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289、风暴中心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08 21:44:01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小册子的最后两页,写的都是对准提法第四节呼吸术的猜测,还有对第四节呼吸术的期盼。

  倒数第二页里,注释者写的内容是:

  根据佛爷被掳走前的一些细节回忆,修行第四节呼吸术是非常凶险的,如果成功,面上会出现如同红莲业火般的波纹,如果失败,则变成痴傻儿,终日疯疯癫癫不知所云。

  早先佛爷始终没有将第四节呼吸术传授给神秘组织中其他人,也是担心大家变成痴傻儿。

  至于面上绽放红莲业火到底是什么样,注释者也没见过,佛爷没有展示过,只说自己成功了。

  这个细节,也与骑士呼吸术契合上了。

  庆尘明白,这所谓的‘非常凶险’,恐怕便是指问心的那一关。

  只有经历过问心那一关的人,才会明白这一关有多难。

  庆尘当时如果不是心智坚定,怕是也要变成痴傻儿,例如林小笑、叶晚、李东泽这样的天才,都没能过去。

  好在李叔同能以掌控脉搏的方式,调整他们的呼吸频率,把他们带出问心,不然这三位恐怕也变成痴傻儿了。

  不是他们天赋不够好,而是这一关不看天赋,只看心智。。

  李氏老叟曾说,这神秘组织要求信众无条件奉献自己,其中还包括女教徒的身子。

  庆尘不相信这样一个组织的首领,能过问心那一关。

  所以,注释者说,从来都没见佛爷展现过红莲业火,庆尘十分怀疑这位佛爷也没有通过问心,只是假装通过了,掌控着整个组织。

  如果一切线索都确实无误,又如庆尘猜想的那样。

  那么,骑士现在使用的呼吸术,很可能真就是‘最后的十二骑士’从雪山里掠夺来的。

  而且壹说,骑士们重创了一个非常暴虐的组织,暴虐这一点似乎也能从李氏老叟那里得到印证。

  虽然掳掠他人的行为不太好,但庆尘想到那位佛爷要同时面对十二名a级强者的时候,差点笑出声来。

  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,换做是他,他也会抢的。

  庆尘仔细回忆着,李叔同说没说过到底什么是骑士的信条?

  骑士们在青山绝壁上刻字:唯信仰与日月亘古不灭。

  那么这个信仰是什么?是永远少年。

  少年最重要的是什么?是落子无悔的勇气。

  师父好像从头到尾真的没说过让他当一个正直的人,正直只是外界对骑士的评价。

  所以,抢了就抢了,不要后悔,这就是骑士的信条。

  庆尘觉得自己悟了。

  不过有一点他不明白,十二骑士既然掳走了神秘组织的佛爷,还拿到了第四节呼吸术,为何没有拿到前三节呢?又或者也拿到了,只是觉得前三节没有用?

  很有可能是佛爷故意只给了第四节呼吸术!

  这位佛爷深知问心那一关有多么恐怖,所以想借此害死骑士。

  只是佛爷没有想到,骑士先祖秦笙信念坚定,掌握第四节呼吸术后不仅没有变的痴傻,反而因此将骑士指引到了新的道路上。

  李叔同完成七项生死关挑战,便已经位居半神,这在准提法里的标准,已经可以算是圆通成果了吧。

  等等,庆尘觉得有点不对。

  那神秘组织里掌握前三节呼吸术的人很多,骑士不至于粗心到不去找其他人印证。

  所以,骑士先祖必然得到过前三节呼吸术。

  毕竟闲着也是闲着。

  十二名a级强者去抢一个最高只有b级的小组织,这要抢完还漏点什么,就非常不符合骑士的风格……

  庆尘怀疑骑士当时掳走过很多神秘组织成员,只是因为佛爷太重要,所以小册子里只记载了佛爷被掳走的事情,其他人被掳走的事情,只是没有记载罢了。

  那为何骑士组织并没有传承下来前三节呼吸术呢?

  庆尘猜想:前三节呼吸术是用来打磨‘明点’与‘气脉’的,这是实打实的用气来改变身体。

  如果打磨过身体,骑士便不再是普通人了。

  第四节呼吸术逆过来,可以关闭基因锁,却无法消散打磨后的明点与气脉,于是,无法变回普通人的骑士,也就无法继续完成下一项生死关。

  完成了也没用。

  庆尘的骑士真气在第一项生死关后便出现了,可以用来吞噬前三节呼吸术产生的气,从而避免打磨‘明点’与‘气脉’,避免自己亲手断绝自己的修行路。

  但问题是,其他骑士在b级以后,也可以用前三节呼吸术来壮大骑士真气啊,为什么会失传呢?

  难道是其他骑士无法吸收前三节呼吸术产生的气吗?

  庆尘不知道,他是个特例,所以无法以他为例推断所有骑士的情况。

  可能是这个答案,也可能不是。

  西南雪山里发生的一切太过久远,庆尘无法得知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,千年后的他,一切猜测都只能是猜测了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这修行之法,确实给了他不小的惊喜。

  庆尘依次尝试第一节、第二节、第三节呼吸术,但效果都差不多,只有壮大骑士真气这一种作用。

  他又尝试着保持第一节呼吸术进入‘以德服人’的神秘世界,然后确认自己就算是在神秘世界修行,也能每时每刻的增加骑士真气。

  虽然缓慢,但只要有进展,庆尘就愿意坚持。

  他大概判断一下真气增长的速度,最多半年他就能将骑士真气灌注全身!

  也不知道到了那时候,会不会给师父一个惊喜。

  而且最重要的是,就在其他大部分时间行者还发愁没有修行途径的时候,庆尘已经有多余的修行途径可以教别人了。

  想要在李氏学堂树立他的威信,把那些李氏子弟团结起来,准提法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就在此时,壹搭建的群聊系统里,刘德柱私聊老板账号:“老板,有个事情想和您商量一下。”

  老板:“什么事?”

  刘德柱:“老板,我听说了胡小牛他们跟着庆尘训练的事情,是这样,我也想跟着庆尘训练……”

  老板:“你已经是c级了,寻常训练对你并没有作用。”

  刘德柱:“我知道寻常训练可能对我没用了,但我也想学习学习杀敌的技巧……而且,大家都训练,就我没训练,感觉好像没融入集体似的,怪别扭的。”

  庆尘斟酌了一下:“今天你先跟着庆尘训练一天,早晨六点钟去庆尘家集合。其实我原本打算组织基地建好后,才让你跟着训练,毕竟你离庆尘家有点远,但既然是你自己要求的,那就不要抱怨太苦太累,所有都要听庆尘安排。”

  刘德柱欣喜异常:“嗯嗯,我一定会照做的,绝对不抱怨,老板早点休息,老板好人一生平安!”

  就在兴隆花园,刘德柱家中。

  正当他兴奋莫名时,刘有才推开房门好奇问道:“这么晚了还不睡?”

  刘德柱看了一眼时间,竟然已经快3点了。

  他想了想说道:“爸,咱们有钱了。”

  刘有才怔住了:“傻孩子说什么胡话呢?”

  “真的有钱了,”刘德柱打开自己的手机银行,给刘有才看了一下余额:“我们组织刚刚做成了一单生意,老板奖励我100万,整整100万啊!”

  刘有才迟疑了一下:“做的什么生意,一单能给你奖励这么多?”

  “2500万的生意,”刘德柱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不仅这次有100万,以后每周都能有10万元固定收入,是每周!”

  刘有才更加迟疑了:“咱老刘家可不能做什么贪赃枉法的事情啊。”

  “当然不是贪赃枉法了,”刘德柱想了想说道:“具体情况不能告诉你,这是我们的组织机密,但爸你放心,我绝对没有违法,而且做的还是好事。”

  刘德柱心想,如果抛开故意演戏吓张承泽,以及把刀架在张承泽脖子上以外,确实是没有违法之处。

  他对刘有才说道:“爸,明天我把这笔钱转给你,你和我妈去看看房,咱也搬到那些有电梯的小区里,省得妈天天说膝盖疼!”

  “还是算了吧,这钱让你妈收着,给你娶老婆用,”刘有才说道。

  “那不行,”刘德柱摇摇头:“你们要是不舍得买,我就自己去买。对了,今天开始爸你不用再给我做早饭了,我每天5点半就要出门,接受组织里一位高手的培训。”

  “什么高手?”刘有才疑惑了:“我看外界说你才是高手啊。”

  刘德柱回忆着庆尘在老君山时,杀人的那个干脆利落劲儿,顿时摇摇头:“组织里有比我厉害的。”

  刘有才好奇了:“你是什么级别啊?”

  “c级。”

  “那这位高手是什么级别?”

  “e级。”

  刘有才皱着眉头,沉默了好一会儿:“我明白了,你们组织……是按罩杯排的级别吗?”

  刘德柱:“???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回归倒计时1600000.

  早晨8点钟,庆尘背着一个破旧的背包来到洛城龙门高铁站。

  数学老师田海龙,还有徐梓墨、王甲乐、周玄鹰、夏小冉五人,已经早早在门口集合。

  “庆尘,这边!”田海龙挥手道:“我还担心你不来了呢,带身份证了吧?”

  “带了,”庆尘打量了几人,平静回答道:“不是8点半的高铁吗,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。”

  徐梓墨回答道:“平时都早上六点半起床背英语课文,已经养成生物钟了,索性就早点过来。”

  “多预留点时间嘛,今天我们到达咸城后先带你们在酒店安顿下来,学校为了让你们能好好休息,给大家安排的都是单间,不用混住,”田海龙笑道:“庆尘,你准备的怎么样?”

  其余四名学生看了田海龙一眼,心说你之前也没问问其他人准备的怎么样啊,单单问庆尘是怎么回事。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准备的还行,应该可以入围。”

  “好了,我们进站吧,”田海龙带队走进高铁站。

  待到所有人在车上坐定,庆尘只查看了一眼天气预报,便二话不说的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,进入到‘以德服人’的神秘世界之中。

  与此同时,他还始终保持着奇怪的呼吸频率。

  大家到了车上,彼此拿出各自家长准备好的零食、水果,一边吃一边聊天。

  徐梓墨坐在庆尘旁边,悄无声息的打量着身边的少年,看着对方破旧的背包……

  这个背包她很久以前就见过,印象里,庆尘来洛城外国语学校高一入学的第一天,就背着它。

  很多人不知道,庆尘在中招时是招考中的第一名,除语文外门门成绩都是满分,学费减免一半。

  徐梓墨知道这件事情,所以她比其他人更早注意到庆尘。

  一年多过去了,庆尘没变,这个背包却越来越破了。

  她回忆起学校里关于庆尘勤工俭学的传闻,心说这位同学出门肯定没法像其他同学一样,买那么多零食。

  徐梓墨犹豫了一下,她从自己背包里掏出一包薯片来,想要递给庆尘。

  然而当她想到庆尘之前在班门口拒绝自己的那一幕,又犹豫了。

  少女是学校里最璀璨的人之一,以往还从来没被人拒绝过,所以遇到拒绝后便有些想要退缩。

  但犹豫再三,徐梓墨还是轻轻的拍了拍庆尘的胳膊:“庆尘同学,你吃薯片吗?”

  庆尘眼睛都没睁开:“不用,谢谢。”

  徐梓墨抿起嘴来,不用谢谢这四个字,她已经听过好几遍了,仿佛这少年只会说这四个字似的。

  但她不知道的是,庆尘这个时候已经不缺钱了,甚至比绝大多数学生都有钱。

  就在其他同学还在心心念念着考试与成绩的时候,他便已经开始为一个组织的未来做打算了。

  徐梓墨对庆尘的认知,只有他在学校的这一面。

  而另外那不为人知的一面,正是她接触不到的世界。

  期间,庆尘打开过一次背包,结果徐梓墨诧异的看到,里面竟然装满了零食。

  没有课本,没有卷子,只有零食。

  却见庆尘从背包里面抽出一张小纸条打开,上面赫然是李彤雲歪歪扭扭的写着:庆尘哥哥考试加油!

  庆尘会心一笑,这背包里的零食,全是小彤雲让江雪买来给他准备的。

  他说,咸城离的很近,坐高铁一个半小时就到了,什么也不用带。

  但小彤雲说,那不行,大家出远门都是要带零食的,以前没人给你准备,以后都由我来给你准备。

  庆尘嫌累赘。

  小彤雲还差点为了这事跟庆尘置气,说回来的时候零食必须吃完!

  徐梓墨偷偷斜眼看着纸条上的内容,顿时心情复杂起来,这会不会是庆尘的女朋友?

  在学校也没听说过这个事情啊。

  中午抵达咸城,天空中乌云密布,像是被人硬生生蒙上了一层黑布。

  庆尘皱着眉头,这天气让他有些凝重。

  再环顾四周,他出站时忽然刻意与其他同学拉开了一些距离,双方就像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。

  王甲乐小声嘀咕道:“庆尘同学为何总是刻意疏远大家?”

  夏小冉笑了笑:“早就听说他很孤僻了,不用在意,学神嘛,有一点怪癖是很正常的。”

  徐梓墨听到这句话回头去看庆尘,却赫然发现庆尘面色凝重,像是有什么心事。

  等到了酒店之后,庆尘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,便钻进了自己房间,他手机突然震动起来。

  白昼群聊系统里,刘德柱私聊他说道:“老板,我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,发现枕头旁边一连多了好几封信。”

  庆尘平静回复道:“写的什么?”

  刘德柱:“第一封信:庆尘是你最得力的下属对吗?”

  刘德柱:“第二封信,血染行署路的事情,让我非常生气。”

  刘德柱:“第三封信,我的那么多下属,都死在了洛城,我很难过。”

  刘德柱:“第四封信,现在庆尘离开了洛城,我决定让你也难过一下。”

  刘德柱:“老板,就这四封信,幻羽是不是要对庆尘同学下手啊,我听说他今天去咸城了,准备参加明天的数学竞赛。”

  老板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  刘德柱:“老板,需要我现在赶到咸城救援吗,我可以负责护送庆尘同学回来,您放心,只要我还活着,肯定把庆尘同学带回来。”

  老板:“围点打援,对方主动宣战就是想用庆尘把我们引出洛城主场,我现在怀疑,咸城就是幻羽所在的城市,是他的主场。”

  对方没有默默的杀掉‘庆尘’,而是通过写信的方式通告整个白昼组织,让‘老板’知道幻羽要在咸城杀死庆尘。

  这是有更大的图谋。

  庆尘想了想,给刘德柱最后交代了一些事情,便关掉了手机屏幕。

  刘德柱所说的,他已经预料到了。

  因为他这边才刚到咸阳高铁站,便已经发现有人对自己进行盯梢。

  所以,他才会和其他同学刻意保持距离与陌生,以免波及无辜。

  “回洛城吗?”庆尘思索:“应该回不去了吧。”

  幻羽想要围点打援,自然会留着庆尘当活口,吸引白昼的人来咸城。

  但如果庆尘想要回洛城,对方一定会立刻出手。

  想到这里,庆尘反而平静下来了。

  他就像是身处龙卷风里的低气压中心,越是身陷风暴之中,反而越平静。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11点还有一章。

  感谢离人我老婆同学成为本书新盟,老板大气,老板买西瓜永远保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