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285、修行之法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06 19:10:3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如果一个人对待一件事情本身很咸鱼怎么办?

  那就找一个人来内卷,把他心态给卷飞,他就不咸鱼了。

  庆一原本来18号城市,完全是一种游戏人间的态度。

  相比其他影子候选者还需要费劲去寻找李氏的三代同盟者,而他却因为血缘关系,直接住进了半山庄园。

  他在第二轮影子之争里甚至不用特别激进,只需要活到下轮,这一轮里自然会有其他人相互大打出手,削弱彼此的力量。

  相比李氏学堂里的学生们呢,他已经开始参与到庆氏最重要的权力更替之中,比学堂里这些不谙世事的孩子们,不知道强了多少倍。

  所以,庆一心态还是很平和的。

  直到他遇见了庆尘。

  他原本好好的“休假期”,却要一大早就来学堂上课。

  他原本打算安安静静的做一个智者,却要学习格斗术。

  简直了!

  庆一不想学习格斗,发自内心的不想学,因为他觉得没用。。

  但事情的发展,并不能按照他的心愿进行。

  庆尘面对着所有李氏子弟说道:“在格斗的历史上,有人说杀拳是最凶猛的,但还有一项格斗技巧,在八角笼里的地位一直要比它高,那就是柔术。这项技艺从诞生之初,便迅速被八角笼里的所有拳手接纳,因为你会发现,如果你不会柔术的话,那一切冠军、拳王头衔都会离你远去。”

  庆尘继续说道:“接下来,我给大家演示一下十字锁喉的技巧……好了都学会了吗,李恪跟庆一试试。”

  李恪是14岁,庆一也是14岁,然而相比瘦弱的庆一而,李恪明显要结实许多。

  庆尘是叔叔辈的,自然不能上手去欺负庆一,但他有李恪啊。

  如今李恪这小子几乎对他听计从,他让李恪去锁庆一的喉,李恪就去了……

  庆一都还没反应过来呢,就被李恪从后面锁住了脖颈,面色也快速泛红。

  眼瞅着庆一都要翻白眼了。

  庆尘这边还在自顾自说道:“类似这样的锁喉技巧,大概七秒左右就能让一个人窒息,并且失去意识。而且,从背后锁住咽喉会让你感觉,这种技巧远比其他格斗技术更加省力。好了,松开他吧。”

  第六秒的时候,庆尘拍了拍李恪的胳膊。

  获救的庆一猛烈的喘着粗气,他忽然意识到,原来自己躲在半山庄园里也会如此危险!

  而且说不定要比其他影子候选者还危险啊!

  “对不起,”李恪对庆一说道:“虽然是先生让演示的,但我还是下手有点重了。”

  庆一愣了一下,也发不出火来,最终只能艰难说道:“没关系……”

  唯独庆尘有些感慨,小伙子,你这么正直可当不了骑士啊。

  庆尘继续说道:“除了锁喉技巧以外,关节技也是柔术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……”

  庆一看着李恪认真学习的样子,自己要是不认真学习,将来岂不是会被天天毒打?

  鬼知道这第二轮影子之争什么时候结束,鬼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18号城市。

  不行,自己不能束手待毙……

  庆一晃了晃脑袋,他必须认真学习,只有这样才能逃脱天天被毒打的命运!

  庆尘用了仅仅半节课的功夫,便让庆一改变了观念,开始聚精会神的听讲,生怕漏掉一个细节。

  比其他同学认真多了!

  要知道,其他学生都是因为有这一门课才学习,学生时代大多数人就是这样的,老师教什么就听什么。

  而庆一则是为了生存……

  课程中,开始学生们自行一对一练习的时候,李恪还专门去其他屋子里,默默的给庆尘搬来椅子。

  这种举动会让很多同学诧异,因为这不太符合李恪的一贯作风。

  李恪是傲气的,哪怕在学堂里也会经常指出教习们的错误。

  其他学生让仆役带零食过来,在学堂外面等着,但李恪从来没有带过。

  其他学生不好好学习的时候,李恪永远都在认真听讲。

  同学们也都知道,这是因为李恪骨子里就有一种骄傲。

  现在,这么傲气的李氏大房嫡系,却突然给别人搬椅子、带饭、打扫卫生,这让同学们感觉有些不太适应。

  此时此刻,庆尘坐在椅子上看着学生们练习套路,他一转头,赫然发现讲武堂的院墙上有几个脑袋探出来。

  他认出来了,是其他几位教习,正偷偷观察他的教学内容。

  庆尘这么一转头,教习们吓的向后仰倒过去,院墙之外传来压低的惊呼声,逃跑时的脚步声……

  他慢慢的闭上眼睛开启了‘以德服人’的神秘世界。

  其实,他原本是想今天这节课传授修行之法的,毕竟昨天老叟已经派人把修行之法装在黑匣子里给他了,人家把家族收藏的重器给他,他要是不教的话有些不太地道。

  然而,庆尘是真的教不了,因为连他自己都没研究明白……

  下课后,庆尘揣着李恪新送来的恒温饭盒就走了,他得去找老叟问问,这修行之法到底怎么回事。

  待到确认庆尘离开后,周行文把李恪给叫到了办公室里。

  他坐在位于角落里的办公桌后面,慈眉善目的问道:“李恪同学,我听说你在格斗课上又帮庆尘教习带饭,又帮他搬椅子,我想问一下,这是他指使你做的吗?”

  李恪平静的摇摇头:“不是。”

  周行文更加和蔼可亲了:“你不用怕啊,如果他指使你干这个干那个,你完全可以告诉我的。你也知道咱们知新别院最忌讳的就是阶级之分,当教习的各种拿学生当仆役使唤。如果有这样的情况你就告诉我,我来帮你告诉山长。”

  却见李恪认真说道:“谢谢教习先生您的好意提醒,但我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庆尘教习,才会主动做这些。他从来都没指使过我做什么,我也是希望能用自己的诚意打动他,跟他学一些真本事。”

  周行文愣了一下:“他有什么真本事?”

  李恪想了想说道:“您要没什么其他事情,我就先回去了,下节化学课,我还得提前预习。”

  周行文看着李恪离去的背影,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,一个李氏的天之骄子,为何会像仆役一样给庆尘‘端茶倒水’。

  堂屋这边,李恪刚刚回到教室里,却见庆一笑容满面的走过来说道:“李恪同学,刚刚在格斗课上没来得及说,对于咱们两个做演示的事情,虽然我差点被你勒的窒息,但我真的一点都不在意,也请你不要放在心上。现在,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希望未来可以成为朋友。”

  李恪怔了一下:“你不在意就好,我也只是按照先生教的去做,并非有意去伤害你。庆一同学你能如此大度,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庆一笑眯眯的。

  他之所以态度忽然有了转变,是因为他刚刚接到情报,影子候选者庆钟疑似与李氏大房长子李坤结为同盟。

  这个情报倒是提醒了庆一:其他人可以找人结盟,他也一样可以啊,第二轮影子之争的任务就是这个嘛。

  而且,庆尘把他揪到学堂来,看似是一件坏事,但如果他处理得当,就能把坏事变成好事!

  这会儿,庆一甚至还想对庆尘说一声谢谢!

  要知道,这学堂里可是有三十多个李氏子弟呢!

  别看李氏学堂里这些孩子还小,但人多了也一样有用啊。

  其他人只能结盟一个,他如果处理好同学关系却能结盟三十多个,而且还没有其他影子候选者跟他争抢!

  想到这里,庆一开心起来,谁能跑到半山庄园里跟他争抢同盟呢?这恐怕是其他影子候选者都想不到的吧。

  庆一放眼看向整个课堂,想到这未来都会成为自己的同盟,内心中一阵得意。

  不过,他面上依旧不动声色,以防被人看出端倪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李恪认真说道:“既然你能不介意,我就放心了。因为害怕伤着你的缘故,一直束手束脚,总是掌握不好动作要领,下次上课的时候,我就可以放开手脚了,谢谢。”

  “啊?”庆一怔了一下:“我倒也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龙湖的断桥上,庆尘将手里的恒温饭盒递给老叟:“先继续说昨天提到的,37号禁忌之地的最后一条规则是什么?”

  老叟打开饭盒一看:“怎么没有回锅肉了?”

  “给你换换口味,老吃回锅肉对身体不好,”庆尘心说自己这也是从别人那里顺来的,白吃人家学生的饭已经不好意思了,总不能再天天点菜吧,有什么就吃什么呗。

  老叟想了想说道:“37号禁忌之地最后一个规则可以告诉你,但是你也得告诉我,昨天你是怎么把鱼钓上来的。”

  “行,你先说,”庆尘答应道。

  “规则是,必须守时,”老叟说道:“数十年前,李氏麾下一位高手在37号禁忌之地中不幸遇难,我们整理了他生前的喜好去一一尝试,结果就试出了这条规则。”

  “奥,他生前是一个很守时的人?”庆尘好奇道。

  “那倒也不是,”老叟说道:“主要是他每次带老婆出门,他老婆都要化两个小时的妆,让他感到深恶痛绝。”

  庆尘一阵无语,这都什么跟什么:“还有,昨天下午是您派人去给我送的黑匣子吧,里面收着一本修行之法。”

  “不是我,还能有谁这么好心送你修行之法?”老叟骄傲道。

  “可问题是,那上面的文字是哪里的啊?”庆尘好奇问道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而且李氏一直想破译,也没能成功,”老叟叹息道:“每一个修行组织,都将传承视作独一无二的瑰宝,所以传承时,都会留下他们独一无二的‘钥匙’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该如何解开。就像这修行之法上面的文字,如果不是他们的族人,根本没人能看懂,就算你抢到了修行之法,也无济于事。”

  “那您这功法从哪来的?”庆尘追问。

  “根据资料记载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人类进入新文明纪元后,渐渐有一些隐世的修行组织浮现出来,”老叟详解道:“西南大雪山里一直存在着两支组织,一支是火塘,一支则是这个修行之法归属的组织。他们一直躲避在雪山深处的温泉山谷里,直到联邦建立后才重现人间。”

  “他们在躲避什么?”庆尘不解。

  老叟看了他一眼:“你看过李氏学堂的教材,那么你应该知道,上一次人类文明几乎灭绝,是因为人工智能‘零’,对吗?”

  “嗯,我知道,”庆尘点头。

  “但在此之前,两百多年前还有一次灾难,这个是资料上很难找到的,”老叟说道:“那一次,地球发生核战争,所有幸存者为了躲避战乱与气候的影响,各寻出路。”

  庆尘愣了一下,也就是说人类曾面对过两次几乎灭绝性的灾难。

  第一次是核弹洗地。

  第二次则是人工智能。

  这两次灾难之间相隔两百多年,而火塘与神秘文字组织,就是在第一次灾难时,躲进雪山深处的。

  “他们什么时候出来的?”庆尘好奇。

  “这神秘组织与火塘的信仰是有冲突的,”老叟说道:“他们生长在同一片广阔山谷里,刚开始还能好好相处,但慢慢的就打不过火塘了,只好重新走出雪山,寻找新的栖息地。不过这支组织有些残忍,他们来到现代文明社会后,仗着自己有修行之法一口气劫掠了十多个联邦生产基地,还控制联邦公民传播他们的信仰,要求信徒将一切都奉献给他们的神明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然后就遇到了联邦集团军,”老叟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团灭了。”

  庆尘都能想到,那神秘组织里一群修行者面对整建制集团军的炮火时,是多么的无助。

  可问题来了,庆尘疑惑道:“你们也没留点活口,审讯一下他们这修行之法吗?”

  “留了,但他们的语也不是联邦语,”老叟回答道:“联邦集团军总共抓住11个活口,但在押送至5号城市的某天夜里,他们集体自杀了。”

  “所以,你说这个修行之法的上限是b级,是因为资料中显示,当初这个组织级别最高的就是b级,对吗?”庆尘问道。

  “没错,”老叟说道:“他们修行了那么久也才b级,上限应该就是这个级别了。”

  说着,老叟看了他一眼:“能够修行至b级的修行路,已经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东西了,而且实际战斗中,他们组织中的b级远要比基因战士生猛一些。而且,他们的修行之法是没有后遗症的。”

  庆尘知道,里世界很多修行之法都有后遗症,例如李依诺修行的‘猛虎教派’会让人变成壮士,力量有余,灵动不足。

  虽然庆尘很讨厌幻羽,但对方有一句话说的没错,凡有获得,必会失去。

  老叟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这世间,像骑士那样,进阶之路完整,又没有后遗症的修行之法,少之又少。”

  庆尘感慨道:“我觉得您也不用这么疯狂暗示了,想说什么就说吧。”

  老叟笑眯眯的说道:“我可什么都没说、都没问。”

  此时此刻,其实庆尘已经很清楚,老叟是知道他骑士身份的。

  而自己必须要从李氏里面选择一个嫡系传承骑士之路,也是李叔同和这位老叟之间的交易。

  不然对方凭什么一天天的给自己龙鱼吃呢?

  李叔同曾给他说过一件事情,骑士虽强,且每次晋升之后都是同级中的巅峰,但唯独有一点缺陷,骑士之路晋升太快,骨骼却是到第四项生死关才得到加持。

  这就很有可能搞得自己一拳打出去,别人没事,反倒自己骨骼出现裂纹的情况。

  庆尘问师父怎么才能解决,李叔同当时的回答是:多吃钙片。

  这种回答,很明显是在糊弄人的。

  而老叟似乎恰好知道他最缺什么,所以一上来就把龙鱼慷慨送出,算是见面礼了。

  想来,当初师父李叔同来偷龙鱼,就是想补齐自己的短板吧?

  这时,庆尘一边从老叟身边的渔具里找鱼线,一边说道:“说回正题,您给我这修行之法,我也看不懂,拿了也没用啊。要不,我明天还给您?”

  老叟想了想说道:“这世上如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得到了这修行之法,我肯定不会说出去,昨天交给你修行之法的人,也不知道黑匣子里是什么。所以,你慢慢研究,我也不问你是否有什么研究成果。”

  庆尘一边将自己的钓钩扔进水里,一边思索着对方所说的话。

  他忽然意识到,老叟恐怕连他是时间行者的秘密都知道。

  而对方说这番话的意思,就是希望他放下顾虑,只管将这神秘的文字给翻译出来,不用担心有人怀疑。

  因为,庆尘虽然一直强调自己看不懂那份修行之法,但他起码见过那种文字……

  那是表世界的藏语。

  一种在里世界消失了很久的语。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,晚上还有一章。

  ……

  帮烟哥澄清一则事情:近期,网络上出现关于作者“浪漫烟灰”与网文平台产生纠纷一事,与id“烟灰黯然跌落”无任何关系。并在此声明,一切带有烟灰字样的作者id,均与“烟灰黯然跌落”无关,一切恩怨纠葛也与“烟灰黯然跌落”无关。

  在此,也衷心希望作者“浪漫烟灰”的纠纷可以得到解决,作者的权益能够得到保障,谢谢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