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284、独特的影子之争理解方式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06 00:18:1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对了,您还没吃饭呢吧?”庆尘问道:“我这有一份精心准备的饭菜,还保温着呢,您趁热吃点。”

  老叟看着庆尘手里的恒温饭盒,迟疑了一下:“你这是专门带给我的?”

  庆尘理所当然说道:“是的,这断桥上寒气重,您在这钓鱼,不吃点东西补充能量怎么行?”

  “还算你有心,”老叟淡淡的接过饭盒,却见里面码放着牛肉,某一个小隔断里竟然还有回锅肉。

  老叟开心笑道:“医生很久很久以前就把回锅肉从我菜单里剔除掉了,难得还能在你这里吃到,有心了。”

  庆尘笑眯眯的,心说李恪这小子准备的饭菜还挺丰盛,而且卖相也不错。

  只不过李恪不知道,他每天就早上去知新别院教一节课,中午饭都直接回飞云别院吃,根本用不上这份饭。

  不过庆尘也没浪费,干脆给老叟带了过来。

  “您也不怕里面有毒?”庆尘疑惑道。

  “如果有毒,你现在已经死了,”老叟坦然道。

  庆尘听了这话,下意识朝湖边的树林看去,却什么也没看见。

  难道老叟身边,还有那种具备辨毒能力的觉醒者保镖?

  “你知道这龙湖里总共有多少条龙鱼吗?”老叟一边吃着回锅肉一边问道。。

  “不知道啊,这么大的一片湖泊,少说也得有几百条吧,”庆尘大致估算了一下。

  老叟稳稳的坐在断桥上摇摇头:“当初骑士送来的时候总共只有18条,过来这么多年还是18条,这些龙鱼离开了10号禁忌之地后,就不再繁育了,也不会再继续长大。早些年龙鱼被偷偷吃了一条,昨天你又吃了一条,如今只剩下16条。”

  “等等,”庆尘愣住了:“也就是说,我只能再吃16条了?”

  老叟没好气道:“这是你应该关注的重点吗?骑士先祖曾说过,龙鱼吃到9条就是极限了,多吃对你也没什么好处。”

  “奥,”庆尘点点头:“您继续说。”

  老叟继续说道:“禁忌之地里很多奇珍异兽,起初我们在猜测,为什么那些强大的奇珍异兽从不走出过禁忌之地呢,它们明明可以到外面捕猎的。后来养了龙鱼我就在想,所有动物对于繁育这个意识都是写在骨子里的,它们可能就是知道自己踏出禁忌之地就没法再繁育后代了。”

  当然,这也只是个随想的猜测。

  庆尘想了想突然说道:“那您有没有想过,有可能是骑士送给您的时候,专门挑了18条都是雌鱼,故意让您的龙鱼无法繁育后代?”

  这次轮到老叟愣了一下,庆尘这个推断其实没有什么证据和依据。

  但他莫名觉得,这确实是骑士能干出来的事情!

  老叟想到自己前些年盼星星盼月亮,盼着龙鱼产卵的日子,又想到自己可能被人开了个玩笑,一时间有点想骂脏话了。

  庆尘安慰道:“也有可能是我想错了,万一不都是雌鱼呢,也可能全都是雄鱼。”

  老叟叹息道:“你要给我气死到这里,肯定是要陪葬的。”

  “那您当我没说,”庆尘平静说道。

  “话说,你都不问问我是谁吗?”老叟慢悠悠的说道。

  “想说您不就告诉我了?”庆尘坐在一旁的小马扎上:“而且您是谁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,名头够响亮,牌子够硬就行了。”

  少年打量着老者,对方手上满是老茧,仿佛干枯的树皮一样。

  一点也不像是个上位者,反倒更像一位在田间里披星戴月的老农。

  “你倒是一点没有太多少年人的好奇,”老叟撇撇嘴补充道:“但狐假虎威却非常拿手。”

  “您看您这话怎么说的,”庆尘解释道:“我身为知新别院的教习,也是为了李氏下一代考虑,您看他们都把孩子教成什么样了,一点委屈都吃不了。这也就是在李氏,他们要不是财团子弟,早晚要惨死街头。”

  老叟叹息道:“庞大的家族就像是庞大的公司一样,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毛病,一不留神就会出问题。你放手教吧,我已经交代了,鱼骨在那挂着,没人会拿你怎么样的。但我好奇一件事情,你为何愿意费力去教他们呢?”

  庆尘义正辞说道:“当然是为了李氏长盛不衰的基业!”

  老叟:“……”

  事实上,庆尘已经想通透了,这件事情最终还是为了影子之争。

  现在外界都说,庆氏给影子候选者们发布第二轮任务,就是为了让庆氏未来的影子,提前找到自己的政治结盟者。

  重点是,慢慢的学会如何合纵连横,处理财团与财团之间的关系。

  而庆尘呢?他其实也在参与影子之争啊,只不过区别在于……

  剩余7名影子候选者,4个人争1个李依诺,他则是一个人坐拥31名李氏三代年轻子弟。

  别人是平等合作关系,他却可以拿小鞭子抽着31名学生走。

  他不光能抽李氏子弟,连影子候选者庆一他也能抽。

  孰高孰低,这一眼就能分辨出来了。

  李叔同说,影子之争从来都有第二条路可走,杀光其他所有候选者就行。

  庆尘现在是两条路都走,两手抓,两手都要硬。

  等以后影子之争真在18号城市里爆发,庆尘就带着31名李氏学堂的学生去打。

  他还真不信,这18号城市里还有人敢对这么多李氏子弟用热武器的。

  打谁都是一头包。

  当然,这前提得是他先把这些学生管好才行,自己要是始终没法服众,也带不出去这些学生。

  庆尘问道:“您昨天可是说了,还有秘辛要给我说的,我每天过来,您每天说一条不过分吧?”

  老叟感慨:“又想吃鱼,还想从我这里套取秘辛,你怎么什么好事都想占一头?”

  “那您自己说过的话,能不算数吗?”庆尘说道:“您今天打算说什么秘辛呢?”

  老叟想了想:“这是李氏才知道的秘密,37号禁忌之地除了已知的两条规则以外,17年前再次增加了一条。”

  庆尘好奇问道:“是什么?”

  “你还不知道前两条吧?我先给你说前两条,第一条是不能脱衣服,一件都不能脱,第二条是吃东西的时候不能吧唧嘴,”老叟淡然道:“既然这两条你都不知道,那剩下那一条新的,就当做明天的秘辛来说。”

  庆尘没好气道:“哪有说秘密说一半的?”

  “那我不管,”老叟专心钓鱼。

  这就好比你在茶馆听故事,刚听到兴奋处,结果茶馆里的说书先生一拍惊堂木:且听下回分解。

  而且,庆尘是知道这前两条规则的,因为当初他们从002号禁忌之地回18号城市的路上,李叔同这位师父,就把自己知道的所有规则都告诉他了,其中就包含这两条。

  等于是,庆尘想要听个秘辛,结果听了个寂寞。

  但他还没法说自己其实知道前两条,到时候对方问自己如何知道,自己怎么解释?

  不过话说回来,不能脱衣服、不能吧唧嘴这两条规则,也不知道是哪两位人才留下的,估计会坑死不少人。

  “对了,李氏有没有祖传的修行之路啊,我是说,除了猛虎教派那种?”庆尘有些好奇道:“李氏家大业大,传承了近千年,总得有点压箱底的东西吧?”

  猛虎教派就是李依诺修行的那个,但庆尘总不能让所有李氏子弟都变成壮士吧。

  老叟瞥了庆尘一眼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  “我作为讲武堂的教习,光教一些格斗怎么像话,如果只有普通人体质,就算格斗学的再好也没用啊,”庆尘说道:“遇见打了基因药剂的战士,还是个死。”

  “这种东西,李氏肯定是有的,只不过你低估修行路了,即便李氏家大业大,也没多少存货,”老叟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传承之路,是每一个修行者的最大秘密,很多人就算带进坟墓也不愿意被财团得到。就比如骑士,到现在外界都不知道除了青山绝壁与云海坠落以外,还需要做什么。而且,据说骑士还有独特的传承呼吸法,不会那个,就算知道骑士需要做什么也没用。”

  庆尘奇怪道:“李氏是骑士后人,也不知道骑士的秘密吗?”

  “你小看他们对于传承的虔诚了,就算是亲儿子,如果没资格成为骑士,也不能知道骑士的秘密,”老叟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当然也有一些修行者没那么硬的骨气,所以李氏有一些修行之法,但问题在于,这些没骨气的人吧……修行之法也不怎么样,可能修行十多年,也不过是个d级。”

  庆尘更奇怪了:“难道就没有一条好一些的修行之路吗?我不信。”

  老叟看了他一眼:“有一个据说能修行至b级的修行之法,但现在没人能传承了。你想要的话,我就让人给你拿去试试。”

  庆尘忽然意识到,原来对于里世界的人来说,能够修行到b级的修行之路,就已经是很厉害的了。

  难怪那么多人都想成为骑士。

  “行,”庆尘点头说道:“但为何没人能传承?”

  老叟看了他一眼:“我又不是修行者,我怎么知道。”

  时间到这里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,庆尘一直等着老叟钓上龙鱼。

  结果也不知道是龙鱼的问题,还是老叟的问题,一直没鱼上钩。

  庆尘嘀咕道:“您今天还能不能钓上来鱼了?是不是技术不行啊?”

  老叟瞪大眼睛:“我纵横钓坛数十载,还头一次有人质疑我的钓鱼技术。”

  “行吧,不质疑,”庆尘在老叟身边转了一圈,从对方随身的钓具包里扯出一根鱼线来,系上鱼钩。

  庆尘想去捏点鱼饵,然而老叟忽然警惕起来:“你干什么?”

  说着,老叟便把装着鱼饵的金属盒子收在怀里。

  “您看您怎么这么小气,好歹也是大人物,至于吗?”庆尘不乐意了。

  “不行,你知不知道打窝钓鱼是一门讲究?我这打好的窝,不能随便下鱼饵,”老叟说道。

  “行吧,”庆尘蹲在断桥边上,随手便将钩子扔进水里。

  哗啦一声,庆尘只感觉手上的鱼线一紧。

  老叟人都傻了。

  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虽然我没钓过鱼,但我猜是有鱼咬钩了。”

  说着,他手上稍一用力,便将一条比昨天更大的龙鱼捞出水面来。

  老叟看着庆尘手里扑腾的龙鱼:“你他娘的作弊了吧?你过来给我看看手里的鱼钩,是不是作弊了?”

  庆尘乐呵呵的拎着龙鱼转头就跑:“别那么生气嘛,我这也就是运气好。”

  说着,少年便已经跑远了,独留下老叟在断桥上的寒风里凌乱。

  这一次,庆尘回去的路上没有再遇到暗桩说他偷鱼。

  似乎很多人都习惯了这奇怪的新景象。

  只有少数知情者在心里默数着,吃完这一条,龙湖里的龙鱼可就只剩下15条了啊。

  也不知道这少年还要再吃几条?

  早有传闻说吃龙鱼能强筋健骨,如果把这剩下的15条都给吃了,会是个什么效果?

  回去的路上,突然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,并将一个黑色的匣子递给了他。

  那是一位中年人,走路都悄无声息的,对方将黑匣子递给他后,便转身离开。

  彼此没有多说一句话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回归倒计时890000.

  早晨7点钟。

  穿越过来的第四天。

  很多家长得知学堂里的事情后,纷纷找枢密处打探消息,想问问这位新教习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  然而大家什么也没问出来,只得到一个统一的回复:如果不想上李氏学堂,可以出去上上三区的公立学校,教学质量也很好。

  这下很多家长都慌了,因为别人或许不知道,但他们很清楚一点:只有在李氏学堂里结业的人,才能在家族中担任要职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如果退出学堂,孩子以后的前途就没了。

  枢密处的回答,也变相提高了这位新教习的身份,所有家长都必须踏踏实实的遵守规矩。

  毕竟,能吃龙鱼,还让李氏枢密处如此袒护,想来又是那位老爷子身边的红人了。

  甚至有人恶意揣测,这别是老爷子在外面的私生子吧,又或者是某些重要人物的私生子?

  半山庄园很大,如果学生要走路上学的话,恐怕要走半个小时以上。

  现在是初冬季节,眼瞅着河面都要结冰,这要是在庄园里走上半个小时,还不冻成冰棍了?

  知新别院是上午8点的课,家长们心说教习应该不会到的太早,大家早点让仆役把孩子送过去,这样起码省了孩子的奔波。

  于是,早晨7点钟的时候,竟然便已经有浮空车载着学生落在门口。

  不过学生也没下车,仆役看时间还早,便让自家少爷和小姐在车上开着暖气多睡一会儿。

  只是,还没睡一会儿呢,驾驶位上的仆役便缓缓转过头去,与窗外的庆尘四目相对。

  庆尘笑眯眯的,早早等在知新别院门口,手里拿着一根银杏树枝。

  他就知道会有学生家长投机取巧,所以今天很早就出门了。

  车上的学生看见庆尘时,脸都快吓白了。

  赶忙老老实实下车,在知新别院门口罚站。

  没过一会儿,学生们仿佛心有灵犀似的,有一半都是坐着浮空车提前过来,然后被庆尘拎去罚站。

  仆役们也被拎走,单独站了一排。

  谁也不敢说什么。

  而跟着庆尘一起走来的庆一和李彤雲,则在一旁百无聊赖的等着。

  庆一其实更惨,早上六点半就被庆尘给拉起来了,困成狗。

  不过此时此刻,他看到其他人不仅罚站,等会儿还得被庆尘抽鞭子,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有了一种优越感……

  这种优越感很神奇,他明明很讨厌庆尘的,结果现在优越感却来自庆尘。

  想到这里,庆一感觉一阵别扭。

  过了一会儿,山长李立恒腋下夹着书卷匆匆赶来,他看着门口站成两排的学生与仆役,一声都没吭。

  他没想到,庆尘竟然真的镇住了这群学生!

  李立恒跟庆尘打了个招呼,庆尘点头回礼。

  某一刻这位山长觉得,面前的少年越来越像山长了……起码比他更像。

  待到人都到齐,庆尘让学生一一转身过去,然后一人给了五鞭子,顿时又给学生们抽的鬼哭狼嚎。

  今天没有人说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”这种话了,大家在家里都接受过父母的临时培训,他们现在就在乎一件事情:不能退学,也不能被退学。

  “希望大家都好好长点记性,”庆尘笑着说道:“你们是来学习、来吃苦的,不要因为自己含着金汤勺出生,就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。好了,去讲武堂吧,准备上课了。”

  学生们哭丧着脸,一个个默默走进讲武堂,大家赫然发现异样:昨天还只挂着一串龙鱼骨的地方,今天变成了两串……

  龙鱼这么珍贵的东西,他们这位教习一天吃一条?

  今天鱼骨的颜色倒是浅了一些,可能红烧的做法,换成了清蒸……

  讲武堂里,庆尘平静的站在银杏树前:“你们其中很多人应该会很疑惑,如今已经是科技发达的时代了,普通人学习格斗到底有没有用?李恪,你来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  李恪想了想:“我立志结业后加入联邦集团军,所以我是希望自己不仅学习格斗,未来还能走上修行的道路。”

  庆尘看向庆一:“你呢?”

  庆一懒洋洋的说道:“脑子够用就能驱使成千上万的武夫了,干嘛要学格斗?”

  庆尘认真说道:“你的想法很快就会有所改观的。”

  庆一再次有了不祥的预感。

  ……

  五千两百字章节,还zard老板一更,这位老板的欠账也已还。

  明天开始继续给企鹅大佬还债,才发现还欠企鹅大佬三更……

  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