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282、禁忌之地的神奇物种

小说:夜的命名术 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:2021-08-05 05:26:3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禁忌之地的神奇,是超越现有科学领域认知的。

  这一点,从庆尘远远看到那颗参天大树时,便已经意识到了。

  他吃过的白果,会变成刀锋的含羞草,还有那位能看人心的重瞳叮咚。

  一切自那里诞生的生灵,都迥异与外界。

  若有一天,整个禁忌之地连成一片,所有人类从禁忌之地里诞生新人类,不再受规则的束缚,那会是一种怎样的场景?

  想到这里,庆尘倒是对手里拎着的龙鱼期待起来。

  李长青略感好笑的看了他一眼:“这可是半山庄园里的宝贝,很多人惦记着想吃都没能搞到,你倒是先吃到了。也不知道那位发了什么疯,竟然会把这种宝贝送给你。”

  至于李长青说的“那位”到底是哪位,她似乎没有说的意思。

  说实话,这也是她最想不通的地方,她大概猜到送鱼的人是谁了,但那位为什么要送鱼呢?

  “有人吃过吗?吃完它有什么作用?”庆尘好奇道。

  李长青说道:“你今天晚上自己吃掉,不就知道了?对了……你离开学堂后,三叔给我打电话,他说你把学堂闹的鸡飞狗跳,把其他几位教习的办公桌都给抢走了。。”

  庆尘平静的看着窗外,一边记忆着半山庄园的地形,一边回应道:“你把我送到门口就走了,不就是在期待这一幕吗。”

  “我虽然预料到教习们会找你麻烦,想看看你会怎么处理,但也没想到你这么生猛,”李长青转头饶有兴致的看向庆尘:“之前你说过自己学习好、聪明,但可没说自己这么聪明。”

  就像李长青一开始并不知道庆尘还是黑拳拳手一样,自从相见以来,庆尘给她的惊喜太多了。

  庆尘说道:“那些教习在学堂里待久了,想的都是如何教小朋友们基础知识,思维方式自然会被固化。不过他们没给我安排办公桌,我自己抢一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。”

  “抢一张当然没问题,关键是,三叔说你抢了四张……你抢那么多桌子干嘛啊!”李长青笑眯眯的说道:“明天缓和一下教习之间的关系哈,我也不是给你提要求,主要是三叔帮他们求情了,他老人家的面子得给一下。”

  “行,我也没打算跟他们结仇,”庆尘忽然好奇道:“李氏所有子弟,都可以进学堂吗?还是说只有嫡系才行。”

  “都可以,来者不拒,”李长青回应道。

  “那出身大房的李恪,会被其他房的排斥吗?”庆尘又问,他听说,李氏其他几房的核心成员,都还挺讨厌大房的。

  “学堂里如果有教习发现,有子弟联合其他人霸凌谁,那么这些霸凌别人的小孩都必须跪三天祠堂,”李长青平静道:“想欺负人就去城市里欺负外人,自家人在学堂里是不能欺负自家人的。”

  这时,李长青看向庆尘:“因为今天他请高手来挑衅你的事情,让你心中有些芥蒂?”

  “没有,我只是觉得他有些与众不同,”庆尘说道。

  “你要对他印象不好也可以直说,没关系的,反正我也不喜欢我大哥,”李长青说道。

  但事情并不是李长青想的那样。

  在庆尘短暂的印象里,那个14岁的少年好学、为人正直、行事大气,这倒是值得关注一下。

  不过这小孩是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还需要继续观察。

  庆尘没有忘记,他还需要选一个人为骑士延续传承。

  晚上,飞云别院的厨师听说要红烧一条龙鱼的时候,手都开始颤抖了。

  龙鱼这玩意,他们只听说过,没见过。

  待到龙鱼端上餐桌的时候,李依诺眼睛都直了,她看向李长青:“龙鱼?姑姑,你又去祸祸龙鱼了?”

  庆尘缓缓转头,他心说,看样子李长青以前可没少做人神共愤的事情啊,难怪这女人一进卫戍处就知道,卫戍处没权放人,得枢密处发话才行。

  合着也是经验之谈了。

  李长青用筷子敲了一下李依诺的脑袋:“别老把你姑姑的事情往外抖搂,那都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。而且那时候是你七叔带我去的,我就是个从犯,他才是主犯。而且,我们还没动手呢,就被枢密处的那位高手给抓住了。”

  庆尘心说,哦,这种缺德事,果然少不了师父。

  只是,他有点好奇:“今天一直听说抱朴楼那里有高手镇守,什么级别的啊?”

  “打听这个干嘛,你又没打算硬闯抱朴楼,”李长青说道:“赶紧趁热吃吧,整条鱼都是你的,别人都不准动。”

  李依诺一听这话,立刻丧气起来:“偏心。”

  “偏心什么,这是有人专门送给他的,而且你吃了也没有用,”李长青说道。

  当李依诺听说是有人专门送给庆尘的时候,她也愣住了。

  庆尘若有所思的夹了一口送进嘴里,下一刻突然感觉那鱼肉有些古怪,口感并不像鱼肉,反而像是刚破土而出的春笋。

  而且,吃下去的那一刻,他甚至感觉有一股暖流在往胃中流动,继而又集中到了自己肋骨受伤处。

  李长青见他吃下后才缓缓解释道:“吃龙鱼能温养骨骼,整个联邦的超凡者都逃脱不了高攻防低的命运,所以想要补齐短板的超凡者,都会找机会去禁忌之地寻觅神奇物种。而你之前受了伤,吃龙鱼是刚刚好的。”

  庆尘愣了一下,难怪师父会去找龙鱼吃,难怪师父在入狱之前说自己走了好多禁忌之地,原来是这么个原因。

  但最令他惊异的还不是这个,而是那位老者仿佛知道他受伤了似的,专门送龙鱼给他。

  这送的东西太有针对性,难道对方一直在关注着自己?

  如果真是这样,那一定和师父李叔同有关系。

  庆尘用手指去按压自己的肋骨处,竟然已经没有那么疼了。

  像是有一层温和的鱼胶,填补在了骨头缝隙上。

  这倒是让庆尘对接下来了第二项生死关挑战,有了一些底气。

  之前他是不想再去龙湖跟那个老头有什么瓜葛了,但现在庆尘反倒在想,老头手里会不会还有什么其他宝贝?

  要不明天去跟老头商量商量,帮忙把抱朴楼檐角上那对儿真的禁忌物ace-020无心铜铃,给偷偷换下来,然后弄一对儿仿品上去。

  反正假的都那么多了,也不差这一对儿。

  晚饭后,李长青看向庆尘:“吃完了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确实神奇,”庆尘点点头回应,他感觉每吃一口龙鱼,那温和的暖流便多一分,某一刻庆尘在想,吃龙鱼得到的滋补是否可以叠加?

  如果能叠加的话,是不是就能把自己的骨骼,吃的宛如钢铁一般坚硬?

  这时,李长青等李依诺他们走后,微微笑道:“你光是吃两口感觉不出来什么的,要不阿姨帮你检查检查?”

  庆尘落荒而逃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第二天清晨,李依诺领着李彤雲早早等在门口:“庆尘,我和姑姑最近会比较忙,而小彤雲一有空就想逃课,学堂的教习们也管不住她。现在你成了教习,那她就拜托你了。以后她跟着你去上学,如果她逃课了你跟我说。”

  庆尘沉默了。

  “怎么了,不行吗?”李依诺好奇道。

  “不是,”庆尘转身走去飞云别院里找到李长青:“是这样的,我这不是成了学堂教习吗,我是这样想的,庆一今年才14岁,还是上学的年纪。虽然他要面对影子之争,但你也知道学习是人生的重中之重。如果他来了18号城市投奔你,结果学业却荒废下来,等影子之争后他回自己家去,他的父母肯定觉得你这个长辈不太称职。”

  李长青眼睛一亮:“没想到你能为我考虑这么多。”

  这时候,庆一还在餐桌旁吃着早饭,当他听到庆尘提起这事的时候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庆一一抬头,赫然看见庆尘正诚恳的看着自己,仿佛真在为自己的人生做打算似的!

  李长青拍了拍庆一的肩膀:“别吃了,赶紧收拾收拾东西,跟庆尘叔叔去学堂。李氏学堂,不比你们庆氏学堂差。你如果不听话的话,我就不留你在半山庄园了,直接派联邦集团军送你回家。”

  庆一内心里挣扎半晌,然后维持着自己乖巧的人设:“好的姑姑。”

  “我和小彤雲在外面等你,”庆尘笑眯眯的说道:“对了,学堂里面不能带仆役进去,庆一也不用带太多人,带一两个就好了。毕竟半山庄园里,也不会有什么居心叵测的人嘛。”

  “有道理,”李长青点点头。

  两人在外面等候庆一时。

  小彤雲抬头看着身边的庆尘:“庆尘哥哥,昨天李恪偷听了教习们的墙根,现在整个班级里都传着你的事情呢。”

  “都说什么了?”庆尘好奇道。

  “抢其他教习桌子的事,李恪说你是文武双全,非常厉害,”小彤雲嘀咕道:“一下午的时间都在跟人聊你,好像多了解你似的,明明我才是更了解你的人嘛,但我不能给同学们说。”

  “争这个干嘛,”庆尘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  “对了庆尘哥哥,”李彤雲问道:“听说你们超凡者有办法活的更长,甚至能青春永驻,是这样吗?”

  “只有修行者可以,觉醒者和基因战士是不行的,”庆尘说道。

  “原来如此,那我能不能跟着你修行啊?”李彤雲看了看四周,确认无人偷听才用极小声说道:“我是时间行者,来回两个世界穿梭的话,肯定会比别人衰老的速度更快,如果我不想办法延长寿命,等我20岁的时候,可能会看起来像三十多岁、甚至四十岁一样。”

  庆尘内心感慨,其他人修行都是想变强,而小彤雲则是想青春永驻,果然就像女孩子买车似的,只看颜值,压根不关注性能。

  他想了想说道:“我这条路你未必适合走,要吃很多苦。”

  “我不怕吃苦,”李彤雲嘀咕道:“而且我如果能修行了,以后也可以帮你呀。”

  “那还很遥远,”庆尘笑了笑。

  庆一走出门来,两人停止交谈。

  却见那位在李长青面前一向乖巧的庆一,走到庆尘面前低声说道:“你是故意的吧?”

  庆尘心里乐了,他倒是没想到,逼一个小孩子上课原来就能直接撕下对方的伪装。

  他一副很意外的样子:“什么意思,庆一你不喜欢上学吗?我还以为你很喜欢上课呢,要不我给你长青姑姑说一下,让你留在飞云别院。”

  庆一表情变换了一下,然后笑了起来:“怎么会呢,我特别喜欢学习。”

  庆尘摸了摸他的西瓜头:“这就对了嘛,人生的道路很长,活到老要学到老,你还小,等你长大就明白这个道理了。”

  庆尘内心冷笑,他打算等自己晋升d级以后再出飞云别院。

  既然他暂时出不去,那庆一也别想出去乱溜达。

  三人到了李氏学堂,这一次庆尘踏进知新别院的感觉已经完全不同。

  上一次他像是客人,而这一次更像是主人。

  “咦,李恪怎么等在这里,庆尘哥哥,他好像在专门等你,”小彤雲好奇道。

  庆尘抬头一看,赫然是李恪捧着一只恒温的保温盒,等在堂屋门外。

  少年李恪的脸上与衣服上都是灰尘,也不知道是怎么搞脏的。

  对方见庆尘便迎面走过来:“先生,这是给您准备的,我想您可能不太了解学堂里师生都要自己准备午饭的规矩,所以专门给您多带了一份,您中午热一下就能吃。”

  庆尘有些意外:“为什么给我带吃的。”

  李恪客气道:“不光今天,以后每天我都给您多带一份,您吃完了把保温盒放办公室就行,我带回去给仆役收拾。还有,我早上六点就来了,讲武堂荒废已久,里面全是蛛网与灰尘,我给您打扫干净了,不会耽误您上课。”

  说完,李恪回了堂屋,准备上早读。

  庆尘捧着手里的恒温饭盒若有所思,原来对方身上的灰尘,是打扫屋子时不小心沾染的。

  只是这少年一夜之间变了态度,到让庆尘有些不太适应了。

  对方做的这一切,反而更像是弟子应该做的。

  就像他当初在荒野上给李叔同鞍前马后、生火做饭一样。

  庆一看着李恪的身影,心说有必要对庆尘这么好吗?!

  庆尘转头看向他笑道:“还不去上课?小彤雲,你给他安排个座位,你们两个都千万别逃课啊。”

  这下子,李彤雲有了使命感,她知道庆一是庆尘在影子之争的对手之一,所以她必须帮庆尘哥哥看住这小子!

  走进办公室里,庆尘笑眯眯的看着屋里的几位教习说道:“早上好啊各位。”

  办公室角落里已经添了新的桌子,数学教习周行文委屈巴巴的坐在那里,大家一见庆尘进来,下意识的站起身来,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虽然山长说了,已经跟李长青打过招呼,大家昨天的过节全都留在昨天。

  但问题是,庆尘还没亲口说原谅他们,同意他们离开角落。

  “坐,都坐,”庆尘笑着坐到自己位置上,这时大家才纷纷坐下。

  一时间,山长李立恒忽然觉得,庆尘才更像是山长……

  就在办公室里,所有教习以为大家以后都会相安无事的时候,庆尘看向数学教习周行文说道:“这位教习,周四早上第一节,是你的课吧?因为我每天下午还有其他事情,所以想跟你换换。”

  按理说格斗课不是文化课,所以全都排在下午,但庆尘此时已经打定主意,每天都去龙湖那边转转,看有没有机会再弄几条龙鱼。

  所以,他得把课调到早上。

  周行文看向李立恒,然而李立恒怕引火烧身,完全当做看不见一样。

  周行文最终憋了半天:“行,我跟你调。”

  庆尘又看向物理教习刘俊奎:“这位教习,你的课是周五……”

  还没说完,刘俊奎果断道:“换。”

  庆尘一周就这两节课,全都调到了早上第一节。

  “很好,”庆尘点点头:“看样子,我们已经成为一个和谐团结的大家庭了,我去看看讲武堂的教学场地,你们先忙。”

  他离开办公室后没走多远便驻足停下来了。

  却听身后周行文的声音从屋里传来:“山长,这事你管不管了?格斗课放在早上第一节像话吗,难道我们知新别院要把李氏子弟都教成武夫?我们对得起老家主对我们的期望吗?”

  李立恒的声音传来:“你倒是自己找他说啊,扒拉我干嘛?”

  周行文痛心疾首道:“您是德高望重的山长啊。”

  周行文又看向其他教习:“你们也就是没有被他调课,但咱们教习都是一体的,他现在这行为,跟一巴掌扇在我们脸上有什么区别?栾峰峰我问你,如果有人路上扇你一巴掌,你会怎么办?”

  栾峰峰想了想:“我会非常生气。”

  周行文滞了一下,又转向刘俊奎:“你呢?”

  刘俊奎想了想:“我会站在道德层面谴责他!”

  “你们怎么这么没骨气!”周行文说道。

  这时,山长忽然说道:“你怕是不知道他昨天还打了三十多个仆役吧,我要是你在路上被他扇一巴掌,应该先弯腰把头从地上捡起来……”

  ……

  五千字章节。

  滴滴车司机老板的更新,已经还完了。明天开始还其他老板的,一个一个来……

  感谢biux、喜欢看书的小绘梨衣成为本书新盟,老板们一定要做好疫情防护,身体健康!

  顺带求个月票吧!今天是双倍的最后一天了,连续四天日更万字,老板们投票能激励我更持久!