在最致命的部位!

  “这庆尘怎么跟不怕死似的,一个人想要挡住几十人?”有人在通讯频道里看着那个朝楼梯下面杀来的年轻人。

  对方凭着一身的悍勇,眼睛也不眨的收割着生命。

  不过,就在他以宛如艺术的刀术杀掉五六人后,楼梯间突然响起枪声。

  ‘庆尘’腹部中枪了。

  “我打中他了……嗬,嗬……”

  那名开枪打中‘庆尘’的杀手,说话间被‘庆尘’扑至面前,抹了脖子。

  血液横流。

  不过,‘庆尘’自己也因枪伤缓缓倒下。

  张三在蓝牙耳机中停着战况,当他听到‘庆尘’倒下时,不知为何松了口气:“不要管庆尘了,去杀了蹦极台的狙击手……等等,他怎么站起来了,他要干什么?!”

  张三震惊了!

  视野中,真正的庆尘不知何时停下了枪声。

  他站在蹦极台的边缘,静静的感受着风在身边流淌。

  刚刚楼梯里,是他在路上用提线木偶控制的杀手。

  他专门用蓝牙耳机说“他们已经死了”,其实是为了迷惑幻羽。

  因为其中一个并没有死,而是成为了他的傀儡,用来给制造两个身份。

  庆尘自己,享受着风,享受着寒冷,享受着,这世界带给他的一切。

  他闭着眼睛,静静伫立。

  所谓终极信任,便是相信当你做好一切准备,命运会给你一个答案。

  庆尘曾在那神秘世界中一次又一次的死去。

  从一开始的恐惧,到最后的面不改色。

  所谓人世间一切努力,大抵如此。

  但是,当他真正站在这蹦极台边上的时候,想到自己这次如果失败了,可能真的会死,还是有一些害怕。

  这时,风停了。

  雪花开始垂直落下。

  如果要跳的话,就是现在。

  庆尘感受着空气中的寒冷温度,他依旧闭着双眼。

  对了,骑士的信仰是什么来着?

  是落子无悔的勇气。

  庆尘看着那些几乎要冲上蹦极台的杀手,还有喊杀声,睁开眼睛微笑起来。

  他在刹那间开启逆呼吸术,冰一样的纹路在脸颊开始绽放。

  感谢这世界,有剥夺,也有馈赠。

  永远少年!

  就在杀手们冲上蹦极台的前一秒,庆尘张开双臂向后仰去,坠向未央湖中!

  却见夜空中的少年舒展着身体,宛如一只轻盈的飞鸟,在辽阔的长夜幕布中,穿透漫天的雪花,飞驰而下!

  哗啦一声,是落水声。

  咔哒一声,是第二层基因锁在水中开启的声响。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万字已更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