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291、追逐之战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09 23:46:3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酒店房间里,庆尘将蓝牙耳机踩碎。

  这一次,他没有再带着耳机偷听对方的部署安排。

  毕竟这一招他已经用过太多次,对方一定会注意,就算耳机里传来什么消息,也有可能是用来误导他的。

  所以,与其费心费力的听到信息、分析信息,还不如不听不看。

  今晚,庆尘要按照他自己的节奏来。

  所有人,都必须按照他的节奏来。

  庆尘搜寻了一下杀手的身上,只是房间内的杀手并没有携带枪械。

  看样子,枪械这种东西在幻羽这里也并不是很多,起码没法给所有杀手配备。

  庆尘沉思着,这位幻羽在里世界到底是什么身份呢?

  他现在大概有了三个线索。

  第一个线索是,最早在老君山的时候,他还不懂枪。。

  但现在他懂了,甚至知道里世界的所有手枪枪械都是什么型号,多大的口径。

  所以,当他从上一名杀手身上取走枪械的时候就明白,那柄手枪、消音器、亚音速子弹,全都来自里世界。

  啄木鸟k24型号,5.4毫米口径,亚音速子弹初速度310米每秒,不会产生音爆。

  幻羽有从里世界运输枪械这种大型物品的能力,或者说,他手下的某个人有这样的能力。

  难怪在禁枪如此严格的环境里,对方却能弄来这么多手枪。

  第二个线索是,幻羽手中的禁忌物ace-017恶魔邮票,应该掌握在某个财团手中。

  第三个线索是,幻羽手下的人实在太多了。

  就算对方手段诡异,但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拥有如此多的手下,也非常不合理。

  除非,这些手下都是被某个财团控制的时间行者,只有财团才能拥有这样的效率。

  庆尘与幻羽这边多次交手,能明显感受到的一点是,对方手下从普通歹徒,慢慢变成了训练有素的杀手。

  那些杀手们在穿越前可能都是普通人,是有人在长时间系统的训练他们,才能有这样的效果。

  第三个线索,也印证了第二个线索。

  所以,庆尘现在非常肯定,幻羽就是某个财团里的当权者之一,又或者是某个当权派系的嫡系子弟。

  至于对方到底是李氏、庆氏、陈氏、鹿岛、神代,这个庆尘还无法确定。

  但如果咸城就是幻羽的根基所在,那么咸城对应的16号城市是哪家财团在掌控?陈氏,庆氏!

  等等,庆一不是16号城市的,也就是说,庆一确实不是幻羽?

  下一刻,他打开酒店的窗户,直接身手矫健的爬了出去。

  对于骑士来说,五层高楼根本不算什么。

  但凡攀上过青山绝壁的人,都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难度。

  维也纳酒店大堂旁边,酒吧里。

  同学们忐忑不安的坐着,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听徐梓墨说,他们现在好像卷入了一场时间行者之间的纷争。

  大家什么也不用做,只需要在酒吧里等待事情结束就好。

  这都是徐梓墨说的,包括数学老师田海龙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质疑什么,因为徐梓墨没道理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。

  “梓墨,你能给我们说说到底怎么了吗?”夏小冉好奇道。

  “我答应别人了,不能说,”徐梓墨摇摇头。

  庆尘临走前,专门交代她不要告诉别人来着。

  “是庆尘同学吗?”王甲乐好奇道:“这个不难猜,刚刚吃饭的时候你跟着他离开,然后你回来的时候却没有见他。”

  徐梓墨也不想说谎,干脆拿出手机来,开始一道道看起纠错题来。

  所谓纠错题,就是把自己过去错过的题全都记录下来,然后时不时的回去看它,验证自己是否真的掌握了知识点。

  这是绝大部分学霸都在使用的方法。

  只不过,徐梓墨此时看题也不过是装装样子而已,她的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。

  很快,小鹰重新走下楼来,他自我介绍道:“大家好,我是昆仑组织的小鹰,我知道你们是代表洛城高中参加数学竞赛的,但要委屈你们一下,在这里待到事件结束。不用担心,12点前肯定能结束了。”

  周玄鹰问道:“是不是庆尘惹出什么麻烦了?那为什么他惹出的麻烦,我们要在这里等着,我们明天还要参加竞赛的。”

  “可不是他惹出什么麻烦,”小鹰渐渐收敛笑容:“今晚来针对庆尘的组织,当初在老君山杀了不知道多少人,你想以后也被杀吗,那你就纵容这种组织慢慢壮大好了。他在做你们做不了的事情,如果你觉得竞赛特别重要就回房间复习,你是否安全就不关我的事情了。”

  周玄鹰张了张嘴巴,没再说什么。

  其实,如果郑远东、路远在场,小鹰说的这些话是要受责罚的。

  但老君山一战里,扳手和山楂都死在山上,而庆尘为他们报了仇。

  所以不管昆仑和庆尘的关系怎么样,对方有没有加入昆仑,小鹰都承这个情。

  徐梓墨犹豫了一下,她问道:“你好,我能私下问你点问题吗?”

  小鹰愣了一下:“可以啊。”

  两人走到旁边的卡座坐下,徐梓墨开门见山道:“庆尘同学是昆仑组织的成员吗?不然你为何会来帮他善后。”

  小鹰想了想,庆尘还真算昆仑的成员,那少年不光是昆仑的成员,还特么是九州的成员、白昼的成员、里世界李氏学堂的教习先生、李长青的私人保镖、海棠拳馆的虎量级拳王……

  这都特么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  小鹰忽然发现的,庆尘这穿越的两个月,给自己搞了一大堆身份啊!

  简直了!

  小鹰斟酌着说道:“严格意义上讲,他确实是昆仑的成员,不过他的身份比较特殊。”

  徐梓墨又问道:“……他很厉害吗?”

  小鹰一听这话便来劲了:“厉害啊,非常厉害,他应该算是时间行者里最厉害的那批人了!”

  其实,徐梓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问什么,她只是想从各种渠道去了解,庆尘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。

  现在想来,自己去跟那少年说,能不能拿出真正的实力去考试,听起来有多幼稚。

  因为对方的眼里,已经没有考试这种小事了。

  “他还在楼上吗?”徐梓墨问道。

  “不在了吧,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,这小子一直神出鬼没的,”小鹰说道。

  徐梓墨望向窗外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此时,窗外黑色的夜幕中,有零星的白色雪花飘零着,宛如一朵朵梅花在空中飞旋。

  下雪了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老板,1号目标没有从维也纳酒店正门出来,”酒店外的某个角落里,一名中年人汇报道。

  “老板,1号目标也没有从后门出来,他应该还在酒店里面,”后门处,也有人汇报道。

  蓝牙耳机里有人说道:“继续待命。”

  “我已经出来了。”

  声音从杀手背后传来。

  然而这声音刚落地,后门处的这位杀手忽然感觉后腰处一阵麻木,仿佛身体里的所有力气都被抽空。

  那是脾脏破裂后,身体失去血库的典型症状。

  庆尘也不是非要刺穿对方的脾脏,而是这一手法已经成为外界判定他身份的“人设”了,他如果要用这个人设来隐藏其他身份,那么就需要维持着这个人设,让所有人产生刻板印象。

  此时,杀手们不知道庆尘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酒店,又是怎么离开的。

  之前明明他们在暗处,1号目标在明处,但现在他们连1号目标的行动轨迹都找不到。

  庆尘孤身一人向北前进,那是咸城北站的方向,也是咸城未央湖公园的方向。

  他今晚的目的地,就在那里。

  蓝牙耳机内,那位幕后主使者幻羽察觉不对,立马驱使附近的杀手赶往后门。

  可是当其他杀手抵达后门时,却只能看到庆尘远去的背影。

  “老板,他往北边去了,”一名杀手汇报道。

  “北边?”幻羽迟疑了一下。

  先前刘德柱在咸城北站的门口站了那么久,就是为了把包围着维也纳酒店的杀手吸引到北边。

  结果现在庆尘杀出了酒店,不往其他地方跑,竟然迎着正重新杀回维也纳酒店的杀手而去?

  这不正常,庆尘肯定知道咸城北站的杀手正在返回,为什么还会自投罗网?

  一个人生第一次到咸城的少年,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向北杀出一条血路?

  “老板,要不要留一部分人在咸城北站,可能之前刘德柱来的时候,那位白昼老板也是同一趟车抵达的,现在庆尘就是要和这位白昼老板汇合,”蓝牙耳机中,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,这个声音不是第一次出现了,杀手们都很清楚,这是组织内级别更高的成员。

  幻羽笑道:“张三,他可能是要和他的老板汇合,但他们绝对不是要去咸城北站,毕竟整个咸城有三个车站,他们去哪一个都能离开咸城,没必要跟咸城北站死磕,对不对?”

  “那他们是想干嘛?”张三疑惑道。

  “他们是想跟我们死磕,”幻羽声音渐冷:“既然这样,那就成全他们。维也纳酒店外面的人全都追着1号目标,其他人往那边汇合。张三,你带着你的人,分别在凤锦路尽头、明光路尽头、朱宏路尽头等着他,他不了解咸城的地形,我们就在那里给他一个惊喜。”

  从维也纳酒店往北,分岔路口就这么三个,如果庆尘要继续北进的话,那就一定会经过这里。

  可是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远远缀着庆尘的杀手们忽然发现。

  庆尘竟然没有选择三条路的任意一条,而是径直的穿入一片居民区,从一条极窄的小路,硬生生穿透了他们的封锁线。

  这条路,在地图上甚至都没有名字!

  “老板,他已经越过封锁线了!”杀手按下耳机的通话键,急促说道:“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这里有条小路,感觉他好像比我们更加熟悉地形似的。”

  许多杀手听到这句话便愣住了,老板不是说这少年第一次来咸城吗,对方凭什么比他们这些在咸城土生土长的人更加熟悉这里?

 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今天下午,庆尘用了整整三个小时将整个咸城路线记在脑海中,甚至还专门用了google卫星地图,将他规划好的线路观察清楚。

  一个人在自己土生土长的城市里,自然会有一些心理优越感,觉得这是自己的主场。

  然而,杀手们就真敢拍着胸脯保证,这城市里的每条道路他们都知道、都认识吗?

  但庆尘敢保证,此时咸城市区的每一条道路,他都认识!

  现在,庆尘才是那个最熟悉咸城的人。

  此时此刻,咸城巨大的城市模型,以蓝色的线条在庆尘脑海中建模,宛如一座巨大的线形宫殿一般,清晰、准确。

  蓝牙耳机里传来声音:“张三,你亲自去抓他。”

  那浑厚的声音回答道:“好的老板。追着他的人,把他现在的位置告诉我。”

  “凤城五路!”

  “盯紧,我马上就到。”

  说话间,凤锦路尽头一名带着鸭舌帽的三十多岁男人从阴暗处冲出,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凤城五路方向狂奔过去。

  从苍穹之上坠落的雪花原本正轻飘飘的落下,可是当他穿过时,身后掀起的空气乱流,生生将雪花拂卷的上下翻飞。

  短短几分钟时间,他已经穿过数条街道,直逼庆尘的行进路线!

  这时,庆尘仿佛预知到这一切似的,突然转身从一扇小门钻进一个小区,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。

  “我知道这个高端小区,小区围墙上都有三米高的电触式铁丝网用来报警,他跳不过去,这小区有四个门,都能进出,”一名杀手说道。

  张三一边冲进小区内,一边冷声说道:“我进去追他,你们把四个门都给封堵上。”

  远远的,张三已经看见了庆尘在夜色中奔跑的背影,矫健又灵活。

  但令人意外的是,庆尘没有往任何一道出口跑,而是径直的钻进了地下车库!

  张三愣了一下:“这个小区的地下车库有几个出口,和地面出口是否重叠?”

  “这小区是人车分流的,总共五个出口,其中四个与地面出口重叠,还有一个在西侧,那边没有地面出口,”有人回答道。

  张三明白了,庆尘进来就是为了那个西侧的出口。

  可问题是,对方真的是第一次来咸城吗,他们这些追逐着庆尘的人全都有一个感觉,咸城并不是他们的主场,而是那少年的!

  张三速度很快,相对速度而庆尘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可是,庆尘竟然依靠熟悉的地形数次拉开距离,抹平了彼此之间的差距。

  每一次张三感觉自己快要追上的时候,就会丢失对方的视野,等再找到对方的时候,距离就已经又拉远了。

  这种感觉太诡异了,仿佛空有浑身的力气,却怎么也使不出来一样。

  令人愤怒。

  数十人分头拦截,张三不再顾忌街头使用枪械的隐患,拿出自己身上的消音手枪扣动扳机。

  消音手枪的精准射程是20米,而张三与庆尘之间的距离则是百米左右。

  张三知道自己在跑动中很难打中庆尘,但只要对方做一些规避动作、放慢一些速度,他就能拉近两人的距离。

  可是,前方的庆尘甚至都没有刻意的去规避弹道,仿佛很清楚张三不可能打中自己似的。

  5分钟后,张三在下一个小区里再次失去了庆尘的踪迹,他在蓝牙耳机里说道:“不要追了,这么追是追不到的,必须开车去北边两个路口处堵他。”

  蓝牙耳机里,幻羽平静道:“不用担心,你们继续把他往北方驱赶,有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。”

  然而话音刚落,蓝牙耳机里传来庆尘那熟悉的声音:“你是说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吗,他们……已经死了。”

  蓝牙耳机里原本嘈杂的交流声,一时间寂静下来。

  幻羽看了一眼面前的地图,他安排去埋伏庆尘的人,分明距离张三还有800米的距离。

  也就是说,庆尘在离开他们视野的短短5分钟内,不再绕圈子,不再捉迷藏,而是犹如外科医生手中的手术刀般,直勾勾的插进了埋伏者的心脏。

  这是一场教科书般的追逐与反追逐,包围与反包围作战!

  而且直到这一刻,白昼也只出现了一个人而已!

  不,肯定不止一个人,幻羽沉思着,如果庆尘只有一个人,根本做不到这一点。

  或许还有好几人在不停的给庆尘提供信息,其中包括杀手方位、路线地图,就像是拉力赛里的车手必须需要领航员一样。

  这是两个组织之间的角力与宣战,幻羽在某一刻甚至在想,庆尘出现在咸城,会不会也是白昼提前算计好了的?

  不然白昼的准备为何如此充分?

  不对,如果是准备好的,那为何不带上刘德柱这位觉醒者作为战斗力呢。

  今晚,疑团太多了。

  包围圈外的庆尘笑道:“怎么这么安静呢,是开始胡思乱想了吗?”

  幻羽笑了起来:“有意思,那现在你都已经脱离包围圈了,打算去哪里呢?从咸城北站坐高铁回家?还是我们继续今晚的游戏?”

  庆尘也笑了起来:“不都说了吗,白昼奉陪到底。不用再费尽心思找我了,白昼组织在咸城未央湖游乐园恭候各位……等你们来送死。”

  幻羽愣了一下:“未央湖游乐园?那里距离你可不近啊,你打算怎么去呢?”

  庆尘在路边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:“不劳烦操心了,我打车。”

  ……

  5000字章节,晚上还有一章,求月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